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37章 第 37 章

我的书架

第37章 第 3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做好了准备, 但三人还是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张校长那半张腐烂生蛆的脸,秋明看了一眼差点儿恶心得吐出来。

“跑啊!”槐岳飙着眼泪再次催促她们,可她们还是没有后退, 反而做好了攻击姿势。

学生们也陆续挤了出来,以一种行军打仗的强势姿态面朝槐岳和张校长。

这副模样已经表明了他们硬抗的决心, 连余老师也推了推眼镜,站在队伍最后, 神情紧张又严肃。

“你们认真的吗?这胖子好厉害的!”槐岳虽然这么问, 但步子也慢了下来。她已经距离秋明等人不过五米,再冲会直接撞到她们身上。

张校长“唔啊”大叫,不知道是看到了猎物的兴奋,还是想到可以搭好多“积木”而开心。他举着长发男生的小腿胡乱挥舞, 在距离槐岳极近的地方呼啦一下直直砸向她的头。

感觉到有东西从后方砸过来, 槐岳下意识歪过了脑袋,冰冷的小腿擦着她的鬓发抡了个圆,带走了几根头发。

眼看张校长已然逼近,魏芣做好心理准备,正要挥锤抡过去,却见将小腿叼在嘴里, 反手以一种举重的姿势举起了长发男生的尸体,倏地一扔砸向她们。

“砰咚”一声, 尸体恰好越过槐岳的头顶,砸到秋明等人身上。

“啊——诶呦喂!”

走廊不宽,众人又紧紧站在一起, 最前排的人突然往后一倒,便呼啦一下连带着后面倒了一大片。

面前的路被堵住,槐岳一个急刹停住脚步, 握紧棍子又转头朝张校长冲去。

本准备放手一搏,没想到反倒被丧尸首先摆了一道。秋明推开尸体,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立即冲上前去帮助槐岳。

张校长个子高大,目测有一米九,槐岳为躲它抡过来的小腿,只能压低身体一棍子刺过去。

“噗呲”一下,本准备斜上刺去它的脑袋的铁棍,因为没有估算好距离,一下子刺进了圆滚滚的肚子,而且还没有刺穿整个身体。

槐岳姿势稍变,连带着铁棍插进去的方

向一起改变,棍子竟然像搅水泥一样在张校长的肚子里搅了开来,过于柔顺的搅动感完全不像里面有内脏的样子。

来不及刹住,槐岳一头撞上张校长肥壮的大腿,铁棍从肚子里抽离,暗红的血液混杂着一种黄色的不明液体从血窟窿里流出来,浓烈的尸臭窜入她的鼻腔,熏得人作呕。

张校长有身高优势,胖归胖,可手长脚也长,长发男生的小腿也比锤子长多了。秋明刚刚一锤子抡过去,就急忙往下一蹲,躲过了小腿的攻击,可锤子也挥了个空。

魏芣从她身后紧接而上,同样因为距离和角度,也没有砸准地方。锤子从张校长的脖颈间挥过,带下来一大块皮肉。

它的脖子瞬间暗红一片,蛆虫也冒出了头。

“唔啊!”张校长勃然大怒,长手一伸,眨眼间就抓住魏芣的肩膀,直接将她拎了起来。

“啊!”魏芣一声惊呼,来不及挣脱就已经双脚离地。

槐岳抓着张校长的大腿站了起来,抓住魏芣的衣服想把她拽下来。然而张校长只像赶蚊子一样往下晃荡几下小腿,一下子把槐岳拍倒在地。

魏芣已经被拎得和张校长平行对视,那双幽黑无神的眸子在肥肉横堆的脸上宛如两个小小的黑洞。白色的蛆虫在腐肉间蠕动,她瞳孔皱缩,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恶心和恐惧让她立即反应了过来,以最快速度再度挥锤。

