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判官 > 第九十一章 啼哭声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一章 啼哭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林墨皱眉追问:“你如何这般肯定?”

  只可惜,他的追问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那宫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林墨皱着眉头正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她却又说道:“奴婢整日和皇后娘娘在一起,怎么可能是她呢?绝对不会是她。”

  如此非常的肯定,好似直接摆脱了皇后娘娘的嫌疑,但是在林墨看来,这恰好说明了问题,这宫女的表现,怎么看都像是刻意隐藏什么秘密一样。即便是在案件面前,她的证言也不作数的。

  听了这话,林墨点了点头,“不管你现在说什么,反正证据已经直接表明了,这件事情和皇后娘娘的关系最大,所以凶手很有可能就是皇后娘娘委派的,而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一切的幕后操控者就是皇后娘娘。”

  “不是!”宫女的情绪突然间变得愤怒了起来,好似林墨这一句话说错了一样。

  这一声爆喝,可是让林墨和王兴宗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宫女的反应竟然会如此的强烈。

  “为什么不是?这破案讲究的是证据,可不是人情。”林墨淡然的说着,他见这宫女的情绪已经出现了剧烈的波动,知道这个时候该是引入正题的时候了。“更何况,皇后娘娘可是有案底的人,如今的事情,可谓是与两年前相差无几啊!”

  林墨直接将如今的事情,牵扯到了两年前的那件事情上,如此一来使得两件事情全都和皇后娘娘扯上了关系。

  那宫女听着这话,胸膛剧烈的起伏起来,脸上那大概是因为寒冷而已经胀红的面庞显得更加的鲜艳了。尤其是那一双大大的眼睛,此刻瞪着林墨,银牙紧咬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副恨不得撕碎了林墨的样子。

  这愤怒的样子,令林墨心里疑惑了起来。

  “我不许你侮辱皇后娘娘!”

  突然间一声嘶吼般的叫声,那宫女突然间爆发出了如此高亢的情绪来。刚才还是衣服小心翼翼的她,这时候完全不管不顾了,冲着林墨大呼小叫,丝毫不顾及对方手中有皇帝钦赐的金牌。

  “在下并非是侮辱皇后娘娘,只是将实情说明罢了。”林墨看到她愤怒的样子,心里一火的同时,却变得高兴不已。

  这小宫女被他激怒,可以更加不经过考虑便说出一些他想要知道的事情了。而且这个效果非常的明显,就是这个时候,那宫女已经完全不多做考虑了。

  “哼!两年前那是别人栽赃陷害,根本不是皇后娘娘所谓。更何况,当时皇后娘娘她已经怀有龙种,怎么可能会因为担心宜妃抢了他腹中孩儿的皇子宝座?”

  一时冲动,宫女一股脑的讲这些话全都说了出来。说出来之后,她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掩住了嘴巴,可是这个时候已经迟了。

  “两年前,皇后娘娘怀了龙种?”林墨心里略一思索,却从没听说过这件事情。

  两难前的事情,他和不少人了解过,但是当时只是说宜妃娘娘流产了,而再也没说过其他的妃子,或者是皇后娘娘怀有神韵的事情。

  这道是一个重磅的消息,如此一来,两年前的事情怕是也有所隐情啊。

  “没……没有。”

  刚刚说出口的话,宫女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否认,当真是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宫女否认的及时,但林墨也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此看来,这两年前的事情还真是有待好好翻查才是。

  当时,大家说的可都是皇后用阴谋坏了宜妃娘娘的龙种,以至于皇上勃然大怒,将其打入冷宫。可是如今从这个宫女的口中,事情竟然有所变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真是假。

  “这么说来,那事情还是皇后娘娘做的了。”林墨见她不愿意说,那就逼着她说出来。

  既然刚刚因为说了皇后娘娘一句,使得这宫女脾气爆炸,如今他继续以同样的手段,逼迫她继续愤怒。

  只可惜,这一次的效果,显然没有刚才那样的明显了,林墨这话出口后,宫女竟然难得的没有反驳,一句话也不说,好似默认了一般。林墨还是有些不甘心,毕竟好不容易才够了解到两年前的事情,而且在这里他得到了一个全新的答案,那就是两年前的案子,可能皇后娘娘只不过是成为了凶手的替罪羊罢了。

  这情形当真是变得扑所迷离了,要说这案子,前后牵扯的时日也并不算太长,可是偏偏怎么想要找到点线索会这么的困难呢?

