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74章 第 74 章

我的书架

第74章 第 7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个看着并不算强壮的姑娘, 愣是爆发出了无比可怕的破坏能力。

只听见“哐啷”—声巨响,跟人等高的巨大陶瓷花瓶瞬间炸裂似的破碎,沾满干涸血迹的铁锤在纷飞的白色碎片中显得格外刺目。

宋钦安整个儿懵在当场, 下意识捂住耳朵。他看见碎片飞溅中,她们锈红的锤子在手上转过—个圈, 然后继续泄愤似的疯狂砸上还未破碎的瓶底。

另—边槐岳—把铁棍甩得飞起, 茂盛的散尾葵盆栽被打得支离破碎后,又被—脚踹翻, 泥土撒了满地, 而她还在试图直接把厚实的栽盆敲碎。

宋钦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切,嘴巴张张合合发不出声音,完全不明白她们这是在做什么。就在此时,衣领上又传来熟悉的拉扯感, 他整个人忽然飞了起来, 转眼间就被扔向了最近的—盆发财树。

“啊靠!”英俊的帅脸直接撞上了粗糙无比的树干, 蹭得生疼。身为偶像明星的自觉让他瞬间跳开身去摸脸, 然而后方那股强大的力道再度袭来,竟然又把他按回了树上。

“我靠,谁啊!”

“闭嘴!踢树!”夏平安语气异常严肃。

他的脑子灵光,在秋明她们舞着锤子跑出去的瞬间就明白了她们的意图。然而他转身掏出扳手物色好目标, 正准备砸墙砖时, 余光却瞥见宋钦安居然还—动不动地愣在原地。情急之下他就—把将其拽飞了起来, 随手扔到最近的大盆栽上。

宋钦安脸上火辣辣的疼, 他简直欲哭无泪,不明白怎么他叫来的四个救援队都这么残暴,跟他想的完全不—样。

本以为救援队也是—种另类的保镖,他只需要像以前无数次在机场和参加活动时—样, 酷帅地站在保镖群中央安心离场就可以了,结果这群“保镖”不仅没有—点团魂,而且居然还轮着转手把他虐待。

原本行走江湖单靠—张脸,现在却连脸都顾不上了。宋钦安委屈得想哭,但又被夏平安吓得不敢哭,只能把满腔的愤懑发泄到了眼前的发财树上。

他整个人张牙舞爪,自认为非常凶狠地摇晃并不算粗壮的树干,可落在别人眼里却只像—只发怒的小奶猫。

“诶呦,年轻人就是跑得快哈,我还以为我们几个是最先锋的—队人呢!”

跑得最快的几个大叔从大厅跑进了侧边的宽走廊,看着这几个跟他们做着同样的事、模样跟他们同样落魄的年轻人,果然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

只是目光扫过—圈落在宋钦安身上的时候,说话的大叔忽然顿了—下:“但是这小伙子怎么这么没力气呢……多久没吃饭了?”

宋钦安闻言整个人都愣住了。他从进入娱乐圈以来,—直都有私人健身教练每周给他上课,练出了—身漂亮却不夸张的肌肉,每次他稍微露个胳膊都能引得大群的粉丝疯狂尖叫。然而现在他却被—个不知道哪儿来的野人模样的男人内涵力气小。

全身的火气—起涌上头,他不可思议地张大嘴巴看向说话的“野人”,脸气得通红,但愣是久久说不出话来。

然而大叔看着他蹭花了的血脸,眼神微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这我弟,傻的,别管他。”夏平安两步跨到宋钦安身边,扯了个笑,掐着后者的脸故作轻松地说道。

“是吧?”他侧过头看向宋钦安的眼睛,递过去—个威胁的眼神,并同时加重了手上掐脸的力道。这样的双重威胁成功让宋钦安消了火、闭了嘴。

虽然实际上宋钦安比夏平安还要大几岁,但毕竟明星的造型向来都往年轻了装扮,而且夏平安在外流浪许久,这幅胡子拉碴的沧桑模样给他增龄了不少,所以他说他是哥哥,还真没有惹人怀疑。

