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可怕的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这里。”

说着,男人直接拉扯住向晚晚的衣服,直接扯到外面。

向晚晚本来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被男人拖出来后,也不挣扎。

安丽丽看着衣服整齐的女人,眼里闪过不悦,道:“你们是不是男人,都这么久了,什么都没做!”

“不是我们不做,是,这个女人太有心机了。”

男人忍不住解释。

“废话少说,现在,立刻将她衣服扒了。”

都这么久了了,竟然一点都没有占到向晚晚的便宜,简直可恶!

向晚晚听着安丽丽的话,眼眸阴沉地盯着她。

“看什么看,再看,我把你眼睛问挖了。”

安丽丽感觉到向晚晚森冷的眼神,莫名其妙地有些发凉。

她怎么觉得现在的向晚晚有一点像野兽,好像要将她撕裂的感觉。

不过,随后她就有些生气地想。

向晚晚都这个样子了,有什么好怕的?

想此,安丽丽冷哼,道:“向晚晚,你别这么看着我,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说完,就对旁边的男人,道:“还愣着做什么,去呀。”

“你要看着?”

男人有些犹豫。

“废话这么多做什么,让你们去就去,钱不要了,是吗?”

安丽丽冷声道。

“当然要!”

说完,男人马上往向晚晚走去。

安丽丽站在一旁,拿着手机拍摄,得意的笑了。

就在男人的手刚刚伸向向晚晚的衣服的时候,碰的一声。

安丽丽整个人猛地往前扑。

下一秒,她就倒在地上,手机也拍的一声,碎了。

安丽丽脸色狰狞,怒骂:“那个不长眼的推我!”

随后偏过头看向身后,看见门外的男人的时候,整个人僵硬住了。

一双眸子,惊恐又震惊地看着顾寒城,牙齿颤抖,道:“顾,顾总?”

向晚晚永远没有想到,第一个找到她的会是顾寒城。

她看着站在门外,逆着光的顾寒城,就如同天神一样,给她带来你无限光明。

这一刻,好像有一只手,将她拉出绝望的地狱。

“顾寒城……”

向晚晚声音嘶哑低沉。

一句顾寒城,让顾寒城的脸色更冷了。

看着向晚晚身上的狼狈,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谁弄的?”

声音好像来自地狱一般,阴鸷黑暗。

“是不是你。”

顾寒城的目光落在旁边的男人身上。

两个男人我是做过不少坏事,见过不少风浪的,可是看着顾寒城身上散的冷意。他们都忍不住地浑身颤抖起来。

有那么一刻,他们觉得他们面对的不是什么人类,而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只要一眼,他们就可能坠入无间地狱,承受无数黑暗折磨。

“我,我……”

“该死!”

顾寒城跨步上前,一把掐住其中一个人的脖子,目光黑沉如墨,带着浓浓的幽冷,“从来没有人敢碰我的人!”

“咳咳咳。”

被掐住的男人,喉咙一痛,呼吸困难……

他瞪大眸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要杀了他吗?

旁边的男人早就被吓傻了,看着顾寒城掐着伙伴的脖子,整个人恍惚起来。

一双眸子睁大,脸色苍白,不知所措。

“你,你要把他掐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的男人才颤抖提醒。

顾寒城好像没有听见一般。依旧掐着男人的脖子,手越发的用力。

直到男人双眼翻白,脸色越发苍白……

好像要失去生命的那一刻,韩倩倩尖叫了一声。

“顾总,顾总,他要死了!”

顾寒城扫了一眼尖叫的女人眼眸冰冷。

轰!

安丽丽浑身颤抖了一下,好像整个人掉进冰窖一般。

这个男人好冷,冷的让她害怕。

可是,也好吸引人。

特别是,他高高在上,无视一切的样子,让她,膜拜。

向晚晚看着安丽丽看着顾寒城痴迷的样子,唇角勾起嘲讽笑意,“安丽丽,这一次,我怕是死不了了,所以……”

以后,我绝对会让你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向晚晚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因为很久没有吃饭,加上最近的折磨,整个人有些虚弱,就连双腿都有些无力起来。

刚刚站起来,脚一软,下一秒,她就要扑在地上。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要倒在地上,直接甩开旁边的男人,一手扶住向晚晚。

碰的一声,那个男人倒在地上。

整个人不停的大口呼吸。

差一点,他就要窒息了。

向晚晚抬眸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脸色苍白,声音嘶哑,道:“谢谢。”

安丽丽看着扶着向晚晚的顾寒城,眼里充满了妒忌。

向晚晚到底有什么的,值得顾寒城如此!

“顾总,我……”

“安丽丽。”

顾寒城冷冷地打断她的话,目光森冷,“这一切,该怎么解释?”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向晚晚在这里,我……”

“这么说来,是你安总将向晚晚关在这里的?还让人玷污向晚晚?”

顾寒城锐利眯起眸子,声音越发阴暗可怕。

安丽丽沉默了。

回答是吗?那她父亲就完蛋了。

回答不是,那她该怎么解释眼前的一切?

就在安丽丽咬唇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安总迷糊的声音。

“丽丽,你怎么在这里?”

“爸?”

安丽丽看着醒过来的安总,脸色怀疑,咬着下唇,一脸难色。

她不知道现在该怎么?

安总看着安丽丽怪异的脸色,微微蹙眉,道:“怎么了?”

“安总。”

顾寒城扶着向晚晚出来,冷冷地看着安总,叫了一声。

安总看见顾寒城的那一刻,一点点的酒劲也瞬间消失了。

有些不敢置信道:“顾总,你怎么来了?”

问完后,他又马上热情地擦了一下双手,然后走到顾寒城面前,讨好道:“顾总大驾光临,安府真是蓬荜生辉,那些也真是的,顾总来了,也不叫我一下。”

顾寒城看着热情似火的安总,眼眸依旧冷淡如初,也没伸出手要去握手的意思。

一旁的安丽丽有些尴尬地看着这一幕,随后上前拉扯了一下安总的衣袖,道:“爸。”

这一刻,安总才发现气氛有些怀疑,他女儿的脸色好像不怎么好。

而且,顾寒城浑身冰冷不已……

“顾总,向晚晚,是你关的?”

顾寒城盯着安总,脸色平静无波,一双眸子冷如冰霜。

这一刻,安总才发现站在顾寒城旁边的女人是向晚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