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97章 第 97 章

我的书架

第97章 第 9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惊天动地的一脚着实把她们吓得不轻, 钱溢被震得一个激灵,脚又在那滑腻的东西上滑了一下,及时抓住了旁边的秋明才不至于劈叉劈下去。

外侧的槐岳三人原本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听外面的声响, 可猝不及防这一脚飞踹, 加之固体传声又比空气更大更响,此时他们三个脑子都被震得有些发懵。

对面的门怕是离报废不远了。

槐岳扶着脑袋缓了缓,如此想道, 又下意识咽了口口水,有点庆幸梁飞踢的不是她们的门, 要不然,他们三个估计会连门带人一起被踢飞出去。

本来她的胆子还跟气球一样膨胀, 握着棍子随时准备冲出去拼命,而现在气球破了个小孔,里面的气逐渐泄了出来。

她有些理解小王了, 默默把棍子放下来, 跟身体一样与门板形成三角形抵住门。

如此可怕的敌人,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正面对抗的好, 能躲则躲。

只是, 杨婉还在他手上……

槐岳眼中暗了暗。

虽然一路下来交流并不是很深,但杨婉刚才拼死给她们争取逃跑机会的场面仿佛还印在眼底,所以她现在可以确定对方是真的想救她们。

它是个好人, 如果就这么抛弃它, 她们几个心里肯定都不好受……

可是, 话又说回来,杨婉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告诉她们了,甚至关于梁飞根本只字未提,恐怕先前在办公室里的那番自白它也有不少隐瞒……

震响过后, 门外的对话还在继续。

杨婉此时就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梁飞捏在手里,毫无抵抗之力,只能供他随意摆弄。

对方怒吼的余声在漆黑的走廊回荡,杨婉的语气十分平静:“梁飞,冷静一点。”

没被他抓到手的时候怕得要命,可现在真的被折磨得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了,心里倒反而轻松了起来。

杨婉稍微抬起了点儿头,想要看见梁飞的表情,然而光都被拐角挡在身后,这一块走廊黑得浓重,她最多只能模模糊糊看见对方的一个轮廓。

“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不是个活人,我也不算是个活人,我已经得到了跟你一样的结局,即使你有再多的恨,现在也没有地方发泄了。”她淡淡说道,然后把头放回地上。

“现在,告诉我,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梁飞这次沉默了很久,从鼻孔里叹出来一个笑:“你在说什么鬼话?不是活人了所以就开始跟我说鬼话了?”

“砰!”它一把扔掉杨婉的脚踝,上前一步蹲下来揪住对方的衣领。

“我变成了丧尸,你也变成了丧尸,这就扯平了?你讲笑话讲上瘾了?”梁飞简直要被气笑了。

“你,一直到现在,都还有理智,你能带领跟你一样的人来到这里,让他们安安稳稳地度过最后的日子,在他们眼里你就是个大好人、大善人!”

“而我呢?”他反问,咬牙切齿,“我,一开始就没了理智!我!梁飞!为了能有粮食养活自己的父母!被你骗来了这里!后来却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母!”

他的话从牙缝里挤出来:“你跟我说,我们扯平了?怎么扯平?你拿什么跟我扯平?你也杀了你的父母吗?”

“所以,我才想知道你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啊……他们说这种天气,停车场就是储存粮食的天然冰箱,我信了,于是我才告诉了你……”

“你就是想害我!”梁飞丝毫不想听杨婉的狡辩,炸起一声怒吼,“所有的一切!全部漏洞百出、自相矛盾!你们物业嘴里有哪怕那么一句的实话吗!”

“砰!”梁飞揪起杨婉,狠狠将它撞到了墙壁上,杨婉一声闷哼。

“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每个晚上!根本没有人跑出去!周围都是铁丝网!他们怎么跑得出去!”他说,“可是你信我了吗?”

“你说,保安晚上根本就不爱巡逻,往往都是走几步就回去了。这是一个安全区安保人员该有的样子吗?他们一开始就没有想着保护我们的安全吧?”

