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64章 第 64 章

我的书架

第64章 第 6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靠!”魏芣在后面小声骂了一句, 抱紧了秋明的胳膊。

祝宁听见枪声也明显被吓了一跳,身子不自觉往后躲了点儿,开门的手却不敢有任何移动, 生怕弄出声响来。

焦灼中,杂乱的跑步声逐渐平息, 消失在距离他们很远的地方。祝宁这才朝夏平安招手,示意他们进去。

门外暗黑一片, 门里却是亮得如同地面之上。天花板上每隔五米一盏白炽灯, 米白色瓷砖和微微泛黄的墙壁反射出冷白的光,让槐岳不由得想起整容医院的走廊。

她打了个哆嗦,与钱溢交换位置,走在了最后。

六个人依然排成一列纵队, 做贼一样, 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摸着墙壁弯腰前进。

地下一层的结构复杂,走廊如同网格一样,四通八达,但却没有任何指路的标识。她们跟着祝宁一直前进,又拐过几个弯,只碰见了几间办公室和洗衣房, 完全没有找到上去的路。

这下连夏平安都不淡定了:“宁哥,你没做功课啊?这七绕八拐的, 迟早得绕晕咯,而且万一遇上什么人,就比如刚才打枪的那几个……”

“闭嘴, 废话真多。”祝宁还是不变的平淡语气。

钱溢在后面小声插嘴道:“我也想找酒店布局图来着,可是搜了半晚上都没找到。这种大型酒店、尤其是办公区的布局图,大概一般都不会公布在网上的吧?”

“这样啊!”夏平安恍然大悟道, 然后轻轻拍了拍祝宁的肩膀,“诶呀,宁哥你早说嘛,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要不我们去问问另外两队人到哪儿了?”

这时秋明又插嘴:“我在员工通道里的时候就问了,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回复。”

夏平安转头看看她们,又看看祝宁冷漠的眼神,尴尬笑了笑。

“不做准备的是你,马后炮的也是你,现在问得最勤快的也是你。”祝宁看着他,眼神里写满了“要你有何用”。

夏平安挠挠头,目光躲闪,急忙转移话题:“要不大家沿着走廊分散开来找一找?

这样能快……”

“闭嘴!”祝宁忽然捂住他的嘴,前面的走廊里有急促的脚步声逼近。

走在最后的槐岳顿时警铃大作,左看右看寻找退路,转头瞥见刚才路过的洗衣房,想都不想就拉住前面的人蹭的一下钻了进去。祝宁也来不及多想,赶忙跟上。

恰在门被关上的那一刻,脚步声从拐角处冲了过来。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路!哪儿都一样!这么久了还找不到电梯!”一个年轻的女声相当不耐烦地抱怨道。

“你闭嘴吧!都怪你开枪吸引了丧尸,要不然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落魄!”年轻的男声怼道。

“还不是你说……”

“都闭嘴!找个房间先躲一躲!”一道威严的中年男声跟在他们身边。

六个人挤在堆满衣服的货架背后,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有了一个不祥的预感。

他们不会也要进来吧?

“这里!快进来!”

果然,洗衣房的门再度被打开。六个人捂紧了口鼻不敢喘气。

洗衣房不大,一边是洗衣机和各种皂液,一边是排列整齐的货架,服务员的工作服杂乱不堪地塞满了货架,将躲在后面的六人完美遮挡。

进来的人瘫坐在门口,喘着粗气。过了不到一分钟,门外再度响起脚步声,没有停顿地直往前奔,应该是追在他们身后的丧尸。

“他们走了。”这次是一个中年女声,她松了口气一半,狠狠打了两下两个斗嘴的孩子。

“妈!你打我干嘛?!”男孩女孩齐声惊呼。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怎么了我!领头到处乱跑的是他不是我!”女孩儿抱怨道。

“诶,怎么就是我了?一开始确实是我带路,但是到了后来,你不就跑我前面去了吗?我最多也就带了五分钟的路!”

“你就狡辩吧!让我开枪的也是你,到头来怪我的也是你!”

“行了,闭嘴!这么大声是想把丧尸再引过来吗?中年男人厉声呵斥道,然后停顿几秒缓和了语气,“我

们基本已经把这儿绕了个遍,除了丧尸就是逃命的人,雷霆他们估计已经上去了,还有两队大概也快赶上来了,不能再拖了……”

女孩儿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意思,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小声控诉道:“爸,你凶我!”

男人没有理她,外面再度陷入沉默。

一家四口?雷霆是指他们群里的雷霆吗?

夏平安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划拉了几下,然后趴到地上,小心翼翼往外移动,找到一个衣物间的缝隙,看向门口的一家人。

他看看手机,又看看那一家,突然有些激动。

“喂!神风团!”他趴在地上,从货架旁边探出半颗脑袋,还伸手挥了挥,吓得其他五人目瞪口呆,抱成了一团。

“谁!”中年男人立马举枪对准了夏平安。

“别激动!别激动!自己人!”夏平安连忙举手投降,“我们是祝你平安!跟你们一起来救宋钦安的!”

中年男人顿了一下,神色有些古怪:“是你们啊……你们躲在这里干什么?”

