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99章 第 99 章

我的书架

第99章 第 9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砰!”

这声巨响格外的猛烈, 好像天地都震了几震。

细小的粉尘从门框上掉落,最靠近门口的大纸箱“哐啷”一下被撞得横过去,尖角又将里面的纸箱撞了个凹坑。

而门则在巨大的冲击之下开到了最大角度, 边缘刮蹭掉大片的墙漆, 然后死死卡进了白色墙壁之中。

小王足够的瘦弱,被门带着撞进墙角,刚好卡在门板和墙角形成的狭小空间中, 大气不敢喘,疼也不吭声。

门一下子破开, 梁飞自己也是惊了一跳。然而他并不怀疑自己的力道,看了眼坏掉的门锁, 只以为是自己的脚力太大。

他望向储物间里里大小纸箱的轮廓,抬腿又踢了脚距离最近的大纸箱。

“哐!”

他这次没怎么用力,声音相比前一脚其实不算大, 但还是把躺在最里面的槐岳吓了一跳。

箱底玻璃瓶碰撞的清脆音效, 从底部平行传到她耳中。有了旁边空纸箱的扩音, 槐岳仿佛感觉瓶子在破碎。

她握紧自己的棍子, 身体肌肉紧绷而僵硬, 一动不动。明明水泥地很凉,但她的额头还是渗出了汗,心脏在胸腔里打鼓。

“呵。”梁飞冷笑一声, 扔下杨婉的脚踝, 抬腿迈进全是纸箱子的储物室。

“你说, 他们会藏在箱子里吗?这么多箱子,够装下五个人吗?”他问,但并没有想得到回答。

他一脚踩到大纸箱的边沿,受潮严重的纸箱立马撕开一个口子。

“里面是什么?”杨婉虚弱的声音飘渺得像阵烟雾。

梁飞低头去看, 可只能看见里面糊成一团黑,闻起来恶臭熏天,于是又伸手去摸了一把。

“烂菜叶子。”他的声音里带着丝嫌恶,恶心得皱起眉头,把踩在边沿的脚放了下来,在地上胡乱蹭了几下,又蹲下来把触碰过菜叶的手在杨婉裤腿上擦了擦,然后才再往里走了两步。

“啪!”他拍开里侧顶上的两个小箱子,附身去掀开下面几个箱子的盖子。

抬了抬,没有重量,他伸手往里摸。手指碰上粘在纸箱壁上的菜叶子,他又笑了出声。

“原来这里才是他们囤放食物的地方。”他转身踢了踢杨婉,“看样子你也没有完全骗我嘛,只是没有讲清楚,害我找错了地方。”

杨婉想深深叹一口气,可是肺部被凹陷碎裂的肋骨扎伤,让它无法叹那么长的气。

“我说了很多次了,我没有骗你,我只是把我知道的……”

“嘘——”梁飞打断她,“我不想再听这些没有办法求证的废话了,没有意义。”

他把脚边碍事的两个小纸箱随手往后一扔,砸到杨婉,继续抹黑往里面翻纸箱。

槐岳紧张得心都快吐出来了,小王在她身上盖了三层的纸箱子,而梁飞已经掀开了两层,现在正在摸最后一层的三个纸箱里乱摸。

要是他把这最后一层也给掀开,她就要被发现了。

要是能在他掀开纸箱的那一瞬间一击毙命就好了。

槐岳这样想着,试图用耳朵去辨别梁飞的脑袋在什么方位,铁棍已经准备好。

“没意思,空房间。”梁飞起身叹气,很是失望,没把槐岳身上最后的一层纸箱掀起来。

“哈哈哈哈……”杨婉笑声清脆,只是因为脸上被砸了个箱子,声音难免带了点闷。

她努力抬起脖子,头一歪,箱子被扔到旁边:“再翻翻,说不定人藏里面呢?”

卧槽!

槐岳直在心里默骂,好不容易放下来的心又悬了起来。虽然她也能听得出来杨婉这是在讽刺梁飞,可以她的这种处境,肯定是危机感爆棚、怕得要命。

梁飞也听出了杨婉的讽刺,回击道:“这么点儿大的小箱子,怎么可能装得下五个完整的大活人,倒是可以把你再撕吧撕吧塞进去。”

杨婉闻言不怒反笑:“我说他们肯定已经跑上去了,你不相信,现在浪费了这么长时间,她们怕是都已经找到个空房间躲起来了。”

“不,或许已经出去了。”梁飞眯了眯眼睛,想起他脑子还混沌的时候,看见她们四个爬上树又顺着绳子爬进来的笨拙模样,嘴角不由得带上一个笑。

“出不去,铁丝网通电,碰到就是死。”杨婉一直以为她们四个是小区里侥幸存活的幸运儿,并不知道她们是从外面进来的。

梁飞嘴角的笑意还没下去,听见这话,嘴角直接咧到了耳后根。

原来还有她杨婉不知道、但是他梁飞知道的事情啊,看来她杨婉也不是真那么神通广大的嘛。

一股傲气从胸腔升腾而上,他觉得他终于胜了杨婉一筹。

脸上的笑容根本压不下去,好在这里够黑够暗,杨婉看不见他的脸。

不能被它发现。

他压下语气中的笑意:“万一她们就有什么办法躲开铁丝网的电呢,比如找到通电的开关……”