  选择了沉默的宫女,还是时不时的瞥着王兴宗,生怕王兴宗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既然你不愿意再多说了,那在下也就不多问了。就此别过,我们明日再见。”林墨说着施了一礼,便向外走去。

  宫女听着这话不对,当即一愣,急忙喊道:“你……明天还要过来?”

  “是。今日见不成皇后娘娘,明日自然让皇上亲自代为引荐了。”林墨淡然的说道,不过他这话中威胁的意味可就是大了许多,他无非是告诉这个宫女,你既然不让我见皇后,那我就让皇帝带着我过来见。反正这两条路怎么走都行,最终的目的是见到皇后娘娘,究竟用什么样的办法,走什么样的路,那可就全都是这个人的事情了。

  “这种小事,何必惊动圣上呢?”宫女竟然主动拦住了林墨,笑吟吟的说了一句。这可跟她刚才的神情状态完全不同,好似看到了久别重逢的亲朋好友了呢!

  语言,从来都是一门艺术。它独有的魅力,让每个人变得不一样。对于林墨来说,今天他可就是利用了这门艺术的窍门,抓住了不少的机会。比如说现在,这宫女竟然主动拦住了他们两人,和刚才讲他们拒之门外的样子完全不同。

  “在下并不觉得是小事,毕竟这是一条命案。而且殒命的还是皇上最为宠爱的宜妃,不仅仅是如此,皇上那个还未来得及出世的小皇子,竟然也被残忍的杀害了。这可是一尸两命的事情啊,哪能如此轻易的罢手。所以皇帝才将我们招入宫内,目的就是为了查明这一切的真相。你竟然说这是小事,可当真是觉得生命就是儿戏吗?”

  林墨的神色冷漠起来,他冷冷的看着这宫女,铿锵有力的将这一段话说了出来。这绝不是一件小事情可以判断的,这可是一尸两命的案子,那凶手竟然直接要了皇帝最为喜爱的宜妃娘娘命,连她腹中的胎儿都不曾放过。

  “不是不是!”察觉到自己说话有问题的宫女,当即摆手否认。

  林墨也缓和了情绪,他深吸了口气,抱拳告辞:“既然如此,那么在下就告辞了,明日还会来此拜会皇后娘娘的。”

  林墨提着一口气喊了出来,好似想要让里边的人也听到一样。

  可他这一个小小的举动,却让那宫女紧张了起来,她回头看了一眼,急忙推着林墨往外边走去。

  “你们快走,刚才已经打扰了皇后娘娘,可不要让她大发雷霆啊!趁着她还没有恼怒,你们两人赶紧从这里离开。”宫女紧张的推着两人向外而去。

  林墨感受着那宫女小手上传来的力道,心中诧异道:“自古便有男女授受不亲这么一说,这宫女如此举动,好似有些胆子大了点。而且她为何如此着急呢?而且眼神的深处,分明是恐惧。”

  这个问题,他还没有琢磨出来呢,转身刚刚迈出一只脚的林墨突然听到一声啼哭,整个人一下子停在了原地。

  “什么声音?”王兴宗问了一句。

  “哭声!”林墨脑海中盘旋着那一声啼哭,“是婴儿的哭声。”

  宫女脸色骤变,咬着嘴唇推搡着两人,“你们快走,快走,不然皇后娘娘要责罚我了!”

  宫女急的都快要哭了,可是林墨依旧无动于衷,刚才说不定他就真的走了,但是现在不同了。因为他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那一声婴儿的啼哭声,随机微微一笑,明白了过来。

  “小皇子该有两岁了吧?”林墨笑着问了一句,这问话完全不给别人丝毫质疑的空间,仿佛是他在想别人宣布这件事情一样。

  宫女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她已经彻底崩溃了,她最为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此刻的林墨也回忆了刚才的对话,宫女隐约提到过,皇后娘娘两年前怀有身孕,而如今在她的宫殿内,听到了那小孩子的哭声,这已经足以说明,两年前皇后娘娘怀了龙种,而因为宜妃娘娘体内龙种被毁,她也只能够偷偷度日了。而这小皇子,也正是当时的结晶,如今两岁也是正好的年级。

  瞒是瞒不住了。

  “小青,让两位公子进来吧,正好本宫多年来都不曾见过外人,也该是找个人聊聊天的时候了。”

  突然间,宫殿之内传来一声苍白的声音,这轻柔的女声无比的嘶哑,却透着一丝难以掩盖的高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