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56章 第 56 章

我的书架

第56章 第 5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唔啊……”

声音很轻很远。

二十四楼的房门都十分厚重, 隔音效果不错,白医生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但缓慢又持续不断的脚步声,还是让他明白了这是真的。

其他人还在熟睡, 均匀的呼吸给了这冰冷的一层楼些许温度。

清冷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来,给房间里每一个储藏器官的容器镀上了一层银光。他听见脚步越来越近, 从左侧走廊的尽头往他们这一边走来。

二十四楼是顶楼,又是停尸间, 基本上没有人会上来, 同时为了方便运输尸体,所以这一层没有多余的隔门。从楼梯门进来就是电梯间,电梯间直通两侧走廊。

他们在右侧走廊的第一间房间里,出门往左走两步就能看见电梯。

丧尸拖着步子, 从左往右, 沿着走廊一直走,慢慢到了他们的房间门口,然后以不变的速度继续往里。

白医生坐着没动,听见脚步远离,才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又把同事发来的消息一一回复。

此时丧尸已经走到了右侧走廊的尽头, 突然被一堵墙拦住去路,它似乎有些迷茫, “唔啊唔啊”个不停,但嗓门并不大。所以等传到白医生耳朵里,这声音依然是又轻又远, 只是它双手挠墙的声音略微有些刺耳。

白医生看了看其他五个人,月光也在她们的脸上罩了一层薄薄的光,但由于没戴眼镜, 他并没有看清她们的脸,只是看她们没有不安的动作,便又倒头睡了下去。

晚上的走廊一片漆黑,不宜动手。

“唔啊……”丧尸挠够了墙,似乎终于知道了此路不通,又开始掉头往回走。

“啪嗒……啪嗒……”

来来回回,丧尸在漆黑的走廊上孤独地游荡。

槐岳也算是干了一天的体力活儿,很是疲累,最早入睡的是她,睡得最沉的是她,可第二个被吵醒的也是她。

之前每天窝在车里,晚上也时常会遇见人和丧尸,神经绷得太久,她的睡眠也越来越不好,即使在她们开始轮班守夜之后也没有什么改善。

她迷迷糊糊

醒来,大脑还没从睡眠中完全苏醒,可耳朵里却有丧尸的声音飘进来。她一个胳膊搭在眼睛上,在大脑处理完信息之后,忽然僵住,蹭的一下坐了起来,而这动静也弄醒了身边同样睡眠不好的钱溢。

两个人坐着,揉揉眼睛,认真听着外面那细微的动静,顿时睡意全无。

门外为什么会有丧尸?!

好像兜头一盆冷水浇遍了全身,槐岳的心沉到谷底,一手已经轻轻放在了身边的铁棍上。

她睡前把一条白布撕成了十几块布条,将楼梯门的两个把手从里面缠成了粽子,所以丧尸不可能是从楼道里跑进来的。

那么,是电梯还是停尸间?

她没法儿确定。

为了保暖,她们身下垫了好几层白布,可冰冷的瓷砖捂不热,还是让凉意蔓延上来。槐岳手从铁棍上移开,转而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凌晨三点半。

可冷意似乎不单是从身下传来的,她身上盖着羽绒服和好几层白布,依然打心底发冷。

人体体核温度会在半夜达到最低点,槐岳此时终于对这句老师上课讲的知识点有了深刻体会。

丧尸的“唔啊”和脚步声被空荡的走廊放大,然后从门缝里挤进来,再钻进她的耳朵里,最后再到耳道里轰鸣。

它机械地重复着步子,从她们门口走过去。

“睡吧,等天亮了再说。”钱溢在手机上打字,把屏幕递到槐岳眼前,然后把她按了回去。

可月光也在和槐岳作对,冷冷的照在眼睛上。她闭上眼睛,眼前依然是一片亮堂。

她十分烦躁地用白布盖住了脑袋,然而两分钟后不通畅的呼吸又让她不得不再次露出脑袋,然后继续忍受月光冰冷的照耀。

迷迷糊糊,翻来覆去,她感觉自己的睡眠质量又差了一点。

“啊!!!”

“快跑!快往上跑啊!”

“砰!”

一阵尖叫和喧闹从楼梯口传来,楼梯门猛然一震,六个人瞬间都被惊了起来。

“白医生!救命!救命啊!”