这下两人平行且距离接近,她一锤子下去直接砸烂了张校长那半张腐烂的脸。

腐烂的腥臭味扑面而来,腐肉和蛆虫粘在了锤子上,甩都甩不掉。

“唔啊!”张校长再度愤怒大吼,几乎要把魏芣的胳膊捏碎,用力一甩将她腾空扔了出去。

钱溢才刚刚站起来,就又见头上一道黑影掉下,眼前一黑又摔倒在地。倒是身后几个学生做好了防备,没有连带着倒下去一片。

最前面的两个男生冲上来,挥起武器和槐岳等人一起围攻张校长。

然而在它面前,人再多也不过是“积木”。

槐岳再次一棍子插进它的肚子,还没来得及抽出

来,却同样被它一把拎起来扔向那两个男生。

“卧槽!”来不及反应就腾空又坠落,槐岳背上的伤情加重,疼得她龇牙咧嘴。

后面又有人扑上去、又被扔回来,张校长甚至渐渐得了乐趣,宛如在玩抛球游戏。

秋明一直窝在张校长脚下,小心翼翼绕到了它身后,然后趁他不注意抡锤砸向它的后脑勺。

锤子即将碰上它脑袋的那一刻,抛人上瘾的张校长恰好兴奋地扭动身体,又丢出去一个人。锤风划了个半圆,削去了它一大块头皮,露出里面的颅骨,可就是没砸穿脑袋。

糟糕,白白浪费了一个机会!

秋明暴露了自己。张校长愣怔半秒,“唔啊”大叫,反手一个转身,“啪”的把秋明拍到了墙上。

脑袋撞墙一阵眩晕,眼看张校长已经转移目标针对上了她,却见一个小个子男生在此时趁机跳窜而上,骑在了张校长的脖子上。

“唔啊!”还没来得及教训前一个惹恼它的人,就又一个欺身而上。

张校长抬头对上小个子男生的脸,丢下小腿,两手抓住了对方骑在它肩膀上的大腿。尖利的指甲深陷进皮肉,小个子男生腿上立即涌出了鲜血。

但他却感觉不到疼痛一般,高高抬起手上的剪刀,拼命刺向张校长的脸。

“噗呲噗呲噗呲!”刀刀接连不断。

张校长怒吼着,脸上血肉模糊。十几下刺穿之后,吼叫逐渐变为“呼哧呼哧”的呜咽,它庞大的身躯突然顿住,然后如同一座大山轰然倒下。

“哐!”地板都震了几下。

小个子男生被甩到地上,两条大腿已经被抓得血肉模糊,整条裤腿都被浸成暗红色。

他喘着气,颤颤巍巍、艰难地扶墙站了起来:“解决了,我们走吧!”

苍白无血色的脸庞上汗珠滚滚,他瘦小的身体在此时突然高大了起来。

远处又有丧尸听见动静追过来,众人并不打算清场,纷纷起身往后退去准备逃离。

“前面楼道口下面是后门,可以出去!”余老师为头引路

,众人跟上。

可就在小个子男生从长发男生身边经过之时,却突然被后者咬住了脚踝。

“呲啦”一下,他靠近脚踝上方的血肉连着裤片被撕扯下来。

“啊——”

“唔啊!”

