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43章 第 43 章

我的书架

第43章 第 4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槐岳开着小车跟在军车后面, 从城市开到郊区又开到荒地,天色变暗,周围开始出现爬满藤萝的破旧楼房, 还有鸟儿被惊飞的扑棱,好似鬼片取景地。

大约两小时后, 她们被丢在了某个没信号的地方。

“附近的信号基站应该快修好了,你们等明早直接进办事处就行。”军官从窗户探了半个身子出来, 指着路边的大铁门对她们说道, 随后便挥挥手走了。

她们看着有三米高的黑色铁门和长长的围墙,又望了眼隐没在黑暗里的四周,鹌鹑一样缩在了车里。

要不是对方是个军人,她们肯定半路就溜了。

这地方也太吓人了!

第二天一早, 天刚朦朦亮, 数辆汽车陆续从前后方驶来,停在了她们周边,沿着围墙排成了长列。

秋明听见响动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看了眼前后,瞬间被吓了个激灵:“我的天!你们快醒醒!”

她正要把另外三人拍醒,却听旁边“轰隆”一声巨响, 本熟睡的三人直接被吓得跳了起来。

铁门迎着朝阳轰然打开,六个武警装束的战士站到了门口, 她们这时候才看见大门一侧墙壁上写着“末日民间救援办事处”几个大字。

正当她们看着外面的架势愣神的功夫,其他车辆上的人员都下了车直奔办事处门口,自觉排好了队接受检查。

这是一片废弃烂尾楼群的中央, 办事处所在的这几栋楼用围墙与其他楼隔开。和其他爬满了枯枝黄叶的破败楼房相比,办事处所在的楼房明显最近新修葺过,爬上墙的植物被清理干净, 窗户也已经按上,大门和围墙也都是崭新。

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又在车里观望了几分钟才下车,跟着前面的人排队接受简单检查,然后又跟着人流进了办事处的大厅。

内部的墙面和外面一样,都是灰扑扑的水泥,办公桌和各项设备倒还算齐全。工作人员穿着统一的厚棉袄,神情严肃地办理业务。

她们已经尽量表现得平常,但依然和其他人格格不入,像是被围观的动物一

样被所有人或明或暗地打量着。

“喂,你们之前哪个部队的?怎么这么年轻就退伍了?”她们旁边一个留着利落短发的女人问道。

她突然说话,四个故作镇定的人均被吓了一跳,然后一脸茫然地看向她。

“什么部队?什么退伍?”魏芣疑惑问道。

这下子周围一圈人反愣住了,大厅里的气氛一时安静得有些诡异,连前面不远处的业务员都停下了手上的事情,疑惑地打量着她们。

一个手上拿着一大摞文件、在业务员中间不断穿梭的中年女人抬起头,推了推眼镜,眯着眼睛看了她们一会儿,才说:“你们跟我来。”并招手叫了一名武警跟着。

三分钟后,四个人端坐在中年女人的办公桌前,被对方和武警大哥锐利的眼神盯得发慌,仿佛找回了以前被老师拎出去训话时的感觉。

“不是退伍军人,那你们是做什么的?怎么找到这里的?”女人板着脸严肃问道。

“额,我、我们是s大工程系的大四学生,现在在做赏金猎人……是一个军官带我们过来的,说我们可以在这里接到新的单子……”魏芣主动交代事情经过。

女人皱着眉头听完,思索了会儿,又打电话确认了一下情况,才舒展了些眉头:“看来他们没跟你们说清楚情况。”

她整理了一下语言,说道:“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吧,这里是末日民间救援办事处,一星期前才刚刚建成。因为军队的大多数军人都要投入安全基地和生产基地的建设、扩展和保卫,而流落在丧尸堆里的民众的救援任务实在过于繁重,余下的军人人数有限,所以我们开始召集退伍军人们去协助执行救援任务。这是第一阶段的安排,今天楼下赶来登记的就都是接到通知的退伍军人。”

“至于第二阶段嘛……你们应该比我清楚,末世论坛中涌现了大量的民间救援队,他们的人员构成复杂,不少人甚至非法持有枪支,还出现了多起先救人再勒索的事情,所以急需管控。所以我们第二阶段的计划,就是将民间救援队,比如你们,统一

登记后再于末世论坛中开发新的救援接单板块,确保救援人员身份没有问题,做到规范管理。”

她顿了一下:“只不过,我们现在还在进行第一阶段的事务,第二阶段还需要过两天才会开始正式执行,但既然你们已经来了,那就先给你们登记一下吧。”