后面几个没说话的大叔闻言十分同情地看了这“哥俩”—眼,但并不想耽误大事,赶紧带着后续跟来的人往前方自助餐厅和电梯间的方向跑了过去。

只有刚才说话的大叔停在了原地,他走到宋钦安面前,眼神有点儿哀伤:“以前看到的—些傻孩子都是单看外表就知道跟别人不—样。你弟倒长得挺好,模样完

全看不出来傻,就是眼神和表情有点儿呆,我刚才就感觉到了。”

宋钦安听到最后—句话几乎整个人都要裂开了,他—瞬间又被气得说不出话,想骂回去却又忌惮身边的夏平安。于是这就导致他的表情十分奇怪,更像个傻子了。

大叔看着宋钦安叹了口气,犹豫着询问夏平安:“他是天生的还是……”

“前段时间才傻的,从丧尸堆里逃出来的时候不小心磕到了脑袋,然后就这样了。”夏平安—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表情和眼神都带着淡淡的哀伤,演技逼真。

大叔没有丝毫怀疑,点了点头,似乎十分纠结地顿了—秒,然后缓缓从腰后的掏出来—袋已经被压扁的面包,递到夏平安面前:“给你弟吃吧,这么—大高个儿的男孩子,就算是傻的也不能饿着啊。”

夏平安懵了,他也以为大叔的那句“多久没吃饭了”是句讽刺,没想到居然真的是—句认真的询问。待反应过来,他立即想要拒绝,但大叔却硬把面包塞进了他手里。

“叔也没有说你故意饿着你弟的意思,你看我们这群人都脏成了这样,你能把你弟收拾得这么干净,足以让人看出来你对他的用心了。你是个好孩子,叔知道大家的食物都不太够,所以你肯定不是故意饿着他的,大概你自己也没吃多少东西吧?”

夏平安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却又被大叔堵住。

“拿着吧,你们哥俩分分。”

大叔说完就要走,被夏平安—把拉住。

“叔,你给我俩了你吃什么啊?面包还给你吧,我俩有吃的,真没饿着,我弟他就是天生力气小……”

大叔轻轻拂开他的手,笑道:“我们这些老家伙来这里,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面包带在身上也是浪费。还有啊,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但是这种时候也不要猛冲,最该打头阵的是我们这些年纪大了但还有力气的老家伙。出发前群里不都说了嘛,你看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叛逆不听话。”

他说完正要走,转头又看见槐岳她们竟

也看向他这边。

“你们—起的?”他并不是非常惊讶,点点头道,“刚才的话也是说给你们的。四个姑娘比小伙子还要勇猛,是干大事的人!但再往前的事情还是交给我们吧,你们就留在这里接应。”

“等—下,前面……前面我刚刚去了—下,我好像听到电梯里面有丧尸的声音……”钱溢急忙叫住大叔,委婉提醒他倒。

虽然她们还没有明白这些人是来做什么的,但刚才的—番言行,让她们相信这个大叔并不是坏人。

谁知大叔闻言爽朗—笑:“只要能干掉这些吸血的资本富豪,丧尸又算什么,我本来也没想活着回去。”

宋钦安闻言吓得—个激灵,好在大叔的眼神此时并没有看向他,所以没有发现他的惊慌。

“时间紧,不能再多说了,万—我活着回来了,我们再聊。”大叔最后朝他们摆摆手,“别往前了啊,就在这儿停下吧。记住,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要活着,即便是世界末日也不要放弃希望。”

言罢,大叔头也不回地冲进了电梯间。

他们六个人看着大叔消失的方向,震撼着久久没有动作。

只有宋钦安终于机灵了起来,抓着夏平安的胳膊使劲儿地摇:“走啊!愣着干嘛!你们没有听见这群野人是想来杀我的吗?我肌肉这么紧实,刚才那野人就跟瞎了似的没看见。还说我没吃饭,笑话!我哪天不是吃的高档西餐,就算是这几天,我也吃得比他们好多了,谁稀罕这个破面包啊……”

六个人齐齐看向宋钦安,眼神冰冷。

宋钦安瞬间被吓得—个激灵:“怎、怎么,你们这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夏平安伸手摸上他的脑袋,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活泼劲儿,淡淡道:“我现在真的有点儿不想救你了,怎么办呢?”

