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77章 第 77 章

我的书架

第77章 第 7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潮浩浩荡荡, 有序前行。他们无一例外,全部高举绿色的标语和旗帜,放声高呼, 口号一声比一声嘹亮,震彻了天际, 惊飞了在高楼屋檐筑巢的鸟。

或许是因为要举标语, 人群并不紧密,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个个头极高的人举着喇叭领喊口号。槐岳定睛细看, 这才看见举喇叭的是骑在另一个人的肩膀上。

但他们人数太多, 举喇叭的人似乎也没有什么默契,所以口号怎么也喊不齐,槐岳再怎么细听也实在无法听清他们在喊什么,只能看见人和绿色的旗帜共同翻涌。

还有无数丧尸从近处的各个角落跑上街头, 逐渐汇聚在一起, 如潮水向他们奔涌而去。

“卧槽他们这是在干嘛?疯了吧!”槐岳目瞪口呆, 这次是彻底被吓清醒了。

明明刚才朝这里走的时候并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可现在这突然出现的喧闹不过片刻就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呼号,让人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

“后退!快点!快啊!”夏平安依然满脸焦急地朝她们挥手大喊。

槐岳立即缩回车里催促:“挂倒档!踩油门!快!”

钱溢慌忙照做,但后排的三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窗探出了窗外,正呆呆张着嘴巴, 三脸震惊地看着前面说不出话。

就在此时, 钱溢挂好档位猛踩油门, 车子“呜”的一声瞬间朝后猛退。

“哐当!”魏芣秋明两人挤在一个窗口, 一下子嘴里猛灌一口冷气,然后撞到了车身上,在即将被甩出去的瞬间却又被窗户卡住。

两人十分艰难地扒住车门才缩回车里,而对面窗口的的宋钦安还半个人甩在车外, 槐岳正拽住他的裤腰带,硬把人往车里扯。

“啊——快把我拽回去!他们来了!他们朝这里来了!”宋钦安忽然疯狂嚎叫。

人潮注意到了他们,双双锐眼好似狼群发现了猎物,迅速分出了一条支流朝他们跑来,而正朝人潮涌去的部分丧尸也同样被吸引了过来。

人数之多、阵仗之大,是昨天酒店走廊都比不上百分之一的程度



“快点!救我!”宋钦安眼泪直飙,双手在外扑棱了半天却愣是找不到一个着力点,只能感受到好几双手正扯着他的裤子往车里拽。

钱溢看不见前方的情况,只从其他人的反应看出前方的情况十分危急。

未知最让人慌乱,她油门踩到底,通过倒车影像看后方的路,可第一次在如此车速下倒行控制方向,还是让人难免紧张。

尽管她已经努力保持镇静,但车子依然时不时撞上路边的废弃车辆,让她不得不重新挂档前行又倒退。

“哐!哐!哐!”车速在疾冲和急停之间来回切换。

槐岳三人合力拽着宋钦安的裤子,急停急行中脑袋被甩成一团浆糊,直让人头晕得想吐。费了一番力气,她们终于在真正吐出来之前把宋钦安扯回了车里,立即趴在椅背上放稳脑袋,努力缓和晕车的症状。

“他、他们过来了!”宋钦安被外面的冷风吹得格外清醒,窗户也不关,惊魂未定地继续嚎叫。

槐岳不明所以,眼神还没朝前方递过去,一道黑影却突然从旁边的楼房之上一跃而下,“轰隆”成为一滩黏在地上的血肉。

“它们过来了!”宋钦安捂着脸,失控的尖叫几乎变了声,“我昨天才从丧尸堆里逃出来,现在就又进了丧尸堆!我不想死!我要回家!”

人潮支流振臂高呼,很快就已经距离他们不远。绿色的旗帜高高举起,随冷风飞扬。

越野车里,夏平安死死拽着系在胸前的安全带,看见人潮、看见丧尸、又看见丧尸冲进人潮,血色在绿海中蔓延。

“宁哥、宁哥你开快点儿!”他哭喊道。

丧尸太多了,他们来时路上只有一些游荡的零散丧尸,同他们以前走过的许多地方没什么区别。只要车不停,这些丧尸有跟没有是一样的,他早就习惯了这些。

但现在,丧尸好像瞬间就从世界的各个角落凭空冒了出来,原本零星的丧尸突然之间呈指数增长。

商场深处、居民楼、写字楼、街巷的角落……隐秘角落中潜藏着的无数丧尸此时都被人潮高喊的口号唤醒。



路两侧破败的楼房里也开始有人影晃动,丧尸的面孔慢慢在玻璃后浮现。

“哐当!”车身猛烈一震,再次撞上了侧后方的一辆废车。

越野车没有倒车影像,祝宁眉头紧锁,来回转头看向两侧后视镜,语气镇静冷漠:“已经很快了,再快就要撞到她们了。”

夏平安立马回头看了眼,掏出手机。

后方,冷风从窗户外呼呼地往车里灌,三人的晕车症状硬生生被冷风压了回去。

槐岳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刚打开听筒里就传来夏平安崩溃的喊叫:“你们开快点儿啊!他们要追上来了!好多丧尸!”

