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判官 > 第九十章 皇后

我的书架

第九十章 皇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头来,还是这皇帝御赐的金牌管用。先前还有些蛮横的那位宫女,此刻也噤了声,面对林墨和王兴宗两人也不再是那般严厉的口吻了。

  “这位大人,皇后娘娘她……”

  虽然不知道林墨和王兴宗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是她们也看的出来,能够得到皇帝御赐金牌,可见也是身份尊贵之人。不然的话,莫说是金牌了,只怕连皇上都难能见上一面吧。

  方才说话还无比流畅的宫女,这时候反倒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了。她面对着林墨,还是不愿意让他们进去。

  不知道皇后娘娘是真的有事呢,还是不想要见人。毕竟身份尊贵的她,如今的身份地位,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她能够偏安一隅,已经是很不错的境遇了,她不想再让别人打扰他的生活。

  看着宫女面露难色,可是林墨却并没有后退,他依旧站在那里,看着那宫女说道:“我是真的有非常要紧的事情要见皇后娘娘。”

  即便林墨再次如此说完,可那宫女脸上神情依旧没有变化,还是没打算让林墨进去。

  “看来你是不打算让我去见皇后娘娘了。即便是有皇帝的金牌,你也要阻拦我,宁可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抗旨不尊?”这位宫女的表现,倒是让林墨觉得有些奇怪了,这未免也有些太不把皇上当回事了吧?

  宫女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看来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王兴宗冲着林墨使了个眼色,显然是示意他再想办法。确实,眼瞎真的是要再想起他的办法了,这个宫女真要是阻拦的话,他们也没办法强闯进去。即便是手里有皇帝的金牌,但怎么说这里也是后宫,是皇后娘娘的寝宫。尤其是,这块金牌的作用,是皇帝交给他用来协助他破案的,可不是让他在这后宫内瞎折腾的。

  思索了良久,林墨终于还是问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不在多说了。你不让我见皇后娘娘的话,那么就由你来代替皇后娘娘,让我询问几个问题吧。”

  那宫女听着一愣,显然没想到林墨会这么说。要说让他进去,她实在是很为难,但是要回答几个问题,那倒是很轻松。当然宫女也知道,这问题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可是要问近日的命案吗?”宫女竟然直接反问了这样一句话。

  林墨倒是并没有觉得奇怪,因为这件事情在皇宫之内,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所以她能猜到这里,也是正常之内的考虑。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林墨笑了。

  那宫女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他知道林墨来这里询问什么了,这件事情他自然能够应付得来,至少不用再让她为难,进入这寝宫之内了。

  “嗯?这是什么意思?”宫女还是疑惑的问了一句,不过很快她就放弃了这点疑惑,而是直接对他又道:“不管你问什么,只要奴婢知道的,必定老实回答。”

  宫女如此的配合,本该是林墨高兴的事情,但是这个时候林墨并未着急着询问,反倒是向着里边又走了两步。

  “我怎么突然觉得你神神秘秘的?莫非是皇后娘娘他出了什么意外情况吗?”林墨这是随口乱说的,他确实觉得这个宫女有些不对劲,她如此极力阻拦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问题。要知道这皇宫之内,宫女的地位可是非常低下的,尤其是如今皇后娘娘已经没有了权势,连一个给她撑腰的人都已经没了,她哪里来的这份胆量和魄力?

  “没有!”回答的非常坚决,宫女甚至挪动了一步,挡在了林墨的面前。她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来,“我神神秘秘?有吗?没有吧?”

  这样的回答,分明是告诉林墨,她此刻心里有些紧张,或者是现在已经有些慌张了。这可不是一个平常人该有的神态,这样只能说明一个情况,那就是她撒谎了。

  面对这样的情形,林墨皱起了眉头,他不确定这个宫女撒谎究竟是哪个方面的,如果关于皇后娘娘的话,那如此看来皇后娘娘他很可能已经出了什么问题。

  “皇后娘娘她到底怎么了?”林墨的话语突然间变得严厉了起来,他已经认定此刻情况不对劲了。

  林墨神情的突然转变,也让那宫女变得更加慌张起来了,她神情紧张,不断的向后退去,眼看着已经退到了宫门之前,她再也没有办法退后了,竟然直接伸出了双手,挡住了那宫门。

  就连王兴宗在这个时候都看出端倪了,这宫女之前阻挠不说,现在竟然又是这样的一个样子,显然是说明害怕他们两人间进入其中。而这里可是皇后娘娘的宫寝,其内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以至于她如此担忧。

