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115章 第 115 章

我的书架

第115章 第 11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教授在知道这留下来的八个人都是保洁员的时候, 气得一把掀翻了面前的桌子。

“哗啦——”

满桌子的玻璃器皿砰然碎裂,在地上撒开了花,有些碎片甚至蹦得八尺高, 溅到了人脸上。他们八个人纷纷撇过脸,接连后退。

“教授!”陈秀敏赶忙上前, 抓住了楚教授的胳膊。

秋明躲在人群最后,背部紧贴着墙壁,感觉此刻的楚教授像是一只狰狞的恶鬼, 仇恨的烈焰在他眼中熊熊燃烧。

他们现在正在地下二层的某间实验室里, 白色的墙漆像是新刷过的,除了被楚教授掀翻的那张桌子,其他的桌椅和仪器都摆放得整整齐齐, 一尘不染。

桌面上干净锃亮,头顶的白炽灯宛如正午的太阳般耀眼。视线所及之处都是亮亮堂堂的, 让人丝毫感觉不到现在是凌晨半夜,与地下一层简直是天壤之别。

十几分钟前,老保安带他们离开楼梯间的时候, 楚教授已经先离开了。

没了领导在身边, 他们一行立马松了口气,外加上不用出外勤抓丧尸,原本紧张的气氛都变得活跃了一些。

从一楼到负一楼的梯子有好几个,分别在工厂的四面角落里。而从负一楼到负二楼的则只有一个窄窄的楼梯,与他们宿舍所在的位置恰好成一个对角线。

一行人横跨整个负一层, 大好的机会不容浪费,直发大姐和卷发大姐分别抓住秋明的两只胳膊,一边走着一边跟她仔仔细细讲了负一层的结构,以及她们平时都如何安排这些区域的清洁工作。

秋明听得认真, 时不时点头或是轻声答应。

然而这一层无非就是打杂工宿舍、助理研究员宿舍、后勤人员宿舍、食堂、洗衣房、卫生间这些,根本没有任何有用的地方。

直到进入负二层,一切才变得不同。

老保安不被允许下来,所以又被麦教授叫走了。他们自己下了楼梯,眼前忽然变得亮堂了起来。

两个大姐看见秋明惊讶的眼神,捂着嘴巴笑了笑,接着给她介绍。

紧挨着楼梯的走廊是两个教授手下博士们的宿舍。走廊另一侧有四个电梯,一个载人,三个载货,其余的所有地方都是办公室和实验室。

当然,电梯不是他们能用的,除了教授们和博士们,一般只有搬尸工在需要搬货的时候用一用。

大姐本来还准备再说什么,但是陈秀敏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一行人赶紧叫了声“陈博士”,然后就都闭了嘴。

秋明立即反应过来她就是张主任口中的陈秀敏,只是不知道她具体是个什么角色。等到她带着他们到了楚教授面前,秋明才猜测,她大概是楚教授的助手。

其实从外表来看,陈秀敏一点都不像是整天窝在实验室里的理工科研究员。她高挑美貌,气质高雅清冷,光看模样反倒像是个搞文学的。

虽然她全程面无表情,但是秋明却莫名感觉她应该是个温柔的人。比如现在,楚教授愤怒地甩开她的手,她却丝毫没有生气或是沮丧,只是改为轻轻抚着他的背。

楚教授个头不高,却拥有着异乎寻常的威严气势。他望着满地的残渣碎片,气得胸口不住的起伏,过了有一分钟才把怒气压制下去。

“一直做保洁,没干过其他的活儿?”他问他们。

众人心惊胆战地缓缓点头。

楚教授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要不要把他们叫起来帮忙?”陈秀敏问。

楚教授摇摇头:“不了,让他们再睡会儿,等货来了有他们忙得呢。”

秋明不知道他俩说的“他们”是谁,但是很明显,人越少她和夏平安才越有可能拿到丧尸病毒的资料。

她在心里盘算,就目前所知道的情况来看,负一层的人应该都被叫出去找丧尸了,而负二层除了他们这些人,在宿舍里睡觉的博士还不知道有几个。

另外……

她看了眼脚下。

下面还会有负三层、负四层吗?

楚教授叹了口气,抬眼看向他们,模样十分疲惫:“小陈,就麻烦你教一教他们吧。那些实验品也没什么用处了,复杂的流程都略过,直接处理掉就行。”

陈秀敏十分乖巧:“好的,教授,您多休息。”

说完,她便带着人走了,也没有管那满地的碎玻璃渣子。

夏平安故意落到最后,跟秋明并排走,想问她他们现在该怎么做,但大家都很安静,搞得他也不敢说悄悄话。

陈秀敏把他们带到电梯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随手递给了最靠近他身边的人:“电梯需要刷卡才能用,这是张备用卡,先借给你们。”

秃头大哥应着,接过那张卡,小心翼翼的紧紧攥在手里,一副生怕弄丢了的模样。

夏平安看着这一幕眼睛都要瞪直了。

他本来走在秃头大哥旁边,如果刚才没落到后面,那现在他才应该是距离陈秀敏最近的人,拿卡的也应该是他!

