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104章 第 104 章

我的书架

第104章 第 10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个人四脸懵逼。

槐岳呆呆地看着被祝宁硬塞进手里的老式水银温度计:“什么跟你一样?他为什么说你快死了?”

“还能为什么, 感染了啊!”夏平安喊着,又开始嚎啕大哭。

两辆车停在一片废弃的工地上,开阔又荒凉, 稍远的四周都是不高的楼房。他们停车的时候观察了一会儿,没有看见丧尸的踪影才下车。

然而夏平安嚎啕的哭声太大, 寂寥已久的工地上终于有了活人的气息,潜藏在暗处沉睡的丧尸被唤醒。

十米外一个巨大的松软沙堆突然开始鼓动,表层的沙子涓涓细流一般顺着坡度流散下去。

一只手乍然从里面伸出来, 然而越野车停放的位置刚好遮住了他们的视线, 没有一个人看到。

所有人都盯着祝宁和槐岳。

槐岳看看夏平安,又看看祝宁,满脸惊慌, 接连后退几步,直到撞到车门上:“什么意思, 我又没被丧尸咬到,怎么会……”

祝宁用下巴指了指槐岳的手:“还记得你炸伤的手吗?”

槐岳手上的疤还留着大片的印记,仔细看着让人略感不适。

“当时酒店走廊里挤满了丧尸, 血肉炸开了花似的飞溅, 你的伤口又是新鲜炸开的,难免可能会沾上……”

“不可能!我一直注意着的!”槐岳打断祝宁,情绪有些激动。

祝宁失笑,折起手腕处的袖子,露出那道依然清晰的疤:“我也非常注意, 但是不也还是有了这么一道伤疤吗?先测测体温吧,我也只是猜测,并不是很确定。”

槐岳表情复杂,用手擦了擦温度计, 扯开衣领,把温度计夹在腋下。

秋明不太明白,皱眉问:“你为什么单怀疑她被感染,却没有问我们?还有夏平安呢,他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吗,你被感染了,那他……”

“我是在玛丽莲酒店走廊上被感染的。”祝宁知道是自己没说清楚,急忙解释说,“我们逃出来的那天晚上,我坐在车里感觉这道伤口与其他被玻璃碎片划出来的口子不太一样,隐约有些怀疑,但并不敢确认,而且也抱有一些侥幸心理……”

“更气人的是他也不跟我说!”夏平安气得跺脚,“这万一他路上突然变成丧尸了,我也得跟着完蛋!”

“那我让你自己进安全区你不去?”祝宁回他。

“我有良心!不像你个没良心的!”

秋明扶额。

夏平安这个暴躁的状态明显也是才知道没多久,而且大概已经跟祝宁吵过好几次了。可惜祝宁的心态平稳,就连刚才告诉槐岳说她可能也被感染时,语气也相当平静,所以夏平安只能一个人自己生气。

“别吵,说正事。”秋明一把捂住夏平安还对着祝宁一通输出的嘴。

祝宁接着刚才的话往下继续说:“后来商业安全区都开始崩溃,我也没了继续做这个行当的心思,找了很久……也就在前两天,我们才碰上政府的安全区开放。”

他难得笑了笑:“也就差临门最后一脚,我的体温342度,被赶了出来……后来我回想了一下,当时只有我和槐岳两个人在酒店走廊上,而且她还拖着一只受伤的手在丧尸堆里待了那么久,所以自然会怀疑她的情况了。”

“至于夏平安,”他看向他,“这几次进安全区,他跟我一起检查了体温,就体温而言,目前他是正常的。你们我就不知道了,或许你们待会儿也可以自己测一下体温。”

槐岳心慌慌的,在祝宁说出他的推测时,她就不停地回想当时走廊上的情况。

她想起两方丧尸的嘶吼、血肉横飞的空气里难闻的味道、被她串在铁棍上的两个丧尸无神的眼睛。

恍惚间,她记起当时她似乎真的一心贴着墙壁往外挪动,两个丧尸串在她面前挡着,可是横飞的血肉好像还是从头顶落到她的脸上。

但是,有没有落到她左手绽开的皮肤上呢?

她不记得了。

她用力回想,可是其他细节都在逐渐清晰,偏偏左手一片模糊。

祝宁说完,众人沉默着没了声音。

槐岳这时才回过神来,按捺不住取出温度计。

359度。

她愣在那里,呆呆看着温度计。

钱溢凑上来:“多少度?”

还未等她看清,“啊!”,秋明和夏平安忽然一声尖叫。

只见一双干瘦惨白的手从越野车底下伸出来,分别握住他们的一只脚踝,瞬间把两人拖进了车底。

祝宁立即反应过来,长腿几步跨到车前,抽出他的长棍,“哐啷”跳上车顶,瞄准那双手的主人狠狠砸了下去。

“砰!”

丧尸趴在地上,歪头躲过一击。长棍砸到泥地上,扬起一片灰尘。

“唔啊!”

“砰!”

