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他的霸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我还是自已来,不用你,当然,我也没有力气陪你做其他,除非,你想我被烧死。”

向晚晚拿过一旁的被子死死地盖在自已身上!

特么的,好冷。

这顾寒城把空调调那么冷做什么?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倔强的样子又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有些无奈道:“行了,自已把衣服换上。”

向晚晚拿过衣服,直接在被子里套上。

卫衣加休闲裤,很容易就穿好了。

穿好衣服后,向晚晚才揭开被子,晕乎乎地从床上坐起来,道:“我们现在可以去医院了吗?”

她不喜欢去医院,哪里是她噩梦的开始?

可是,比起和顾寒城在一起,她情愿去医院。

最起码,医院再绝望,也是安全的。

顾寒城看着脸色越来越通红的女人,知道体温怕是又升高了,这里没有退烧药,只能去医院。

他从来没有照顾过人,看着发烧的向晚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照顾。

只能将她送去医院。

顾寒城抱起向晚晚,“我抱你。”

“不用,我,自已可以走。”

向晚晚摇头,挣扎着想要从他怀里下来。

但是顾寒城根本不给她机会,直接抱着她离开。

向晚晚也越来越没有多少力气了,脑袋晕乎乎的,直到她被送进医院,要吊针的那一刻,她才有些清醒,道:“我不要打针。”

“四十度,不打针很难退。”

顾寒城很少安慰人,突然要安慰向晚晚,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会带着威胁,道:“不打针,那就做其他事情。”

“顾寒城,我都这样了,你还想着占我的便宜,你到底是不是人?”

向晚晚忍不住看着顾寒城哭诉。

“那就乖乖打针。”

说着,顾寒城抓住她的胳膊,逼着向晚晚吊针。

向晚晚看着护士要给她扎针脸色白了一下。

脑海里控制不住地闪过医生不停的抽取她鲜血的场面……

鲜艳的鲜血,一点点地从她身体消失……

身体越发冰冷,脑袋越来越空白,好像灵魂要被抽离身体……

“不,不要!”

向晚晚本能地推着护士的针,眼里惊恐起来。

甚至想要站起来逃走!

不过,她刚刚站起来,就被顾寒城按在椅子上,有些皱眉,道:“向晚晚,只是打针而已,你怕什么?什么时候这么没用了?”

“滚开,我不要打针!”

向晚晚拼命挣扎。

却挣脱不了顾寒城的束缚。

顾寒城看着反应激烈的女人,微微蹙眉,过了好一会儿道:“忍忍,很快就好。”

“不,我不要,不要抽血,不要!”

向晚晚疯狂地叫着。

顾寒城眼眸一闪,随后有些暗沉道:“什么抽血?我们不抽血,只是打针。”

“我……”

向晚晚真想要说什么,这个时候,护士找准机会,直接将针刺进了向晚晚的欺负。

呲啦一声,刺痛瞬间通过神经传到向晚晚的大脑。

这一刻,她身子一颤,脑袋猛地清醒过来。

这只是打针不是抽血。

那些痛苦的日子,早就过去了……

就在向晚晚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间,手上又是一痛。

随后就听见护士道:“对不起,没有扎准,我再弄一次。”

顾寒城脸色有些暗沉,“不会扎就别当护士。”

“对不起,对不起,这一次一定可以的。”

护士感觉到顾寒城的冷意,马上惊悚地道歉。

这个男人的眼神,怎么这么冷呀,只是一个眼神,就让她恐惧。

顾寒城没有再说,而是抓着向晚晚的手,微微紧了一下,道:“再忍忍。”

温柔的声音,好像春风一样。

向晚晚有些恍惚地看着顾寒城,忍不住怀疑。

眼前的男人,是顾寒城吗?

他也有这么贴心的时候吗?

向晚晚疑惑的时候,手上的针已经扎好了。

护士看着弄好的针,顿时松了一口气,擦衣服额头的冷汗,道:“好了,可以了!”

说完,就站起来离开。

向晚晚看着手上的针,微微低垂眸子。

自从她被顾寒城逼着抽血后,这辈子,她最惧怕的就是打针。

每次看见针,她就会控制不住地想起那些痛苦绝望的日子。

如果可以吃药,她绝对不会打针,也不会踏进医院。

这么久过去了,她还是对针充满着恐惧。

“很疼吗?”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一直盯着手背上的针,不由得出声问。

向晚晚摇头,道:“没有。”

随后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不再出声。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顾寒城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顾寒城拿出向晚晚的手机,看见手机上的刘阳两个字,艳母微微沉了一下。

向晚晚听见自已手机响,睁开眸子,问:“谁打来的?”

“骚扰电话。”

顾寒城直接挂断,然后站起来,道:“我去个洗手间。”

“我的手机……”

向晚晚正要说把我的手机给我,话还没有说完,顾寒城就离开了。

向晚晚有些蹙眉,“那我手机做什么?”

她手机里应该没有什么秘密吧。

好像都删除了。

想此,她松了一口气。

洗手间。

顾寒城关上门,然后刘阳的号码,直接拨打过去。

电话刚刚通,刘阳就接了。

“晚晚,你怎么了?怎么这么久没有接电话,我好担心你,你没事吧?”

“刘阳……”

顾寒城面无表情,捏着手机,声音冷淡,道:“你哪里来的号码。”

他记得,他已经将刘阳手机里的号码删除。

“顾总!”

刘阳声音震惊,随后马上,道:“你,和晚晚一起?”

“嗯。”

顾寒城冷淡应了一声,随后,道:“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联系,否则……”

“顾总,我和晚晚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误会,我只是把晚晚当成自已的女儿疼爱,我……”

“刘阳,我的话不说第二遍。”

顾寒城打断,“不然,你会后悔。”

咔嚓。

顾寒城直接挂了手机,然后将刘阳的号码彻底拉入黑名单。

顾寒城回到原来的地方的时候,向晚晚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顾寒城看着睡着的女人,微微沉思。

睡着的向晚晚,看起来很是温柔,没有白天张牙舞爪的样子,就像个睡美人。

这个时候的她,有种可爱的感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