“快点把门撞开!它们追上来了!”

“砰砰砰!”

林琳吓得低声惊呼,刚出来半个音,就被反应快速的魏芣捂住了嘴。

“唔啊!”

“啪嗒啪嗒啪嗒!”

门外的丧尸本又晃荡到了右侧走廊的尽头,在死寂一片中忽然听见这“惊天动地”的声音,立马兴奋得飞奔过去,吼声几乎是从她们门口一闪而过,然后就到了楼梯门。

“唔啊——”

“哐当!”

它用与门外的人们同样的力道狠狠拍向楼梯门,一瞬间紧贴在门外的尖叫和呼喊都安静了,只剩下有些遥远的丧尸吼声从楼下往上传来,似乎是在远远地应和它的吼叫。

然后下一秒,更加绝望的惨叫响起。

“啊!二十四楼也有丧尸!

“卧槽!白医生和那两个护士肯定也被咬了!”

“快往下走!快!”

“快个屁!下面也有丧尸!我们被包围了!”

“操!去二十三楼!把门撞开!”

“不!二十三楼也有丧尸!”

“到处都是丧尸,逃有什么用!老子跟它们拼了!”

……

外面乱成一锅粥,好不容易涌到二十四楼的人们又拥挤着、哭嚎着往楼下跑。各种惨叫和嘶吼,绝望的话语和拼死一搏的豪言,混杂在一起,还有走廊丧尸从里面不断拍门的兴奋和逐渐不耐。

“楼梯间出事了。”

“我们外面有丧尸?”

白医生淡漠的陈述和秋明后知后觉的惊疑同时响起。

前者不紧不慢地从地上摸到眼镜戴了起来,说道:“应该是从停尸间里跑出来的丧尸,我听见它一开始是从左边走廊走过来的。李医生的资料里显示,有一位病人在换了被污染的心脏之后,不到一个星期就器官衰竭去世了,尸体也停放在了二十四楼。只不过因为家属纠纷,尸体就一直没有处理,大概就是它了。”

他低头打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它的家属被赶到了六楼,我的同事们已经找到了他们,在他们嘴里套出来不少信息,或许等政府的人来了之后,他们可以作为揭发器官交易的人证。”

他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抹可惜:“亏得他

们在六楼,态度又比较配合,要是在十八楼,他们肯定也是要死的。”然后眼睛有意无意之间又看了一眼林琳,而后者一个哆嗦,埋下头抱紧了魏芣。

“但是漏几个也无所谓。”白医生继续说道,可能这也算是对林琳的变相安慰吧。

“从楼上逃下去的人都被赶到了楼梯间里,听这动静,他们大多数人应该是活不过今晚了。我们就先睡吧,明早养足精神再坐电梯下去。”

即使外面的声音再怎么耸人,白医生依然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他轻轻放下手机,摘下眼镜,倒头又睡了下去。

早就习惯了丧尸的四个人也被他的淡定感染,跟在后面睡了下去,只有林琳还睁着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可外面有丧尸啊!你们怎么还睡得着?”

“吵是吵了点儿,但是这大半夜的,无论怎样都得多睡一会儿啊。”槐岳说道,挪动了几下,找到一个月光照不到眼睛的角度,静下心来在脑海里给自己唱摇篮曲。

“我不是这个意思……”

魏芣明白她,抚了抚她的背,安慰道:“丧尸不是被楼道里的人吸引过去了吗,只要我们不出声,它就不会找过来,你就放心吧。”

“而且就一个,很好解决的。”钱溢补充,裹紧了身上的白布,想让身上再暖和一点。

林琳看着说睡就睡的五个人,脸上带着一丝怀疑人生,缓缓躺了下来,抱紧了自己的“被子”。

各种声音嘈杂而惨烈,几个人躺下也没法儿立即入睡,过不了不知道多久,声音渐小,他们这才慢慢睡熟。

早上九点半,白医生轻轻叫醒了她们。

门外的丧尸还在执着地挠楼梯门,可门外已经没了任何声音。

“醒醒,起来活动一下筋骨,待会儿我们就下去。”白医生似乎有些兴奋。

他把晚上盖的布都整齐叠好,打了会儿太极,然后看她们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最后提醒道:“我的同事们说,楼梯间基本上是没动静了,有动静也是丧尸在叫,所以我们待会儿下去要保持安静,不能把丧尸吸引过来。楼梯门虽然都被封住,但也并不是坚不可摧。”

他顿了一下:“到一楼,我送你们出去。你们记得帮忙联系政府,丧尸越来越多,我们也不一定能撑多久……”

听到这,秋明突然想起来她昨天也通知了办事处的大姐,急忙打开手机,却只看到昨天下午发来的一句“收到”,便再无其他。

白医生眼神暗了暗,点点头,依然表示理解:“现在外面到处都是丧尸,还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人被困在大楼里,国家一时顾及不到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

转而他又抬起头:“准备好了吗?走吧!”

