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116章 第 116 章

我的书架

第116章 第 11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扇大门敞开, 外面浓重的血腥味和腐烂的臭味不断流溢进来,让人作呕。

陈秀敏走了一段时间之后,秋明和夏平安已经习惯了这股味道, 但是另外六个人还都瘫坐在地上,姿势各异, 不断干呕,牢牢捂着口罩。

秋明蹲在两个大姐中间,用手不断抚着她们的背, 给她们俩顺气。另一个小姐妹靠在她背上干呕了一会儿, 终究还是没忍住,捂着嘴找了个垃圾桶,扯开口罩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 然后才慢慢缓过来。

而夏平安的三个室友明显比三个女人更要面子一些,已经难受得憋了满头的汗了, 也依然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虽然试了几次也都没站起来罢了。

两个人都很无奈,刚才冒出来的大胆的想法也只能暂时搁置。

又过了有一会儿, 卷发大姐才总算是缓过来一些, 拉住秋明的胳膊,虚弱地问:“你们以前就是干这种活儿的吗?”

秋明摇摇头:“也没到这种程度过。我们分部地方小,一般一次都是好几个人对付一个丧尸,而且也没有这么血腥过……”

“那你还这么淡定?”大姐到现在还被吓得眼神有些空洞。

“毕竟比你们见得多些,也适应得快些。”秋明只能这样说, 随即反问:“你们没有打扫过有丧尸的地方吗?这幅反应也太了些……”

大家似乎都已经缓得差不多了,说话也有了力气。

另一边的直发大姐连连摇头:“我们就是正经搞卫生的,一楼、负一楼和负二楼的每一个犄角旮旯我们都打扫过,虽然也隐约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但也确实没有见过这么多丧尸啊!”

其他五个人也纷纷点头。

秃头大哥看向夏平安:“你之前也跟她一样?”

后者点头:“我跟她一个分部过来的。”

“怪不得你也这么淡定。”秃头大哥一脸恍然,说着又推了把他:“你俩有经验就先干活儿吧,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们都已经浪费了二十几分钟了。”

夏平安立马一副受惊的模样,牢牢抱住他的胳膊:“不!我怕!我以前都是给它们打打针,哪里给它们脑袋开过洞啊!刚刚那脑浆都蹦出来了!”

实际上,刚才陈秀敏用的那根锥子极细,并没有让脑浆漏出来,只是流了不少血。

可是那会儿,众人都被负三层的景象吓傻了,除了秋明和夏平安,其他人神情恍惚,可以说是什么都没看清。

于是现在,才缓过劲来的六个人,此时又齐刷刷“呕”地趴在地上干呕起来,谁也没有胆量上前去看一眼夏平安所说是否属实。

口罩遮掩下,夏平安的嘴角勾起一个蔫坏的笑,可偏偏那双眼睛还是可怜巴巴的,又害怕又委屈。

秋明这时候也趁热打铁,装作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哆嗦一下,往后退了好几步:“而且陈博士用灯照丧尸的眼睛的时候,我看见它的眼睛好像动了一下……”

才从垃圾桶旁边走回来的小姐妹,听见这话又蹿了出去,浑身发抖地蹲在过道的中央,死死抱住自己的胳膊,想把自己缩成一个球。

夏平安宿舍的老爷子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天杀的!我活了五十几年了,从来都是遵纪守法、老老实实,什么时候干过这些活呀!黄土都埋到胸前了,却是要晚节不保了!”

上铺大哥一直没有说话,那幅空洞无神的模样,像是隔绝了外界在给自己做心理辅导。

这时候听见老大哥的哭喊,他的眼珠子终于动了动,人也活了过来。他抱住老大哥的肩膀:“别怕,没有晚节不保,这些都是丧尸,又不是人,跟我们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说完,他按住夏平安的肩膀,借力把自己撑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蹲得太久了,刚站起来,他的身影不自觉晃了晃。

夏平安能看到他的额头在冒汗,但他还是硬逼着自己,走到了另一个丧尸的面前。

每一张病床旁边都放着一个摆放物品的小架子,上铺大哥伸出颤颤巍巍的手,在摆放物品的盘子里翻找。

金属物品碰撞的“哐啷哐啷”的声音很大,导致笼子里那些木纳的丧尸都略微抬起了脑袋看向他。外面那间屋子里的丧尸才消停了一些,这时候听见响动,又纷纷开始暴动。

于是,上铺大哥的手抖得更厉害了。本来都已经找到了长锥子,却总是在快要拿起来的时候从手中滑落。

秋明和夏平安知道他紧张,但是他俩这会儿更紧张。

无他,全都是因为外侧屋子里的丧尸过于躁动了,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冲破笼子的束缚,扑到他们面前,然后将他们全部生吞活剥。