她从抽屉里翻出几张表格,又掏出几只笔,示意四人把表填好,并继续说道:“退伍军人的任务由办事处安排,工资也由国家发放,你们则是由发布悬赏的人支付赏金,几天后论坛会上线支付和收款系统。”

四个人一边填一边点头,眼中放出激动的光芒。

表格填完,中年女人又带她们去进行了严密的体检和身份确认,等结果出来后才将她们的信息录入,并第一次给了她们微笑:“恭喜你们成为末世论坛第一队认证救援队!等有任务我就发消息给你们。这片区域被清理过,没有丧尸,你们可以找个地方安心歇一会儿。”

她不笑的时候很严肃,一笑起来却很温柔,如春风般和煦。四个人回以同样的笑容,脚底像踩了棉花一样轻飘飘的,迎着正中午的阳光离开了办事处,随便找了个地方停车安顿。

信号在下午的时候恢复,她们这才知道她们已经跑到了h市地界。

一个上午,各地生产基地已经投入生产的消息已经放了出去,这无疑给食物短缺的人们打下了一针镇定剂,但枪的问题依然有些严重。

黑市的枪支来源不明,流通环节也无从得知,尽管一发现就已经开始追查管控,但黑市背后的势力似乎很不一般。

而在那些原本就枪支合法的国家,这样的势力更为可怕。安全区外的流浪者持枪拼杀已经是寻常,安全区内的无差别扫射事件才更为耸人。

看了一下午的新闻,又畅想了一下美好的未来,第二天一早,中年女人就联系她们安排了第一个救援任务单。

“论坛救援板块还没上线,这个任务原本其实是交给退伍军人的,但他们的任务有些重,所以就把这个危险性不大的简单任

务交给你们了。”

她把具体信息发到她们的手机上。

“地点在h市爱美整容医院,求救人是一个叫林琳的护士。因为末日来临,整容医院没有了生意,就被逐渐改造成了接收重症疾病病人的普通医院。医院目前安全,但林琳因为怀孕,无法再继续高强度工作,所以希望能够回家。”

“所以我们只要去接人再送她回家就行了?”

“对,这是林琳的电话号码,到医院门口你们联系她,她会自己下来。”

魏芣都把号码存进手机,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这么简单,要是她家不远,那我们下午就能完成任务吧?”

“只要我车开得够快,赶回来吃个午饭都不成问题!”槐岳大放厥词。

“别,人家是孕妇,你还是开慢点吧。”秋明细心提醒。

为了防止路上信号又出问题,钱溢把路线地图离线缓存好才让槐岳开车启程。

h市作为全国最大的城市之一,烂尾楼所在多郊区有多荒凉,市中心就有多繁华。

高楼林立,玻璃幕墙在冬日的暖阳下反射出刺眼的白光。行驶在路上仰头往上看,因为工业生产停止而越发湛蓝的天空,成了远远的一条线飘在天上。

然而现在,繁华被荒凉侵蚀,路边残破杂乱的车辆上,有小草从缝隙里探出头,面朝阴面的白色墙壁上,青苔从底部往上蔓延。

四个人一路看着这幅极具衰败美感的城市风景,撞飞了好些个挡路的丧尸,一边惊叹一边感慨,终于在一个半小时后达到了医院门口。

医院大门紧闭,一个丧尸手臂卡在栏杆里,“唔唔啊啊”叫个不停,也不知道是卡在这儿几天了。大门往里是绿化带和一个抽象的雕塑,再有个大几十米才到医院大楼的正门。

槐岳紧贴着大门停下了车,抄起棍子下去给卡在门上的丧尸来了个了结。回到车上时,她恰好听到魏芣电话里传来机械女声:“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在忙?还是还在睡觉?”她问。

魏芣摇摇头

,又打了几通,依然没人接听。

秋明探头往医院大楼的门里看了看,但距离较远,且有阳光反射,让她完全看不清里面的状况。但大楼里十分安静,不像是出事的样子。

“大概真的在忙或是睡觉吧,你发个短信给她,说我们就在门口等她,让她看到消息就赶紧下来。”钱溢说道。

然而,魏芣短信发出去,又间断打了几次电话,还是一直等到中午都没有回信。

“会不会出事啊?”魏芣逐渐不安了起来。

外面不时有丧尸晃荡着过来,大多数目不斜视从旁边的路上经过,完全没有发现车里的她们,但也有几个喜欢贴着墙壁走的发现了她们,扑到车前扒拉着车玻璃,槐岳已经几次下车敲爆它们的脑壳。