“这不是跟你们一样嘛。”夏平安傻笑着爬起来,招呼抱成一团的五人出来。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叫夏平安,他是……”

“不用介绍,反正以后也没什么交集,看个脸熟就行了。”男孩儿不耐烦地打断了夏平安,却并不正眼瞧他们。

跟在最后的槐岳一出来就被惊了一把,这一家四口长得,完全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说什么呢!”中年女人小声朝男孩儿埋怨了句,站起身一脸抱歉的笑容,“真不好意思,孩子不懂礼貌。”

父亲严肃,母亲端庄,像是电视剧里典型的父母形象代表。

槐岳着实有被这位母亲的端庄外貌惊艳了一把,但等多看几眼,却感觉她的笑容十分虚假,只是公式化的应付。

虽然说着道歉,她却没有让夏平安把话继续说下去,而且也没有任何自我介绍,看样子也不是愿意深入合作的人。

大概跟那喜欢独自行动的雷霆

是一类人。槐岳如此判断。

似乎察觉到槐岳的目光,她眼眸一转与槐岳来了个对视,眉眼弯弯,朝她笑了笑,口露八齿。

槐岳实在没法儿对一个这么公式化的虚假笑容回礼,只得眨巴着眼睛转移视线,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伸手揉了揉刚才被压到的肩膀。

“现在要干嘛?再躲一会儿还是出去继续找上楼的路?”她转头问夏平安。

“当然是出去。”夏平安脱口而出,然后才想起来询问这一家四口的意见,“一起出去吗?还是你们想再歇会儿?我们等等你们?”

中年男人面无表情,神色淡定:“你们先走吧,我们再歇会儿。”然后侧身让出出门的路,坐在门口的两个大孩子也十分默契地站起身让出地方。

好家伙,这就差直接举着枪赶他们出去,并说“我们一点都不想跟你们合作”了。

好在夏平安虽然自来熟又话痨,但也不是没有眼力见儿的人,立马明白了这一家人的意思。

他又是憨笑几声:“行,那我们就先走了啊。”然后赶紧拉着秋明等人跑了出去。

走廊米白的地板上拖拉出数道血迹,往他们来时的方向延伸。祝宁前后看了看,再次夺回领导权,带着五人往前方跑。

“这一家四口怎么奇奇怪怪的?都说了合作救援,他们怎么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走呢?”夏平安小跑着对秋明说道,十分疑惑地挠了挠头。

“这不就跟雷霆一样嘛,也不知道这个脑回路是怎么长的,不要合作共赢偏要自己单干。”魏芣在后面插嘴吐槽。

血迹一直向前延伸,祝宁沿着血迹的指引往前走。本来一直跟在后面没怎么动脑子的槐岳看着地上的血迹越发浓重,这才终于反应过来,惊道:“你为什么要跟着血迹走?你想带我们去找丧尸窝?”

“对,赌一把。”祝宁大方承认。

槐岳立即停下脚步,一手持枪一手持棍,面若寒冰,质问:“你想赌什么?”

两个人一个最前,一个最后,忽然降到冰点的气氛把中间

的四个人也吓得僵住,靠着墙壁不敢动。面前越发浓重的血腥味让他们也心生异样,不自觉朝槐岳的方向靠近了些。

“那一家四口刚才说的,他们几乎走遍了整层,都没有找到电梯,所以我们最好直接去询问酒店工作人员。这么多血迹,丧尸的源头处肯定有人。赌一把,看看是活人还是死人。”

槐岳面色古怪,这样的逻辑似乎也有道理,但也着实是异于常人。

夏平安看看两人,主动站到中间打圆场,装作责怪祝宁:“宁哥,这我就要说你了,有什么计划说出来嘛,你看你什么都憋在心里不说,这闹误会了吧?”

然后他转身面朝槐岳,换了种语气,一脸傻笑:“宁哥就是这样,思维比较跳跃,有什么计划也不喜欢跟人说,他在捡到我之前一直都是一人行动,这习惯一直半会儿也改不回来,见谅、见谅哈。”

说着,他又靠近了些:“咱们一个学校的,又是一个校区的,还一起在物理实验楼躲过难,四舍五入也是过命的交情了。这茫茫尸海的,好不容易遇见同学,这得是多大的缘分呐。给个面子,信我一回,宁哥肯定不会害我们的。”

槐岳五官都揪在了一起,看看同样神色纠结的三个舍友,没有说话。

祝宁可能也察觉了自己的问题,换了种语气,诚恳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是真的这么想的。”

槐岳依然沉默。

“你们看啊,那一家四口和雷霆的态度已经很明了了,要是我们再不团结合作,那这个合作救援还不完犊子了。无论怎样,给个信任,行吗?”夏平安看着槐岳的眼睛,“你们要不放心,就让宁哥打头阵,等他解决掉所有丧尸之后我们再进去!”

夏平安这话信誓旦旦,还没等他拍胸脯保证,祝宁去立即摆手:“这不行,我也是看有你们帮忙才想赌一把,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肯定不会这么冒险。”

夏平安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仿佛在问:你在说什么?

“好家伙,我差一点儿就被你说动了。”槐岳也十分无语,拍拍夏平安的肩膀,“但你前面那话是确实有道理。”

秋明在一旁咬着嘴唇,左右看看,认真对祝宁道:“既然是合作,那么有任何计划一定要沟通。”

祝宁点点头:“以后一定。”

“那我们现在走?”夏平安眼睛里又闪出希望的光,拉着秋明跟在了祝宁身后。

血迹越发浓重,墙壁上也开始有挣扎的血手印。又拐过一个弯,一扇大门敞开,门口的血液几乎要积成小潭。

“唔啊……”丧尸的吼声果然从中传出来。

“到了,做好准备。”祝宁沉声。

槐岳上前挤开夏平安,握紧铁棍,紧跟在祝宁身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