  这班阻拦,让林墨不好直接冲撞,那绝对不是他该做的事情。不管情况是否紧急,这样做是非常不礼貌的,尤其是在她的身后,还是一个皇后娘娘。

  “我们并无冒犯之意,只是担忧皇后娘娘的身体,若是皇后娘娘安好,可否允许我们远远看上一眼?”林墨已经将自己的条件开到了最低,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如今的他担心这皇后可能已经遭遇了什么麻烦,也有可能不测,所以他必须要进行确认。

  其实,这绝对是多此一举,他们两人压根就没有见过皇后娘娘,即便是远远看上一眼,未必也能够认出来。可是那宫女猛然摇头,不仅不让他们进入其内,就连看都不让他们看一眼。

  眼看着这样的情形,林墨知道眼下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硬闯。但这个办法虽然行得通,但是实在不是君子所为。

  许久之后,林墨终于还是作出了决定。

  “罢了!既然你如此阻挠,那我也不强求了。不过,还是刚才说的那句话,你回答我一些问题吧。”作出了让步之后,林墨还是觉得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看得出来,林墨放弃了面见皇后娘娘,使得这位宫女也松了口气。

  这天寒地冻的,外边实在是没有一个去处。林墨转身来到了宫门外,就靠着这墙边,停了下来。宫女的衣服还很单薄,在这冰冷的天气里,竟然好似浑然不觉一样,也没有觉得有多么寒冷。

  “皇后娘娘自从两年前,便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里?”

  问题还是从皇后娘娘的身上说起,林墨并未一针见血的去询问,而是徐徐渐进,让这个宫女对他放松警惕,好慢慢的将真实的事情透露出来。

  这个问题,宫女回答的很痛快,猛地点了两下头之后眼角的余光向一旁的白卓瞥了过去。

  这个小小的细节,林墨看在了眼里,他没有多说,继续询问道:“那原先的待遇,是否因为两年前的事情,而被克扣?”

  “这个是自然的,如今的皇后娘娘,连普通的妃嫔都比不上了。就连我这个奴婢,跟着也受了不少罪,你瞧着身上的衣服依旧还是单薄的秋装。”

  说起这件事情,宫女开始了抱怨,显然这让他很是不满。当然不满也仅仅是为了皇后,至于她自己,是万万不敢有这种心理的。

  林墨点了点头,他继续道:“你可曾听闻今日的命案?”

  “这个自然清楚,毕竟这皇宫内院,说起来很是宏大,可终究也没有多少地方。这么重大的事情,自然是早已经传遍了皇宫。”宫女淡然的说这,如此事情,对他们来说显然是习以为常了。

  林墨接连问的这几个问题,完全是没有一点点的价值,好似家长里短的闲聊一样。而那宫女的戒备心理却始终没有放下来,她一边回答着林墨的询问,还时不时的注意着一旁的王兴宗。可见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宫女还防着林墨和王兴宗呢,生怕林墨佯装与她攀谈,而故意拖住她,好让王兴宗能够趁机进入这寝宫之内,探查情况。

  这一份提防,让林墨和王兴宗两人对于这宫殿之内,更加的好奇了。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宫女为什么如此谨慎的想要掩藏这里边的情况,究竟是什么事情,莫非是见不得人?

  林墨脑海中猜测着,嘴上却继续问着,他当时真有心让王兴宗找机会冲进去看看,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这样去做。

  “那你可知道这凶案的凶手是什么人吗?”林墨直接了当的说了这个问题,好看看这宫女的反应。

  宫女皱起了眉头,看样子他对于这件事情,还是不敢胡乱猜测的。

  “既然你不愿意说出来,那不妨我告诉你吧,凶手指向了皇后娘娘。”林墨见宫女面露难色,当即冷冷的说了这样的一句。

  哪想到,他这话刚刚出口,宫女猛然一怔,当即便反驳道:“这绝不可能!皇后娘娘他整日都在照看小皇……”

  神情激动的宫女,快语到了嘴边,硬生生让这句话戛然而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