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85章 第 85 章

我的书架

第85章 第 8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手机突然震动, 钱溢吓得手一抖,心都快吐出来了。

“嗡~嗡嗡~”震了两三下,手机没了动静。

是她们三个人谁发来了消息吗?

钱溢隐隐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

保安“唔啊唔啊”地疯叫, 脚下步子重得跟跺脚一样,每一步都要把地踩个窟窿。手上也在疯狂打砸旁边的东西, 电瓶车被推倒, “滴滴滴”的警报和“哐哐哐”的声音不绝于耳。

钱溢摸着承重柱,躲在柱子跟旁边车练的夹缝里, 探头看向保安的方向。

一片漆黑, 什么都看不见。

“噗呲——”

“唔啊啊啊啊——”

怒吼忽然化为惨叫。

难道是秋明魏芣动手了?!

钱溢一惊,越发不安,终于不再犹豫,掏出手机查看消息。

辅导员-刘老师:大家记得晚上在群里打卡哦, 有事私信我。

辅导员-刘老师:全体成员。

工程4班-罗欣蕊:收到。

我!靠!

好像是一盆是冷水兜头浇下来, 钱溢所有的忐忑和期待瞬间转为失望和一种无名的怒气, 甚至想要当场退群。

保安吃了痛, 好像伤到了哪里,不再踱步,嘴里只剩下痛苦的嚎叫。

要不她先给她们发个消息?

钱溢这样想着,转头看回手机屏幕, 余光无意一瞥, 兀的顿住。

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

她机械一样咔哒咔哒抬头, 手机屏幕翻转, 亮着的微光正面对向落灰的车,缓缓往上凑近。

车玻璃上印出一张极其惨白的大脸,黑葡萄一样眼珠贴在玻璃上,直勾勾地看向她。

“唔……”极为沙哑的嗓音努力尝试发出了第一个音, 然后突然转为一种暴怒的尖叫,“啊——!”

“砰!”它双手忽地猛拍车窗,黑溜溜的眼睛瞪大圆睁死死盯住钱溢,嘴巴张得有半张脸大,粗粝沙哑却又尖锐的尖叫就是从那里针芒一样刺出来。

钱溢吓得跳起来就跑,捂住嘴巴压抑住自己惊吓到尖叫的欲望。

黑暗中找不到方

向,她再度摸黑狂奔却发现自己好像进了车堆,“砰砰砰”不断撞上什么。

她伸手去摸,四面都是落灰的车,她跑不快,稍微疾走两步都能被撞着,衣服还会被后视镜勾住。

“唔啊!!!”

“砰!砰!哐!”

车里的丧尸还暴怒着咆哮出不来,不远处一声呼应的嚎叫透着兴奋。

“唔啊——”

保安来了。

突然之间成了漆黑停车场内目前唯二的丧尸眼里唯一能找到的猎物,钱溢头都快炸了。手机又“嗡~”的一响,她立即抬手看是不是另三人也发现了她的险境。

微亮的屏幕上一条消息:

工程3班-刘誉:收到,老师辛苦了。

靠!她要退群!

钱溢快疯了,这一片的车子密密麻麻、多得可怕,她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一处极其狭窄的空隙里,凭她这么瘦小的身材侧着身子也只能勉强卡在里面,双手随便一摸就是满手厚厚的灰尘。

保安的“唔啊”越来越近,奔跑的步子每踩一步地都要震三下,车里的丧尸依然“砰砰”砸门。

微亮的屏幕自动熄灭,钱溢卡在车缝里前进不得、又蹲不下去,急得要命。

她只能返回去一段又转向其他方向摸摸索索,终于找到一块够她蹲下的空间,立即蹲了下去把自己缩成一团,并伸手从背包侧掏出仅剩的一个冷包子扔了出去。

“哐当!”包子不知道砸到了哪儿,发出不小的声响。等到保安终于到达哐哐作响的车门处,包子和钱溢都已经没了声音。

“唔啊!”

“哐哐哐!”

两个丧尸隔着车门吵架一样对吼,比着谁的嗓门更大,好像一个在要求放它出去,一个在质问对方猎物跑去了哪里。

另一边。

“魏芣?魏芣?”秋明用气声轻喊。她蹲在大约是路边的地方,左右摸了摸,并没有任何东西,只是脚下有一片轻微的突出,形状摸起来像是车库划线的油漆。

魏芣推开她的时候,她们俩的奔逃速度差不多,而且脚步声也是在差不多的点儿消失,

所以她猜测她们俩距离应该不会相差太远,说不定对方就在她相隔两三米的对面。

实际情况也确实差不多,魏芣背靠墙,旁边一排都是刚才被保安推倒的电瓶车——她刚刚和保安距离最近的时候,甚至能感受到它被雨水打湿的裤腿上扑面而来的湿气。

她知道任何时候和同伴待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槐岳两次和她们走散,每次都几乎是经历了九死一生才又找到她们,归队时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但刚才的情况实在是迫不得已,她们要再不分头,保安能一“爪”双雕。