“呵!”杨婉笑了。

“你笑是什么意思?就这么确信你找不到开关,别人也找不到?别忘了你是一个人,但现在她们有五个人。”

“那就让她们找呗。”杨婉说得轻松,好像根本不在乎她们死活的样子,这跟她先前拼命拖延时间给她们逃跑机会的时候截然相反。

梁飞也迷惑了,笑容散去,问:“你不是想救她们吗?为什么现在又不想让他们活了?”

“我当然希望她们能活,活得越久越好,而且我还希望晨星湾的所有居民都能活着,外面也没有铁丝网。大家和和乐乐,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帮儿女带孩子的老人家天天下楼遛弯,孩子们玩着滑板车和小玩具……就像以前一样……”

杨婉描述的这般场景,好像已经成了一个久远的回忆。

“但是,我们还回得去吗?”她话锋转而反问。

“感染的人太多了,已经基本没有活人了……如果不是她们四个出现,我还以为这座小区已经全是丧尸和我这样的活死人……”

“你一直在地上活动,你应该知道,无论是丧尸还是我这样的人,都一直盯着铁丝网。无论命还在不在,人类潜意识的向往自由都刻在了dna里。一旦铁丝网断电,那么定然将会有大批的丧尸蜂拥而出。”

她顿了一下:“外面已经够多的丧尸了,不能再多了,我不能让更多的人受害……”

“什么意思?”梁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们都是要变成丧尸的,没有转圜的余地。她们告诉我说,她们四个是没有被伤到的活人。可外面丧尸那么多,或许是她们已经受伤了,自己却没发现呢?我们这里有不少这样的同伴,身上出现尸斑了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被感染了……”

“我本来想,我先把她们送上去,给她们找个安全的房间,然后我自己去找粮食给她们送过去,能多活多久是多久……”

“你好矛盾,想救她们,却又不完全救她们。”梁飞说。

杨婉凄笑:“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如果她们早两天找到我,我或许还能断那么一分钟的电送她们出去。可是现在,通电的开关已经被破坏了……”

“你说什么?!”梁飞大惊,躲在暗处的小王和四人组也都不可思议地张大嘴巴。

“我找到了开关,一个瘦弱的丧尸找到了我。我练过功夫,弄死它并不是很难,加上我已经这样了,在被它多抓几道口子也无所谓。但等我把它彻底弄死之后,我突然想到,我几乎翻遍了整座小区,遇见了无数的丧尸,又把许多还未彻底尸化的居民送进地下停车场,但是,没有遇见一个完好的活人……”

“没有希望了。”杨婉说,“都是必定会变成丧尸的人,出去,只会是变成丧尸,去感染更多的人。”

“所以你把开关弄坏了?”梁飞笃定地问。

“对。”杨婉说着,喉咙发涩,却哭不出来,“我哪知道后来会遇见她们呢……”

其他丧尸都在刚才被梁飞赶走了,此时走廊里安静得可怕,只有停车场里的喧闹传过来,嘈杂、鬼嚎、像是地狱。

良久,“切……”梁飞冷哼,然后低低笑了出来,“杨婉啊杨婉,你这要我怎么说你呢……”

他笑着,重新拎起它的一条腿,继续拖着往外走。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逐渐远离,越笑越大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槐岳感觉身子都麻了,估摸着他们已经走得够远,小心翼翼举起压在身上的纸箱子,坐了起身。

“小王?”她轻声叫。

两三秒后,小王才闷闷地“嗯”来了一声。

“你在门后面吗?小心一点,把门关上。”

“嗯。”小王低声应,伸手握住里侧的门把,慢慢把卡在墙壁上的门推了出去。

槐岳打开手机电筒,一手拿手机,一手把堆在身上的纸箱都掀开,然后打开地洞,她才余光一瞥,看见小王依然站在门后,迟迟没有动作。

“你怎么了?”她问着,一手拉着魏芣上来。

小王张了张嘴:“我……我知道她在找铁丝网通电的开关,所以我跟她说,我可以帮她,她却总是拒绝我。我说,我的手机还剩最后一点电量的时候,我才跟我家人联系上,他们很安全,也很想我,我也想念他们……”

他顿了下:“所以我想帮帮她,早点找到开关,我们也好早点逃出去。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在我还有理智的时候,去见我的家人们最后一面……”

他的声音发颤:“我想我爸妈和我妹妹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02 23:29:04~2021-08-04 12:25: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辛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少林方丈专用造型师 30瓶;辛夷 10瓶;瑾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