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46章 第 46 章

我的书架

第46章 第 4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砰!”

门足够隔音, 秋明把耳朵紧贴在门上,也只听到室内一声很轻的闷响。

几秒钟后,门被轻轻打开一条宽缝, 三个人赶紧侧身闪了进去。

办公室左右靠墙各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电脑、笔筒、文件等物品, 还有整容医院特色的各种硅胶假体。

往里还有一个隔间,单扇门敞开, 可以看见里面有一张单人病床。白色的床单显然不是单人床的尺寸, 长长的一直垂到地上。

护士倒在地上,伤口在后脑下方,血流量也不大,没有把衣服和护士帽染上血迹。

“卧槽刚刚我好慌!幸好这间办公室只有一个人, 又赶巧刚好是魏医生的办公室。”槐岳抚着胸口, 长长舒了一口气。

“别慌了,赶紧把她衣服扒了!”钱溢上去就要去摘护士的帽子,却被黑色发卡勾住,只能先挨个儿把发卡卸下来。

“你确定她待会儿不会醒来吗?”魏芣握着锤子看向护士的后脑勺,以一种专业人士对外行的嫌弃语气对槐岳说道:“你这打得也太偏下了,完全没有伤及要害, 估计过不了几分钟她就要醒了。”

“那你再来补一下?”

魏芣立马眼睛亮了起来,在钱溢把护士帽摘下来后, 一锤子砸向了护士的后脑上方,血流量猛然增多,流淌到地上。

槐岳看着魏芣这干脆利落的一锤子, 脸都揪在了一起,而对方却是眉眼弯弯,双唇抿起也遮不住嘴角的弧度。

“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兴奋呢?”她问。

“有吗?”魏芣说着话, 嘴角彻底扬了起来,“好像是有点儿呢。”

“你确定只是有点儿?刚才在楼下你不是还担心把人给砸死吗,怎么现在就这么主动了?”

“那不一样,现在我们是在干大事啊!惩恶扬善!打击人体器官贩卖!”

槐岳看着她这副激动的样子,很是无语。

“别废话了,赶紧把她衣服脱了!”秋明催促着两人,自己却在快速翻看办公桌上的文件,又把抽屉里的东西

也翻出来,拿着手机不停拍照。

“你在干嘛?”槐岳问。

“拍照发给办事处的大姐,看她会不会派人来帮我们。”秋明翻着文件,眉头越皱越紧。

“这个魏医生桌子里的资料可真够齐全的,他大概是专门负责摘除器官的。但是资料全这么大大咧咧的放在办公桌里,也不上个锁什么的,就一点都不担心别人看见吗?”

“这种时候哪里还有人管他们,楼下输液室的人也不上来,办公室里又都是自己人,怕什么。你看看,是不是都是近一个多月的文件?”槐岳说道。

“还真是。”秋明翻阅的每一份文件的日期,都是丧尸爆发以后,尤其是近二十几天的最多。

照片拍完发出去,秋明这才开始仔细翻阅文件内容。

护士的文件夹里是最新的一份文件,今天早上才打印出来。第一页记录着器官供体的基本信息,第二页是一个肝脏的照片,下面标注了一行字:有肝硬化早期症状,不适合移植使用,报废丢弃。

秋明撇撇嘴。估计魏医生手上拿的就是这个,怪不得用个水果店的塑料袋随便装着。

她继续往后翻,其他页面上记录着脾肾、□□等其他器官的信息,几乎是把人身上有用的东西都摘了个遍。

直到最后一页,偌大的a4纸上只在最上方有一行字:供体已储存到停尸间2402-16,需于一周之内销毁。

“我靠……太可怕了。”她喃喃道。

此时,钱溢和魏芣已经一起把护士的衣服扒了下来,还翻到了她的钥匙和手机。她们用护士的指纹开了锁,又把自己的指纹录入,准备待会儿再细翻。

槐岳则把护士拖到了里面的隔间里,在柜子里翻到了绷带和纱布,将她的手脚绑住,然后塞到病床下面。

隔间里除了病床、洗手池、各种绷带、缝线、纱布,还有一些基础的手术用具,剪刀、针、手术刀之类,原先或许是医生给病人做简单包扎和检查的地方。

等她出去的时候,秋明已经把桌子

恢复了原样,钱溢和魏芣也已经把地上的血迹擦干净,这会儿正在把护士服往秋明身上套。

护士个头中等,身材纤细苗条,四个人里面和她身材最相仿的也就是秋明了。

“里面还有多的衣服或者口罩吗?都拿出来。”钱溢头也不回地指挥槐岳,正垫着脚尖帮秋明别发卡。

槐岳又折回去翻了一遍,在柜子里找到了几个口罩和一堆整容用的假体。

“再去其他办公室砸人吗?”魏芣戴上口罩,跃跃欲试。

正当此时,远处传来一阵喧闹,然后一扇门突然“砰”的打开。

“快追!”

“别跑!”

“操!这副模样你也想跑?你能跑得掉吗?”

“救、救命……”

“怎么回事?麻醉没打够吗?肚子才破开人就醒了?”

“管他呢,拖回去!麻醉师再给他来一针!”

