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90章 第 90 章

我的书架

第90章 第 9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笑你大爷的笑!你个恩将仇报的东西!”小王骂骂咧咧, 闻声扑向老六。

老六还没动手,正准备在槐岳耳边再说两句话,“砰”的一下被小王带得重重摔倒在地。两人立马扭打在了一起。

“一天到晚就知道笑!自己的同伴自己不救让我们去救,我们都把保安弄死了你们还不知……卧槽你敢抓我脸?!我要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小王突然爆发, 把老五老六吓了一跳。

除开连站都站不住的老大, 明明是二对二的局面,但它们显然没有把小王放在眼里, 不知道小王之前究竟是给它们留下了什么印象, 以至于让它们这么看不起它。

“砰!”

“啊!我的眼睛!”老六一声惨叫。

以身作诱饵、正面挨了槐岳一棍子的老五本还等着老六从后方偷袭, 此时兀的一愣, 笑声顿停, 听着它们扭打的动静慌了神儿:“老六!快甩开它!过来帮我!”

槐岳哪能给它机会,冷笑一声, 冲着声音的来源处乱棍猛砸。

“怂包!三对二都还要求援,没被保安咬死都算奇迹!”

“哦!啊!别打脸!老大?来帮我!”

老五这时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被槐岳压在地上打。

它本就瘦弱,没有足够的肌肉作为缓冲, 棍棍都是直接砸上骨头,而槐岳又是用了狠劲, 直让它下意识抱着脑袋“啊啊”惨叫,连反击都腾不出手。

只听“砰砰砰”的棍落声中, 忽然“咔哒”一响。

“啊——”挡住脑袋的手臂“咔嚓”断裂,老五放声惨叫,“我讨厌人!我要把你们都变成丧尸!”

“砰!”槐岳一棍子击中它的下颌, 打断了它疯狂地叫嚣。

与此同时,车堆中央的躁动并未完全停歇,尽管大部分丧尸都随着灯光熄灭歇了心思, 但是依然有部分望着禁区屋子窗户里透出的光线,奋力敲打着车门。

“关灯!”秋明急得再度大喊,声音近了许多,似乎已经快到禁

区边缘。

而恰在此刻,保安再次循着她的声音摸准了方向,“唔啊”一声大吼,“哐啷”踩上某辆车的车顶,一跃而起。

“砰!”

“啊!”

秋明一声惨叫,屋内的灯也在此刻熄灭。

槐岳前后都想顾及,可偏偏前后都顾不上,此时也被这混乱的场面搞得心情焦灼,正要给老五来上最后一击,车堆处忽然“砰砰”几声,玻璃炸裂。

“唔啊——”丧尸们的吼叫带着重获自由的快意。没了玻璃隔声,它们的声音清晰得让人胆寒。

窸窸窣窣移动着的半丧尸群小声“唔哦”惊呼,随后立即加快了移动脚步,纷纷朝着停车场边缘躲避。

但在黑暗中逃窜难免有所碰撞,半丧尸群内磕磕碰碰,小声的咒骂和催促不停,不过几秒就有了菜市场的热闹劲儿。

不用说躲了,这动静直接吸引得丧尸们口水直流,更加拼命地从车窗中爬出来。

“所有人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杨婉一声令下,声音就在禁区外部的边缘。

她两手各揪着秋明和魏芣的衣领,正努力把她们往禁区里带。

保安“唔啊唔啊”地摸黑寻找目标,先前的一跃而下虽然姿势帅气,但并没伤及猎物。

它才刚进停车场没几个小时,即使适应得再快也肯定不如杨婉对这里来得熟悉。并且才经历过几场丧尸之间的战斗,它多少受了些伤,动作已经不再似开始一样敏捷。

秋明任由杨婉拽着自己的领子飞奔,手上铁锤甩个不停。

自保安从车顶跳起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它的目标是自己了。

心下一沉刚开始惊慌,杨婉却忽然伸手,相当准确地揪住了她的衣领,一把将她带飞得快要飞起,而保安也在这时候擦着她的后背“砰”地摔落在地,吓得她下意识大叫。

往后伸手一摸,幸好她背了包,丧尸的爪子只把背包划出了一道口子。

“做好防备!它会追上来的!”杨婉低声提醒,揪着她和魏芣的衣

领力道极大,脚步不停。

秋明早已紧紧闭口,和魏芣配合着,锤子冲着在黑暗中“唔啊唔啊”的保安猛锤。

然而正当她们配合默契,锤风飒飒,杨婉突然一个用力,直接把她们扔上了车堆。

“爬进去!进屋子找到你们的朋友!”

“唔啊!”

“砰!”

