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嫉妒的发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这态度,像是熟人吗?”

向晚晚虚弱一笑,“一点诚意了没有?”

“那你想我怎么求,要我跪下吗?”

安丽丽越发的楚楚可怜。

男人或许吃这一套,可是向晚晚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经历了黑暗绝望的女人。

看着眼前这个让她逼入绝境的安丽丽,她自然不会大发慈悲放过,也不会做什么圣人?

她一次,她只想做个有仇必报的小女人。

“我不介意呀!最好,三拜一叩首的那种道歉。”

“向晚晚,你以为你是神仙吗?要我三拜一叩首。”

安丽丽瞪眼,有些不满意起来,“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吗?”

向晚晚笑得更冷了,“我过分,总比你恶毒的好!”

“你……”

安丽丽顿时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她之前做的确实有些恶毒,但是谁让向晚晚勾搭顾寒城?

这种女人就是该死!

“你自已选,要不跪,要不进杂物间,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后尽快做决定,不然,我后悔了就没用了。”

向晚晚冷眼道。

“爸。”

安丽丽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害怕地看着安总。

安总看着咄咄逼人的向晚晚,又看着冷眼看着一切的顾寒城,浑身有些僵硬。

顾寒城虽然不出声,但是他身上的气势足够压死他!

他也知道顾寒城是个什么样的人。

越是不动声色,就越发可怕,你永远不可知顾寒城会做什么,或者下一秒,他就可能让安家破产……

他怕呀!

可是听着自已宝贝女儿的哭泣声,他又忍不住心疼起来。

“要不,你换别的行不,比如钱,我可以给你钱,就别让丽丽进去了,她一个女孩子,肯定是怕。”

“她怕?”

向晚晚更加讥讽起来,“所以,安总哭的,我不会怕?”

安总:“……”

“我不要钱,我只要安小姐二选一,不过看望,安小姐更喜欢和蛇鼠做伴,竟然如此,那只好请安小姐进去了。”

向晚晚想着安丽丽,目光阴鸷。

“向晚晚,你真是太过分了,你这个万人玩过的女人,当然不在乎那些,可是我不一样,我是个好女孩,我从来不和别的男人乱来,我接受不了被两个男人……那个……”

说着,安丽丽有些娇羞地低下头,然后看向顾寒城。

想要用自已的清纯换回顾寒城的一个眼眸。

而顾寒城确实看了一眼她。

顿时,安丽丽的心猛地一跳。

顾寒城是不是觉得她清纯干净,所以,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

想此,她控制不住地继续,道:“顾总,你能不能帮我说说好话,我,我真的怕。”

说着,还忍不住哭了起来。

顾寒城根本不知道安丽丽想什么,看着安丽丽哭泣的模样,依旧脸色不改,眼眸冰凉。

“顾寒城,你要为安丽丽说话吗?”

向晚晚抬眸看着顾寒城,眼里闪过讥讽。

而这讥讽落在了顾寒城眼里,微微蹙眉,搂着向晚晚腰的手,也忍不住紧了又紧道:“不会。”

“我还以为你会为了韩倩倩替安丽丽求情。”

向晚晚勾唇。

“倩倩?”

安丽丽听见向晚晚的话,猛地想起她和韩倩倩的关系,马上咬唇委屈道:“顾总,倩倩如果知道我面临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帮我的,如果她知道你这么袖手旁观,肯定要难过!”

“你这是威胁?”

顾寒城冷眸看了一眼安丽丽,声音带着几分薄凉。

虽然顾寒城向来如此冰冷,可是,顾寒城这么一问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莫名其妙地冷到骨子里。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抿唇道:“没,没有,我没有威胁顾总,我只是,只是……”

“安丽丽,你太自以为是。”

顾寒城声音冰凉,过了好一会儿道:“我看现在的处罚是太轻了,你更想安家破产,是吗?”

“不,不是!”

安丽丽吓得脸色苍白无血色,双眸惊恐颤抖,道:“我,我不想!”

安总也是吓了一跳,有些惊悚,道:“顾总,顾总,你消消气,丽丽不是不做选择,而是已经做了选择了,她决定三拜一叩首地道歉!”

说完,安总拉了一下安丽丽道:“丽丽,你,快向向晚晚道歉!”

安丽丽眼眸含泪,委屈难受。

她不想这么侮辱自已,可是现在,她不得这么做。

安丽丽闭上眼睛,忍着恨意跪在向晚晚面前,然后拜下。

向晚晚看着安丽丽隐忍的模样,眼眸微微眯起,过了好一会儿,她指着前面的大门,道:“从大门跪到这里吧!”

“你……”

安丽丽怒气地盯着向晚晚,想要发火,可是看见顾寒城面无表情,浑身凉薄,只是一个眼神,就让她所有话吞咽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

安丽丽只能听着向晚晚的话,然后来到到大门前,跪在地上,开始三拜一叩首。

安总看着安丽丽的样子,心里心疼的要死,可是却不敢出声。

顾寒城看着安丽丽认命的跪下,有些挑眉看着向晚晚,低声嘶哑道:“解气没有?”

他以为这个女人会原谅安丽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狠起来也是挺狠的。

竟然要安丽丽三拜一叩首,这种惩罚,怕是只有这个小女人做的出来。

向晚晚感受着顾寒城撒在她耳边的热气,有些不适应地往旁边挪了一下,似乎想要躲开,道:“还好。”

顾寒城却有些不悦地扣子她的腰,将她拉进,声音微暗,道:“你这是利用完我,就要甩吗?”

“顾总说笑了。”

不过,她确实狐假虎威了。

如果顾寒城没有在这里,她可能不会这么快让安丽丽难堪。

毕竟这里是安家,就算要对付安丽丽,那也要从长计议。

可是顾寒城在就不一样了。

只要顾寒城站在她这一边,无论她做什么,安丽丽都必须做。

就算不做,安总也会让安丽丽做。

谁让顾寒城是个可怕的存在呢?

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楼上的韩倩倩躲在角落里,将所有的话都听在耳朵里。

她听着顾寒城护着向晚晚的话,一只手死死地抓着栏杆,指甲深深地刮着……

她恨,却不能出声……

看着地上的安丽丽,三拜一叩首地往向晚晚靠近。

她忍不住想,如果顾寒城知道这事情也有她的份,是不是也要她像安丽丽一样三拜一叩首地谢罪?

不,不会的……

韩倩倩心里否认。

虽然顾寒城对向晚晚不一样,但是在顾寒城心里,她才是最重要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