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96章 第 96 章

我的书架

第96章 第 9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音落下, 两间连通的房间内,似有片刻藏着暗潮汹涌的寂静。四人躲在光照不到的黑暗中,被小王拦在身后, 心里均是一个咯噔, 默默握紧了武器。

梁飞看向似乎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低笑一声, 抬起脚往前迈了一步。

恰在此时,杨婉从桌底的缝隙中看见影子的晃动, 抓住机会噌的忽然跳起,飞身跃过办公桌, 直面扑向梁飞。

“哐啷!”

一声巨响,仿佛吹动了上阵的号角。槐岳和魏芣不顾杨婉先前的嘱咐,猛然起身, 高举手中的棍锤, 抬腿就往前冲。

小王本把她们四人护在背后, 准备伺机逃走。然而惊变让人来不及反应, 它只感觉手臂后头一空, 然后槐岳和魏芣就脱离了它的掌控,一下子到了它面前。

近在咫尺的站立身影,把原本就相当昏暗的灯光几乎完全遮住。黑暗重新笼罩, 巨大的恐惧也如洪水将它淹没。

“别!”小王下意识惊叫, 连忙伸手抓住两人的小腿。可是语音未落——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乍起。

“呲啦——!”

什么东西被扔到上空, “砰”地砸到屋顶,而后又“砰”地掉落。

硕大的瞳孔震颤着,小王精瘦的双手宛如钳子一样死死钳制住了槐岳和魏芣。

视线被挡住,它没有看到掉落的东西是什么, 但是它知道那会是什么。

“跑!”

“跑!”

小王的大喊和杨婉的惨叫同时响起。

红色的血液喷溅,撒满墙壁和办公桌。

槐岳和魏芣窜起身后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梁飞和杨婉正在以何种姿态打斗,只看见一只血淋淋的胳膊突然被扔上天,砸到屋顶,然后掉到面前的办公桌上。

她们脸上也感受到了血珠冰冷的触感,血色之中,杨婉决绝坚定的眼神箭一样刺向她们的方向。

一边的肩膀成了个血窟窿,而它依然用仅剩的一条胳膊死死缠住梁飞的脖子,拼尽全力牵制住对方。

没有人留给两人英雄救美的时间。

小王的力道相当强硬,声音在她们身后乍起的那一刻,两人的小腿都被它拉得一个踉跄,双腿差点直接劈叉劈下去,眼前一花就趴倒在了办公桌上。

而等她们撑起身体站起来时,杨婉决绝的目光依然看向她们,再次大喊:“别管我!快跑!”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强硬。

说完,它逆光的背后,梁飞惨白的面庞正如恶鬼一样张开血盆大口,霎时咬向它的脖颈。

“呲啦!”

血光再起,伴着金属物碰撞的“哗啦”。

这一切不过瞬间发生,小王的声音在此时再度响起,方位已经是在门口,一下把她们唤回了神。

“愣着干嘛!快跑!跟着我!”

槐岳魏芣立即循声看去,只见秋明和钱溢竟然都已经被小王强拉到了门口,震惊的眼神中透着些许茫然,显然也是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给她们反应了,甚至没有半秒钟让她们去选择究竟是逃跑还是救杨婉。

“哐!”小王一脚踢开屋门,门外的丧尸已然被他们的动静唤醒。

惨白的皮肤,惨白的嘴唇,干瘦得像是风干的腊肉。它们面目狰狞,立即就要扑上来撕咬。

小王灵活躲过一击,拽住秋明和钱溢丝毫没松手,将她们往自己身后藏了藏,然后冲着屋外大喊:“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回声回荡,停车场内立即迸发出逃命的喧闹——躲在暗处噤声已久的半丧尸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杨婉的惨叫却能让人在未知中猜想出无尽可怕的可能,加之小王的喊叫,它们终究还是心理防线崩溃,哭喊尖叫着四散而逃。

这样突如其来的巨大喧闹似乎吸引了门外丧尸们片刻的注意力,槐岳和魏芣踩着这个空档冲到了小王身边,举起武器利落解决了距离最近的两个丧尸。

不等她们继续出击,余光处什么一闪而过,她们听见秋明钱溢一声惊呼,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拉力将她俩猛然往前一扯,两人几乎瞬间就被拉飞了出去。

小王瘦弱的身躯爆发出无比强大的力量,他两手分别拽着秋明钱溢,而秋明钱溢又在被拉飞出去的那一刻抓住了槐岳和魏芣。它只凭一人之力拖着四个人横冲直撞撞倒挡路的丧尸,窜进漆黑的楼洞消失不见。

只要跑得够快,铁锤和铁棍就没有丝毫用武之地。

每一栋楼地下一层的结构都应该差不多,进入楼洞左拐就是电梯间和楼梯口。然而小王没有丝毫停顿,脚下生风往漆黑处七拐八拐,几次把风筝一样挂在最后的魏芣和槐岳甩到墙上。

好像跑了不短的距离,可时间并没有用多久,四个人接连被小王甩到墙壁上,然后“咔嚓”一声轻微的关门声,众人喘着粗气,终于停下脚步。

空气中带着霉味和略微腐烂的臭气,并混杂着其他什么奇怪的味道。水汽太多,让人大口喘息着却比奔逃时更加难受。

“小声点儿喘!”小王小声呵道。外面的丧尸“唔啊”喊着追进了楼道里。

四人乖乖听话,正要捂住口鼻努力放轻喘息,停车场内忽地“唔啊!”一声震天动地的爆吼,直震得人心头一颤。

瞬间,无数应和的吼声雄起,阵仗比先前开灯的时候还要震撼。

“完了!他要让它们来找我们了!”小王低声说道,语气里满是绝望。

槐岳趁着有外面的阵仗遮掩,大口喘着气,问:“他能号令其他丧尸?”