杨婉丢下她们,独自回头与保安扭打在一起。

秋明和魏芣一瞬间有些茫然,立即就想回去帮它,然而又听见禁区内部槐岳一声大叫。

“啊——卧槽!”只因为玻璃碎裂稍微分了半秒的神,再想落棍解决老五时,脚腕处却忽然被一只手紧紧勒住。

槐岳手上动作一顿,汗毛都竖了起来,立即甩腿想要摆脱那只手,然而那只手竟像脚铐一样丝毫没有松懈,并且有另一只手钩成爪状,挠上她的小腿,几乎要把裤子给划破。

“去你大爷的什么玩意儿?!”她像是地板烫脚一样跳了起来,棍子冲着脚边一圈“当当当”乱戳一气。

“哈哈!”老五大笑,拖着下巴含糊不清的说道:“我们现在二对一,你可不要哭鼻子求救哦!”

战局陡然反转,又被手下败将出口讽刺,槐岳瞬间火气上涌,高高举起棍子冲着老五“哐啷”一棍子,砸碎了它的半个脑袋。

她随即转身,棍子划在地面上绕身一周扫过,“砰”的撞上一根手骨,她这才找准了方向,再度高举铁棍、猛然砸落。

“咔嚓!”骨头断裂,抓住她脚踝的手无力垂落,偷袭者闷哼哭叫:“你不救我,还打我……我讨厌你!我要把你也变成丧尸!”

再次听见同样的话,槐岳怒不可遏,破口大骂:“你以为你是谁?!抓我一下我就能变成丧尸?你姑奶奶我能让你给抓到?”

习惯黑暗之后她辨别方向的能力有了巨大的飞跃,“哐哐”几棍子,棍棍到肉、毫无虚发。

老大本就已经十分虚弱,接连几棍子被打断了骨头,它再愤怒也没了反击的资本,双臂乱挥着

,折断的骨头好似枯枝,脆弱地垂挂。

“你大爷的!敢抓我?”槐岳还在气头上,还准备再补几棍子泄气,然而前方突然亮起一个颠簸的圆光,光影中有人正朝她奔来。

“槐岳!赶紧进去!”秋明低声喊道。

虽不知道杨婉的用意,但就凭它刚才舍身救她们的举动,秋明已经对它有了极大的改观,谨记着它的话语,飞速跑到槐岳面前,拉着她直奔屋子。

“门呢?在哪儿?”秋明的手颤颤巍巍,举起手机照着墙壁快速搜找。

“卧槽你不让我还开灯,然后你自己开灯?”槐岳不知她们的情况,关注的重点显然跟她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情况这么紧急,不开灯我哪能找到你!赶紧找到门我们进去,要不然新出来的丧尸就要追过来了!”秋明急得要命,开着灯她自己也紧张,但也是没办法。

“门、门在前面!”小王还跟老六纠缠在一起,但它似乎更占上风,两方扭打的时候还有功夫分神给她们指路。

“放心开灯照,你们就算不开灯,凭我们现在这个动静,丧尸也迟早会被引过来。到时候我们再合作一把,跟解决保安一样把它们也解决咯!”

小王这会儿说话很是用力而激动:“真男人就该跟丧尸正面battle!等把这里的丧尸都解决了,我一定要跑上去找到咬我的那个丧尸,把它的眼睛也挖了!”

老六在它身下嚎啕大哭,声音大得都有了回音。秋明已经听到有新跑出来的丧尸跳着车朝她们的方向奔过来。

她一咬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盖在手电筒上的指缝张大,露出更多的光线,大片地照在前方墙壁上,果然立即找到了门。

灯灭,三人在一片混乱的嘈杂声中窜进门内。

屋子里,一台电脑着微弱的光,钱溢坐在办公桌边,手速极快地操作着电脑。

“我的妈呀,我们在外面担心你,你在这儿玩电脑?”魏芣立即冲到她身边,脚下

踢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全然没有在意,只看着电脑屏幕关系下钱溢明明暗暗的脸目瞪口呆。

“快了快了,我准备弄好就出去帮你们的……”钱溢的眼神丝毫没有从电脑上移开。

魏芣见她这副反应简直要惊掉了下巴:“什么东西比我们还要重要?”

“不是比你们重要,而是实在太……恐怖了……”

秋明和槐岳这时也跑到了她身边,看着电脑页面上成片的英文不明所以。

“这是什么?”秋明问,她凑近去看那些字母,然而钱溢翻动得实在太快,让她没法儿看清。

“可能是犯罪证据,也可能是实验数据……我没细看……”钱溢把做完最后一道程序,拔出u盘塞进口袋。

“你还带了u盘?”槐岳惊呆了。

“桌上随便拿的。”钱溢简单回答,“既然你们都来了,那我也不着急了,我们再把这些文件拍一遍做备份!”