但这样的动静也多少会吸引更多的丧尸过来,槐岳见丧尸多了起来,几乎想直接开车去撞。

这漫长的等待中,几个人都焦躁了起来。

魏芣皱着眉头,再次接连打了几通电话,又发了好几条短信,终于忍不住了:“要不我们直接进去找她吧,这么等着也不是个办法。”

其余三人立马转头看向她。

“如果里面出事了,我们要完成任务的话肯定得进去。如果里面没有出事,她确实只是一个上午没看手机,那我们直接进去找她也费不了多大功夫。”她分析解释。

秋明槐岳听完,同意了她的提议。但钱溢却犹豫了:“我怎么感觉不像是这么简单呢……”

“管它简不简单我们都得进去,钱还是要赚的,所以人一定得去找。”槐岳说着,十分麻利地收拾好了东西,又把手套围脖套上,率先下了车。

钱溢无奈,只能把心中不安的感觉压下去,快速收拾好跟了上去。

四个从小到大没有翻过墙的乖乖女,废了十几分钟才在互帮互助下全部翻进了医院。

栅栏外不少丧尸被她们不熟练的动静吸引,此时已经在外面围成了一小堆,个个伸着手臂往里面够。

要是有闲情,槐岳肯定会趁这个机会多弄死几个丧尸

,可现在她被□□这种高难度技术动作搞得满头大汗,丝毫没有了多余的闲心。

她们坐在门口丧尸够不到的地方歇了会儿,才朝医院大楼走去。

不得不说整容医院确实是重视颜值,尽管灌木已经长得十分杂乱,但依然可以看出之前修建过后的精致模样。十几米一个花坛,草地、灌木和各种树木的组合,让这里宛如一个花园。

“风景很不错,就是楼有点旧。”槐岳评价。

她们走到大门前,却发现门已经从里面被锁住,大厅里空无一人。

“有人吗?我们是来找人的!”秋明抬高声音喊了几声,可回应她的只有回声。

“不是说改成安置重症病人的普通医院了吗?不应该没人呀。”魏芣喃喃道。

槐岳跑到旁边,趴在玻璃上各种找角度往里看。

钱溢却不靠近,站在离门三四米的距离皱着眉头。这样诡异的安静让她心底的不安再度发酵。

恰在她越发疑虑之时,余光里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她立即回头,恰好看见侧边的小门里半个人影闪进一边不见踪影,赶紧冲了过去。

“喂!有人吗?我们是来找人的救援队,不是什么坏人!”她趴在门上冲里面喊道。

小门同样是被锁住的玻璃门,进去就是一条窄窄的通道,左手边不远处是一间输液室,刚才的人影好像就是窜进了那里面。再往远一些,通道往右拐,或许是和大厅相连,又或许是通向其他什么地方。

槐岳听见声音里马跑了过来,继续趴在门上往里看。可钱溢喊了好几声,里面丝毫没有任何动静,她几乎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眼花出现了幻觉。

“要不就是这一层真的没人,要不就是都不敢出来给我们开门。”槐岳脸还贴在门上,闷着声音说道。

到这时候,秋明也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扯了扯门口两人的袖子:“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门可以进去吧。”

她们往右绕到大楼背后,一瞬间视野便开阔了起来。

“好家伙,这已经不是花园,这是公园吧!”槐岳看着偌大的

池塘惊叹道。

大楼后方右侧是停车场,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池塘,两者中间被一排高树隔开,左侧则是一栋三层的楼房。

池塘里面靠近楼房的角落是大片枯败的荷叶,光看规模和密度就能想象到它在夏天会是一副怎样的美景,靠近停车场的角落则有一条石板路通向湖心的亭子。

“大是大,但是一看就知道没怎么清理,好几个塑料袋飘在上面。”魏芣看着池塘上几个漂浮的白色塑料袋,很是嫌弃。

“参观的还是找人的啊?”秋明白了两人一眼,拉着她们往大楼后门走去。

后门和后门旁边的侧门依然是被锁住,秋明仔细看门里的大锁,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灰尘,看样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打开过了。

“没门咱就翻窗户,再不行就把玻璃敲碎了进去,反正我们有……”

槐岳话没说完,远处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吼道:“什么人!”

齐齐转头,只见一个五六十岁的大爷站在矮楼和大楼中间,紧张地举着菜刀对着她们。

而在她们头顶,大楼高层的某间窗户里,一个人探出半个身子出来,正要说话,却立即被一双沾血的手捂住嘴巴拖了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17 23:20:52~2021-01-20 22:45: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千山月下霜 90瓶;starry 20瓶;二九18 17瓶;小羽毛 6瓶;澈赣(男的)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