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影之禽兽犬冢牙 > 第八章 初战中忍

我的书架

第八章 初战中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好,佐助这白痴被水木骗了。”猫铃赶紧跟了上去,“水木为什么要骗佐助?有什么目的?”

  小树林深处,水木停了下来,温和笑道,“到了,就在这里。”

  写轮眼•开!

  佐助开着写轮眼,急切地四处寻找猫铃,完全没有发现他敬爱的水木老师再也没有了温和的样子,那双眼睛满是贪婪和扭曲。

  找了一圈的佐助终于想起来还有水木这个大帮手,急忙求救。

  水木恢复了温和,“在这边,跟我来。”

  “这里,你过去就能看到了……”

  佐助跑过去,躲在一棵树后面,准备偷窥。

  “咦?没有看到啊,水木老师?”

  回答他的是裂开的地面和下坠感。

  土遁•心中斩首之术!

  片刻后,佐助只剩下一个脑袋在地面上,身体全部被泥土牢牢束缚住。

  佐助大惊,“水木老师,这是干什么?”

  水木嘿嘿一笑,走到佐助身前,蹲在他面前,“就这样抓住了,我还准备了很多后手没用上呢,真是顺利啊。”

  “水木老……你,你想干什么?!”佐助终于急了,也终于感觉到了水木那不再掩饰的恶意。

  水木一把抓住佐助的头发,摸着他的眼睛,手有些兴奋地颤抖了,“真是让人陶醉的一双眼睛,卡卡西那个家伙有了一只都能威震世界,现在我水木就要拥有一双了,哈哈哈哈……”

  明白了水木想干什么的佐助,也吓得发抖了,颤声道,“对同伴下手,你是要背叛村子?你跑不掉的!”

  “多谢你关心,我早就计划好了一切,有了你的眼睛,还有哪里去不了?”水木开始拿出一件件医疗设备,手术刀,营养液,各种药剂。

  “可惜我不是医疗忍者,不然就不用这么麻烦,当场就能换好眼睛,叛逃就更安全了……”水木自语道,手也不停忙碌,配置好营养液,准备取下佐助的眼睛先保存下来。

  佐助感觉很无助,第一次真切感受到自己荒废了时间,现在连保护自己宇智波一族荣耀——写轮眼的实力都没有了。

  “没想到我宇智波就这样灭族了,不对,还有哥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真想再看一眼猫铃……”

  然后,佐助就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

  猫忍流•暗影袭!

  来自树影里的致命一击,对准了水木的心脏。

  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多年的经验造就的本能,让水木下意识地做了躲避的动作,猫铃的爪子洞穿了水木的肩膀。

  同时,水木还就地一个翻滚,挡在了猫铃和佐助之间。

  猫铃看了一眼水木肩膀上的伤势,暗叫一声可惜,虽然重伤,但是并未完全失去行动和结印能力。

  这就是有经验的中忍的实力,凭本能可以躲开来自背后的致命攻击,并且一瞬间就猜到对手的目标,并做出最恰当的行动。

  佐助依旧掌握在水木手里。

  这时候佐助终于反应了过来。

  “猫铃,你来救我了!”二柱子兴奋得满脸通红。

  水木在佐助脸上踢了一脚,让他闭上了嘴巴,眼睛却紧紧盯着猫铃,“你就是猫铃?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你。”

  猫铃冷冷一笑,身体再次隐没在树影里,和水木这样的低级龙套没什么好说的。

  高强度的战斗,融合状态持续时间恐怕要严重缩水,得尽量减少消耗。

  这边的水木借着刚才的空隙时间,已经用药剂给肩膀止住了血,他现在一手拿风魔手里剑,一手拿苦无,凝神戒备。

  “善于暗杀的忍者类型,必定不善正面作战,我只需小心防备,等待机会反击……”