在另三人茫然的眼神中,钱溢打开另一份文件,丧尸狰狞可怖的大脸赫然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把没有心理准备的三人吓了一跳。

在放大的照片面前,文件上下的细小文字都已经被她们自动忽略。

台式电脑的大屏幕上,丧尸惨败的正脸高清照片占据了整个屏幕,表情愤怒而狰狞,额头青筋毕露,黑色的瞳孔占据了五分之四的眼睛,仅剩不多的眼白处,红血丝清晰得条条分明。

这样的表情实在给人冲击不小,张大的血口里口水混杂血丝,牙齿中间还有残存的红肉,好像下一刻它们就要从电脑里钻出来,给她们一人来上一口。

槐岳惊了一跳,大骂:“卧槽这是什么玩意儿?它们三个疯子闲得无聊给丧尸拍证件照呢?”

“不是证件照,你往下看。”钱溢眉头紧皱,鼠标下滚,同时掀开桌上的文件夹,“你们看这些丧尸,再看这些业主的照片。”

丧尸和正常人类的表情和外貌本就区别很大,而电脑上各个丧尸的脸色都是青白干瘪,文件夹中业主们的照片大多

又是末世之前拍摄的,各个脸色红润有光泽,很有精神气。

她们三个来回瞥了几眼,都没发现什么关联。

钱溢也明白她们的沉默是什么意思,一边拍照一边往下翻文档,然后停在一个娃娃脸的丧尸照片上,又把桌上的文件夹翻到后面几页,指着一个业主的照片道:“你们看看这个丧尸和这个业主,是不是很像?”

三人一愣,瞬间瞳孔骤缩,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分明就是同一个人啊!

电脑屏幕上,忽略丧尸狰狞的表情,它婴儿肥的圆脸和两边脸颊上痣的位置,和业主照片上笑容甜美的女孩儿简直一模一样。

“再看名字,文件夹上写的是林若瑜,电脑上写的是ruoyu lin,完全对上了。”钱溢指着电脑说道。

然后她再次翻动页面:“你们再看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除了变成丧尸之后瘦了点儿,其他的五官还有脸上痣的位置,全都一模一样,所以这些也是同一个人。”

魏芣张着嘴巴,吓得嘴巴张合几次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所以……这些丧尸都是这个小区的业主?”

钱溢点头:“目前来看,差不多是这样。”

她把这个文件翻完并拍完照片,打开另一份文件:“这个也是全英文,我只能看个大概。这有点儿像是一份进货单,什么时候进来几批试剂、编码分别是什么、什么时候用了多少等等。”

她拍完,打开第四份文件:“这个一样是全英文,专业名词挺多,我只能看懂上面的一小部分。每一段分别对应刚才那份文件里的试剂编号,记录了被注射试剂后,人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变化的相同点和不同点,还有具体的原因分析。”

秋明也懵住了,看着这些资料,听着外面耸人的骚动,回想起李田对她们说的话,倒吸一口气,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而当眼神和另三人对上,她发现大家的想法似乎一样。

“那

外面车堆里的丧尸,是不是就是这些业主?”魏芣问。

钱溢摇头:“这个不知道,除非我们出去看看。李田大方向上猜得没错,什么业主偷跑出去的事情一开始都是借口。小区里的丧尸病毒也不是凭空出现的,一切都是他们的实验。”

“可是……什么样丧心病狂的人才会做这样的实验?他们是通过实验寻找解药,还是……”

“从其他资料来看,他们应该就是单纯的研制病毒。”

槐岳一直低头沉思,忽然插嘴:“之前末日论坛是不是发过消息说,丧尸病毒可能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为研制?”

她一想到这个,思维忽然活络了起来,把之前的事情全都串联到了一起。

“我们之前分析过,牛家村、玛丽莲大酒店和辰星湾小区的情况非常相似,那么既然辰星湾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是个实验基地,那么牛家村和玛丽莲大酒店会不会也是如此?”

“对了!是这样!”秋明忽然被点醒,对钱溢说道:“你说你看见玛丽莲大酒店里有两个外国人,身后一片丧尸,宋钦安也说他们那层住了两个外国教授,这些文件又是全英文。还有发牛家村文章的那个博主,他和他女朋友在某个生物研究所工作,他说他一直住在国外,博士毕业后才从海外归国……所有都连上了!”

“玛丽莲大酒店的变异病毒大概率就是那两个外国教授的研究结果,牛家村里的病毒十有八/九是那个发文博主带进去的,而辰星湾小区……她说到这里一顿,“是谁在这里工作?”

