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112章 第 112 章

我的书架

第112章 第 11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明月高高挂在黑色天空, 这片素来沉寂的树林难得热闹了起来。

车窗没关,耳边的风呼呼的吹。

助手的死并没有给麦教授带来任何的心理触动,他的眼睛闪着精明亮光, 透过厚重的镜片,不停地瞥向后视镜, 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直至几乎咧到耳后。

“呵呵呵呵……”他低笑着,喃喃, “聪明、暴力、敏捷……真是完美的丧尸!”

脚在刹车和油门之间来回切换, 他把速度控制得很好,能让女人一直紧追在后面。

“来吧,宝贝儿, 再跑快一点!快点儿跟我回到总部,让我看看你是由哪两种病毒组成的!”

或许是因为太过兴奋, 他的表情不受控制地变得癫狂起来。

而在他通过后视镜盯着女人的同时,女人也通过后视镜看车里的他。

于是他这番表情转变也尽数落入了女人的眼中。

女人并不像其他普通丧尸那样,在追逐猎物时不停地吼叫。最初几声警告似的怒吼之后, 她便再也没有张过嘴, 只是匀速地奔跑着、追赶着。

她两侧的长发被血液粘在脸上,脑后的马尾辫已经散成水底飘摇的水草,只是因为几根打结的发丝缠住了发圈,这才使得最后一小簇头发没有彻底散开。

看见麦教授的表情,她被发丝遮住的嘴角也缓缓勾起一个诡异的笑。

究竟谁是猎人、谁是猎物, 这可说不准哦。

一个岔路口右转,前面的泥路越来越窄,在不远处彻底融入草丛。

麦教授这时候终于把视线从后视镜上移开,在成片的树林中搜寻到两棵姿势怪异的树, 然后方向盘猛地一打,泥地上扬起一片灰尘,小面包车从这两棵树中间驶入树林。

女人的眼神里带了一丝隐秘的探究,她略微抬起头,看见几公里外连成片的树冠之上,一栋破败的塔尖耸立。

她突然不再奔跑,停在原地,冷冷地看着前面引路的面包车。

看见她停下,麦教授脸色一变,下意识一脚急刹,头探出窗外回看她,以为她出了什么事。

但是她只是这么静静的站着。

她恰好站在一棵树下,有浓密的枝叶遮挡,光线太暗,而且她的头发还粘在脸上,麦教授看不见她的表情,也无法从她的肢体动作推测出什么。

打开的车窗灌了一路的风,麦教授此时脸上的皮肤冰凉,但是内心却越发急躁。

怎么不跑了?累了?

这个猜测让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理想中的完美丧尸可不会感觉累,它们应该是永远不知疲倦的猎手,即使身上伤痕累累、甚至缺了胳膊断了腿,也依然会用猎豹般的眼神紧紧盯着猎物不放,穷追不舍。

难道白兴奋了一场?

但是这个丧尸的神情状态明显就和曾经所有的试验品全都不一样。

正当他开始焦虑,琢磨着能用什么办法再激怒女人的时候,对方突然有了动作。

只见她抬起手,一把将覆在脸上的头发全都撸到脑后,露出清丽圆润的面庞,然后歪了下脑袋,向前走了两步。

麦教授一直注意着她的动作,就在她抬腿的那一刹那,他的脚已经踩下了油门。

呜的一下,车冲出去五米。

然而女人又不走了,麦教授又是一个急刹,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

女人脸上忽然扬起一个自信而诡异的笑容。

麦教授心里一个咯噔,在她的注视下背后的汗毛乍然竖起,转头看见化工厂高高的塔顶,突兀地站在周围一片的茂盛树冠中央。

她在试探他。

她知道他是想把她引入陷阱。

现在她也知道了他要把她引向何处,或者说,她知道了他住在哪里。

女人收起笑容,转头就走。

这下好了,主动变成了被动。

麦教授无比愤恨地猛拍方向盘。

“滴滴——”

鸣笛声再起,可是女人连脚步都没有顿一下。

“该死!”麦教授怒不可遏、失控大骂,但旋即又笑了起来,宛如川剧变脸。

“有意思……她比我想象得还要聪明……她,是头阴险狡诈的孤狼!”

他眼中再度亮起兴奋癫狂的光芒。

他当然没有莽撞到会想独自再去把女人抓回来,况且他也没有那个勇气,否则刚才他就不会把助手推出去来为自己换来逃跑时间了。

总部就在两三公里外,他开车不过几分钟就能到,再把能用的人全都叫起来抓人,最多就花十分钟。

十分钟,她又能跑多远呢?

