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血浓于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向晚晚抱着自已的双手,忍着秋雨的寒意,默默地等着车。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终于一辆车出现了。

她眼里突然有了亮光,马上拿着行李靠近。

司机看着湿透的向晚晚,有些惊讶,随后看着自已的后座,道:“小姐,不好意思,我这车子刚刚买不久,可你衣服都湿透了,这,这要是上来,我车子可能就……”

向晚晚脸色微僵,知道这个司机是拒绝载她了。

本来想要将行李箱放到车后面的她,愣了一下,随后抿唇,道:“我可以多给你一些钱洗车。”

“可以,我……”

就在司机要答应的时候,突然间,他的手机响了。

他马上接通蓝牙,随后脸色微微变了一下,随后看向向晚晚,道:“不好意思小姐,我可能不能接你的单了。”

向晚晚正要问原因,而这个时候,司机已经踩着油门离开了。

向晚晚整个人懵逼地站在大雨里。

有些不解司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

顾寒城看着车子里离开后,目光幽暗。

而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接通。

“顾总,你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你放心,不会有人接向总监的单。”

“嗯。”

顾寒城冷冷地挂了手机。

然后看着外面的女人,眼眸诡异。

他就不信,这个女人还能这么倔强地等车,死活不进来。

他就看看,她到底有多厌恶和他相处!

向晚晚不知道有顾寒城做了什么,此刻她还拼命叫车。

可是她发现,明明有很多车,却没有一个人接她的单。

她疑惑了……

她又在大雨里等了几分,还是没有司机接单后,她只能用手机拨打了顾寒江的号码。

她可不想在这里等到自已晕倒?

现在她很明显感觉到浑身有些发冷,好像,真的要感冒了。

顾寒城以为向晚晚一次会退缩但是,当他看见顾寒江的车出现的那一刻。

他知道,他又失算了。

看着向晚晚进了顾寒江的车,他忍不住烦躁地捶打了一下窗户,眼眸阴暗。

“向晚晚!”

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倔犟的。

“哈秋。”

坐进车子后的向晚晚,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顾寒江马上脱下自已身上的外套披在向晚晚身上,道:“你没事吧?”

“没事,有点受凉了,回去洗个热水澡就好。”

向晚晚擦了一下鼻子道。

“你说下这么大雨,就不会在别墅等着吗?怎么出来淋雨?”

顾寒江不解道。

向晚晚抿唇,没有回答。

她总不能说,因为不想和顾寒江待在一起,所以就出来了吧!

而且,刚刚和顾寒城发生那样的事情,她都觉得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顾寒城……

她心里痛恨他,可是又不得不再次和他发展到那一步!

现在想来,她都痛恨自已!

顾寒江见向晚晚沉默不语,顿时皱眉。

直觉告诉他,向晚晚肯定和他哥闹得不愉快了。

他想问,却又不敢问。

最后,只能沉默地开车。

向晚晚回到别墅后,就直接打开车门,裹着顾寒江的衣服进去。

“妈咪,你怎么全湿透了?”

客厅里的向希希看见向晚晚回来,有些皱眉。

“没事,下雨了,淋湿了一些,我上去洗个澡。”

向晚晚正要上楼,但是突然间想起,她还不知道住哪里,便回头看着顾寒江,问:“我住哪个房间?”

“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同一个房间。”

顾寒江挑眉,又恢复一副吊耳铃铛的花花大少的样子。

“顾寒江,你再这样,我们留就不住这里了。”

向晚晚看着顾寒江,微微皱眉,有些不高兴。

顾寒江一听,抽嘴,道:“开个玩笑也不行吗?”

“不行!”

“那好吧,就当我什么也没说,你的房间在上楼的右边第一间。我的在左边第一间,希希和壮壮住一个房间,就在我的隔壁。”

顾寒江解释道。

向晚晚听此,点头,然后抬脚往楼上的自已房间去。

向希希看着向晚晚进房间后,就有些疑惑地看着顾寒江,道:“叔叔,我妈咪怎么衣服湿透了,你接她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顾寒江摇头,抓了一下头发道:“应该没有吧,我去的时候,你妈咪已经在别墅门口等我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下雨了也不躲。”

“肯定是顾寒城欺负我妈咪了,所以,我妈咪才会大雨站在别墅门口。”

向希希咬牙,道:“这个顾寒城,太可恶了!”

“不见得吧!”

顾寒江看着向希希对顾寒城这么强的敌意,有些忐忑,道:“而且,他是你爹地,你是不是应该相信他……”

“相信他什么?相信他不会欺负我妈咪吗?”

向希希冷哼,道:“那是不可能的,像顾寒城这种渣男,怎么可能会对我妈咪好!”

不会因为韩倩倩欺负他妈咪就算好的了!

想到顾寒城一次又一次为韩倩倩欺负他妈咪,他就生气。

他现在又想进房间找人黑了顾寒城的公司了!

顾寒城这么闲,他就让顾寒城忙到没有空帮助韩倩倩!

“……”

顾寒江脸色黑了又黑。

他哥被向希希这么嫌弃,不知道他哥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希希,你不喜欢伯父吗?”

顾壮壮看着向希希有些奇怪道:“可是你是伯父的儿子呀,你这样是不尊重长辈!”

“什么儿子不儿子,我还没有承认顾寒城是我爹地好吗?就他这个样子,有什么资格做我爹地。”

向希希不满道。

“可是血浓于水。”

顾壮壮眨眼。

“对我行不通,我才不管这些呢,反正不让我满意,休想让我见他一声爹地!”

向希希冷哼,随后看向顾寒江,道:“你不是要追我妈咪吗?现在可是好机会,说不定,以后我就叫你爹地了!”

“不敢,不敢!”

顾寒江马上摆手,道:“你还是叫我叔叔吧!”

向希希要是叫他爹地,他哥还不灭了他!

想想就可怕!

“没志气。”

向希希看着顾寒江这么怂,只好继续和顾壮壮看新闻八卦,不打算理会顾寒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