没开免提,但声音依然大到让车里所有人都能听清。

她们再次探头朝外,汹涌的人潮依然在宽阔的主路上高呼着口号,越来越多的丧尸听着声音在迷茫中找到了方向,四面八方拥挤而来,犹如海浪朝他们奔涌而去。

人潮是一座巨大的岛,丧尸是不知停歇的试图吞噬岛屿的浪潮。最边缘的沙滩总是最先被海水浸湿,最边缘的人群也总是最嫌遭受冲击,绿色旗帜在惨叫和口号中被染红,从最边缘一点一点的朝中间渗透,而人潮全无抵抗,并且还带着一条支流涌向他们的方向。

与此同时,大路边高耸的写字楼上,数扇窗户玻璃砰然碎裂,透明的碎渣大雨般倾盆洒落,反射着耀眼的阳光。楼中的丧尸们站在窗前仰天咆哮,然后一跃而下,“轰隆”坠落到人潮中间。

没有人躲避,没有人反抗,一朵朵血花在绿潮中怦然绽放。

“他们疯了吗?!为什么不躲?为什么不逃?”秋明尖叫。

这简直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可话音未落,侧后方同样“砰”的巨响,玻璃被砸碎,破败矮楼里的丧尸轰然坠落,然后挣扎着爬起来。

前后都是越来越多的丧尸,他们渐渐被包围。车窗全关,钱溢还在倒车后退,几分钟的熟悉之后她已经能大概把控方向,开始有意瞄准冲到小路上的丧尸,撞倒它们,再碾压过去。

大路从一片绿海到一片红海,统共也就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叫人

听不清楚的口号慢慢熄灭,惨叫渐起,赤红的血海中终于有人害怕了,他们想逃,但此时已经晚了。

丧尸终究还是把他们撕成了碎片,嘶吼和咀嚼让屠杀变得像是一场盛大的狂欢。

宋钦安看着他们,感觉像是看见了自己的结局。他抱紧自己,在座位上缩成一团。

“宋钦安!宋钦安!”忽然有人喊他。

宋钦安抬起头。这声音有些远又有些模糊,他是凭着对自己名字的敏感,才从混乱一片的嘈杂声中将其辨别了出来。

“谁叫我?有人叫我?”他四周看看,前后左右,全是朝他们涌来的丧尸。

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是丧尸叫我!它们要来索我的命了!”

槐岳本就烦躁得要命,听他一哭更加暴躁,冲他大吼:“哪儿来的丧尸喊你!还索命,丧尸又不是黑白无常!”

“可它们就是在喊我!我听到了!”宋钦安继续哭。

槐岳还想再骂,却被魏芣拦住。

“你听!真的有人在喊他!”

“宋钦安!宋钦安!”尖锐的女声越来越近,几乎要喊破了音。

她们循声四处寻找,终于在前方看见一个举着绿色旗帜、朝她们招着手的姑娘。

倒退行车是个难度极高的活儿,钱溢已经是油门踩到底地往后冲,但东撞西撞之下,其实总体速度并不快,这会儿已经是被人潮的支流追到了跟前。

前方越野车上已经爬满了举绿旗的人和丧尸。人拼命拍着车玻璃大喊着什么,表情具是兴奋无比。丧尸爬到人身上,毫不客气地张嘴撕咬。

黑色的越野车上血流成河。四面玻璃和后视镜都被挡住,祝宁什么都看不见,凭着感觉盲开,倒行出s形试图甩掉满车的人和丧尸。

一直呼喊宋钦安的姑娘试图绕过蛇形的越野车,但几次都在就要绕过去的时候差点儿被撞,她干脆翻身爬上路边的废弃车顶,一路飞跳着冲到宝马车前。

然后再车内五人惊讶又警惕的眼神下,姑娘飞身跃起,“哐当”跳上宝马的车顶。

“宋钦安!”姑娘的脸从车顶倒悬下

来,拍着车窗无比兴奋。

众人瞬间警惕万分,钱溢赶紧加快了车速,也不刻意撞击丧尸了,学着祝宁的模样蛇形倒退,试图先把人从车顶甩掉。

可姑娘早已找到了着力点,任由身体随车摇晃但就是甩不出去。

“宋钦安!你开窗!我跟你说几句话,我不伤害你!”姑娘兴奋得泪眼婆娑,“我是你的粉丝!”