麦教授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把油门踩到了底。

钱溢颇有气势地喊了句“追!”,但两人刚站起身就立马熄了火。

“怎么追?”她们俩异口同声,但问完只剩大眼瞪小眼。

追肯定不能徒步追,那俩一个开车、一个是不知疲倦为何物的丧尸,她们一是不一定追得上,二是就算追上了也累得够呛,到时候万一正面对上,铁定完蛋。

但是开车追的话……动静那么大,不是一下就暴露了嘛。

她们犯了难,刚站起来又蹲了回去。

时间已经是凌晨了,她们这一天几乎都没怎么休息,现在受过惊吓后又被冷风这么一说,忽地萌生了些许不合时宜的困意。

这时,两人的手机忽然相继震动,几乎是同时收到了消息。

困意立马散了大半,她们迫不及待掏出手机,以为是已经混进去的四人终于找到了信号可以联系她们了。

然而打开屏幕,却是办事处童大姐发来的一模一样的消息。

晨星湾的事情太大,她们这些天一直在忙于安排调查事宜,已经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这会儿是凌晨才开完会。

槐岳给她回消息的时候她已经在开会了,开完会看见对方给她发的消息,简直差点儿要昏过去。

“你们几个小姑娘就这样贸然进去,没有武器、没有伪装,被人发现了怎么办?这不是拿命在开玩笑吗!”

她一着急,似乎忘了她们四个以往做过的事情大多也如这次一样危险了。

槐岳那时候显然是急于进去,没有跟大姐说详细,导致大姐也不知道谁还能收到消息,所以干脆每条信息都是群发给她们四人的。

钱溢和魏芣赶紧回到了车上,打了个语音电话过去跟大姐详细说了目前所有的情况,包括她们刚才的所见所闻。

大姐的声音里满是疲惫和忧心,在听到他们四个都是冒用了他人的身份混进去的时候,才勉强松了口气。

“你们这样还是太危险了,这么大的事情,只要你们上报,我们肯定立即会安排人过去。”

钱溢应着:“是我们太着急了,而且他们两次混进去的时机都是卡点,也就没思考那么多……”

“位置发过来,我现在看看能不能尽快调集人过去。你说你们这赶巧的,我们这刚开完会,能用的人都被派去晨星湾、玛丽莲大酒店还有其他疑似实验点了,然后你们又爆出来这么大事儿……”

她又似埋冤又似心疼,顿了一下,补充说:“如果联系上槐岳他俩,跟他们说一下,国家已经初步研究出了延缓尸化进度的治疗方式,让他们不用过于着急,凡事小心为上,人先得好好的才有治愈的希望啊……”

“嗯,好。”她们俩心里难以抑制的流过一股暖流,眼眶都被感动得有些湿润。

“那我们俩是就在这边等着接应你们?”

童大姐停顿片刻:“那些尸体距离你们有多远?”

魏芣看了眼:“三四十米?”

“离远些。”童大姐说。

“那些原本都是活人,被丧尸抓了之后指不定什么时候也会变成丧尸。而且你们说这片林子干净,那他们肯定是采取了什么手段,不允许总部外面有丧尸游荡。之前我们的人在外面清扫排查的时候,什么深山老林没进去过啊,但是无论哪里,都不可避免的会有丧尸,只是数量多少罢了。所以麦教授他们绝对会回来把尸体清理了。”

她继续说:“在我们的人到那儿之前,你们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和通信联络,如果她们有消息,立即通知我。”

两人“嗯嗯”答应,挂了语音后立即把车开出去很远,找到一个更加隐秘的位置,而且恰好能远远看见变成那辆一个小亮点的大货车。

困意又席上心头,两个人接连打了几个哈欠,决定在来人之前轮流守夜。

车门和窗户都紧闭隔绝了很多声音,但是冷风还是丝丝的从缝隙中钻进来,她们盖了两件衣服在身上,身体才变得暖洋洋的。

钱溢开车辛苦,魏芣便让她先睡,但是这个夜晚莫名的时间过得非常慢,起先她还时不时看手机,期待槐岳她们能尽快回消息。

到了后来,她实在困得眼皮打架,只能掐大腿保持精神。好在钱溢只睡了一个小时就起来换了她。

夜晚的风几乎没有停过,过了两个多小时,远处的小亮点才像是闪了闪。

“他们大概有人来了!”两人立即打起精神给童大姐发消息,却都没有注意到车后,一个长发的黑影正在缓慢靠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