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猿飞日斩漩涡水户 > 第五十四章 忍界大会(二十一)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 忍界大会(二十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昏死过去的火之国大名,站在会场中央一旁的其他四大国的大名们,都一脸的幸灾乐祸。然而,他们这种幸灾乐祸并没有过多久。

  一旁的斑,看着昏死过去的火之国大名,随即,又将目光转向了,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其他四大国的大名身上。看着,斑大人将目光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四大国的大名们都感到十分的慌张,相互的对视了一眼,看是不是对方也做了一些什么,欺骗斑大人的事情,并用目光意思对方,意思他们如果做了,赶紧出去向斑大人求饶,说不定还能像火之国大名那样,得到斑大人的原谅。赶快快去呀!不然晚了谁都救不了你们!就在四大国大名们,互相推辞的时候。

  站在一旁的斑,看着四大国大名他们眼神的交流,突然哼了一声。同时,看向四大国大名他们的目光更加冰冷了许多。

  “哼!”

  正在相互推辞的四大国大名们,突然听到斑大人的“哼”声,又感受到斑大人,看他们的目光又冰冷了许多。瞬间下跪,跪在宇智波斑的面前并大声哭泣的说道。

  “斑,斑大人,我们再也不敢了!请斑大人饶了我们这一次吧,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斑大人,求您了!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为您,辛辛苦苦工作的份上。斑大人,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斑大人,我们再也不敢干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了,斑大人,求您了!”四大国的大名们边说边磕头,并祈求宇智波斑,斑大人的原谅。不一会儿,他们的头颅便磕破了些,使得整个地板都布满了他们的鲜血。他们此时的模样,跟刚刚的火之国大名的模样是多么的相似啊!而,刚刚他们还在讽刺一脸嘲笑,暗喜的看着火之国大名,而此时的他们,却做啥了跟火之国大名同样的事,还真是讽刺啊!

  看着眼前不断痛哭着磕头的,四大国的大名们,站在一旁的斑双手抱胸,收回了放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并将目光投向了,站在会场中央的其他五大隐村的影身上。并缓缓的开口说道。

  “好了!别再丢人现眼了,退下吧。”

  跪在那里不断磕头痛哭的四大国的大名们,听到宇智波斑说的话。瞬间抬起头,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宇智波斑。并急忙大声的说道。

  “是,是斑大人!多谢,多谢斑大人饶命!手下们,以后一定遵纪守法,好好的为斑大人,您管理好忍界!绝对不会再做那些,违背斑大人您初衷的事情!”

  说完,四大国的大名们就连忙站了起来。并跑到火之国大名的身旁,将他抬起,并一同退到了一旁,静静的站着不再敢说话

  。。。

  站在,会场中央的五大隐村的影们以及各大影的影卫们,看着各自国家的大名们,竟然如此卑微的对着宇智波斑,磕头,下跪,哭泣。实在令他们感到十分的震惊,同时也令他们那心中的一道枷锁裂开了一道小小的细缝。这条细缝如今的作用或许不大,但,总有一天,这条细缝会成为他们内心那一道枷锁的最终葬送者。

  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看着眼前这个,早已昏死过去的火之国大名,一脸的迷茫和凝重,心里默默的想到,他不知道,自己的坚持还有什么作用,连大名他们自己都,都已经忘却了自己的身份,他们在怎么坚持还有什么用呢?不过这也让他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对于宇智波斑的力量,又有了更加准确的认识。可以如此轻易的改变一个人或一群人的思想,哪怕这个人或这一群人只是普通人。这样的幻术也实在还是令人感到恐惧啊!这就是传说中忍者的力量嘛!果然强大啊!我们还要什么可以反抗的力量啊!

  同样站在一旁的其他四大隐村的影们,也是一脸凝重和迷茫的看着宇智波斑,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他宇智波斑,既然就这么如此简单的控制了忍界所有国家的大名,他们知道宇智波斑身为宇智波一族的前族长,知道他的幻术强,但实在是没有想到,他宇智波斑的幻术,居然强大到这个地步。而且,虽然他们并没有注意看整个会场所有国家大名们的情况,不过从五大国大名们身上,他们也可以看出,整个忍界所有的国家大名,恐怕都在逃难劫。如今整个忍界所有的大名,都被他宇智波斑所控制,并接受他宇智波斑的命令,那么他们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呢,毕竟连他们国家的大名,都被宇智波斑所控制了。况且他们在怎么反抗也不是宇智波斑他的对手,他们还能怎么办啊。

  。。。。。

  会场周围,众人们看着逐渐醒过来的大名们,都一脸的震惊和尴尬,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大名们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毕竟他们都已经准备投靠宇智波斑了,而大名们这个时候醒过来,实在是令他们十分难做啊!所以都一脸迟疑的看着自己国家的大名。随着众人们的目光被自己身边的大名所吸引走。所以对于会场中央,所发生的一切,都并不清楚。

  而会场上,身为五大国的众人们,看着会场中央,自己国家大名们,那丢人的行为,感到十分的耻辱。他们看了看四周,看着被自己国家大名所吸引走的非五大国的众人们,心里都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并默默的想到。还好,还好会场上其他非五大国的人,都被自己国家的大名所吸引走,不然让他们看见我们五大国大名们的行为,实在是让他们身为五大国的人,感到十分的丢人啊。

  。。。。。

  “嗯嗯,我这是怎么了?”一个小国的大名,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四周,一脸迷惑地开口问道。

  站在该大名身后的一位身穿官服的男子,看到醒过来的大名,赶紧小跑到该大名的身边,一脸急促地开口说道。

  “大名阁下,您终于醒了,您有没有感觉什么不对的地方?身体有什么感觉哪里不舒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