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动我人的下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看着一身狼狈的向晚晚,有些惊讶道:“这,这不是晚晚吗?”

“安总认识?”

顾寒城看着安总的反应,眼眸更加暗沉了,随后将虚脱的向晚晚搂在怀里,充满占有欲道:“安总,知道动我的人有什么下场吗?”

“你,你的人?”

安总满脸惊讶,看着顾寒城护着向晚晚的样子,顿时眼眸变了几分。

向晚晚是顾寒城的女人?

这,这怎么一回事?

“顾总,我不知道晚晚是你的人,如果知道,我打死也不敢动!”

“这么说来,安总是承认了。”

顾寒城唇角微微勾起,森冷可怕道:“做错事,总是要付出代价。”

“顾总,这事情和我爸没有关系,我爸不知道晚晚是你的人,如果知道肯定不会带回来的。”

安丽丽看着阴鸷的男人,浑身发冷,害怕顾寒城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打上开始解释,道:“其实不是我爸要带向晚晚回来的,是向晚晚勾搭我爸,我爸不知道向晚晚的身份,不然,肯定不会上当!”

“对,没错,是晚晚先勾搭我的。”

安总也马上解释,“而且,她是杨总介绍给我的,说是陪我玩玩,晚晚也同意了,才会和我回家。”

还好,他没有强迫向晚晚,不然,现在就不知道怎么脱身了。

顾寒城听见安总的手,手忍不住扣紧向晚晚的腰,似乎克制什么,声音带着几分嘶哑低沉,道:“向晚晚,你怎么说?”

向晚晚看着安总警告的眼神,忍不住笑了笑,“没错,是我跟着安总来的。”

顿时,安总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口气还没有松完,就听见向晚晚道:“但是,我可没有说,要像玩物一样被关在杂物间,还要遭受别人的欺负……”

“什么关你?”

安总有些不解。

随后想到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安丽丽。

他记得,他的女儿挺讨厌向晚晚的,以前,没少在他耳边提起向晚晚。

她口中的向晚晚,不会就是眼前的向晚晚吧!

难道,是丽丽将向晚晚关上杂物间的?

看着安丽丽默认的眼神。安总倒抽了一口冷气。

折磨人不可怕,可是,如果折磨的人事顾寒城的人的话,那就无疑就是在老虎头上拔毛!

“晚晚,对不起,丽丽一直以来就不喜欢我带别的女人回来过夜,这一次她知道我带你回来,一定是生气了,所以才会将你关在杂物间,对不起,我替丽丽向你道歉。”

安总马上向向晚晚道歉,看上去很是诚恳。

向晚晚看着安总道歉的模样,微微眯起眸子。

如果她不接受安总的道歉,就是她小心眼,如果接受了,现在的事情就算是翻篇了。

可是,她哪里会这么容易放过安丽丽!

向晚晚勾起唇角,带着几分冷意,道:“可是,安小姐可不是因为安总带我回来生气,而是新鞋因为痛恨我,安小姐,可是一直记恨我,所以,才会这么折磨我,不是吗?”

“不是。”

安丽丽马上摇头,道:“我没有恨你,我就是不喜欢我爸带别人回来过夜而已!”

“是吗?”

看来安丽丽是打死不承认她公报私仇了。

不过没关系,她也不逼迫。

“安总,我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个小女人,小肚鸡肠,我受了这么多委屈,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向晚晚道“所以,如果我要一些补偿的话,安总应该会同意吧!”

“当然,当然。”

只要向晚晚不计较,顾寒城就不会生气。

只要顾寒城不生气,给向晚晚补偿一些东西也没有什么。

无非就是钱的事情。

“那我安小姐经历和我一样的事情,安总觉得,公平吗?”

向晚晚看着安总答应,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安丽丽身上。

安丽丽脸色一白,随后有惊恐颤抖,道:“向晚晚,你,你别欺人太甚。”

“我哪里欺人太甚了?我不过是为了公平起见,让你也经历我刚刚所经历的,不好吗?”

向晚晚挑眉,笑得残忍。

“爸,我……”

“有什么,不就是关上一段时间吗?没事的,丽丽,你就当做在里面睡一觉就行了,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安总以为只是单纯的关起来,丝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如果他知道安丽丽对向晚晚做了什么事情,也许就不会说的这么轻松了。

“爸,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不能进去……”

进去以后,就是地狱。

不,她不要!

“有什么不能的,虽然是杂物间,但是也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而且,开着灯,和自已房间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乱点。”

安总。

“不是的。”

安丽丽忍不住苍白了脸,然后哭起来,道:“里面有老鼠,还有蛇。”

“胡说八道,哪里有什么老鼠和蛇?”

安总皱眉。

“老爷,以前是没有,可是现在有了。”

旁边的管家,吞咽了一下口水,解释,道:“是小姐刚刚吩咐放进去的。”

“你说什么?”

安总吓了一跳,不敢置信地看着安丽丽。

随后想到了什么,又看向靠在顾寒城身上的向晚晚,忍不住吞咽口水,道:“所以,你陪着老鼠和蛇。”

“何止如此,安小姐,可是给我找了两个男人。”

说着,向晚晚笑着看着旁边的两个男人,眼眸阴冷道:“你们说,是不是?”

顾寒城听着向晚晚的话,忍不住紧了一下向晚晚的腰,眼里有些黑暗弥漫,浑身上下,散打着森冷寒气。

她的如此轻松,他却能感觉到她身子的僵硬。

刚刚,她一定是怕及了吧!

老鼠,蛇。

不说女人,就连男人都会怕。

“我,我……”

旁边的两个人男人颤抖着,谁也说不出一句话。

而安总的脸色难看又难看,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安丽丽,道:“丽丽,你怎么能够真这么,这么残忍!”

这种事,她怎么想的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安丽丽吓得脸色苍白,用手擦着眼泪,委屈不已,“顾总,我真的错了,求你,求你饶了我这一次,不要把我丢进去。”

“安小姐,你是不是求错人了?你应该求我才是。”

向晚晚看着安丽丽,忍不住嘲讽。

安丽丽脸色微僵,过了好一会儿,咬着下唇,道:“我,我……求你……”

只要不进去,求就求吧!

反正以后,她有的是机会让向晚晚难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