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威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帆,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你该知道什么选择对你有利。”

顾寒城盯着她,手指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沙发上,眼神带着几分提醒,道:“顾壮壮姓顾,他的母亲,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已经难产死了。”

杨帆眼里一暗,心有些刺痛,道:“可是我没有死!”

“在他心里,你死了!”

顾寒城眼眸冰冷。

“我……我不能离开,我……”

“这么说,你是选择死亡?想怎么死?”

顾寒城勾唇,邪恶残忍,道:“割腕,还是跳楼?或者其他?”

“……”

魔鬼!

杨帆瞪大眸子,看着顾寒城,满眼不敢置信。

难怪,当初的向晚晚会那么痛很顾寒城,这个男人,分明就是知道恶魔。

“或者,我帮你选?”

顾寒城阴暗一笑,随后站起来,拿过一旁的水果刀,在手中玩弄道:“割腕?”

“顾总,你……你太可怕了!”

杨帆眼眸惊恐,忍不住退后几步。

“既然怕,就离开这里。”

顾寒城低头看着水果刀,眼里闪过水果刀的锋芒。

“我终于你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恨你了!”

杨帆握紧双手,然后转身就要逃跑。

而顾寒城,却眸光一暗,直接将手中的水果刀飞向杨帆。

而就在那一刻,包厢的门被打开。

向晚晚看着飞来的刀子,整个人僵硬住了。

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好像雕塑一般。

碰的一声。

刀子顺着杨帆的耳边擦过,落入门上。

向晚晚瞪大眸子,呼吸一窒。

就连杨帆也吓到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顾寒城怎么也没有想到向晚晚会推门进来。

看着震惊的女人,微微蹙眉,随后恢复冷漠,道:“你怎么来了?”

向晚晚回神过来,目光瞄了一下门上的刀子,然后看向顾寒城,脸色发白,道:“你,你……”

“晚晚。”

杨帆同样回神过来,直接躲在向晚晚旁边,眼里带着惊悚,道:“他就是魔鬼!”

刚刚顾寒城的那一刀,差点就要了她的命。

这个顾寒城,当真这么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吗?

难道他不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吗?

“顾总,你……你想做什么?”

向晚晚看着害怕的杨帆,又看着门上的水果刀,有些心惊胆战。

这个顾寒城不会是想杀了杨帆吧。

为什么?

“你说呢?”

顾寒城扫了一眼向晚晚,随后目光落在杨帆身上,道:“考虑清楚了吗?”

“考虑什么?”

向晚晚更加不解了,有些怪异地看向杨帆,道:“他让你考虑什么?”

“死,和离开A市。”

杨帆紧了紧向晚晚的衣服,脸色有些苍白,眼眸还带着惊恐地看着顾寒城,似乎很是害怕。

向晚晚眼眸微皱,有些不解道:“顾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要我离开壮壮。”

杨帆解释。

向晚晚抿唇,心里松了一口气。

所以,顾寒城没有发现她的秘密吗?

“顾总,你没有权利让杨帆离开,壮壮是她的儿子,她有权利看望壮壮。”

向晚晚忍不住为杨帆打抱不平。

顾寒城嗤笑,低头玩弄着手中的手表,道:“这几年,她没有尽母亲的义务,又有什么资格谈权利?”

“顾总,不是我不想尽义务,当初,当初发生什么事情,你应该也知道。”

杨帆咬唇道。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顾寒城眼眸微冷,随后看着她,道:“现在,做个决定。”

“晚晚。”

杨帆看着顾寒城可怕的模样,忍不住抓紧向晚晚的胳膊,眼里带着紧张,难过,道:“我该怎么办?”

向晚晚轻轻地拍着杨帆的手,安慰道:“没事的,有我,我一定会帮你。”

“向晚晚,你说说,你想怎么帮她?”

顾寒城听见向晚晚的话,眼里带着几分幽暗。

这个女人,自身难保,还想要帮助杨帆,简直是不自量力?

“我……”

向晚晚一时间语塞了。

她能怎么帮杨帆?

如果顾寒城真的要做什么她怕也是无能为力。

“向晚晚,你真的想帮杨帆,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付出同等的代价。”

顾寒城眼眸幽暗,声音带着几分诡异,道:“你愿意吗?”

“什么代价?”

向晚晚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但是,又控制不住发问。

“离开希希。”

顾寒城声音一暗,带着几分绝情,“永远不要出现!”

“不可能!”

向晚晚想也不想就拒绝道:“我永远不可能离开希希。”

希希是她的命,除非死亡,不然,她永远不可能离开希希。

“那只能杨帆离开壮壮了。”

顾寒城冷笑,随后站起来,走到门边从门上取下水果刀,幽幽地看着,眼神漆黑低沉,道:“或者,死亡!”

“顾寒城,你就是一个疯子!”

向晚晚咬牙,指责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真的杀了杨帆,壮壮知道了会怎么样?他会原谅你吗?”

顾寒城低眸,随后勾唇冷笑道:“我不在乎。”

“那希希呢!”

向晚晚质问,“希希很喜欢杨帆,你杀了杨帆,就不怕希希永远不原谅你,永远不叫你爹地吗?”

顾寒城拿着水果刀的手一紧,眼眸闪过暗色。

他是不太在乎其他人,可是希希……

想到希希眼里的恨意,他突然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希希,是他心脏最柔软处……

如果希希厌恶他,痛恨他,一辈子不原谅他,他,无法想象……

“顾总,我希望你在希希心里,不是凶残无情的。”

这也是她以前为什么不告诉向希希关于顾寒城的事情。

她不想让希希知道他的父亲是个绝情冷酷的人。

也不想希希知道顾寒城曾经对她做过那些残忍的事情……

她不想向希希心里痛恨希希的父亲,只希望希希可以像其它孩子一样幸福地成长。

顾寒城听着向晚晚的话,眼眸微微暗了一下,捏着水果刀的手更紧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盯着向晚晚道:“你这是威胁我吗?”

向晚晚抿唇,心里有些忐忑道:“不是,只是,想为希希着想。”

“是吗?”

顾寒城声音幽暗,过了好一会儿,他将水果刀放在桌面上,然后坐在沙发上道:“向晚晚,你是真想帮杨帆吗?”

向晚晚:“……”

这不是废话吗?

不想帮的话,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其实,我们还可以做个交易。”

顾寒城摸着下巴,打量着向晚晚,想着她身上的味道,声音嘶哑低沉,道:“回到骊山别墅。”

向晚晚:“……”

“直到我的病彻底好的那一刻。”

顾寒城眯眼道:“我自然会放你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