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判官 > 第三章 异空间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异空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林墨的熟睡,他胸前的一块环形玉佩发着淡淡地绿光,渐渐扩大,慢慢地整个包裹住了林墨。

  “这是哪里?我不是应该在房里睡觉吗?难道做梦了,但是我好像没来过这种地方啊,怎么会梦到这里,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这梦的啥?”林墨突然感觉有一阵强光在眼前,便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打量着四周,喃喃自语道。

  “啊,好痛。”林墨揉着刚才被自己掐的发红的手臂大叫一声,“看样子不是做梦啊,都说梦里感觉不到痛的。”

  林墨四处打量着,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小黑点,便朝着前方缓步走去,一路走来,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都是纯净的白,并非烟雾,无尽的白,只有不远处那一个黑点。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林墨被眼前的景观震惊了,是真的受惊了。一座古朴的宫殿,灰蒙蒙的,没有金碧辉煌,但却雄伟不凡,在宫殿前的空地上,离着一根约一米高的石台,上面似乎放着什么东西。

  林墨看见这些之后,心里也打着鼓,睡的好好的,莫名其妙就来到一片白茫茫的地方,整个地方就这么一座灰蒙蒙的宫殿,看上去就让人感到害怕,殿前还立着根石台,这如果要是啥危险的地方,有什么陷阱,机关,暗器,一步不慎,就身死道消了。

  “地球上的生物每时每刻都在进化,人类亦然。

  我们集合万众之力,建立城市,征服海洋,探索太空,却很少注意人体自身的奥秘。

  人类自身究竟能够做到些什么?用意念操控物体,徒手搬起集装箱卡车,在梦境中预测未来,甚至在天空中翱翔,还是更多?在普通人只能利用自己大脑百分之五的水平的时候,是否有先驱者走在进化的最前端?

  我们生存的地底内核中有没有元素生物,每日仰望的满天繁星中究竟有没有外星人?又或者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混,这辈子结束是否还有来生?在都市中人性逐渐腐败堕落的时候,天之审判何时将至?茫茫苍穹中到底有没有神?

  我们来自哪里,又将何去何从?我们有太多的疑问。这些疑问有没有人在处理?如果我每日祈祷,上帝是否在听?”

  “谁,出来,别,别装神弄鬼,我,我真的怕你,你别吓我啊。”林墨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激灵,差点就尿了,虽然这声音空灵,挺好听的,但是在这空旷的殿前,除了林墨,一个人影都没有,但声音却清晰可闻,不怕那是假的,虽然说是“吓大”毕业的,但是这东西没毕业证啊。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的存在吗?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是否会存在另一个空间,与现在相反的,专门给鬼魂提供居所的地方吗?或许你每天晚上睡着后,有着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你并不知情。”

  空灵的声音依然在殿前飘荡着,听不出从何处传来,但就是非常的清晰,犹如有人在耳边说话一样。

  “那个,我是该说信还是不信呢?说错了不会有啥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吧。”林墨心里怯怯的想着。

  就在这时,灰蒙蒙的大殿门慢慢的打开,随着一阵吱呀的声音,大门内慢慢的渗出一股黑灰色的烟雾,与这白茫茫的世界相印,显得格外的瘆人,就像前世恐怖片里演的一样,随时都可能从烟雾中爬出一些可怕的事物。

  林墨犹豫着要不要靠近看个仔细的时候,大殿中的烟雾缓缓消散开来,显露出内部的景象,林墨缓步走入大殿之中,在建造上与普通宫殿并无太大的区别,只是宫殿的墙壁上刻画了很多壁画,有手持巨斧,怒目圆睁,身高数丈的巨人,有人身蛇尾的女子,有正襟危坐,手抚瑶琴的男子,还有一些奇异的动物,鱼的身子,鸟的翅膀;形如豹子,头生一角,有五条尾巴;还有耳熟能详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刻画在宫殿顶部四周,中间有一圈空白,就像缺失了一块,很突兀。

  在林墨四下打量的时候,一抹赤色的光芒从林墨的背后闪过,随着光芒的闪过,大殿的大门也随之关上了,这时候林墨才反应过来,朝身后大门处望去,借着门外微弱的亮光,看到一只赤红色的小狗蹲在门口,时不时舔舔爪子,灵动的双眼滴溜溜地盯着林墨看着。

  大眼瞪小眼,四目相对一分钟后,林墨首先反应过来,刚进来时候,好像没看见什么东西啊,怎么突然蹦出来一只狗,还是只泰迪,赤红色的泰迪。这尼玛不会是要被逆推了吧。林墨四处找了下,好像大殿里没有什么可以用来防身的东西,难道要被蹂躏了,不要啊。

  门口蹲着的赤红色的小狗,盯着林墨,开口说道:“别把吾和那些低等的动物相比较,吾乃麒,不是什么泰迪,年经人脑子就喜欢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错,这只泰迪开口了,而且是口吐人语。

  “麒?是啥东西?”林墨疑惑地望着泰迪问道。

  “吾不是东西,吾乃上古灵兽,灵兽你懂吗,传说般的存在,汝等凡人,信不信吾生撕了你。”麒挥着小巧的爪子,对着林墨吼道,只不过声音和小奶狗一般,糯糯的,很可爱,一点凶狠的样子都没有。

  “哦,明白了,麒不是东西,你这么说,我就清楚了,来,叫一声。”林墨被麒的泰迪外表和动作逗乐了,忍不住想逗逗它,完全忘了现在的处境。

  “人类,你成功激怒了吾,吾要把你撕成碎片。”麒朝着林墨怒吼着。

  然而并没什么用,声音依然是小奶狗般的声音,林墨大步向前,靠近蹲在门口的泰迪,一手捏着泰迪的后颈,将其提了起来,“你这小短腿,就别装了,还麒呢,你咋不说你是麒麟。”

  “放吾下来,卑微的人类,要不是千年前的那件事,你以为你能在吾面前放肆吗,还有,愚蠢的家伙,麒就是麒麟,只是麒为雄,麟为雌。”麒扭动着身子,挥舞着小爪子,试图摆脱林墨的控制。

  “千年前的事?说说吧,小泰迪。”林墨好奇地看向麒,也不管它是不是麒麟了。

  “不说,自己想去,快把吾放下来。”

  “不说不放,说不说。”

  “就是不说。”

  “行,不说,你就这样吊着吧,我不嫌累。”说完,林墨也不管麒,单手随意提着,在大殿里到处逛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