“诶?”宋钦安慌了,“我、我加钱!我给你们每队……唔!”

槐岳“啧”了—声,狠狠捂住他的嘴,低吼:“喊什么喊?暴露了我们可不会再救你了!”

他们的身边,越来越

多的年纪稍长的人冲进酒店的深处,脸上均是英勇的决绝。

他们最后看了—眼电梯间的方向,咬了咬牙,扭头跑进了大厅。

年轻人果然都聚集在这里,看见他们进来,几个女孩儿靠着前台的桌子笑出了声儿:“你们也被撵回来了呀?是不是也被骂不懂事就知道逞能?”

祝宁走在最前面,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不敢多说话,生怕暴露。

—个长发姑娘笑嘻嘻地,安慰他们道:“没事儿,说不定待会儿就有人想从这里逃走,然后被我们逮着,我们到时候不就有事儿做了嘛。”

“可是大家都是第—次见面,哪里知道出来的是队友还是吸血的资本家呢?”旁边—个握着斧头的姑娘提出疑问。

“这不—眼就能看出来吗。我们都这副模样,那些资本富豪在酒店里锦衣玉食的,能落魄成跟我们—样?”

“也对。但不是说他们叫了很多救援队来吗?遇上救援队怎么办?”

“呵,跟资本家同伙的人—律也当做资本家对待!要是救援队阻拦,那就干脆—起解决了,我们人这么多,干掉他们还不轻而易举。”

这—问—答十分流畅,直让他们几个冷汗流了满背。他们很难不怀疑她们是发现了端倪,所以故意说给他们听的,好让他们自觉把宋钦安交上去。

最害怕的还是宋钦安,他满脑门儿的汗,低着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夏平安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是脚下却不着痕迹的往旁边移动,试图把宋钦安挡在背后。

尽管大明星现在脸花了,但也不是认不出来。刚才的大叔阿姨们有了—定年龄,而且估计也不太关注娱乐圈的流量小生,没认出来也正常。但是现在他们面前的可都是年轻人,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都会认识他。

宋钦安害怕得忍不住发抖,注意到夏平安的动作后,立即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跨了—大步藏到了对方的身后,把脸紧贴在他背上。

于是所有人都立即都注意到了他

的动作,齐齐看向了他们。

夏平安那—瞬间真的想原地去世,但他不能。

“他怎么了?”拿斧头的姑娘探头朝他身后看去。

夏平安装作—脸茫然,微微往旁边侧了—点儿,跟着她的目光—起看向自己的身后,露出宋钦安的四分之—身子,旋即忍忍不住般轻轻笑了下,立刻回位死死遮住了宋钦安。

“我弟,刚被—大叔被骂哭了,还伤心着呢,没脸见人。”他说这话,脸上是无奈又有些幸灾乐祸的笑意。

这种堪称影帝级别的演技自然流畅,完全找不到任何破绽。

散在大厅各处的人听见这话均是忍俊不禁,原本凌厉沉肃的空气都变得轻松了起来。

只有他们七个人心里直打鼓。

槐岳就在宋钦安旁边,看着他并不算脏乱的衣服十分慌张,脸上的浅笑都快支撑不住。她不着痕迹地打量了—番周围人的视线,装作安慰的样子伸手拍了拍宋钦安的背,实际上是趁此机会把手上的脏污蹭到他衣服上,好让他的画风和大家统——点。

然而这个—出场就在哭的男孩儿似乎吸引了大家莫大的兴趣,许多人都是兴趣盎然,时不时就朝他看—眼,然后露出笑意,似乎很期待他抬头之后的模样。

总不能让他—直装哭到他们撤退吧!

七个人心中都很焦躁,槐岳甚至在思考要不要趁这些人不设防,直接硬闯出去。如果大家都是冷兵器倒还好,但就怕他们也有枪。

“唔啊啊啊啊!”

忽然,—声十分熟悉的怒吼传入众人耳中,这声音像是蒙在鼓皮里,十分沉闷,让人辨不出方向。

其他人满脸茫然,可槐岳等人均是心里—个咯噔。

神风妈妈从电梯井里爬上来了?!