“你说两天运一次粮食,结果晚上就来了一辆货车。安全区这么多栋楼,一间房里往往住了十几个人,这么多的人,需要的粮食只用一辆货车就能运进来了?”

“卖菜的只有两个人,你说他们就是负责粮食的看管、储存和发放的,我们白天一栋楼一栋楼地排队去买菜,往往他们要从早卖到晚,晚上货车司机运粮食来,也不见保安和你们物业跟着去卸货,所以肯定还需要他们自己卸。白天晚上都不睡觉,他们是成仙了吗?”

他咆哮着,继续说:“还有,你们说的离开的人,究竟有谁看见他们离开了?你们是什么时候把他们赶出去的?又是怎么把他们送出去的?所有的一切没有人见过,只有你们不断用语言给我们洗脑!”

衣物摩擦,梁飞站起身,又是“砰”的一下子,他像对付刚才的丧尸一样,一脚踹上杨婉的胸膛。

肋骨折断,扎进内脏,杨婉立即呕出一口血。

他又忽然笑了起来:“全部都是漏洞,全都不合常理,可是大家都信得真真的,为什么呢?这是什么心理学的套路吗?嗯?”

他这是在问杨婉。

“我不知道……”杨婉把血呕干净,回答,“你总是这样,本来是我问你问题,反过来却成了你问我问题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梁飞十分不理解地问她:“你就真的……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不知道。”杨婉想都没想就回答道,气息十分微弱,门内的槐岳魏芣和小王需要把耳朵贴在门板上才能勉强听清她的话。

“我之前真的一点都不知道……直到刚才,你下来之前的那一会儿,我才在办公室电脑的隐藏文件上看见了……咳咳!”

“看见了什么?看见了我?”

“不,不是你。”杨婉咳嗽完,又缓了缓,继续说,“看见了其他人……那些本来应该已经被赶出去的人……他们都被改造成了丧尸……”

“哈哈!”梁飞大笑,“那你怎么还说你不知道?你这猜也能猜出来我遭遇了什么了吧?”

“不……咳咳!”杨婉又呕出几口血。

“闭嘴吧,别说了。”梁飞打断她,“还能有什么事呢,他们不过是也把我改造成了丧尸,而我在他们没把病毒注射完时就跑了出去,他们也没有追上来。”

“什么样的病毒?他们给你注射的试剂是什么样的?”杨婉追问。

“不知道。”梁飞不想多说。

“走吧。”他拎起杨婉的一条腿,“去找那四个姑娘。你认识她们吗?为什么要这么拼了命地救她们?”

“那你呢,又为什么要特地跑下来抓她们?”

两个人互不回答,金属物碰撞的音效和人在地上拖拽的摩擦声响起,他们渐渐走远。

槐岳一头雾水,凑到小王耳边问:“你听懂了吗?他们俩什么关系?”

“仇人关系。”小王回答。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诶呀算了,我自己分析!”槐岳气道。

“就是杨婉什么都不知道,结果误打误撞害了梁飞。”钱溢的声音突然在她们脚下响起,吓了槐岳一跳。

“你怎么回事?还趴下了?”槐岳也蹲了下来靠近她,“杨婉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吧?她肯定瞒了我们不少,刚才在办公室她也没说实话。”

小王“嗯”了一声,很是理所当然:“杨婉姐就是这样,她总觉得知道的越少就越没有烦恼,所以无论我问她什么,她基本都不太说实话。”

“别管她了。我刚刚滑了一跤,站不住了,只能趴下了。”钱溢这话说得有些辛酸。

外面停车场里的喧嚣还没有停,并且还在不断有丧尸朝里面走,或许是被梁飞刚才的吼声引了过来。

“这门有隔音功效吗?我们这样说话会不会被外面听见?”钱溢小心翼翼问。

小王也摸索着蹲了下来:“总归是有那么一点隔音功效的,外面那么吵,我们这种音量,应该还可以。只是丧尸到门口的时候就别出声了。等外面消停了,没有丧尸过来了,我就带你们上去,杨婉姐走了,我就替她送你们安全回家!”

