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51章 第 51 章

我的书架

第51章 第 5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门外惨叫连连, 丧尸的嘶吼和撕咬声交混。

数间房门再次怦然关上,敲门声和求救声在走廊回荡,然后又变成奔逃的脚步声, 还有丧尸砸门的哐哐声。

突然,某间房间被破门而入, 惨叫声再起,几乎扎破了喉咙, 也刺穿了其他人的耳膜。

这样的情况秋明不是没有经历过, 她知道只要安静待在房间里就可以暂时安全,只是手边没有锤子,心里难免有些不安。

但罗护士长显然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整个人蜷缩在角落, 把头埋在膝盖里, 浑身哆嗦。秋明甚至还能听见她的牙关正在咯哒打颤。

秋明背靠门,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给另三个人发消息,却发现手机上已经有了好几条未读消息。

13:40

魏芣:我们又把文件资料翻了翻,所有的尸体和器官存放的标号都是24xx-xx,我们估计24应该是指楼层。如果他们真的要对林琳动手的话,也许会把林琳关在那里。

13:58

魏芣:我们先到二十四楼看看, 你从十八楼回来之后告诉我们一下。

14:29

魏芣:我们又搞到两套衣服!等我们换上就把这一层搜一搜。你那边什么情况呀?回去了没有?

秋明记得她跟罗护士长去二十四楼也差不多是下午两点二十左右,按时间来看, 她们三个大概还没来得及搜寻就遇到了她。

15:06

魏芣:十八楼怎么了!你有没有事!我跟槐岳马上下来找你!

15:09

魏芣:我们新认识了一个白医生,他跟槐岳下去找你了,你们要是碰上了记得发个消息。

15:26

槐岳:我在楼梯间, 你在哪里?看到消息赶紧回复!

15:42

魏芣:槐岳把事情搞清楚告诉我们了,你现在在哪里?刚才从十八楼下去的三个电梯,基本上能停靠的楼层都停了一会儿, 你要小心!

15:55

槐岳:楼道的门被人堵住了,他们人多,我暂时进不去,白医生还在想办法。

16:02

槐岳:卧槽里面又开始惨叫了!你怎么样了啊啊啊啊啊!

秋明急忙回信。

16:05

秋明:我和罗护士长躲在左边走廊尽头的房间里,暂时安全,你们先别进来。楼道的人也有被咬了的,你们注意着点儿。

16:06

槐岳:没事就好。我们你不用担心,他们自己已经为这事儿内斗了很久了。

三方联系上之后,她们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秋明终于开始打量起她所在的房间,想找一个临时的武器。

这是一间资料室兼储藏室,最里侧立着一个大柜子,里面摆放的是不用的医疗器械。

柜子前方是一张办公桌,上面还有一杯温热的水,只是不知道它原来的主人现在去了哪里,或许躺在了走廊上,也或许逃到了楼下。

两边的墙壁则都是木头书架,最上方差十几厘米就能抵到天花板,各种文件资料整整齐齐码在文件盒中,上面贴着标签。

秋明大略扫了几眼,这些文件大多都是手术记录,也有部分重大手术的前期讨论提案和过程记录。

下面多层落灰的,则是以前的整容手术记录,没什么看头。书架上面几层没放满的,则是近期的各种手术记录,从一楼到顶层、从骨折到器官移植,囊括了医院的所有手术室动态。

她踮起脚,从最上面取下来两份文件盒,打开来文件翻了翻。这里的文件全然不似魏医生办公室里的文件那样残忍露骨,各项文字内容和图片都十分正规,让人感受到的是医学的严肃和严谨。

两幅面孔,截然不同。也难怪他们能用光伟正的表象骗取政府的物资资助。

等秋明已经在房间绕了一圈,仔仔细细、里里外外打量了个全,缩在角落里的罗护士长才总算止住了哆嗦,膝盖处的衣服都已经被泪水打湿成了深色。

“小、小云!”她哑着声音喊秋明,却见对方急忙转身,食指放在嘴唇的位置,做噤声的动作,然后又指了指外面。

罗护士长赶忙捂住了嘴,看了看门,扶着墙想要站起来。可长时间的蜷缩已经使她的双腿发麻脱力,她一个

没站稳,扑通趴倒在地,将秋明和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两个人瞬间石化一样,一动不动,盯着房门,注意听外面的声音。好在外面的惨叫声依然不断,房门又有一定的隔音效果,这点儿声音并没有透出去。

秋明眉头微皱,上前将罗护士长扶了起来。

“小云……”罗护士长把声音降到了最低,“咱们该怎么办呐?外面的丧尸好像越来越多了……”

“不知道。”秋明的回答干脆利落。

罗护士长眼眶又开始泛红,眼泪在里面打转。她忍了又忍,还是低低抽泣了起来:“这可怎么好呢……好好的医院,怎么就突然有了丧尸呢?”

秋明轻轻甩开被她揪住的衣角,问:“那个老头是不是来医院之前就被丧尸咬过?或是他最近接触的人有问题?”

“决不可能!”罗护士长斩钉截铁,“医院的人已经几个星期没有过变动了,这个病人已经来了一个月,做完手术到今天估计也有将近三个星期了。平时贴身照顾他的也就是王护士和家属,没有其他人。”

秋明突然灵光一闪:“王护士之前让你找魏医生的时候是不是说,有可能是手术或器官源的问题?”

“对,换肾之后,这个病人一直没好,我们也已经把免疫抑制剂的剂量调到了最大,可依然……”

“我的意思是,你们给他换的肾,会不会是从丧尸、或者被丧尸病毒感染了的人身上摘下来的?