槐岳指着外面:“外面那三个疯子,精神不太正常,普通话的利落程度来看应该不是外国人,但也不排除是海外归国人士。”

“他们就这样把文件放在桌面上?轻而易举地让我们看到?而且我们逃离的时候,两个外国教授好端端的西装革履,牛家村全村覆灭,只有写文章的博主一个人活着,这里呢?它们三个都是半丧尸吧?”魏芣一长串疑问,直指她们推论中的漏洞。

槐岳

被她这一问,思维也打起了结,思考了几秒没有结果,她抬头:“要不我们把它们抓进来问问?”

她忽地一顿,想到了什么:“卧槽可能没活的了!我得赶紧去抓一个!”

说完,她飞速窜到门口,手还没碰上门把手,听见小王在外面大声疾呼:“兄弟们!姐妹们!咸鱼太久了,我们需要战斗!让我们大家一起……呜呜呜!”

它的嘴巴突然被捂住,紧接着槐岳面前的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人影窜进门内,胸口撞上槐岳的额头,逼得她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呜呜呜!”小王挣扎。

“嘘——不要命了吗?”杨婉厉声喝道。

槐岳是第一次听见杨婉的声音,只以为是个莫名出现的陌生人,当即掏出棍子做好防御。

下一刻小王乖乖停止了挣扎,惊讶出声:“杨婉姐?!你来啦!”

杨婉淡淡“嗯”了一声,打住小王后续的废话:“你先安静歇会儿,其他的以后再说。你们……”

她凑近还懵着的槐岳:“你们得赶紧上去,车里的丧尸跑出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等会儿,我们还没拍完。”秋明同钱溢一起盯着屏幕目不转睛。

魏芣掏出手机,打开摄像模式:“你往下滑,每一页停一下就行了。”

杨婉不知道她们在做什么,只被她们这副淡定的模样惊到了,急道:“不行!你们赶紧走!丧尸快来……”

“唔啊!”门外几声暴吼打断了杨婉的话。

丧尸到了!

门内六人具是一惊,当即闭声,木头人一样动都不敢动。

“唔啊!”丧尸们在门口踱步怒吼,寻找刚才的光源。

偌大的停车场空得可怕,此时没有了光,也没有了声音,它们在黑暗中找不到目标和方向。

门外躲蹿的半丧尸也乖乖听了杨婉的话,虽不知道它们都躲到了哪里,但是现在的停车场内,除了丧尸,没有其他任何人发出任何声音。

“唔啊!”丧尸焦躁着、

嚎叫着,在空地上来回走动。

电脑在屋子靠近里侧的地方,窗户在外侧,狭小且在高处,并不在电脑屏幕光的照射范围内,但为了以防万一,她们还是决定遮挡着些。

秋明魏芣交换了一个眼神,小心翼翼撑住桌子,微微俯身,用身体遮住电脑屏幕发出的光。

手机录像还没停,钱溢小心转动鼠标,缓缓将页面下拉。

三个人配合默契,而槐岳则只能在黑暗中跟杨婉小王大眼瞪小眼,心里急得团团转。

这三个疯子不会真的死得一个都不剩了吧?

好歹等她问完话再咽气吧!

槐岳坐到地上,抓着头发相当烦躁。

刚才的文件带给她的冲击实在太大。天灾和人祸,完全是两个不同概念的名词。

小王也缓缓坐了下来,凑到槐岳身边,一如最开始的模样。杨婉则小心翼翼走到钱溢身边,又开始在她们背上划字。

“刚才屡次开灯的人是你?”

钱溢一惊,终于把眼睛从电脑屏幕上移了开来,然而在看清杨婉的脸后又被吓得一个哆嗦。

半丧尸?!

她大惊。对方不仅脸上全是尸斑,而且身上破破烂烂,胳膊和腰侧都是新鲜的伤痕。可是,她旁边的秋明魏芣都盯着电脑一点儿惊讶的反应都没有。

秋明接过她手上的鼠标,凑近她耳边小声道:“没事儿,它是槐岳的朋友,叫杨婉。”

钱溢满脸震惊:“槐岳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朋友?”

“嘘———”杨婉伸出手指抵上秋明的嘴唇,然后再次绕到她背后,写:“别出声,告诉我刚才是不是你开的灯?”

钱溢十分茫然地点头。

“你是从车堆上爬到这里的?”杨婉接着问。

钱溢顿了一下。

车堆上和车缝里差不多是同一个意思吧?

她又点头。

“你知道车堆的每一辆车里都有丧尸吗?”

点头。

杨婉皱起眉头,满脸愤懑不解:“那你为什么还要开灯?你不知道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