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猿飞日斩漩涡水户 > 第六十四章 忍界大会(三十一)

我的书架

第六十四章 忍界大会(三十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结束了吗?大爷爷,所创建了的忍界一国一村的格局,就这么结束了嘛?还真是有点不甘心啊!哎,大爷爷,二爷爷,他们努力这么久并誓死保卫的木叶,就这么没了吗!老师啊!大爷爷二爷爷,如果是您们,您们会如何选择呢!””千手纲手,看着会场中央都,倒向宇智波斑,并同意他计划的五影们,看着自己老师那本应该挺直的身子,现在居然缓缓的弯下来,早已没有了刚刚的挺拔。看着此时此刻场景,纲手的内心是躁动的,不平静的。

  虽然,对于此时此刻的结果,她千手纲手,有些难以接受。但,看着自己的老师还有其他四大隐村的影们,以及整个忍界所有的大名,都已倒向了他宇智波斑。她千手纲手除了深深的无奈不甘心,还能做些什么?她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虽然,看着自己大爷爷二爷爷,所守护的木叶,所守护的荣耀,可能会从此消失。不过,一想到,从此忍界便会踏入真正永久的和平,实现连大爷爷,都未实现的愿望。她千手纲手,那不甘的内心便好受了许些。虽然,木叶很重要,是大爷爷和二爷爷都花费一生所守护的存在。不过,如果是为了忍界的和平,我想,大爷爷和二爷爷,他们应该也会做出和我们同样的选择吧。

  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站在纲手一旁的自来也,将身子扭向纲手,一脸紧张的问道。

  “纲手,你没事吧?你也别太担心,木叶一定会好好的存在下去的。初代火影大人和二代火影大人,他们的努力不会白费的,无论怎么样,忍界都不会忘记初代和二代火影大人的!”

  不过,他自来也说着说着,对纲手所说的话,就变了味道。

  “所以,纲手你就别太伤心难过了。当然,纲手你如果需要一个肩膀的话,我忍界豪杰自来也,可以把我这坚挺的肩膀借给你哦!哈哈哈.”

  站在自来也身边的大蛇丸,看着又开始恶搞的自来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默默的想到。

  ““只希望,纲手,这个下手轻点,别搞出什么大乱子””

  本来站在一旁的纲手,强忍着内心的难受,强迫自己让自己想明白。而纲手她,也的确做到了,已经快要想明白。不在,为忍界一统,为木叶以后是否会存在,为大爷爷二爷爷他们曾经的努力是否值不值,而感到伤感。只是在想,一统后的忍界,是否可以给忍界带来真正永久的和平,他宇智波斑,能否做到他所说的一些,能否真正公平的对待忍界的所有人,能否,保留木叶一直存在。

  但,却突然听到自来也,他这一说,内心的难受,在也压不住,正要爆发。但,谁知自来也,话头一转,突然说起那样的话,瞬间将纲手那正想爆发的哭泣,给强行带偏了。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愤怒的纲手,瞬间举起她那可怕的拳头。

  站在,纲手一旁的自来也,看着被自己说恼怒的纲手,看着她那缓缓举起可怕的拳头,咽了咽口唾沫,正想说些什么,想取得纲手的原谅,但还未等自来也开口,纲手举的她那可怕的拳头,已经来到了自来也身边,眼看就要打上了。自来也看着已经来到自己眼前的纲手,知道自己这一次是躲不过去了,随心便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纲手那可怕的拳头,心里只是默默的想到

  ““只希望,纲手这一次,能看在这样场合的情况下,下手轻一点。不然,万一让宇智波斑感觉到什么,可就不好了。””

  然而,自来也心中所想像的,自己被纲手所打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只是突然感觉一个香喷喷柔软的身体,扑入自己怀中。让他感到万分的震惊,不可思议。吓的他自来也浑身僵硬,不敢动弹。慢慢的,感受到了自己怀中的,这个香喷喷柔软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着。自来也他缓缓睁开双眼,随即,那一缕金灿的秀发,便映入了他自来也眼前。低下头,看着自己怀中不停抽搐的纲手。自来也一脸柔情的,轻轻的拍打着纲手的后背,并轻声的说道。

  “好了,好了,别再哭了,哭红了眼,可就不好看了哟,我心目中的纲手可不是个爱哭鬼呢,她可是十分坚强的呢。一切都会过去的,而且初代火影大人和二代火影大人,当他们知道忍界,将实现永久的和平,而我们的木叶也做出了十分巨大的贡献,他们一定会十分欣慰的。放心吧,纲手,初代火影大人他们,一定也希望忍界和平,并不想看到你这样的哭泣!纲手,你一定也不希望,让初代火影大人他们感到伤心吧!”

  感受着怀中逐渐停止抽搐的身体,自来也那紧张的内心,也缓缓的平静了下来。轻轻的搂着自己怀中的纲手,感受着纲手那香喷喷柔软的身体,自来也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起来。自来也怀中的纲手似乎感觉到了自来也的异。纲手那刚刚因哭泣而变红的小脸,随着逐渐平静下来的自己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然而,现在随着自来也的异样,又变的通红起来。较为羞涩的纲手,瞬间推开了自来也,让自己离开了那温暖的怀抱。并随即,将目光转向了会场中央,看着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等人。离开自来也怀抱的纲手,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了一阵阵失落。好想好想,在回到那个温暖的怀抱,强忍着自己内心的躁动,纲手虽然目光在看向会场中央,但心思却在自来也身上,看着还在发愣的自来也,不知道安慰自己的自来也,纲手气愤的跺了跺脚,撇了撇嘴,哼了好几下。

  “哼!哼!哼!咳咳!”

  看着不停的,“哼”“咳嗽”的纲手,自来也终于回过神来了,并紧张的问道

  “纲手,你没事吧?刚刚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又开始咳嗽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