幸好丧尸被她们分头的脚步打乱了节奏,幸好它刚才只是推翻了一排的电瓶车就离远了,也幸好这些电瓶车没有砸到她。

她听见了斜对面的秋明在呼唤她,但她依然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动作,哪怕保安此时已经跑到远处,正不知道在和谁吵架。

——她感觉她旁边蹲着另一个人。

“魏芣?魏芣你在吗?”秋明依然用气声叫,周围一片空荡,她感觉整个人都要被这黑暗吞噬了,心里越发不安。

槐岳和钱溢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又和魏芣分开,孤身一人在陌生漆黑的环境作战,实在过于没底。

而现在她又没得到魏芣的回应。

她抱住自己,锤子紧紧握在手里。

“魏芣?”她又喊,声音有些颤抖。

另一边的保安还在咆哮,声嘶力竭,然后“哐啷”一声巨响,它撑手跳上车引擎盖,大步一跨踏上车顶。

“唔啊!”它的咆哮好像丛林野兽的王。

“哐!哐!哐!”它在车顶条约,朝落满了灰的车堆深处而去,寻找刚才从它指缝中溜走的猎物。

魏芣听见秋明的声音,也听见保安在车顶跳跃的巨响。她不动也不出声,把呼吸都放到最慢,可抵不住脑门儿直冒冷汗。

她真的能感觉到有另一个“人”正蹲在她旁边,一动不动,但确实存在。

是丧尸吗?还是一具普通的尸体?

秋明一直在叫她,如果那“人”是丧尸,听见声音肯定会去攻击秋明。

她又急又怕,想让

秋明不要再叫了,想告诉对方她就在这里,可是万一她一出声,黑暗中又是如此近的距离,她大概率都来不及反应就会被攻击到。

“魏芣……你在吗?你能听见我吗?”

别叫了,别叫了!我旁边有“人”啊!

“魏芣?魏……”

声音忽然停住,魏芣一愣。

秋明出事儿了?

她下意识抬头,然后旁边的“人”也终于有了动作,跟她一起抬起了头。

心脏一沉,她急忙屏住呼吸,手捂住口鼻。

那“人”抬起僵硬已久的身体,衣物摩擦的细微声响里好像有骨骼被掰正的“咔哒”。

“唉……”长长的一声叹息,它用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距离太近,手抬起的时候差点儿打到魏芣,好在魏芣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不是“唔啊”,它是人?还是没有彻底尸化的半丧尸?

“嗯——”它的懒腰伸得久而用力,好像这副身子骨已经多年未用了一样。

“啊……”懒腰伸完,它舒服地喟叹,长臂自然垂落,却落到半途陡然转向,一把抓向魏芣!

“啊!靠!”猝不及防,魏芣一下被蹭到胳膊,下意识惊呼出声,还未来得及躲闪,那“人”已经紧接而来完全控制住了她。

“唔!呜呜!”

“嘘……”那“人”贴在她耳边,口中呼出的是冷气,抱住她的身躯也是冰冷得可怕。

半丧尸!

她想从怀里掏出锤子,然而这个半丧尸长手长脚把她勒得紧紧的,一手死死捂住她的嘴巴,一手从后往前揽住她整个身子,箍得紧紧的,让她完全无法动弹。

“嘘……”它让她安静。

正在跳车顶保安听见了她的这声惊呼,脚下忽地停住,侧耳细听,可却没了响动,好像刚才是幻听一样。

它停顿了许久。

被困在车里拍车窗的丧尸见挣扎无效,早就写了功夫,只是嘴里还“唔唔”低吼生着闷气,被车门一隔断,几乎听不见声音。

整个停车场再度安静下来。

保安转身朝向惊呼传来的方向。

那是它刚才在的地方吗?它的脑子里

隐隐约约有个意识。

但是它刚才把那块地方都扫荡过了,那里应该没有人才对。难道刚才它的猎物就躲在它眼皮子底下?!

“唔!”不可饶恕!

它再度愤怒咆哮,用力跳上前方的车辆,然而脚下突然一个打滑。

“哐当!哐!”它一条腿滑落车顶,卡在了两车之间的缝隙里,拔不出来。双手扑腾着扒住车顶,不至于让整个身子都卡进去,

“哐!”它另一只脚蹬住另一车的窗玻璃,好有个借力的地方,拼命用力想要把脚□□。

“唔!”

拔不出来!

猎物又要跑了!

它暴怒,还能动的那只脚“哐哐”踹车,一吨多重的车硬是在他的蛮力下有了些微的位移,被卡住的脚有了松动。

快出来了!

“哐!”

“砰!哗啦——”

玻璃承受不住它强硬的脚力,忽然碎裂。

脚下忽然一空,紧接着车内“唔啊”声响。它一只脚还没□□,另一脚又被车里愤怒的同类抓住,两只脚都没了落处,只有手还扒着另一车的车顶。

“唔啊!”

两方拉锯,保安的腿蹬来蹬去,刮落掉窗边残余的玻璃渣,全都落在钱溢的后面。

她蹲在破碎的车窗前不过三四十厘米的地方,拼尽全力把自己缩成一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5-26 10:49:32~2021-05-26 17:53: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xxx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xxx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