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52章 第 52 章

我的书架

第52章 第 5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槐岳坐在楼梯上, 听见楼下的尖叫,挺起了腰杆正要起身时,人群忽然一拥而上, 直把她撞得东倒西歪,背磕上台阶的棱角, 腿上腰上被人踩了好几个脚印。

“卧槽!别撞我啊!”槐岳吃痛喊道,但人群只疯了一样往上涌。

一个人抬脚就要往她腿上踩, 似乎想从她身上走过去。

这下槐岳的火气直接噌的冒了上来, 立即伸手抓住正从她旁边经过的一人,双手用力,借力站起,同时反向力的作用也将对方“砰咚”压倒在地。

想从她身上踩过去的人被她的突然起身吓了一跳, 正要踩上去的脚猛然一顿, 身体瞬间失衡,快要往后倒去。

槐岳恰在此时奋力将他狠狠一推,怒道:“我都说了不要踩我!”

那人彻底向后仰倒,双手一阵乱挥,拽住了旁边几个人,而旁边几个人又下意识抓住了其他人。上涌的人群就这样从中间断开, 后半部分“呼啦”一下全部仰倒摔了下来。

而从下面奔逃上来的血脸护士,也已经蹭蹭跑到了十八楼。

她望着已经逃上楼的半群人, 又望了望堆叠在一起奋力挣扎、试图站起身继续往上跑的另半群人,没有丝毫犹豫,一下扑到人群上方, 攀登一样拼命往上爬。

被她压在身下的人疯狂尖叫起来,扑棱得更厉害,似乎她已经是个彻底的丧尸了一样。

槐岳也一下子被人抓住了脚踝, 她急忙扒住扶手狠踹几下才勉强摆脱,立即往上窜到了平台的墙角,并将铁棍从袖子里甩了出来,做防御姿态。

从她的视野看去,全员统一的白色衣服,在此刻仿佛将他们包装成了粪坑里的白色蛆虫。

他们挣扎着、蠕动着,好不容易有人站了起来,却又被其他人拉扯摔倒,甚至被猛然一推,从扶手处掉落到下一层的楼梯上,“砰通”鲜血横流。

场面混乱不堪,缠斗近两分钟,也就只有一两个人脱离人堆跑了上去。

白医生站在平台上,背贴着楼道门,神色焦急,冲着他们不断喊:“大家不要乱抓,一个一个的慢慢站起来!最上面的小姑娘你慢点儿爬!

先站起来才好走啊!”

可他就是丝毫没有想要上来帮忙的意思,反而动作中还隐隐透着些“打起来!快点打起来!”的兴奋感。

槐岳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

“砰通!”又一个人从扶手处被推下了楼,直接将下面一个正往上逃命的护士砸倒,加倍的鲜血炸裂似的迸溅,洒到墙壁的高处。

跟在后面的几个同样浑身是血的医生护士,被此情景吓得惊声尖叫。但停顿不过两秒,依然继续哭着绕过尸体,几步跑上来加入了混战。

无论楼上楼下,原本几乎无人走动的楼梯,此刻皆是血流成河。

纠缠很久,原本的人群才慢慢跑了上去,但从楼下跑来的人全被他们临走前殴打得留在了十八楼。

两个护士一个医生,原本就受了伤,现在又遭受了殴打,一个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一个胆小得蜷缩在角落抱头痛哭,还有一个坐在地上仰头默默流着泪。

他们捂着伤口,逃命的本能已然变成了满心绝望。

白医生蹲到还能动的两个人身边,焦急又温柔的询问:“伤到哪儿了?给我看看!我带你们去包扎!”

“包扎?”捂着腰腹的年轻医生冷哼道,“老家伙,你搞清楚,我是被丧尸咬了,我过一会儿就也会变成丧尸了!你还要带我去包扎?”

白医生目光坚定,隐约含泪:“但你现在还是人啊。”

年轻医生兀的愣住,目光微动。

“来,孩子,让我看看你的伤口。”白医生温柔地把手伸过去,移开了对方捂住伤口的手。

年轻医生依然怔愣着,没有丝毫反抗。

他看着白医生低眸认真的模样,动了动嘴,倔强的哑着声音:“你不怕我咬你吗?我反正是要死了,我可以在临死前拉你垫背!”

他说着激动起来,作势就要真的动嘴去咬白医生。而白医生只是淡然抬眸:“不怕。”语气温柔而坚定。

槐岳站在上面看着他是目瞪口呆。

他不是恨死这个医院的医生了吗?所以他是演戏吧?可是一个医生的戏真的可以演得这么真诚又催人泪下吗?