  水木寻思着,做出了对应的行动,他围着佐助转,不停观察周围的大树和灌木丛。

  见猫铃迟迟不行动,水木瞟了一眼佐助,突然将手中的苦无猛刺。

  佐助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苦无扎向他的脖子。

  躲在暗处的猫铃终于出手,用一枚手里剑逼退了苦无。

  “看到你了!”水木大笑,风魔手里剑从手中飞出,将猫铃从树影里逼了出来。

  猫铃扔出一颗烟雾弹,准备借机再次隐藏。

  水木嘿嘿一笑,完全不管烟雾弹和猫铃,只是将手里的苦无再次刺向佐助。

  猫铃只能放弃拖延的打算,上前和水木近战,让水木放弃伤害佐助。

  正面战斗力,猫忍流很弱,猫铃只能使用木叶流体术。

  同样是木叶流,虽然猫铃最近努力精进了,加上楔的翻倍加成,可战斗起来仍旧处于下风,水木毕竟多了十年以上的训练和经验。

  最重要的是,水木是杀过人的,招式用起来比猫铃果断狠毒得多,一时间打得猫铃束手束脚。

  眼看猫铃形势危险,佐助大急,“猫铃,你快跑,别管我了……”

  猫铃一个翻滚躲开水木的一记重脚,又疲于应付一个旋风,根本没空回应佐助那个白痴。

  水木越打越优势,越打越兴奋,而猫铃越来越狼狈,到最后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满地翻滚躲闪。

  水木似乎没有注意到,两人渐渐远离了佐助。

  就是现在了,猫铃集中查克拉,开始加速,利用猫忍流的疾速,冲向了佐助。

  土遁•土阵壁!

  一面土墙突然挡在了猫铃和佐助之间。

  猫铃一个急刹车,忍术吸收!

  土阵壁消失。

  但由于刹车太猛,猫铃身体有了一瞬间痉挛,被水木抓住机会上去,一个重拳击飞。

  猫铃迅速爬了起来,检查了一下身体,伤势不轻,不过对战斗力影响不是太大。

  这一番战斗完全在水木的掌握之中,不愧是中忍,凭经验压制了猫铃。

  水木却对土阵壁的消失很疑惑,“你是怎么让我的忍术消失的?”

  猫铃微微一笑,并不回答,身体再次隐没。

  现在的情况是,水木离开了佐助,也和猫铃拉开了距离,可以用猫暗夜流掌握主动了。

  似乎知道猫铃想什么一样,水木突然哈哈一笑,“早就在我预料之中,你不会以为我骗佐助过来这里,会一点准备都没吧?”

  “猫铃,小心起爆符!”开启了写轮眼的佐助大吼。

  猫铃暗叫不好,马上发现有几张起爆符在她身边,即将爆炸。

  再次爆发查克拉提升速度,猫铃惊险地避开了爆炸范围。

  正准备松了一口气的猫铃,突然又听到了佐助焦急的声音,“小心,还有!”

  水木得意大笑,“这是个连环陷阱,就算是上忍进去了恐怕也要重伤,你猜有几个连环?”

  顾不上节省查克拉了,现在不是救不救佐助,是要活命,只能使用压箱底的绝招。

  猫忍流•疏影!

  猫铃像是化为了一道影子,在树影之间飞速闪过,躲开了一个又一个的爆炸陷阱,最后停留在了佐助和水木之间。

  真是厉害的陷阱,每一次爆炸,唯一的生路就是通向下一个陷阱,足足九个连环。

  猫铃不停喘气,消耗了大量查克拉,她几乎要维持不住融合状态了。

  水木这次是真的惊讶了,他没想到这个什么猫铃这么厉害,要不是经验上吃亏,他早就输了。

  “到此为止了,现在的你绝不是我的对手。”

  水木举起苦无,准备上去干掉猫铃,却看到对方突然露出了笑容。

  猫铃抬起左手,“忍术倍反!”

  一面土墙升起,正是刚才水木土阵壁的强化版,大了数倍。

  水木花了十多秒才击破土墙,发现墙后面早没有了佐助和猫铃的身影。

  “我记住你们了!”

  水木深深看了一眼地面的大坑,转身逃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