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54章 第 54 章

我的书架

第54章 第 5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走廊上的惨叫持续了有几分钟, 中间还穿插了一会儿人和丧尸打斗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谁按着谁的头拼命撞墙,然后才彻底消停。

资料室里则一直很安静, 只有翻阅纸张的轻微响动,槐岳和秋明坐在一起, 表情认真又严肃,仔细查阅每一页资料。

只是罗护士长的状态很不好。

她眉头紧促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咬着手指, 力道重得几乎要咬出血来。

先前第一轮逃杀时,她侥幸从老头面前连滚带爬地逃了出来,但是亲眼目睹丧尸杀人的血腥场景,还是给她带来了不小的心理冲击。

这和她以前做手术不同。手术室里, 她是猎人, 猎物被打了麻醉放在她面前,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但在丧尸面前,她是猎物,只要丧尸碰到她一下,她就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这种一击必死的无力感才是她恐惧的根源,所以在走廊上传来第二轮逃杀的各种声音时, 她都能想象出外面是一副怎样的场景、外面的人又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尽管她明知只要自己待在房间里不做声,丧尸就不会发现她。可是, 小小的一扇门太脆弱了,别的房间陆续被撞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轮到她了。

她依然不停地打颤, 等到外面又重归平静后,她都还没缓过来。

秋明比她冷静很多,安安静静地坐在地上翻找资料, 一页一页,仔细又认真。

“小云……”罗护士长抱着自己,她的手指冰凉,“你冷吗?”

秋明头也不抬:“还好吧。”

“那你害怕吗?”

“也还好吧。”秋明继续翻着资料,过了一会儿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了一眼罗护士长。

“你很害怕?”她问。

对方哆嗦的幅度有点大,再结合她之前的两个问题,让秋明不确定她是冷的还是吓的。

罗护士长点点头,又问:“为什么你不怕?”

秋明指指门:“这不有门抵着呢

,只要我们不出声,能有什么事儿?别自己吓自己,帮忙一起找资料吧。”

说完,她又继续翻阅起资料来。

转移注意力似乎是个好办法,罗护士长深吸一口气,搓了搓手,又用掌心的温度暖了一会儿手指,正准备伸手去碰文件,走廊上却突然又发出惊人的响动。

“外面有人!”秋明突然蹭的抬起头,几步跑到门口,耳朵贴在门上,紧张又仔细地听着外面的人声。

罗护士长被她的反应惊到,一瞬间眼泪就掉了下来。

连小云都不淡定了……这可怎么办呐!

她抹着眼泪,慌慌张张在资料室里四处寻找能让她躲藏的地方。

书架没用,柜子太小,办公桌的桌肚是镂空的,完全没有能让她躲进去的空间。

她浑身抖如筛糠,小心翼翼挪到了门口的墙角,低着头闭着眼睛,咬紧了嘴唇,直到槐岳冲上门来她才猛然抬头,冲着正要开门的秋明慌忙喊道:“不要!”

但下一秒槐岳还是窜了进来,甚至还跟秋明来了个热情拥抱,登时让她傻了眼。

两人似乎分外熟悉,一见面兴奋得眉眼都在飘飞,凑在一起叽叽喳喳交流了一下情况,然后就一同坐下认真翻找起资料来。

罗护士长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见过这个拿铁棍的小护士,是在停尸房看门的其中一个。

但是,她刚才在门外说她叫槐岳,又叫小云为秋明……

这两个陌生的名字让罗护士长心里升腾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她打开手机,正要去医院群里翻找她们两人的姓名信息,却看见有两个人都给自己发了消息。

“这一切都是有人刻意预谋,而始作俑者就在我们中间,大家逃命时切记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这句话刺痛了她的眼睛,心脏在胸膛里胡乱无规则地跳动,几乎要吐出来。

她看向秋明,瞳孔忍不住地颤抖。

这个自称是小云的人,一天都

没有摘过口罩,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她说她给魏医生打了饭,放在隔间里保温,而她后来冲进隔间找人的那匆匆一瞥,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另一盒饭的影子……

她又看向槐岳,喉咙突然有些干涩,不自觉咽了口口水。

“喂。”她颤抖着声音叫道,“你们俩叫什么名字?”

