第189章 你误会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寒城听着向晚晚的质问,微微眯了一下眸子,没有出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出道:“你是说我冤枉你了吗?”

“你就是冤枉我了,我没有找什么黑客……”

向晚晚抿唇。

顾寒城沉眸。

手敲打着方向盘,声音微冷,道:“最好不是你……”

如果不是向晚晚,哪又是谁?

“……”

向晚晚有些咬牙,不再出声。

此刻,她不想再理会这个男人,觉得自已可能会被死坏!

直到车子停在骊山别墅后。

向晚晚直接打开车门下车,然后往别墅去。

她进房间后,就直接打开衣柜,开始收拾自已的衣服。

顾寒城靠在门口,抱着手,看着向晚晚收拾衣服,脸色有些难看,道:“向晚晚,你真打算住进寒江家里?”

“当然!”

向晚晚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对得起杨帆吗?”

顾寒城冷眸,提醒。

向晚晚收拾衣服的手一顿,随后皱眉道:“有什么对不起的。”

“杨帆是顾壮壮的母亲,你和寒江在一起,不是背叛杨帆吗?”

顾寒城提醒道。

向晚晚嗤笑一声,“就算如此,问不用你管。”

她知道,顾寒城就是想要让她放弃住进顾寒江家里。

她不会放弃的。

顾寒城不知道,她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杨帆。

向晚晚收拾好衣服后,就直接将行李箱合上,然后取下行李箱推着离开。

路过顾寒城身边的时候,她也没停留。

她以为顾寒城就会这么放她离开的时候,突然间,他抓住她的胳膊。

“想走可以,但是,是不是来个告别仪式?”

向晚晚一脸惊讶道:“什么意思?”

还要告别仪式?这是疯了?

顾寒城没有回答向晚晚,而是将她拉到门边,抵住,低头靠近,盯着她的红唇,呼吸有些炙热,道:“也许,今晚过后,我的病就好了呢!”

“你,你的意思是……”

“向晚晚,要想离开这个门,就再做一次药引。”

顾寒城抬起她的下巴,眼神黑暗炙热。

向晚晚的心猛地一跳。

眼里有些震惊,还带着几分恐慌。

她的脑袋有些晕眩,不知道该怎么思考。

她心里是抗拒的,可是,看着他的眼神。

她竟然说不出一句话。

直到,顾寒城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回神过来,挣扎。

不过,一切好像太迟了。

顾寒城,就像绳索一样,死死地困住她!

她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她有些

“向晚晚。”

耳边是顾寒城低沉嘶哑,又带着蛊惑的声音。

就像来自灵魂深处的呼唤,让她,不知所措。

她怕,她会再次爱上这个男人,会再次沦陷……

为什么,有些东西,好像不再受她的控制。

向晚晚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终于停止下来。

向晚晚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一颗泪从眼角落下,落入床单。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那眼泪,顿时心里一缩。

但是很快,又恢复平静,冷漠,道:“这么委屈?”

向晚晚忍住心里对自已的唾弃,睁开眸子,冷漠冰凉,道:“没什么好委屈的,反正都是各取所需,又不是第一次,希望顾总说到做到,放我走,以后,不再找我麻烦。”

顾寒城脸色一沉,心里有些怒意。

这个女人,还真是该死有惹怒他的本事。

她就不能软弱一些吗?

说一些让他高兴的话吗?

向晚晚看着沉默的男人,心里有些忐忑。

她怕顾寒城后悔。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以为顾寒城不会出声的时候,他拿过床头柜的烟放在嘴巴里,拿着打火机一下又一下地打着火,却没有点燃。

似乎再沉思着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放下打火机,冷淡地看着向晚晚,道:“胸口的伤,还疼吗?”

向晚晚捂着被子,眼眸低垂,过了好一会儿,道:“疼又如何?不疼又能如何?”

顾寒城沉默。

他瞬间觉得有些烦躁。

这个女人,明明受伤了,为什么当初不说?

她就这么倔强吗?就算遍体鳞伤,也不愿意和他说吗?

公司里发生的事情,他多少从秦飞嘴里知道了一些,知道她在公司确实受了不少委屈。

偏偏,她从来不说。

他想为她做主,都没有理由。

“顾寒城,在你心里,是不是韩小姐做什么,你都会原谅?”

向晚晚看着沉默的男人,忍不住发问。

顾寒城捏着烟,再次沉默。

会吗?

应该会吧!

毕竟,答应过韩山,无论如何,会护着韩倩倩。

“看来,我说对了,既然如此,就不要问这伤口了。”

说了,他还不是会护着韩倩倩。

以前,她是他妻子,他不信任,现在,她和他,也不过是陌生人而已。

他更加不可能会为她出气。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冷漠又倔强的眼神,心里越发的烦躁,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冰冷无情道:“你走吧。”

向晚晚心里一松,但是随后,又有些不是滋味地酸涩起来。

顾寒城,还真是够渣!

向晚晚拿过一旁的衣服,慢慢地穿起来。

顾寒城自始自终没有再看向晚晚一眼。

直到整理好衣服,向晚晚下床拿过一旁的行李箱出门……

身后的顾寒城,没有再出声……

房间里的气氛,越发的诡异冰凉,让向晚晚觉得,有些高冷刺骨,甚至忍不住有些颤抖着身子。

她离开别墅后,用手机叫了一部车。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都不让她好过,车子了还没有来,天上就下起的雨。

秋天的雨,带着微凉。

站在别墅门口等车的向晚晚,自始自终没有再退回到别墅,就这么站在门口,任由雨水冲刷。

似乎想要大脑清醒一些,告诉自已,顾寒城就是一个渣男。

永远,永远不要对一个渣男友任何希望。

顾寒城看着窗外的雨,微微蹙眉,随后下床站在落地窗前。

站在这里,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大门口的一切,甚至,能够看见站在门口任由雨水冲刷的女人。

她穿着单衣,站在大雨里,头发湿露,浑身都湿透了,看上去很狼狈。

旁边的行李箱静静地放着。

她看上去,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小狗……

让他的心,忍不住有些心软。

他的双手撑在落地窗上,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向晚晚。

浑身有些压抑。

就算,被大雨冲刷,也不愿意进别墅吗?

这个女人,是有多厌恶和他在一起?

向晚晚不知道,二楼的别墅里,顾寒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一双眸子阴沉黑暗,就如同这阴云密布的天气,可怕压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