想到这里,他简直痛心疾首,眼睛忿忿地盯着秃头大哥的手,像是要把对方的手盯出个洞来。

货梯很宽敞,夏平安不甘心,进去之后又重新回到了秃头大哥身边。

电梯按钮只有三个,1、-2和-3,陈秀敏按下“-3”,其他人眼神忐忑,大约他们也没有去过传说中的-3层。

然而随着电梯下行、电梯门打开,众人的忐忑瞬间转化为一种发不出声音的惊恐,浪潮一般的吼声直接将他们震慑在原地。

负三层相当宽阔,没有乱七八糟的房间和隔墙,只有一览无余的空旷空间。灯光很暗,无数的笼子和手术台间隔分布,暗红色血液喷溅的痕迹到处都是。

地板和各类仪器却是相当干净,看样子是被好好清理过。

丧尸在笼子里,浑身的衣服破烂不堪,身上是无数皮开肉绽的伤口。那双双眼睛也跟它们的血液一样赤红,好像一汪血色的潭水镶嵌在眼眶里,是地狱的颜色。

嘶吼声是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奔涌而至,如同阵阵响雷,震得他们脑袋发晕。

而那恶狠狠地眼神,似乎恨不得立马把他们拆吞入腹,又把他们吓得丝毫不敢移动。

如此巨大的咆哮,被回声叠加,更如魔音入耳,除了秋明和夏平安,其他六人都已经脸色发白。

他们一向都只负责打扫卫生,最多也就是清理血迹和死尸,什么时候看到过这么多活着的丧尸啊。

可陈秀敏脸色丝毫没有变化,只是走出电梯后,眉头稍微皱了皱,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口罩戴上,似乎是嫌这里的味道太难闻。

“走吧,这里是麦教授的实验室,里面才是楚教授的。”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才发现远处的墙壁上还有两扇巨大无比的门。

陈秀敏行若无事,面不改色地从铁笼子之间留出的过道走向那两扇大门。

旁边没人敢动,夏平安只能硬着头皮带头招呼其他人跟上。

秋明依然落在最后,她的眼睛溜溜地转,扫过过道两边的铁笼子。

这些丧尸不仅仅是被简单的关在里面,它们脚踝上还有水管粗的铁链子将它们固定住。

有些看神情就特别暴戾的,甚至两只手腕也被铁链子栓在笼子上,任由它们再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大幅度活动。

秋明越看,心情越沉重。

这些丧尸明显比外面的丧尸都更加暴躁、更加具有攻击性,而这样的状态却让她产生了一丝熟悉感。

她在脑海中搜寻类似的记忆,但就是感觉所有记忆纠缠在一起,剪不清理还乱。

正当她想要暂时把这事儿搁置的时候,忽然看到队伍前方夏平安的背影。瞬间,玛丽莲大酒店走廊上的丧尸群的身影,跟笼子里丧尸们的身影重合。

她惊然想起钱溢所说的两个白人的事情,又紧接着想起牛家村。

有时只需要一个点,潜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就会如火山喷发一般,全部涌上来。

不仅是两个地方丧尸的身影重合,槐岳当时截图的新闻里,有那个写故事的博主和他女朋友的合照,尽管博主自己只露了半张脸,但是那半张脸竟然也和麦教授的脸重合了。

秋明越想越心惊,恨不得现在就把这里的情况都拍给槐岳她们看。

可是她现在没有网络、没有信号。

刚进来她就被三个室友热情地围住了,导致她都没有看几眼手机。她摸了摸装有手机的口袋,决定待会儿旁敲侧击地打听打听去。

两扇门每一扇都有三米宽、两米五高,陈秀敏停在门前,让他们一边四个人,用了吃奶的力气才打开。

这里面和外面同样宽阔的空间,拥有着同样数量的铁笼子和床位。

但是这里面却安静得可怕,笼子和病床也干净许多,同外面相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这间屋子里,只有少数丧尸被关在笼子里,而且它们还都不吵闹,只是瘫坐在里面,睁着大眼睛一动不动,好像精神病院里面的傻子。

其余的大部分丧尸,都被绑带牢牢的绑在病床上。它们比笼子里的稍有活力些,但是绑带的力量,却让它们奋力的挣扎,也只是跟手机的震动幅度一样小。

“这里才是楚教授的实验室。”陈秀敏语气里带了丝骄傲。

她把他们带到门左边的一排床位前,随手拿起旁边架子上的一个小手电筒:“刚才教授的话你们也听到了,所以给你们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先扒开它的眼睛,用灯照一照。你们看这种瞳孔没有丝毫变化的,就是已经死透了的。”

她说着,放下手电筒,拿起一根长长的锥子:“这样的就可以直接把锥子从它们的脑侧插进去。”

她一用力,床上的丧尸似乎震了一下,然后头一歪,彻底没了声息。

她把锥子抽出来,用一块白布擦干净:“就这么简单,这一排二十四个,都是要这么操作。操作完成之后,把尸体全部卸下来,用那边的推车把尸体运到一楼。”

“埋就不用你们埋了,等他们回来,让他们专门的人埋去。”她忽然一笑,“别看现在简单,等货到了卸货的时候,可有你们折腾的。”

“卸货不就是把它们运到一楼然后放下来吗?”夏平安故意装作不明白的样子问。

陈秀敏失笑:“不是指它们,楚教授今天要来一批新货,这些没用的丧尸要给新货腾位置,我说的卸货是指卸那些新货。”

“哦哦,这个意思啊……”夏平安尴尬地挠了挠脑袋。

“干活吧。虽然这里没有监控,但也不是说你们就可以偷懒了,一个半小时之内必须干完,要不然就把你们也丢尽笼子里。”

众人吓得连忙“是是是”,只有秋明和夏平安抓住了重点。

这里没有监控!

两人对视一眼,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7 22:07:44~2021-09-08 22:58: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沈家老中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性感毒哥在线煮火锅 2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