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萌宝来袭:爹地请留步向晚晚顾寒城 > 第197章 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我的书架

第197章 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寒城眼神骤然暗了一下,盯着她的背影,最终什么也没说,而是转身进了浴室。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关门的声音后,脸色难看了又难看。

她回过头盯着浴室的门,恨不得将里面的男人揍一顿。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像躲在顾寒江这里,还是躲不开这个顾寒城。

顾寒城,就像影子一般,怎么也甩不掉。

向晚晚看着浴室的门,随后咬牙转身就往顾寒江的书房去。

她情愿今晚睡书房,也不要呵顾寒城一个房间。

向晚晚进了书房后,就将书房的门反锁,然后躺在沙发上打算睡觉。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你,她总觉得身体悬空了......

嗯,一定是错觉!

向晚晚迷迷糊糊地眯开眼睛,到那时因为太空了,最后又沉沉睡去。

顾寒城看着怀里沉沉睡去的女人,有些无奈一笑。

这个女人的熟睡后,还真是像猪一样......

不过正好,也省得她挣扎。

顾寒城将向晚晚送回房间后,就抱着她眯着眼睛,沉沉睡去。

或许,他的病又加重了,不然,怎么会来找她?

而且还是控制不住......

今晚本来是要陪韩倩倩的,可是最后,送顾寒江回来后,他就不想离开这里了。

只想留下来这里呵这个女人在一起......

他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过多久,也不知道,他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

时间一点点过去。

很快,一夜过去,天空变亮。

新的一天又来了,

向晚晚迷迷糊糊中听见敲门的声音,本能地伸出手想要揉了一下自已的眼睛,却发现自已的手好像被人束缚住了。

而且,身子好像被人绑住了。

身上还有一股不属于自已的温度.....

这好像是有人抱着她。

轰!

向晚晚吓的马上睁开了眸子,下一秒,她就看见眼前的男人,

顾寒城!

“你,你......”

向晚晚吓的声音都有些不顺了。

她不是睡在书房吗?

怎么现在出现在这里?

难道昨晚的一切不是幻觉,是顾寒城将她抱回来?

想此,向晚晚脸色难看道:“放开!”

顾寒城看着一醒来就怒气的女人,心情却大好。

他觉得他还有一种怪癖,就是喜欢看着向晚晚生气又不能拿他如何的样子。

“生气了?”

“这不是废话吗?”

向晚晚推了一下故顾寒城道:“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以后不要逾越!”

说完,向晚晚就要起来。

不过下一秒,就被顾寒城按下。

“没有关系?”

顾寒城盯着她,眼神深邃幽暗,“要不要我提醒你?”

“你,你想作什么?“

向晚晚本能地心里一紧,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男人,看起来,好像很是危险。

“你觉得呢?”

顾寒城捏着她的下巴,声音带着嘶哑,又带着几分深沉的危险。

他本来对她怎么样,可是,她却一次又一次得寸进尺地惹怒他。

让他控制不住地有些怒火。

“我,我......”

“妈咪,你醒来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外传来了向希希的声音,“我怎么敲门那么久没有反应,是不是还没有醒来?”

向晚晚看了一眼房门,警惕地看着顾寒城,道:“顾寒城,你赶紧放开我!”

“怕了?”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紧张样子,有些冷笑,“知道怕,以后就不要惹怒。”

“我没有,我只是实话实说。”向晚晚眼里有些倔强道:“还请你以后对我自重一些!”

“自重?”顾寒城捏着她的下巴,眼眸漆黑,随后低头咬住她的红唇,低声道;“这样吗?”

轰!

向晚晚瞪大眸子。

随后眼里燃起怒火!

顾寒城是不是聋了,她让他自重,而他,却一次又一次背道而驰。

他是觉得她好欺负吗?

就在向晚晚打算狠狠地咬住他的嘴的时候,吱呀一声,门开了.....

“顾寒城?”

向希希震惊地看着房间里的顾寒城。

“伯父?”

顾壮壮也惊讶了,随后又咬着手指甲问:“你们在什么?”

向晚晚脸色一红,有些尴尬地脸上火热起来。

“我们,我们,我们在玩游戏,对,玩游戏。”

向晚晚狠狠地瞪了一眼顾寒城,示意他起来。

顾寒城看着羞涩脸红的女人,微微挑眉,随后低头在她耳边低语道:“这一次就先放过你,下一次,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没有下一次。

她一定会想办法离开这个男人!

想玩玩推开顾寒城,然后坐起来就直接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向希希看着床上的顾寒城,眼眸微微沉了几分,有些疑惑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

顾寒城看着自已儿子的质问,有些挑眉。

“你昨晚和妈咪......”

“我们什么也没有。”

向晚晚出来后,马上打断道:“即使顾总今早进来有话和我睡,他昨晚睡的顾寒江的房间。”

她该庆幸这个时候,顾寒江是谁的沙发。

不然,她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起来。

“是吗?”

向希希有些迷惑。

“就是这样。”

说完,向晚晚就上前推着两个孩子出门。

“你们醒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顾寒江看见向晚晚出来,马上招呼:“开店来吃早餐。”

“爸爸,我告诉你,刚刚我看见了晚晚阿姨和伯父正在玩游戏呢,那种游戏我们好像没有玩过,嘴对嘴,爸爸下次我们也玩一下,好吗?”

顾壮壮兴奋滴跑到顾寒江面前道。

向晚晚脸色一红,满脸尴尬。

随后有些不敢看顾寒江的眼睛。

这个顾壮壮到底知不知道自已在说什么吗?

顾寒江听见顾壮壮的话的那一刻,整个人如雷震惊。

有些不敢置信道:“我哥,他,他在这里吗?”

他哥什么时候来的?

“在房间。”顾壮壮回答。

顾寒江吓得马上冲沙发上站起来,看着向晚晚道:“我哥,怎么会在你房间?你让我哥来的?”

“你哥怎么来的,你不知道吗?”

向晚晚有些埋怨道:“不是自已带来的吗?”

“我?”

顾寒江摇头道:“怎么可能!”

他才不会傻到让他哥住在这里。

“昨晚你喝醉了,我猜测,是他送你回来的。”

向晚晚瘪嘴。

“我,昨晚......”

猛然间,顾寒江好像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轻轻滴拍打了自已的脸道:“好像我昨晚确实遇见我哥了......”

但是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记得了。

所以,是他给了他哥机会?

“那昨晚,你和我哥......”

他哥不会真的喜欢上这向晚晚了吧?

都追到他家里来了。

“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

向晚晚想也不想就道、

顾寒江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顾寒城从房间里出来道:“她已经是我的女人,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意思就是告诉顾寒江,向晚晚是你哥的女人,就算住在这里,顾寒江也不该有妄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