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影之禽兽犬冢牙 > 第九十一章 咒印三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一章 咒印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猫铃救我!”圆一休被捏住脖子,脸涨的通红。

  猛虎水木露出一个玩味地笑容,“原来你们两个还是相好,这就更好办了。”

  “别瞎说,我和他没一毛钱的关系呢。”猫铃很恼怒,抬起左手对准了两人,“把你们两个一起轰成渣。”

  “猫铃,你怎么能这样……”圆一休眼泪都流出来了,伤心至极。

  猛虎水木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要放开圆一休逃跑。

  狮子吼!

  地陆趁着水木出现破绽,大吼一声,将他震得头晕目眩,然后金色大手探出,一下夺回了圆一休。

  圆一休喜极而泣,“猫铃,原来你是为了救我,才那么说的。”

  猫铃很无语,她现在是真想轰死这货。

  仙族之才•千手杀!

  地陆显然是生气了,他被一个巨大的金色千手观音虚影笼罩,无数金色手臂一齐攻击猛虎水木。

  但咒印二加写轮眼的水木也不弱,凭借速度和写轮眼的洞察,在金色手臂之间来回穿梭。

  “这人实力太强了,我用咒印二时间已经久了,恐怕要支持不住。”水木分析了情况,决定逃跑。

  千手观音的一轮攻击结束后,水木趁机逃向盗洞。

  “哪里逃!”地陆大喝一声,收拢千只手臂变成一只巨大的手,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水木的一条腿。

  水木拼命挣扎,一拳打在金色手臂上。

  受到攻击的金色手臂瞬间变成了红色。

  仙族之才•怒目金刚!

  千手观音变成了暴怒的红色明王,赤红的查克拉拳头不停连续捶打水木。

  猛虎水木像沙包一样被打来打去,惨叫连连,嘴里不停吐血,最后从咒印二状态退了出来,倒在地上不停抽搐。

  见到水木失去了战斗能力,作为出家人的地陆也收回忍术,双手合十。

  “我不能死在这里……”水木大口喘气,还吐着血沫,他的写轮眼朝地陆瞥了一眼,然后突然冲过去,一脚把地陆踢飞,然后捏着圆一休的脖子,跌跌撞撞退到盗洞口。

  这一变故所有人都没预料到,只能眼睁睁看着圆一休被劫持。

  地陆爬起来,咳了一口血,“我竟然中了幻术,果然我佛心不稳,不适合当和尚。”

  水木刚刚那一下是照着地陆要害,幸好水木受伤很重,力量不足,这一下只让地陆受了不轻的伤。

  圆一休被卡住脖子,脸色通红,眼睛都在翻白,看起来就要断气。

  已经走到洞口的水木满脸狰狞,“竟然把我逼到这个程度,我倒想知道,大名之子死在这里,我看你们一个个还怎么收拾局面。”

  圆一休一脸死灰,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要死在这里了,好不容易见到猫铃,还没好好说说话。

  水木手上使劲,就要捏断圆一休的脖子,却突然身体一抖手上力气消失,圆一休也掉了下去。

  他低头看着插在自己心脏上的小手,嘴角颤了颤,竭斯底里地吼道,“为什么?为什么又是你这家伙坏我的事?!”

  猫铃突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迅速抽回手,抓起地上的圆一休就撤。

  血液从水木胸口不停喷出,居然将水木整个染红,接着他的形体也再次变化,最终变成一只血红色的猛虎。

  血虎水木狂笑,“这就是咒印三状态,全部都给我死!”

  猫铃的心微微颤抖,她并不是害怕水木,而是此时的血虎形态,和赤丸很像。

  死亡森林里的一战,赤丸最终倒戈攻击自称为面麻的白色面具男,如今也不知道是什么下场。

  血虎水木只一瞬间便追上了猫铃,抬手一抓撕下。

  这速度和力量太过恐怖,猫铃完全都没办法躲避,幸好地陆缓过来,金色大手将猫铃和圆一休抓了过来。

  血虎水木这一抓拍在了石质地面,那里立刻出现了一个数米的大坑。

  “不要挣扎了,乖乖受死!”血虎水木冲向了地陆。

  仙族之才•金刚铁壁!

  血爪拍在金色的罗汉金身上,发出刺耳的金属声。

  金身略微黯淡,但仍旧牢固无比。

  血虎水木连续攻击十多次,金身越来越虚弱,但并没有并摧毁。

  “可恶,继续下去我会死在这里,我记住你们了。”

  血虎水木几个跳跃,从盗洞钻了出去。

  猫铃赶紧打开白眼追踪,发现水木确实逃走了,在跑出数百米后,查克拉急剧下降,全部集中到心脏部位。

  “真是诡异的能力,心脏受到致命攻击,居然恢复了,想不到作为火影世界第一个被干翻的反派,居然慢慢成长到这个程度了。唉,这奇怪的世界!”

  劫后余生的几人互相看了看,都笑了起来。

  “猫铃,你救了我的命。”圆一休的眼睛里充满了炙热。

  猫铃被这种眼神看得头皮都炸了,“小事小事,别往心里去。”

  天天在旁边看得都要笑死了,猫铃狠狠瞪了她一眼。

  “怎么能算是小事,你可是救了未来的火之国大名。”圆一休走过来,就像拉住猫铃的手。

  猫铃赶紧躲开,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地陆看出来不对劲,上前拉住了圆一休,对猫铃拜了一拜,“感谢施主救了大名之子,但我想知道你们到这墓里来做什么。”

  圆一休赶紧笑道,“那还用说,当然是发现有人在盗墓,就跑过来阻止,就是刚才那只大老虎盗墓,对吧?”

  地陆沉默了一下,点点头,“原来如此,多谢,是我的工作失职了。”

  猫铃瘪了一下三瓣嘴,这和尚人不错,但一点也不老实,他肯定看出来问题,却不说破。

  猫铃大眼睛转了转,笑道,“我们当然是来盗墓拿宝贝的,刚才是恰好碰上同行了。”

  圆一休傻眼了,“不是……猫铃你好好的,盗什么墓啊?”

  猫铃揉了揉可爱的小鼻子,“当然是盗墓拿宝贝换钱了,我本来就是这种人。”

  圆一休的脸抽搐了一下,“啊……这……猫铃,你很缺钱吗?我给了你一千万两,都用完了?你没钱和我说就好了,为什么跑来盗我祖宗的墓?”

  这下猫铃有点傻眼了,居然盗墓挖了圆一休祖宗家,这可真是……还被别个子孙后代当场抓住了,药师兜!!!居然不早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平复了一下心情,猫铃装作无所谓,“你能给我多少钱?那一千万都是毛毛雨啦,我欠她三个亿呢。”猫铃指了指旁边的天天。

  天天猛点头,“对对对,加上利息,一共四个亿。”

  猫铃指着天天,“你也太狠了吧,利息居然都一个亿了。”

  天天嘿嘿笑道,“你都欠了我十几年,一个亿利息算什么?”

  “你……”猫铃直翻白眼,感情还没出生就欠着钱了。

  圆一休低头思考了一下,“嗯,四个亿,也是拿得出来的。”他接着看向兴奋得脸通红的天天,“是不是你逼着猫铃来盗墓的,我就知道她不会干这种事。”

  天天点点头,拼命忍住笑。

  圆一休马上开心起来,“猫铃,你别干这种事了,我帮你还钱。”

  猫铃无语望天,她真不知道圆一休脑子是怎么长的,在会面蛇吻以及田之国大名时,显得那么精明睿智,怎么现在傻成这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