槐岳的铁棍明显比祝宁的长棍好用很多,几乎在他失手的同时,槐岳也已经绕到越野车后,一棍子干脆利落贯穿了另一个丧尸的脑袋。钱溢和魏芣的铁锤太短,想要对付趴在地上的丧尸不得不弯腰低头,大大降低了效率。

前方有一个巨大的松软沙堆,里面还在不停地鼓动,浑身沾满黄色砂砾的丧尸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从里面爬出来,像是蚂蚁一般接连不断爬出蚁穴。

它们穿着工地的工服,此时已经遍布从沙堆到越野车的这段空地,每一个都干瘦得像是一副骨架。

抓住秋明和夏平安的丧尸,头向后转过将近一百八十度,脸颊凹陷,浑浊的眼睛里也满是沙子,龇牙朝车顶的祝宁一声怒吼。

随后,不等祝宁再次瞄准动手,它忽然以一种快得异乎寻常的速度将手中的两个猎物拖出去两三米。

松软的泥地上瞬间出现四道长长的划痕,夏平安和秋明手无寸铁,死死扒着地面,却只抓了一手的泥。

与此同时,旁边拦住槐岳等人步伐的丧尸像是得到了指令一般,放弃对抗,齐刷刷抓住她们的脚踝,瞬间把她们撂倒。

“啊!”几声惊呼同时响起。

丧尸们宛如游蛇,拖拽着猎物飞速游回了沙子里,秋明和夏平安瞬间被沙子淹没。钱溢魏芣试图用锤子柄把自己固定在地面上,然而只是徒劳,唯一的区别只不过在于她们留下的划痕更深。

只有槐岳没有防守一直攻击,可惜还不等她把抓住她脚踝的丧尸击溃,就已经同样被沙子吞没。

眼看同伴都被抓走,祝宁跳下车顶飞奔过去,扑倒在沙堆上抓住了槐岳铁棍的最后一截。

可不知为何,因丧尸游回而趋于平静的沙堆忽然开始震动,隐约有轰鸣在底下响起。

地震?

只是短暂的一个猜测,祝宁根本没有时间细想。他的额头青筋暴起,死死抓着最后一截铁棍,自己已经半个身子也陷进沙子里,勉强仰头让口鼻露在空气中维持呼吸。

震动幅度越来越大,地底传来的轰鸣声也被放大。就在他几乎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闷响,沙堆中部忽然凹陷,困住他们的沙子急速朝中间的漩涡似的凹坑里流散。

丧尸和被困住的夏平安等人在流沙中浮现出了半秒钟的身形,随即迅速被吸进了漩涡里。

沉重的沙子淹没了所有人和丧尸。

几秒钟的失重过后,身体周围是沉重的压迫感。眼睛根本挣不开,甚至还能感受到细碎的沙粒正在拼命挤压进鼻腔和眼缝。

祝宁最庆幸的就是陷落的时候他还在沙堆边缘,此时覆盖在他身上的沙子应该比其他人都要少很多。

他屏住呼吸、奋力挣扎,拼劲全身所有力气,终于撬动了沙层。

身子不停向两边抖落,几秒种后,祝宁从沙子里站了起来。

头顶一个巨大的空洞,阳光蓝天白云在上,往下只是地下空层里把人淹没的沙堆。

祝宁丝毫不敢耽搁,没有管还在沙子里的下半身,弯下身子徒手刨沙。

额头的汗珠把沙子黏在脸上,没过多久,一截铁棍就从沙子里探出头来。他眼睛一亮,更加奋力地沿着铁棍横贯的方向刨沙。

沙层松动,忽然一只手紧握着铁棍伸上来。祝宁握住那只手,用力往后拖拽,槐岳第二个从沙堆里爬了出来。

这些沙子至少有几十吨,人被埋在里面就算不被憋死,骨骼也会被压碎。

两个人都不说话,拼了命地刨沙子,挖到丧尸就爆头,终于在三分钟后,把剩下的四个人都挖了出来。

钱溢和魏芣埋在沙子里一分多钟,被挖出来的时候已经脸色苍白,但好在用力摇了几下便悠悠转醒。

但秋明和夏平安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俩最先被拖进沙子里,最多只在流沙陷落的时候有那么半秒钟的呼吸时间。可现在被压在沙子底下三分钟,两人都已经陷入昏迷。

按压心脏和人工呼吸同时进行,醒着的四个人急得满头大汗,终于在他们轮班两次后,秋明和夏平安在前后三秒内咳出一口沙子,慢慢睁开了眼睛。

“卧槽,你们终于醒了!”槐岳感动得差点哭出来,“在废弃工地上被沙子淹死那可太丢人了!”

秋明刚刚苏醒,明显还没有缓过神,她的耳朵里也全是沙子,听槐岳说话根本听不清,只感觉是在水下听见鲸鱼拉长的叫声。

她抬起手,想要把耳朵里的沙子弄出来。可手才抬到半空,槐岳忽然脸色惊变,半抱半拖着她迅速隐没进地下空层深处的黑暗中。

另一个方向的黑暗里,两束光逐渐靠近沙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暴露在阳光下,他们关闭手电筒,仰头看着头顶巨大的空洞,眼睛半眯着,似乎不是很能适应阳光。

“我们都多久没见过太阳了?”女人的声音很年轻。

“好像从进来之后就没再见过。”男声回答,他似乎年纪也不大。

“可是今天就要走了,顶上却漏了个洞,这可怎么办?我们还走得了吗?”女声很是忧虑。

“又不是我们弄塌的,要怪也只能怪他们自己的豆腐渣工程。”男声语气里有一丝不屑。

“真没事吗?”

“没事,我们就是给他们擦屁股的,只要把他们剩下的东西收拾干净带走就行了,别的不用管。”

男声说着,痞里痞气地踩了脚沙子,转头正要离开,沙子里忽然伸出一只干瘦苍白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怎么回事?没处理干净?!”他惨叫。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1 23:47:36~2021-08-19 16:25: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是來福life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