她只是想想,年轻

医生却是真的感动得哭了出来。

白医生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作为安慰,观察了会儿他的伤口,道:“还好,看着吓人,但伤口并不深。”

说着,他转头看向旁边的小护士:“小姑娘你呢?给我看看伤口。”

小护士也早被感动得稀里哗啦,主动伸出一只手。

她的手背被抓了一道长痕,伤得也不重,倒是脸上被刚才那拨人打得青青紫紫,看着相当惨烈。

而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正是最早爬上来的血脸护士。她艰难地抬了抬眼皮,并不指望自己还能活多久,只对白医生哭道:“我好疼啊……好疼啊……”

趴着的姿势本就使得呼吸不那么顺畅,而她又越哭越伤心,更是逐渐上气不接下气。

槐岳看着三人现在的态度,估摸着他们对她构不成什么威胁,这才快速走了下来,将她翻了个个儿。

满脸的血迹和狰狞的伤口,简直让人不忍直视,槐岳看了一眼,没忍住打了个激灵,立马转移视线到了别处。

“好疼啊呜呜呜……”血脸护士还在哭,“你们给我个痛快吧,我受不了了……”

白医生于心不忍,低下头抹了抹眼泪,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有眼泪。

年轻医生倒是真情实感地可怜她,望向拿铁棍的槐岳:“你……”

“我不!我不杀活人!”槐岳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不杀活人?你难道没进过手术室摘器官吗?”年轻医生看着槐岳身上的护士服问道。

“我是看停尸间的,确实没进过手术室。”槐岳理直气壮,抱紧了自己的铁棍缩到了墙边上。

“我好疼啊……”血脸护士还在哭。

年轻医生眼中纠结一番,终究下定了决心,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止血钳,走到她面前。

“我来帮你解脱吧。”说完,止血钳“噗嗤”落下,正中脑门中心。

护士睁着她的大眼睛,瞳孔扩散,得到了真正的解脱。

小护士埋头又哭了起来,年轻医生闭着眼睛,眼泪缓缓滑落。

槐岳对此倒没有什么真情实感,只是皱眉撇撇嘴。就算年轻医生没有动手,等

到血脸护士变成丧尸的时候,她也自然会动手的。

白医生眼中闪过一丝冷漠,随后闭眼做痛苦状,哽咽几下,转移话题问道:“你们是从几楼来的?发生什么事了?”

“十六楼……有两个病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丧尸了,又有从十八楼跑过去的人浑身是血地说丧尸来了,于是大家都开始逃命……”小护士说道。

白医生点头表示了然:“十八楼也是有病人突然变成了丧尸,但是,为什么病人会突然变成丧尸呢?”

几人沉默着,各自沉思。槐岳翻着手机,看到了秋明推测出的消息,便把手机递到白医生面前。

对方推了推眼镜,镜片的反光让槐岳看不清楚他眼中的情绪。

“怎么了?”小护士看着他们俩,紧张地问道。

白医生眉头拧成了个川字:“我们有同事查出来,部分病人使用的器官,是从感染丧尸病毒的人身上摘下来的。”

小护士和年轻医生满脸震惊。

“但是,”白医生装作沉思的样子继续道,“我们的供体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而被丧尸感染的人身上必然会有明显的伤口,按理来说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啊……”

小护士和年轻医生也陷入沉思。

槐岳拿回手机,正要给秋明回消息,却听白医生突然一拍手,道:“除非,拆除器官的人是故意的!”

“故意的?!”其余三人异口同声。

“对,”白医生神色凝重又慌张,“你们看过末世论坛上的新闻吗?很多人认为这场灾难的结局只会是人类的灭亡,所以完全放弃了生的希望,并且还去残害其他活人……我们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之中,也许就有这种人……”

三个人听得怔怔的,小护士和年轻医生是一时难以接受,槐岳则是十分茫然地又把秋明发来的消息看了一遍。

这不是清清楚楚写着当时伤口太小又已经接近愈合,所以罗护士长就没在意嘛,哪里来的故意之说?

不给他们反应消化的时间,白医生乘胜追击,低着头喃喃自语,但声音足够让在场的人都听清楚。

“十八楼这个病人的器官

,我记得是用的李医生选的供体啊……李医生、李医生!”他突然顿住,额头直冒冷汗,“他、他之前跟我在电梯间抽烟的时候,经常指着大门外的丧尸跟我说,丧尸指不定哪天就会入侵医院这类的话,我一直以为他是开玩笑,难道、难道他就是……”

小护士和年轻医生整个人都懵住了,那副表情像是已经吓得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好家伙!

槐岳瞪大眼睛看着白医生。

就凭聊天记录里出现的“李医生”这三个字就能编出这么多事儿?

而这还没有结束,白医生还在旁若无人的喃喃:“一场手术至少四五个人参与,不可能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供体身上的伤,所以,只能是团队集体隐瞒!”

小护士嘴唇哆哆嗦嗦:“难道,他们一整个团队……都是这种人?”

白医生凝重地看向她:“只有这种可能了……”

“我本来想着,如果医院陷落,最好能集合所有还活着的人一起逃出去。但是,如果真如我的推测这般,那么到时候他们肯定会伺机捣乱、加害我们……”

“那……那怎么办?”年轻医生问。

“不能集体行动了,别人不一定可信,你们快把这件事告诉自己信得过的人,让他们警惕别人!”白医生说着,率先掏出手机开始发消息。

年轻医生和小护士慌忙照做。

槐岳还愣着没回过神儿。

所以,就这样瓦解了他们抱团行动的可能性?

落单的人可太好解决了。

她看向白医生的茫然眼神逐渐转化为敬佩。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29 23:23:47~2021-01-31 01:27: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你好,我叫玉米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