其他办公室的门陆续打开,大家好像都出去围观了。

四个人对视一眼,秋明急忙戴好口罩,把脸遮了个严实,看到另三人拎着她的包躲进隔间里之后,才打开门走出去。

供体病人□□着上身,肚子被破开,血淋淋一片,还在汩汩冒血。

地上顺着他逃跑的痕迹有长长的一摊血迹,宛如是用最粗的巨型毛笔,沾了红色的颜料,然后大手一挥而成。鲜红色在白色的瓷砖上十分刺眼,也十分骇人。

几个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死死抓住了他的胳膊,奋力将他拖了回去。

一名拿手术刀的医生站在一旁,衣服上满是喷溅上去的血液。他看着被拖回手术室的供体病人,火气似乎要从他的眼睛里喷出来。

这么大动静,这一层的人基本上全都走了出来。但实际上人并不算多,也就二十几个,秋明旁边连着两间办公室里都没人。

拿手术刀的医生看着走廊上围观的人,怒气冲冲地喊道:“看什么看!都回去工作!”然后就要关门,但关到一半又停住,再次把头探出来:“来两个人把走廊打扫了!”



砰!”他说完,手术室门才真的关上。

与秋明隔了两间办公室的一个护士,冲手术室翻了个白眼,又嫌弃地看了一眼地板,才转头看向走廊上还没回办公室的人。

“喂!你!”她指着正准备回办公室的秋明,“你是昨天刚来跟着魏医生的那个……那个叫什么……小云!是吧?”

秋明在她叫住自己的时候,心都漏了一拍,听完整句话才立即平静下来点点头。

“你跟我去打扫,其他人回办公室。”

“但是罗护士长,林主任要的文件怎么办?”她身后一个小护士连忙叫住她问道。

“你帮我做好交过去。”她说着,朝秋明走来,嘴里还在嘀咕:“烦死了,天天催催催,一个破文件有什么好催的……”

秋明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心里慌得直打鼓,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

她把办公室门关上,跟在罗护士长身后,走到楼层尽头卫生间的储物间里,跟着拿了一把拖把,又去水龙头下打湿。

罗护士长似乎很有情绪,也不知道是因为文件,还是因为刚才手术室的医生,拖地期间一言不发,动作重得几乎要把地给戳个窟窿。

但这也恰好随了秋明的意,两个人无言地拖完了地。

回到卫生间洗拖把的时候,罗护士长的气才消了下去,有了闲情跟秋明搭话。

“魏医生呢?刚刚怎么没见他出来?”她突然问。

本以为能一直沉默到回办公室的秋明被吓了一跳,赶紧回答:“他出去了,出去有一会儿了。”

“去干嘛了?”

“有个肝硬化的肝没法儿用,他说要去处理掉。”

罗护士长点点头,转过头,凑近看了看秋明的眉眼,突然八卦了起来,把声音压低了点儿:“小云,你有男朋友吗?”

秋明见她突然靠近,又被吓了一跳:“没、没有……”

“那刚好呀!你觉得魏医生怎么样?”

秋明沉默了两秒,斟酌着回答:“个高腿长、温柔、帅气、有气质……”

罗护士长咯咯笑了起来:“多好呀,你们可以试着处处看,反正都在一间办公室里。”

她关掉水龙头,将拖把在水池里捣了捣,忽然又哀伤了起来,叹了口气:“其实呀,魏医生也是惨,本来我们都以为他跟林琳能成,结果临门一脚,林琳突然跟了一个四十岁的暴发户,还不到一个月就怀孕了!”

秋明听到林琳的名字心里一惊,洗拖把的手立马就停了下来。

而罗护士长还在哀叹着继续说:“眼看着她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魏医生别提多难过了。现在也好,林琳调走了,你调过来了,也能让魏医生换个心情。我们医院多少小护士都喜欢魏医生呢,但他都嫌弃她们长相不好看,我看你就挺好,这个眉眼一看就是个美女。”

“诶,对了。”她的眼睛突然锐利了起来,压低声音凑到秋明耳边,“你知道林琳为什么会被调走吗?”

秋明摇摇头,心里十分期待罗护士长能多说一点,但眼神里丝毫不敢表露。

“她啊,想要逃走,然后被发现了。”罗护士长趾高气昂地说道。

秋明怀疑就是被她发现的。

“她整天就是帮忙整理资料,但手上没沾过事儿,手术室都没去过。你说,这种时候,她一个知道这么多事儿的人,我们能让她走吗?走了之后把我们卖了怎么办?她可以脱身,可我们这些手上沾过事儿的怎么脱身?”

秋明心里一凉,眼中满是震惊。

罗护士长笑了笑:“别怕,我就是看你顺眼想给你提个醒,你可别跟林琳一样干傻事。待在这里,有钱赚、有饭吃,还安全,比外面不知道好多少倍。”

秋明连连点头。

“待会儿洗完拖把你有事儿吗?”

秋明顿了一下,摇了摇头。

“那跟我去十八楼看看吧,之前魏医生做的一个移植手术,病人身体一直没好,你跟我去了解了解情况,也好帮魏医生分摊一点。”

她说着,轻轻撞了一下秋明的胳膊,眼神暧昧:“

明白我的意思吗?知道怎么分摊吗?”

秋明装作害羞的“嗯”了一声,心里却是慌成一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22 23:56:13~2021-01-23 23:48: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喝酸奶的橘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方未艾w 2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