没了双腿的长发男生只能靠双手爬动,一如它生前最后的几分钟一样。

槐岳本已经跑到前面,闻声里马后退几步,一棍子插透了长发男生的头颅。

第二次了,学生们闭了闭眼睛,没人再说什么。另外一个男生半是搀扶半是拖拽,拉着小个子男生一同追上大部队。

一道亮光从前方的门缝里透出来,他们眼睛一亮,就好像在昏暗的楼道里逃窜许久之后终于抓住了希望,更加快速地奔跑。

有丧尸从楼梯上滚落下来,被槐岳一棍子插穿脑袋,完全无法阻挡他们的脚步。

“哐啷!”大门敞开,余老师在昏暗的实验楼躲藏了一个多星期之后,终于再度看见了明亮的阳光,刹那间,激动的眼泪不受控制流了满脸。

他毫不停顿,带领身后的学生朝学校深处奔逃。

从后门出来就是高耸的围墙,将学校和老旧的居民楼隔离开来。

墙壁边的草地上有一块空地作为垃圾场,一个穿着环卫工服的老奶奶站在垃圾堆里,看见他们的时候“唔啊”几声,举着分拣垃圾的铁夹想要跑过来,却被面前堆放的垃圾绊倒。

小个子男生被拖拽着落在最后方,槐岳跟在他们旁边,时刻转头注意后面是否有丧尸追过来。

“你们……丢下我吧……”小个子男生虚弱的说道,“我不行了,带着我也是累赘……”

“你还没死呢!别说这些丧气话!”拽着他的男生低声怒道,抿着嘴巴红了眼眶,并不看他。

“放下我吧,为你们解决了张校长这个大麻烦,我也算完成使命了……”

“王俊你闭嘴!我是不会抛下你的!”

“你放开我!”

“我不!”

“张林!现在不是你犟脾气的时候!”

槐岳看着这两个男孩儿这副较劲的模

样,叹了口气抓住王俊的另一只胳膊:“跑快点,跟紧前面。”

王俊愣了一下,却彻底放弃一般瘫了下来,死拖着不肯再走。

“我已经这样了!你们还带着我干什么!等我像林峰一样死透了变成丧尸之后还去伤害自己的同学吗?”他用哭腔怒道。

槐岳和叫张林的男生都是一怔,停下了步子却没有松手。

“张林,放开我,我真的已经不行了,腿已经没有知觉了。”他眼泪流了满脸,用红红的眼睛盯着张林,“要让能活的人活下去,我的使命已经完成,就不再拖累你们了。”

说着,他甩开了张林和槐岳的手。

“姐姐,你们是好人,祝你们平安,一定要活下去。”他又对槐岳认真说道,然后仰头正坐,摆正脸色,决绝告别:“你们……走吧!”

前面的同学也早已停了下来,他最后这句话是对所有人的告别。

张林动了好几下嘴唇,却说不出话,不知不觉间眼泪就糊了满脸,他这才呜咽出声。

王俊脸色淡然决绝,张林看了他半晌,终究还是擦干眼泪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对方,决然掉头跟上了大部队。

明亮的日光照在王俊脸上,让他本就因失血而惨白的脸上更无血色。

环卫工老奶奶还在垃圾堆里扑棱,王俊却正坐得宛如一尊雕像。

张林跑着哭着,嚎啕出声。槐岳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哭得这么伤心,想安慰都无从下手。

前面是一片如同高墙一般的绿化带,余老师已经带着前面的人往右转了弯。

张林在转弯前最后转头看了一眼王俊,停下步子。

“王俊!”他大声叫道,盯着对方的遥远的眼睛,“黄泉路上等我一会儿!我们下辈子还要做同桌啊!”

王俊苍白的嘴角咧开一个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好啊!”

这一眼就是永别。

如果真的有黄泉,那或许是他们能再次并肩而行的地方。

往右直走几十米,然后左边会有一个阶梯,走下去眼前便豁然开阔,巨大的操场铺展在他

们面前。

为了保证高三学生有足够安静而不被打扰的学习环境,s大附中把高三和高一高二的教学楼完全隔离开来,越过操场,再往里走才是高一高二的教学楼,而其对面则是初中部。

“男生宿舍楼是哪栋?”钱溢没有忘记还要救赵人杰的事情。

她旁边一个高个子女生往右一指:“从操场那边的口出去,最靠近操场的栋楼就是!”

说着她又顿了一下:“你们要救的人是住六人间还是双人间?那里是六人间的宿舍楼,双人间的楼还要往里走。”

钱溢一愣:“他是双人间,双人间在哪里?”

她搜索到的地图上只显示了宿舍楼的位置,却没有表明双人间还是六人间、男生宿舍还是女生宿舍。

女生正想着该怎么指给她看,余老师却突然插嘴:“待会儿我们会经过那里!到时候我指给你们看!”

