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惩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安丽丽终于三拜一叩首地跪在了向晚晚面前。

向晚晚没有想到安丽丽真的能这么能忍。

这一次,竟然没有撒泼……

而是真的做了。

她以为她会高兴,兴奋,但是看着安丽丽跪在她面前,她却依旧感觉不到快乐。

她报复了安丽丽,也消灭不了她刚刚经历的一切。

身处黑暗绝望的时候,勾起了她很多回忆。

那些痛苦阴暗,让她内心更加痛恨顾寒城……

也更加痛恨曾经的自已。

如果,曾经没有爱上顾寒城,也许这一刻,她已经嫁人生子,过着安稳幸福的生活。

而她的母亲也陪在身边……

可是,世界上,永远没有如果!

安丽丽看着沉默的向晚晚,隐忍着所有恨意站起来,看着向晚晚,道:“向晚晚,可以了吗?”

向晚晚没有回答,而是推开顾寒城,扶着旁边的墙一步步地艰难地往前走。

顾寒城自然也是看到了向晚晚突然之间厌恶,还有憎恨……

她,在恨他?

恨他来迟了吗?

但是,这一切也是向晚晚自已咎由自取,谁让她跟着陌生男人回家?

想想,顾寒城心里就莫名其妙地有些怒气。

直接跨步上前掐住向晚晚的胳膊,有些低沉黑暗,道:“你又耍什么脾气?”

“没有。”

向晚晚回头看着顾寒城,声音平静,道:“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向晚晚。”

顾寒城掐着她的手更紧了。

但是看着她脸色苍白,浑身虚脱的样子,最终没有发火,而是直接弯腰将向晚晚抱起来离开。

安总看着顾寒城离开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整人靠在墙上,拍着自已的胸口,道:“还好顾总没有生气。”

不然,真的要安家破破产,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安丽丽看着离开的背影,死死地咬紧了下唇。

今日的耻辱,她一定会记着!

以后,一定会让向晚晚后悔这么对她!

“丽丽呀,以后,你别再惹事了,今天的事情,要是再来一次,我的心脏病都会被你吓出来。”

安总看着安丽丽,有些无奈。

“那你就少带女人回家过夜。”

安丽丽怒气,随后直接跨步离开。

她刚刚上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韩倩倩。

韩倩倩盯着大门,不知道想着什么……

她想,韩倩倩肯定和她一样痛恨着向晚晚!

“倩倩,我们回房。”

安丽丽不敢让她父亲知道,这件事情还与韩倩倩有关系。

不然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复杂。

韩倩倩看了一眼安丽丽,点头道:“让你受委屈了。”

……

车子里。

向晚晚坐在副驾驶上,看着顾寒城,有种生无可恋的眼神,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顾寒城没有回答,而是带着向晚晚去了天成俱乐部的套房。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拉着她,不容她拒绝地进了电梯,忍不住嘲讽,道:“这个时候,顾总还想睡我吗?”

顾寒城掐着向晚晚的手一紧,下一秒,直接将向晚晚抵在电梯上,目光黑暗低沉,道:“你就这么想我那么做?”

向晚晚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唇角的笑容,猛地收敛,有些僵硬地看着他,没有出声。

看着有些僵硬身子的女人,顾寒城勾唇,随后低头在她耳边吐气,道:“想我,直接说,不用这么辛苦的欲擒故纵。”

“我,没有。”

向晚晚脸色一红,随后推着顾寒城,道:“你靠太近了,让开。”

“刚刚是谁想来着?”

顾寒城不但不离开,反而更加逼近向晚晚,一双手死死地压着她的手,道:“怎么?现在就怕了?”

“我,没有怕。”

向晚晚不承认。

其实,她真的有些怕。

顾寒城,这个混蛋,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万一在电梯里没有把持住……

她都不敢想象!

“没有怕,为什么不敢看着我?”

顾寒城嗤笑。

向晚晚脸色微僵,随后不服输地看向顾寒城,瞪着眼睛。

好像在说,看吧,我就是不怕你?

顾寒城看着眼前的女人,抓着她手的手,紧了又紧,眼眸有些漆黑……

又来了,这种熟悉的感觉。

让他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就是她……

“向晚晚……”

顾寒城盯着她眼神有些迷茫。

向晚晚不知道顾寒城叫的那个向晚晚,是当初的她。

她还以为是叫现在的她,让她有些蹙眉,道:“顾总,你抓疼我了!”

顾寒城听着向晚晚吃痛的声音,微微回神过来。

然后松了松手,退后一步,站在一旁,眼眸低垂……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这么轻易松开她,忍不住愣了一下。

她还以为还要和顾寒城纠缠几下。

毕竟以前,顾寒城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这一次却……

就在向晚晚疑惑的时候,电梯门开了。

顾寒城看了一眼电梯门,直接跨步出去。

似乎感觉电梯里的女人没有出来,直接转身,冷声道:“过来。”

向晚晚脸色微沉,微微紧了紧手,道:“顾总,虽然你救了我,但是,我不打算以身相许。”

“所以呢!”

顾寒城听着向晚晚的话,忍不住笑了,有些诡异,“你打算如何报恩?”

“只要不是过分的事情,我可以答应。”

向晚晚沉思片刻道。

“那就过来。”

顾寒城眯眼,“不要让我再说一遍!”

向晚晚看着有些凉薄的男人,有些抿唇,最后还是跨步出去,“说吧,要我怎么报道?”

“进去再说。”

说完,顾寒城直接往前走。

向晚晚眼眸微沉,心里有些忐忑。

她有点怕……

怕这又是一个顾寒城挖下的陷阱。

可是,就算陷阱,她也得去,不是吗?

她不想欠他任何人情,她怕,她最后会不忍心报复。

向晚晚跟着顾寒城进了房间。

看着顾寒城从衣柜里翻出她的睡衣扔到她身上,道:“去洗澡。”

向晚晚看着睡衣,有些疑惑。道:“这衣服……”

“我让人准备的。”

顾寒城冷淡解释。

这一刻,向晚晚才发现,衣柜里不仅有她的睡衣,日常服,还有顾寒城的……

这些东西,顾寒城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好像搞得要长住一样……

“还愣着做什么,不嫌弃身上脏吗?”

顾寒城见向晚晚还站在那里,不由得皱眉。

向晚晚回神过来,皱眉,道:“马上。”

她身上确实脏。

在杂物间呆了那么久,不脏才怪。

向晚晚进了浴室后,顾寒城就站在落地窗前,盯着外面的五彩缤纷的夜景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他越来越觉得她就是她……

可是偏偏没有任何证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