“话说回来,”它话锋一转,“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外面的铁丝网没电了吗?”

“有电啊,只不过我们是……诶?”魏芣一边摸索着蹲下来一边回答,突然发现不对,“你……”

“对,我知道你们是从小区外面来的。”小王大方承认,然后继续连珠炮一般发问,“你进来干什么?是来救人的救援队吗?来救谁的?说不定我认识。话说,现在这个世道,还有救援队赶来冒险救人?酬金多少啊?告诉我让我涨涨见识呗!我手机还有电的时候,也在末世论坛上求助,可消息发出去死活都没有人接单,然后我……”

“唔啊……”门外一个丧尸经过,小王及时停嘴。

这个丧尸走路慢慢悠悠,同时还用一只尖利的手指甲一路刮蹭墙壁。

“滋——”,声音刺耳,好像粉笔划过黑板。

众人屏住呼吸,两分钟后它走远,小王刚准备继续刚才的话,却被槐岳劫胡:“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王轻笑一声:“你还记不记得你朋友给你发过消息?”

槐岳“嗯”了一声。

“你回复她你现在正在丧尸堆里,她说祝你平安回去。”

槐岳又“嗯”了一声。

“我们小区地上地下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不会称呼没有彻底尸化的人为‘丧尸’。因为我们还有理智,所以我们坚持认为我们还是人,而你却叫我们丧尸。”

槐岳一顿:“原来我从那个时候就暴露了啊……果然不该让你看我的手机!”

“诶?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又想起来,你之前答应我……”

“好家伙,别答应了,你俩不该话多的时候就别话多了。”秋明不耐烦道,“地上都是烂菜叶子你们知道吗?”

她把从地上捡的黏糊糊的东西塞进槐岳手里,后者瞬间一脸嫌弃。

“我知道啊。”小王说,“这是储存蔬菜的隔间,我摸遍了整个地下车库,只找到了这一个没锁门的储物室。在我手机还有电的时候,我进来看过。”

四个人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却没说话,良久,槐岳的声音阴恻恻地响起:“杨婉瞒着我们不少,你瞒着我们的也不少啊……”

“啊,这……”小王有些尴尬,“我这……不也是在找机会慢慢告诉你们了嘛……”

钱溢叹了口气,她已经不指望这些半丧尸能对她们毫无保留地说实话了,决定还是自力更生:“如果我把手电筒打开,门缝会透光出去吗?”

“我们挡着点,应该不会?”魏芣说道,然后把小心翼翼背包放下来,按扁后挡住下方的门缝,“你开灯吧,摸黑了一晚上了,我也想见见光了。”

灯亮,照出水泥地面上一片脏污,槐岳恶心得把脸都揪在了一起,赶紧捂住鼻子。

灯光只照出了不到半平米的面积,水泥地原本的灰色已经看不出来,绿色的菜叶子腐烂之后成为深沉得发黑的浓绿,贴纸一样贴在地面上,撕都撕不下来。

地下室空气潮湿,这几天外面又下雨,腐烂的汁水还在地上没有干,黄黑黄黑的,视觉冲击之下,让人感觉闻到的臭味都大了不少。

“你们想找什么?这里就是放菜的地方,没有其他。”小王说。

“不,肯定有其他。”秋明说着,狠狠嗅了嗅鼻子,“味道不对,这里还有一股子医院的味道。”

钱溢点头表示赞同,手机照向别处,同样嗅着鼻子。

“这些纸箱子是做什么的?”她把光照向角落堆砌的纸箱。

“放菜的吧?”小王回答,趴在地上凑过去看,“现在应该都空了。”

钱溢和秋明嗅着鼻子凑近,眉头逐渐紧缩,身子压得越来越低,直至几乎把脸按到满是烂菜叶子的地上。

槐岳看得是一脸揪心又嫌弃,然而下一刻钱溢却招手让她过去:“你们也来闻闻,这里有一股很大的消毒水的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章写得比较急,明后天会修一修。

感谢在2021-07-27 23:40:05~2021-07-28 23:57: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