槐岳不敢放松警惕,举起铁棍对着窗户外的姑娘,并时刻注意着周遭试图扑向她们的丧尸。

“粉丝?”宋钦安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粉丝了,以前出门必有大群粉丝环绕,他还觉得烦,但现在只觉得分外怀念和亲切。

他不顾魏芣阻拦,将窗户打开一道两指宽的缝隙:“你想说什么?我听着。”

“安哥,我、我是你的最早的一批粉丝,从你《嬉闹安京城》里演男三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所以我刚才一眼就认出了你!”姑娘铜铃般的大眼睛里眼泪如豆往下掉,但因为倒悬在车顶上,眼泪全从额头流进了发间。

前方祝宁渐渐掌握了盲开的技巧,退得越来越快,几乎要撞上她们。钱溢不得不更加专注地开车,稳步提高车速。

后方丧尸逐渐成规模,数十只一起站在路中央盯着她们。钱溢方向盘稍动,径直撞向它们队伍的中央。

“砰!”丧尸保龄球一样被撞散,但偏偏有一个适时起跳飞上了车后盖,一把抓住了姑娘的腿。

“啊!”姑娘吃痛叫喊,相当愤怒地狠踹几脚,把丧尸踹下了车。

刚跟偶像说了一句话就被打断,姑娘重拾情绪,看着宋钦安满脸心疼:“你的脸怎么伤成这样了?待会儿你去找个流动医护车看看,别留疤啊!”

“谢谢、谢谢!”被四个救援队折磨和嫌弃了一天多的宋钦安,终于又听见了关切的话语,感动得连连道谢。

姑娘哽咽着,又有丧尸扑到车上,她都是手脚并用将它们推到车底。

“你别谢我,你不用跟我说谢谢!实际上,应该是我谢你才对。”姑娘把她手中绿色的小旗子从窗户缝隙塞进车里。

“你看这个标志

,你还记得吗?”她满脸期待地看着宋钦安。

宋钦安放平旗面:“这是……我以前发过的……”

“对!”姑娘立马点头,“世界生态环保协会!”

宋钦安显然只记得他见过这么个图案,但根本不记得这个组织的名字,他愣了一下,笑容尴尬地连连道:“对对,我记得,我发过……”

“谢谢你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谢谢你为世界生态保护做的一切!”姑娘的激动情绪达到了巅峰,但车里人却都是一脸茫然。

“因为你发的那条微博,我们在后援会的带领下为世界生态环保协会募集了三百万的资金,并且还参与到了许多生态保护的公益活动之中。也是在这些活动中,我逐渐认识到了生态保护的迫切性和必要性,所以在大学毕业之后毅然决然正式加入了协会!”

“唔啊!”多次尝试失败之后,终于有一个丧尸稳稳当当跳上了车顶,扑到姑娘身上大口撕咬掉了一块血肉。

“啊!”姑娘痛苦哀嚎,却依然目光紧盯宋钦安,加快了语速。

“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环保献身的,大概是上帝都想奖励我的奉献,让我在献身之前遇见了你。”

“唔啊!”丧尸大口咀嚼,再度撕咬掉一大块血肉,另一侧有一个丧尸也“哐啷”飞身上了车顶。

“呃啊……”鲜血不受控制地从嘴里涌出,姑娘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安哥,你是我生命的的光,是你让我找到了我人生的方向,谢谢你!谢……谢你……”

血流满面,姑娘闭上了眼,丧尸的咀嚼声无比欢悦。

“唔啊啊啊!”更多的丧尸扑到她们车上,姑娘的尸体不过半分钟就被撕扯成许多块分食。

宋钦安呆呆地看着糊满姑娘的血的窗户,瞳孔剧烈震颤着。魏芣推开他的脸,关上了窗户。

一公里长的小路终于开到了尽头,重新回到四车道的路上,钱溢从未觉得马路是如此的宽敞。她油门踩到底,极速大s弯蛇形,不一会儿就甩掉了满车的丧尸。

而宋钦安傻了一样,仰头呆呆看着车顶,眼泪无声地

往下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