说话间,他们已经穿过了操场,从边缘处的一条水泥宽路走进去再次右拐,总算看见了新的教学楼。

高一高二的教学楼和初中部教学楼相对而立,中间大概有两百米的距离,但中间却被一道绿色的高网隔了开来。

余老师气喘吁吁,速度慢了下来。

再沿着这条路往里,一面是操场看台背面的高墙,一面则是竹林。

“你准备去哪里?”秋明问。

这越走越深,完全不想要出逃的样子呀。

“初中部!”余老师喘着气回答,“前方左边是双人间宿舍楼,再往里是高一高二和初中部共用的食堂,那边有通往初中部的路。”

他顿了顿,长长喘了口气,继续解释道:“我女儿是初中部的老师,我每天都开车送她去上班,顺便把车停在初中部,然后从那条路走到高中部。有了车我就可以带这些孩子逃出去!”

这里还有十八个孩子,其中六个是没有被丧尸伤到的,被另外十二个人围在中间。

余老师不可能开客车,而普通的汽车挤一挤的话还是能塞下六个人的。

所以他这个意思,就是只带中间的那六个人逃出去。

秋明看向这

群学生,觉得他们一定也明白了余老师的意思。但外围的十二个人完全没有异议,全心全力保护着他们的同学。

初中部的丧尸有绿网拦住,所以这条路上只有零星几个丧尸晃荡。槐岳和魏芣冲在最前方,和几个高个子学生一起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它们。

直到到达双人间宿舍楼。

一栋楼大门敞开,七八个丧尸在门口晃荡,有学生也有宿管。

主楼在两边,正里面是草地,中间一条路通向再里面的一个建筑,那栋建筑上两个大字“食堂”。

“左边是男生宿舍,右边是女生宿舍。”余老师说着,见两个高个子男生和两个高个子女生从左右绕道他前方,忽的愣怔了一秒。

“老师,它们我们解决,你就带着其他人继续往前跑,不要回头!”其中一个男生说道。

然后他又转头看向秋明:“姐姐,可以麻烦你们一起跟过去吗?等送他们上车,你们再回来,我们保证到时候已经给你们清了不少丧尸!还能帮你们找人!”

他眼神坚定,就差拍着胸脯写保证书了。

秋明喉头一哽,重重点头。

四人得到肯定的回复,立即冲上前去,从丧尸中间给他们开了条道。

秋明护着余老师从中穿过。槐岳冲过去帮他们一棍子解决了一个丧尸,反倒被推开:“快走!”

那个女生个子比槐岳高了一头,尚有些稚嫩的脸上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和决绝。

槐岳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转头跟上了大部队。

像是知道自己必然不能逃出去,外围的孩子一路每遇见丧尸就留下几个,似乎这样就能给他们的留下找一个完美的借口,也可以让中间的六个人不必自责。

跑到停车场时,外围的孩子只剩下了最后两个人。

他们停在停车场边上,看着其余六个人跟着余老师向前走。

两拨人遥遥相望。

六个人站在余老师的车边不肯上去,眼泪决堤一样的流,而停在边上的两个倒是满脸嬉笑,朝他们挥挥手,说道:“班长说的,

要活着!你们要连着我们的份儿一起活下去啊!”

说完,嬉笑就变成了哭笑。他们终究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

远远的,槐岳看见他们来时的方向,墙角躲着几个留在后面的孩子,应该是已经解决了自己负责的丧尸。

他们也捂着嘴哭,可就是不敢出来。

余老师红着眼睛,以一种强硬的姿态把六人塞进了车里。

汽车启动,他们将代表高三(13)的24名住宿生一起活下去。

直到余老师的车已经没了影,躲在墙角的几个人才走了出来。

“姐姐,能把手机借给我们打几个电话吗?我想再听一听爸爸妈妈的声音。”一个女生说道。

秋明瞬间泪崩,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