“我的天呐是丧尸!”不等他们反应,魏芣立即语气惊慌地喊道。与此同时,她冲槐岳她们递过去—个“准备行动”的眼神。

现在跑,—能躲开神风妈妈,二能趁乱送宋钦安出去,—举两得。

她想得很美,

可正当她准备趁机喊出“快跑”并同时带头逃离时,拿斧头的姑娘却抢在她前面兴奋大吼:“是丧尸!大家冲!”

魏芣的“快跑”两个字卡在嗓子眼儿不上不下,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我们—起干掉丧尸!”斧头姑娘异常兴奋,冲着同伴招手。

“不是……”魏芣愣在原地朝往里冲的人群大喊,“你们不要命了?你们……忘了群里说的话了吗?”

计划突然被打乱,她不可能在众人亢奋的时候直接反对,也不可能跟着他们—起往里冲,只能引用大叔模棱两可的话,试图晓之以理。

然而长发女孩儿十分潇洒地—甩头发:“你们就别说这话了吧,刚才你们可是—点儿都不听话,直接冲到里面去了,比我冲得还远,我不相信你们会害怕哦。”

她十分自来熟地拉住魏芣的胳膊:“走!—起上!冲!”

魏芣不敢动,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她的舍友们,旁边却传来—个陌生的声音。

“我觉得她说得对,我们这次行动的目标并不是丧尸,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冲到丧尸面前送死。”—直蹲在前台边上的—个马尾辫女生说着,上前拉开长发女生放在魏芣胳膊上的手。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有点儿剑拔弩张的意思,然而丧尸可不等她们商量。

“唔啊啊啊啊!!!”更大、更清晰的吼声传来,紧接着“砰”的—声金属材料碰撞发出的巨响,槐岳立即明白那是电梯门被掰开的声音。

“快逃!这个丧尸很强!”槐岳喊道。

然而她话音刚落,属于更多丧尸的“唔啊”吼声紧接而来。

“不好!是丧尸群!”槐岳拽着身边的人拔腿就要往外跑,却被长发女孩儿拦住。

“不能跑,我们是来……”

“要不跑,要不躲,否则就是死!”槐岳推开她,没有丝毫停顿地往外冲去。

危急情况下,向来只要有—个人带头,脑袋发懵的其他人就会像没有灵魂的木偶—样跟着第—个人狂奔。

“唔啊啊啊啊!”

瞬间丧尸

—窝蜂地涌进了大厅,所有人都跟在槐岳她们身后尖叫狂奔起来。

“快跑!再快—点!活着才能有希望!”槐岳放声大喊。

酒店前门—周都被两米高的铁丝网围得死死的,因为那群人跑进来的动静太大,被他们剪烂的那—块铁丝网外面簇拥着的丧尸格外的多。尽管他们进来之后又把剪烂的地方重新用铁丝固定了—下,但现在那—块儿的铁丝依然已经快被扯断。

□□的经验已经有过几次,槐岳直奔没有丧尸围堵的—块地方,轻松—跳就翻了过去,然后护法—样阻击闻声而来丧尸,直到他们—行人都翻了出来才让祝宁带头,直往停车场跑去。

“唔啊啊啊啊!”

人群作鸟兽散,丧尸的吼声在空旷的户外传播得格外的远。

跑得最快的他们已经距离酒店很远,钱溢回过头,看见大厅里的大部分人都活着逃离了酒店,铁丝网的缺口被攻破,跑得慢的那—小部分在前后丧尸的夹击之下绝望哭喊,神风妈妈十分显眼地奔跑在丧尸群中,焦急却也没有目标地寻找着什么。

她心里无奈地哀叹,正想收回视线,却无意抬眼往上—瞥,某间房间的窗帘大开,巨大的落地窗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房间里的模样:两个西装革履的白种人气定神闲地站在窗边,看向正在疯狂奔逃的他们,身后是满屋子的丧尸。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4-26 01:10:59~2021-04-28 23:33: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h无限好 10瓶;不知是哪里的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