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他就是无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不答应。”

向晚晚拒绝。

她现在很乱,还没有想清楚下一步的计划,根本就不能再和顾寒城在一起。

让顾寒城爱上她,这个计划,她不知道还要不要实行。

毕竟,顾寒城心里爱着韩倩倩,她要挤开韩倩倩,让顾寒城爱上她,道路难走。

她在想着,要不要继续走之前计划好的道路,想尽办法让顾寒城破产……

既然现在被顾寒城开除了,那她,是不是应该去帝国的敌对公司,然后打压帝国……

“不答应?”

顾寒城骤然阴沉眸子,随后笑得森冷,道:“看来,你也没有多在乎杨!”

“不,不是的,我很在意。”

向晚晚怕杨帆误解,马上解释道:“杨帆,你不要多想,我……”

“我知道。”

杨帆打断向晚晚的话,安慰道:“没事的,我知道你也很为难,何况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多少关系,你能来救我,我已经很心满意足。”

“杨帆。”

向晚晚看着杨帆苍凉的笑意,顿时心里一紧,有些心疼,有些内疚。

她是不是不应该这么自私?

是不是应该,为了杨帆答应顾寒城……

可是,可是她现在的心情真的很乱!

“杨帆,等一下,我说跑的时候,你就跑。”

向晚晚握紧杨帆的手压低声音道。

现在这个时候,她只能先让杨帆离开了。

不然,这个顾寒城真的发疯起来,她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你呢!”

杨帆担忧问。

“顾寒城的目标是你,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顶多就是被占一些便宜。

“可是……”

“杨帆,我能帮你只有这些,我不能答应顾寒城回骊山别墅,我现在很多事情都没有想清楚,所以……”

“我不怪你。”

杨帆紧了一下向晚晚的手。

向晚晚勾唇,随后深呼一口气,然后松开杨帆的手,道:“跑!”

碰的一声。

杨帆马上转身就跑,下一秒,向晚晚关上了门。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的举动,只是微微暗了眸子,却没有站起来去追。

其实,他也没想要杨帆的命,只是威胁杨帆离开而已。

他以为这个杨帆为了自已的命会放过壮壮,却没有想到至死不渝。

至于向晚晚的出现,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没有想到她来的那么快。

看着向晚晚维护杨帆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有些生气。

这个女人尽管为了别人这么对他……

看着她这样,他就忍不住威胁她,想要再次将她困在自已身边,打算狠狠地教训……

不过,没想到,向晚晚竟然会让杨帆先跑……

看着向晚晚靠在门上,警惕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低低笑了一声,道:“向晚晚,你这是为了救人,将自已推进狼窝吗?”

她可知道,他对她的占有欲?

“顾总,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向晚晚强迫自已镇定,看着顾寒城道。

“过来说。”

顾寒城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盯着向晚晚,如同一头狼。

眼神幽暗诡谲。

向晚晚心里一跳,有些心惊胆战,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如果她不和他谈谈,还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这一次没有杀了杨帆,哪?下一次呢!

这个男人就是疯子。

向晚晚深呼一口气后,就走到顾寒城的旁边,不过并没有坐在顾寒城指定的位置上,而是故意想要坐在他的对面。

不过,她还没有坐下,手腕就被顾寒城抓住了。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到旁边的位置上。

“我让你坐这里。”

顾寒城声音低沉嘶哑。

向晚晚脸色微僵,却也没有再挣扎,而是回过头看着顾寒城抿唇,道:“顾总,你知道这几年杨帆过着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这几年,她过的很不好,每天噩梦缠身,她很想壮壮,却不能找他,所以,这些年,杨帆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希希,她对希希很好,很好。”

向晚晚解释。

“所以你想告诉我,杨帆这些年过得不容易,要我不要为难她?”

顾寒城挑眉。

“顾总,我只要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一天,我把希希带走了,你,会不会想念希希……”

向晚晚盯着他,认真问。

顾寒城脸色一沉,浑身散发冷意,道:“你敢!”

“看吧,你和希希才相处没有多久,你都不能接受不能见希希,你又怎么能够阻止知道母亲见自已的孩子?你这样,如同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的反应,忍不住嗤笑,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向晚晚。”

顾寒城低垂眸子,眼里有些黑暗流转,似乎压制着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抬眸看着向晚晚,眼眸犀利如同利剑道:“你最好不要带走希希,不然……你会后悔。”

就算翻天覆地,他也会找出向晚晚,让她知道,带走他的人,会有什么后果。

“我没说要带走,只是打比方。”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眼里的阴鸷,忍不住心里一颤。

这黑暗的眼神,就好像深不见底的大海,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如果她真的带走了希希,这个男人,是不是会将她杀了?

想想,向晚晚就有些惊悚。

“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

顾寒城看些有些紧张的女人,声音微沉,随后掐着她的胳膊,逼近,道:“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已的行为。”

炙热诡异的呼吸撒在她脸上,就好像一团火焰,要将她燃烧。

顿时,她有些害怕地要躲开……

不过,对方明显不给她挣扎的的机会,死死地抓着她胳膊!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掐着她胳膊的手掌,有些炙热,好像锅炉一般。

更可怕的是,他的眼神……

“顾总,你,你放开。”

向晚晚觉得,这么近距离和他谈事情,简直就是给自已找虐!

“向晚晚,你想我放了杨帆,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是不是也该付出一些东西?”

顾寒城勾唇,笑得邪恶道:“放心,你也可以不用回骊山别墅,只要……这一个晚上。”

“顾寒城!”

向晚晚听后,猛地抽回自已的手,整个人站起来,眼里带着怒意道:“你上次说过,那是最后一次!你现在是不是打算食言了!”

“我上次说过吗?”

顾寒城挑眉,眼神微眯,有些沉思,道:“我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