罗护士长一愣,满脸惊恐:“这、这怎么可能!我们选择的供体都是健康的人!而且他们都在医院待了这么久了……”

她话到一半突然一顿:“不对,好像之前……”

她沉默了,瞳孔震颤,额头开始冒汗,咬着手指想了很久:“之前……很早之前,丧尸刚爆发的那段日子,医院涌来了很多逃难的人……”

她咽了口口水,又紧张咬了咬手指:“我们把身上有伤的都赶了出去,在留下的人里挑了几个不起眼、又是孤身一人的,给他们的水里掺了点儿东西,然后让他们上楼看病,顺便就把他们解剖了。”

她又想了想,犹豫着说:“好

像……我看到一个人身上有一条细小的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只剩一条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的痕迹……”

“老头的肾是用的他的吗?”

罗护士长呆呆看着秋明:“也许……我不确定……”

“病人几号做的换肾手术?这里应该有记录吧?”她看向书架上整齐排列的文件盒。

“不记得了,大概就是两到三个星期之前……”

“身上有疤的供体是什么时候做的手术?文件还有吗?在哪里?”

“大概一个月多月,是李医生做的手术,文件可能在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在哪儿?”

“二十一楼。”

“具体!”

“左边走廊倒数第五间,靠后花园一侧。”

秋明急忙把信息发给了魏芣,让她们去二十一楼找找看资料,然后看着书架,把在时间范围内的文件夹全都搬了下来,坐在地上逐页的翻。

“如果,真的是他有问题,那么我们合理推测,一旦有人被移植了他身上的器官,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变成丧尸,对吧?”秋明问罗护士长,后者点点头。

“你们肯定是把他身上能用的器官都给摘下来了,到现在为止,用了多少了?”

“先摘的先用,他已经摘了很久了,恐怕……用了挺多了……”

两个人看着对方,心沉到了谷底。

楼道里,槐岳收到秋明的回信,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回完消息,把手机塞回了口袋,看着面前分成三拨对峙的人,似乎一瞬间就没有什么紧张感了,只当作围观吃瓜。

三拨人,其实原本是两拨人。

槐岳敲晕的两个,又被她提溜着堆到了一起,紧挨着墙,摆成靠墙休息的样子。

白医生带着口罩,大摇大摆地就走了下去,装作疑惑的模样开始询问楼道里的人发生了什么。

那群人吓了一跳,看见白医生是从楼下走来的,浑身雪白、衣服干干净净,这才放下心来,开始诉说病人突然变成丧尸的事情。

两拨人,一拨站在平台上堵着门,身上除了造型狼狈了点儿,其他还算好。另一拨

人则身上多多少少沾了点儿血迹,站在往下的台阶上。

白医生站在两拨人中间,自然而然成了一个评判双方的理中客类型的人。

“我说了,虽然我身上沾了血,但这都是别人的!我自己一点都没有受伤!不信我脱了衣服给你们看?”台阶上,为首的一个光头医生忍着怒意说道。他袖子上粘了大片鲜红血迹,看着着实吓人。

“不,我们现在需要确保万无一失,你们下去吧,为了其他人着想,你们肯定不能上来。”堵门的人丝毫不听他的解释。

“他们被丧尸抓伤的下去了啊!丧尸也不知道进了哪个电梯跟着下去了!你现在让我们下去,不是把我们往丧尸堆里推吗?”

白医生插嘴:“可是,尽管现在楼上还安全,但最后大家还是要逃出去的呀,要逃命肯定需要下楼……”

堵门人急忙解释:“我们现在先保证自身安全,然后跟政府联系,让他们来救我们。就算他们不来,我们也可以团结所有安全的人一起逃呀,总不能让丧尸混在我们中间……”

“诶?你骂谁丧尸呢!我们都说了我们没有被咬伤!我现在就脱衣服给你看!”光头医生说着就开始脱衣服,被几个女护士急忙拦住。

“可我觉得,就算受了一点小伤,距离变成丧尸也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为什么不互相帮助呢?”白医生说。

“况且,就算你们这些没有被咬伤的人抱团下去,如果遇到丧尸,也还是可能会被咬伤,到时候人定然是越来越少,不如现在多聚集一些人。”他继续说。

台阶上的人十分赞同地点头,

“不行!万一他们有人被咬伤,又在很快的时间里变成丧尸了怎么办!”

白医生思考了会儿:“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他们暂时待在楼上的楼道里。”

可这下两拨人都急了。

“不行!万一他们不守信用冲进办公区怎么办!”

“不行!万一楼下的人变成丧尸从楼道里跑上来怎么办!”

为首的两个人听见对方的话,又吵了起来,尽管压低了声音,但这也不妨碍他们吵得唾

沫横飞、面红耳赤。

但两拨人群里,都各有几个人脸色稍变,若有所思。

两方人继续争执吵架,白医生在旁和稀泥一样劝说,说道激动处甚至把之前拿出来的手术刀都悄悄放回了口袋里,在两拨人中间来回走动。

逐渐有一些人被说动,站到了白医生身后。

三足鼎立之势就此形成。

槐岳坐在上面的楼梯上,看得起劲,听到合理的观点甚至还会点头表示赞同。

然而,还不等他们争出个一二来,楼下不知道哪一层突然也被撞开了楼梯门,尖叫声顺着楼梯回廊盘旋上下,仿佛三百六十度围绕在身边。

“丧尸!有丧尸啊!病人变成丧尸了!啊——”

众人脸色惊变,忘了吵架,立马一拥而上往楼上跑去。

可此时,楼下一个满头鲜血的人也跑了上来,她的侧脸长长一道抓痕,皮肉外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28 23:01:35~2021-01-29 23:23: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横滨歌姬腿长一米八 10瓶;无 2瓶;虚海鲸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