秋明抬起头,似乎有些奇怪:“我叫小云啊,她叫小岳,之前在二十四楼你们见过的。”

“全名呢?”

“刘云,”秋明指指自己,又指指槐岳,“槐岳。”

“你怎么了?外面都没有丧尸的动静了,你怎么还在发抖?”秋明装作糊涂地问。

“她刚刚在外面不是叫你刘云吧,我明明听她是叫你秋明!”罗护士长突然喊道,将她们俩吓了个激灵。

“卧槽你小声点儿!”槐岳赶紧抄起铁棍贴上了房门,紧张听着外面的声音。

可罗护士长这时候似乎并不在意丧尸了,她看着槐岳的铁棍,只感觉好像那东西已经抵住了她的喉咙,让她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

她手无寸铁,可对方满身血迹斑斑,又手握铁棍,如果她们真的就是“始作俑者”,那她一旦揭穿,不是必死无疑吗。

宛如兜头一盆冷水,她冷静了下来。

“不好意思,我刚才……”

“看!刘云!清清楚楚写着呢!”秋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把刘云的手机打开到支付宝的实名信息界面,几乎是把屏幕怼在了她脸上。

一瞬间罗护士长都懵了。

“真的是刘云……”她喃喃道。

“你啊,就是太害怕了,脑子混乱了,耳朵也听岔了,她刚才明明在外面就是喊的刘云。”秋明眼中满是无奈。

心跳慢慢减速,然后恢复正常。罗护士长又看了看秋明,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怀疑都是莫名其妙的妄想。

秋明怎么会是混进来的“始作俑者”呢?她昨天才从楼下调上来,此前根本没有

参与过任何供体的挑选和手术过程。况且她现在还在主动翻找手术信息,想要找出病人变成丧尸的原因。

“抱歉,刚才我大概是吓糊涂了。”想明白了这些,罗护士长顿时轻松了许多,脸上扯出一个疲惫的笑。

而槐岳则自上而下无意一瞥,看见了她手机屏幕上的内容,被遮挡在口罩下面的嘴角不自觉勾出一个玩味的笑。

要是其他人看到这段话也能有这个效果,那白医生的目的可算是到达了。

“罗护士长,情况越是危急我们就越要冷静啊。小岳是被我叫下来救我们的,等把患者资料找出来,我们就一起冲出去!”秋明拍着她的肩膀说道。

气氛变得温和又安心,完全没了刚才的尖锐和猜忌。

“你干什么!”

“不要动!别碰她!”

“别出去!”

“砰!”

“这……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死人!”

“卧槽快关门!他想找死就让他死!”

突然之间,外面又热闹起来。

声音是从白医生的手术室传来,槐岳还听到其中有魏医生的声音。他大概是醒了之后看见手术室里情况不对,于是就跑了出来,然后发现外面的情况其实更不对劲。

晕了一下午,世界都变了,任谁都得懵。

“妈!妈!”家属中为首的男人又在大喊,“□□大爷的!你做了什么!”

他的声音从屋里到屋外,然后“砰”的一下似乎是出拳的声音,紧接着响起魏医生的惨叫:“啊——”

魏医生出来之前大概是对老太太做了什么,男人这才突然大喊,然后疯了似的追着他打。

魏医生的惨叫回荡在走廊上,随着脚步声一起从这一头直往另一头奔去。

“快!你们去其他手术室找找看有没有止血钳!然后再去其他房间找找看有没有熟练一些的、年纪大一些的护士,让她来帮忙!手术室和病房都找找!每一间都要找!”白医生不容置疑的命令又在此刻响起。

一瞬间所有的人倾巢出动,分别朝不同的方向跑过去,不过几秒就响起“砰”的剧烈踹门声,凌乱的散落在整条走廊的不同位置,然后按照顺序一间一间,没有幸免。

包括资料室。

“砰!”