“不算号令,但他能跟其他丧尸交流。也许他就是喊一句‘这里有活人!你们快出来!’而已。”

小王回答,然后伸手把槐岳往自己身边拉:“这门是坏的,你们过来点儿,跟我一起堵住门!待会儿千万不要有任何动静,否则我们都要死……其实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也离彻底尸化不远了,主要是你们……”

齐声怒吼过后,停车场内响起“哐哐”的砸车声,穿透力极强,动静大得让她们都听不见小王的话了。

而他们门外也不平静,“唔啊!”,丧尸跌跌撞撞的脚步和低吼很快追到门口。它们循着声音钻进了黑暗里,只是黑暗有时也会拖累它们的步伐。

小王闭嘴不再说话,那些声音越来越近,却也越来越慢,并且还在各个拐角处分散。

钱溢作为第一个被小王粗暴扔进来的人,自然被扔进了最里面。

她背靠墙面,双手往两边摸了摸,发现这是一片狭小的空间,回想之前看过的小区结构,这里应该是某间储物室。

深度暂且不知,储物室宽度只有一米五左右,她双臂平举抵到两侧的墙壁,还要稍微弯曲一点手肘。

五个人挤在这样的储物室里,外加上身边似乎要有什么其他的杂物,留给她们的活动空间其实并没有多大。

钱溢小心伸手摸了摸,摸到了几个空的纸箱,然后她又伸脚探了探,却踩上了一坨滑腻的东西,一下子吓得她不敢再动了。

四个人慢慢缓了过来,喘息逐渐减弱,直至彻底平缓。

门外的丧尸失了方向,口中的低吼变成呜咽,声音住进被停车场的动静遮盖,那震天的响动里开始夹杂玻璃碎裂的哗啦声和人的哭喊。

小王仔细听着,忽然对槐岳说:“刚刚那好像是赵姨的声音。”

“赵姨?”之前的事情冲击太大,槐岳想了两秒才想起来赵姨是谁。

“对。”小王的声音悲切而平静,“赵姨一开始逃跑的时候带了一堆东西,塞满了一整个背包,然后被丧尸追上,腿上被咬掉了块肉。腿脚不好,她跑不快。”

“……”槐岳沉默着,不知该如何回话。

“她之前还总跟我念叨,说我把她的包扔了,要是没扔,在停车场也总有些东西可以摸摸看看。我每次都呛她,要是我不给她把包扔了,她怎么可能会活着到这儿呢……现在也好,早点解脱,整天待在停车场里也没意思。”小王凄笑,自我安慰。

槐岳说不出安慰的话,只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魏芣虽不知道赵姨是谁,但也摸着墙壁走近,同样拍了拍它的肩膀作为安慰。

可是伴随着她们拍肩的节奏,门外的喧嚣嘈杂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也按照同样的节奏“哗啦、哗啦”靠近。

她们立马警觉,凑近小王两侧,紧紧把耳朵贴在门上。

“他来了。”小王低声说着,上半身紧靠门板,双脚则往里挪了半步,好让腿和门板形成一个更加稳固的三角形。

“唔啊……”熟悉的吼声临近。

梁飞踢了踢边上碍脚的一个丧尸。

——他们人呢?

“唔……”

——我不知道……

“砰!”

梁飞一脚狠狠踢过去,丧尸的胸肋骨直接被踢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

“唔、噗——”它一口血吐到梁飞的裤腿上,而后者再度被激怒。

“唔啊!”

“砰砰砰!”又是几脚连踢,丧尸的胸肋骨碎成了渣,混在胸腔的内脏中,好像没有彻底搅烂的肉馅。

“呵……”后方一声轻笑,“你说你跟它们发什么火呢……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的脾气这么不好……”

梁飞停脚,手掌用力捏紧了手中的脚踝,转头向背后:“两条胳膊都没了,还能讲话啊?要不要我把你的这条腿也卸了?只留一条腿就行了,另一条,多余。”

杨婉有气无力:“要我不讲话,只能是把嘴撕了,卸腿有什么用?”

“哈哈!”梁飞被逗笑了,踢开丧尸挡道的身体,拖着杨婉的腿继续往前走。

没了两只胳膊的杨婉像个断臂维纳斯,身上的外套也在搏斗中被撕烂,只剩下一件领子断线的毛衣遮住体肤。

梁飞把外面的灯打开了,停车场的光照进楼洞。因为拐了两个弯,光线已经暗得跟没有差不多,她的整个背部和后脑被拖在水泥地上摩擦,眼睛看着前方和黑暗融为一体的背影,问:“你都想起来了,是吗?”

梁飞不说话,只是脚步微微顿了下,

“你还愿意听我解释吗?那天晚上,你没说清楚就走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讲……”

“哐!”铁门被硬生生踢出一个凹坑。

“你是在怪我吗?因为你,我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你还怪我?!”

梁飞愤怒的大吼几乎能盖过整个停车场的喧嚣。

一门之隔,槐岳和魏芣抱着武器冷汗直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04 23:42:06~2021-07-27 23:40: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浮云、苦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unine-温客行 100瓶;苦普 18瓶;白月小 14瓶;昔日公子、冯七七 10瓶;清明猫狐 8瓶;午后阳光 3瓶;沈明忆 2瓶;观者、噫噫噫、瑾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