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可恶的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向晚晚瞪眼。

脸色猛地通红起来,“不要脸!”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这么无耻了。

“害羞了。”

顾寒城看着她,心情突然好起来。

“没有。”

向晚晚摇头,随后偏过头道:“什么时候交易?”

只要还了顾寒城这个人情,她和他,就剩下无穷无尽的仇恨.......

以后,她和他,只能相看两相厌。

“今晚。”

顾寒城紧了一下向晚晚的手,然后打开车门,就推着向晚晚进去。

向晚晚被推进车子后,才回神过来,脸色微微僵硬道:“不用这么着急吧。”

她还没有准备好。

顾寒城没有理会向晚晚的抗拒,直接开车往天成俱乐部去。

向晚晚被顾寒城拉进车子后,脑袋就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直到进了电梯,她才直到,她好像逃不掉了。

可是,这一刻,她想要退缩.....

向晚晚看着抓着她的男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咬着下唇道;“顾总,可不可以下次......”

“太迟了。”顾寒城打断她的话,眼眸深邃道:“现在,你没得选了。”

顾寒城将向晚晚扯进房间后,就可是要松领带。

但是不知道想到什么,他突然放下手,然后看着眼前的女人道:“过来,帮我解领带。”

向晚晚嘴角一抽,随后有些抗拒道:“我不要......”

“你说什么?”

顾寒城眼眸微微眯起,带着几分不悦。

向晚晚马上停止了抗拒,而是皱眉道:“我不会。”

“你会。”顾寒城挑眉,“我可以教你。”

向晚晚:“......”

看来,她不做,他是不打算放过她了?

有时候呀,上天就喜欢捉弄人。

以前,她多么希望可以为顾寒城更衣戴领带,可是,顾寒城从来不会给她机会。

而现在,她放下了过去所有的执着,顾寒城却让她帮她......

向晚晚忍不住嘲讽的笑了。

“你笑什么?”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眼眸深邃,带着几分审视,好像要将向晚晚看透。

向晚晚心里疙瘩一声,马上收敛自已的笑容,道:“没什么,只是笑自已竟然落得如此地步呀。”

向晚晚不在挣扎,上前给顾寒城松领带。

如果,这样能够还清她欠的,她做就是。

向晚晚认真地顾寒城松领带,但是因为太靠近的原因,她可以感觉到顾寒城呼出的气体,要有些炙热,热的让她有些忍不住脸红了......

这么近的距离,让她有些忍不住浮想联翩......

以前,她无数次想过可以这样为顾寒城弄领带,可是,一直以来,顾寒城都灭一给她机会。

而如今.......

这么近的距离,让她的心脏忍不住跳动了几下。

顾寒城看着眼前帮她的女人,低着头,看不清她的眸子,但是,可以看清楚她的脸色有些红。

而且,一双手因为紧张,还有些微微颤抖起来。

“不会吗?”

顾寒城眯眼抓住她的手,然后蛊惑道:“我帮你。”

就在顾寒城的手抓住向晚晚手的时候,向晚晚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有些僵硬道:“我自已可以。”

顾寒城并没有松开她的手,而是继续抓着她的手开始解领带。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向晚晚觉得自已浑身有些发热,就连脑袋就有些蒙的,直到顾寒城抓着她的手彻底将领带弄下来后,她才回神过来,然后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抬眸看着顾寒城,正要出声。

可是看见顾寒城眼神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僵硬了一下。

顾寒城的眼神,就好像墨色的黑夜,看不透......

但是,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

向晚晚忍不住抓紧手中的领带,勉强挤出微笑道:“顾总,你,你怎么了?”

“向晚晚。”

顾寒城滚动了一下喉结,眼里带着几分暗色道:“你真是我的解药。”

只是这样,他就觉得整个人不一样了。

不再像过去一样,对女人没有任何感觉。

这一刻,他就是一个男人。

“顾,顾.....”

向晚晚看着眼前的男人,整个心提起来。

尽管心里准备好了,但是这一刻,她还是.......

“向晚晚。”

顾寒城抬起向晚晚的下巴,然后低头靠近......

向晚晚看着靠近的男人,死死抓着自已的手,强硬克制住要推开的举动。

她闭着眸子,隐忍者所有的厌恶,迎接顾寒城的欺负.....

向晚晚不知道自已是如何坚持到最后的,反正,直到她晕过去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已解脱。

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只是第二天的中午。

顾寒城已经不在房间里。

向晚晚盯着眼前的天花板,整个人有些恍惚......

想着自已的经历,眼睛酸涩,最后,一滴泪水落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向晚晚才从床上起来,拿过一旁的衣服,皱紧眉头。

她的衣服昨晚被顾寒城报废了.....

看着没有办法再穿的向晚晚,她又发呆了。

想着昨晚顾寒城的欺负,向晚晚突然觉得现在自已很脏.....

浑身上下都是顾寒城留下来的味道和痕迹。

她控制不住地心里有些反胃,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扶着床下来。

可是下下一秒,她就倒在地上.....

向晚晚脸色一热。

她的腿竟然.....

昨晚的顾寒城到底对她多疯狂?

向晚晚好不容易进了浴室,然后打开花洒淋浴。

她擦拭着身上的痕迹,将顾寒城留下的痕迹一个又一个地狠狠清洗,直到皮肤刺痛后才放过......

又一次,她又出卖了自已.....

以为有了第一次后,她会习惯,可是显然,她还是不喜欢.....

想到顾寒城在她身上留下这么痕迹,想着她又和顾寒城联系在一起,她就有些狼狈地想要哭......

就在向晚晚在浴室里埋怨痛恨自已的时候,突然间,浴室的门响起来。

“向晚晚。”

是顾寒城的声音。

向晚晚身子顿了一下,然后关上水,脸色微微苍白道:“你还没走?”

“嗯。”

顾寒城平淡回答,“出来吃早餐。”

向晚晚看着一旁的浴巾,微微蹙眉,过年好一会儿才道:“我没有拿衣服。”

她不想穿浴巾,想要穿衣服。

她怕死了顾寒城。

“我给你拿。”

顾寒城应了一声,随后就听见他道:“开门。”

向晚晚犹豫片刻后,开了一个小小的门缝,伸出手道:“谢谢。”

顾寒城挑眉,将衣服放在向晚晚手中。

向晚晚拿过衣服后,嘴角抽了一下。

看着手中的吊带睡衣,脸色难看。

她都怀疑,顾寒城是不是故意的。

拿这么性感的睡衣?

向晚晚看着手中的睡衣,压根就不想穿,可是,如果不穿.....

向晚晚犹豫片刻后,还是穿了衣服,不过随后拿过一旁的睡袍披上。

这样的话,应该可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