槐岳反应够快,在门被踹开之前急忙跳到了房间中央,而秋明和罗护士长则因为待在门后而被打开的房门挡住。

门口的家属眼神一瞬间惊喜而有侵略性:“你……”

“白医生让我来找病人资料的!我没进过手术室不是熟练的护士!”槐岳急忙大声喊道。

家属眼中的光瞬间暗淡下去,门都没关,扭头就走。

槐岳赶紧上前关上门,然而门锁被踹坏了,不从里面抵住就会自动打开。

罗护士长又快被吓疯了,拉着秋明的衣服眼泪汪汪:“小云,怎么办?门坏了!”

“没事儿,我们待会儿就要逃出去了。”秋明柔声安慰。

这时候距离槐岳进门已经过去了接近半个小时,资料还有一盒没有翻完,秋明加快速度逐张翻阅,而槐岳负责堵门。

“砰砰砰!”踹门的声音不绝于耳,暴躁而疯狂。也不知道白医生是不是又跟他们说了什么,这些家属一个个的都这么服从他。

和秋明她们一样躲在房间里不吭声的人不少,踹门声中夹杂着无数的呵斥咒骂,还有门破之后的打架和肉搏,各种器物摔落、碎裂,无数声音杂糅在一起。

又过了六七分钟,这一整层的房门几乎全部失守。

可是,门外除了人,还有尸体。

被第二波丧尸咬得面目全非的尸体们,也差不多到了彻底丧尸化的时候了。

“唔啊!”

丧尸的声音突然响起的那一刻,走廊似乎有一瞬间的安静,然后便是更加疯狂的尖叫,

“唔……”更多的丧尸站了起来,人们忙于逃窜,瞬间将刚才的矛盾忘得一干二净。

而此时,时间也已经过去三十五分钟了。

槐岳有些紧张。

第一波丧尸只有老

头一个,被他啃咬得最严重的那些人成为了第二波丧尸,而被他咬得相对严重的人、以及被第二波丧尸咬得最严重的人,应该会是第三波丧尸的主力军。

丧尸只会越来越多,真按白医生说的时间,那五分钟后,还不一定会新增多少丧尸,而她们到时候也不一定能够逃得出去。

“好了!”秋明蹭的站起来,把资料几下叠好塞进了口袋,“白医生呢?他好了吗?”

“小姑娘!快走!”说曹操就到,白医生恰在此时跑到了她们门口。

槐岳连忙开门,气势汹汹地提着棍子冲了出去:“跟紧了!”

已经觉醒的丧尸们几乎都已经围堵住了那些在外的家属,或是直接冲进了有人的房间,所以她们刚冲出去的这几秒简直是畅通无阻。

然而,旁边的其他尸体还在觉醒,正木偶一样咯噔咯噔地抬起胳膊和脑袋。

槐岳紧紧攥着棍子,它们一抬头她就一棍子敲下去,而已经抬起半个身子的,则都被她当头一棍直接敲碎颅骨。

“快快!”槐岳一边催促,一边握紧铁棍,正面朝一个向她扑过来的丧尸狠狠刺过去。

“噗呲!”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血液飞溅,槐岳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他们速度够快,不一会儿就到了电梯间,而朝他们追赶而来的丧尸大部队也已经距离不远。

“楼梯间!”白医生大喊,却同时放慢了一点速度,跑到秋明后面、罗护士长前面。

“哐!”槐岳打开楼梯门,冲着楼道里的丧尸又是干脆利落一棍。

就在这时候,白医生挨到罗护士长身边,一把从她手中夺过她的手机,紧接着将她往后一推。

“啊!”

正在关闭的门后,追在他们身后的丧尸齐刷刷地扑到了罗护士长身上,瞬间鲜血飞溅。

“哐!”在铁棍刺穿楼道丧尸头颅的一刹那,门也被彻底关上。

门里丧尸扎堆啃咬罗护士长的身体,门外白医生和秋明用后背死死抵

住楼道门。

“呵……”白医生喘着粗气,听着门里的各种哭嚎和惨叫,冷笑一声,“一群蠢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2-01 23:47:24~2021-02-02 23:53: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飘浮的水母庚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狂风 19瓶;曦和 10瓶;衫棉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