槐岳只是亢奋,提着棍子冲在最前面,直奔楼梯门口,然而刚看到丧尸就猛地脚下一顿,被吓得差点儿跳起来。

门上血红一片,丧尸拍了半晚上的门,手已经差不多拍烂了,血液和手上的皮肉沾满了白色大门。

它穿着大红大绿的寿衣,身体瘦得皮包骨,仿佛大红塑料袋套在一根竹竿上,被风吹得鼓鼓囊囊,想要到处飘飞却又移动不得。

听见后方传来声音,丧尸脑袋后仰,“咔哒”后脑勺几乎和肩胛骨贴在了一起,它的脸色比正常丧尸更加刷白,眼眶里基本看不到眼白,就像脸上开了两个黑洞。

槐岳就是被它这副没骨头一样的诡异动作给吓了一跳。

“唔啊!”趁槐岳惊愣住的功夫,丧尸兴奋大吼,仰头一倒,血糊糊的双手反向着地,腹部上拱,整个身体仿佛一个拱桥,柔韧度爆表,姿势十分诡异。

然后它四肢并用,以一种异常的速度朝槐岳急速而来。

“卧槽!什么鬼东西!”槐岳大骂,头皮发麻,但还是义无反顾冲了上去,一棍子自上而下朝它砸过去,用尽了十足的力气。

“咔哒!”丧尸腹部干瘪,没有多余的血肉作为缓冲,重击之下直接腰骨断裂,拱桥瞬间从中间坍塌。

然而,槐岳还没来得及高兴,却突然感觉脚踝一紧。低眼一看,丧尸的脑袋几乎垂直在了胸膛之下,只露出一个惨白的下巴,上面还有些许青色胡茬,两只黑洞一样的眼睛往上看来,一时间和槐岳来了个对视。

脚踝被抓住,槐岳登时吓出

一身冷汗,来不及多想,棍子在手中一转,几乎是贴着她的身子往下一刺。

“噗呲!”铁棍刺穿丧尸的胸膛,却没有丝毫伤到它的脑袋。

它再度把头后仰,将脑袋严严实实藏到了槐岳的视线盲区。

“卧槽!”槐岳想要往后退一步,一只脚却被丧尸紧紧抓住动弹不得。慌乱之下她只能一只脚后退,矮下身子挥棍朝丧尸的双臂扫去。

而此时秋明和魏芣也已经冲了上来,两人左右包抄,低下身体,铁锤就在手中,可愣是无法找到角度去锤丧尸的脑袋。

“咔嚓!”还是槐岳自己的一棍子奏效,丧尸的胳膊断裂,脸朝地“哐当”砸到了地上,脖子折叠,后脑勺和肩胛骨再度贴到了一起。

槐岳毫不犹豫,再度一棍子自上而下,“噗呲”穿透丧尸的锁骨,刺穿了它的脑袋。

“我靠……这也太吓人了……”魏芣也是一身冷汗,挥锤砸断了丧尸的手,释放了槐岳的脚踝。

而另一边,白医生早已按下了电梯,看着稳定跳动的数字,忽然眼神一紧,沉声叫道:“二十二楼有人上了电梯!”

只见电梯在二十二楼停了大约半分钟,然后才继续往上升起。

四个人把白医生和林琳挡在了身后,距离电梯门有一段距离,握紧武器排成了一排。

电梯缓缓打开,“唔啊!”,丧尸咬掉手上猎物的半张脸,鲜血飞溅。

它后方一个人暴呵一声,举起手术刀“噗嗤”插进了它的脑袋。

电梯门在此时完全打开,六个人看着血淋淋的电梯内部,懵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2-03 23:55:48~2021-02-08 09:52: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freja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平陆成江 45瓶;jane 5瓶;顾顾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