明明只是有几秒的时间,却漫长得像是过了半个小时。上铺大哥终于拿起了锥子,一手将锥子抵住病床上丧尸一侧的太阳穴,另一只手按住丧尸的另一侧脑袋,以方便发力。

他深吸一口气,忽然面目狰狞,用力将锥子刺穿进去。

众人正看得屏住呼吸,他却忽然“啊”的地尖叫着跳开,万分惊恐地往回跑,扑倒在躲闪不及的夏平安身上。

“它睁开眼睛了!它是活的!”他惊恐大叫,声音都比往常尖细了几分。

夏平安懵圈得不知道该安慰他,还是该再表演一下自己的惊慌,于是就只能傻乎乎地愣在原地。

而他这副样子,落在其他人的眼里,却成了吓懵了的表现。

在上铺大哥扑回来的时候,其他人早就吓得跳到了远处。秃头大哥还把电梯卡窝在手心里,力气大得几乎要把手心割出几道口子。

他颤颤巍巍地招呼夏平安两人:“你们快过来!我们要不逃吧,反正这里没有监控,我们直接坐电梯到一楼,然后跑出去……”

“这里没有监控,可是外面哪里没有监控?”老大哥抹着眼泪,“你们又不是没去打扫过塔顶,那一整间屋子密密麻麻的全是监控屏幕,我们怎么逃得掉?”

“而且……”老大哥说着,像是在恐惧中找回了些理智,“我们来这儿不就是为了活命的吗?出去了,我们还怎么活命?”

其他人听见这话也沉默了,全都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上铺大哥抱着夏平安的手也松了些,垂眸补充:“而且,保安室也有几个监控显示屏……”

夏平安大惊:“塔顶有,保安室也有?不汇在一起吗?为什么要分开来?”

如果监控都在一个地方,那么他就可以一次性捣毁监控点了。可如果分散在几个地方,难保他不会在中途被人通过监控抓到。

在这种气氛下,老大哥并没有察觉到夏平安的不对劲,反而认真回答:“保安室的监控屏幕,显示的是化工厂大门口和各个出入点的情况。塔顶有两面墙上显示的是树林里的监控摄像,还有两面墙显示的是负一层和负二层的视频。保安嘛,也就是看大门口的,肯定要把各个门口的视频通到他们那里,其他的自然是专人负责。”

“四面墙都是监控?!”秋明惊讶地捂住嘴巴,即使手和嘴巴之前还有一层口罩遮挡,但是这个姿势最能体现人的惊讶。

“这得有多少双眼睛才看得过来啊!”她自然而然地感叹。

秃头大哥有气无力地摆摆手:“用不了几个人,又不是每张屏幕都要时刻盯着,而且他们看习惯了,有什么异常立即就能发现,一个人能看两面墙。”

夏平安听见这话,沉下谷底的心又稍微浮起来了一点。

还好,两个人不多。

他们这边话题被带跑了偏,可蹲在走廊中央的小姐妹一直沉浸在恐惧和不安中,在此时忽然也哭了起来:“我想回家了,我想我爸妈了……呜呜呜呜……”

秋明立即上前抱住她,拍着她的背给她安慰,眉头皱起一个忧伤的弧度,很是无奈地叹道:“诶,这种时候,谁都想回家,可是又有几个人回得了家呢……我上次跟我妈通电话都是在两个月前了,后来再打过去,就一直没能接通……”

她的声音开始哽咽,戏到深处,眼泪水也溢出了眼眶。

本来还只是哀伤的小姐妹被她这话吓得眼泪都顿住了:“两个月了都打不通吗?视频电话呢?微信呢?”

她激动得反客为主,双手抓住秋明的肩膀,手指好似钩子,掐得秋明生疼,眼泪都又飙出来几分,误打误撞给她的戏增添了几分真情实感。

秋明适时地眨眼,晶莹的眼泪从眼角坠落,配上哽咽的声音:“没有,什么方式都联系不上,我就怕他们已经……”

小姐妹瞳孔震颤,跌坐在地:“那我爸妈……不!不会的!他们说好等我回去要给我包饺子吃的……”

“你多久没和父母联系了?总部这里能打电话吗?我才来,手机一直都是无信号……”夏平安趁机补刀。

小姐妹果然被刺到了痛楚,眼泪决堤一样重新涌了出来:“我不知道多久了,从丧尸爆发后我进了这里就再也没有跟他们联系过了……呜呜呜呜呜呜……我们只有内部网,只能跟同在总部的人联系,我想去求张主任,他的手机能联系外面,可是他要我陪他过两个星期才把手机借我……呜呜呜呜呜呜……”

秋明大惊,脱口怒骂:“畜生!”

小姐妹打了个哭嗝,继续说:“我没答应他,所以又想去找陈博士,可是她一个眼神飞过来就把我吓跑了……呜呜呜……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借给我手机,我又不干别的,我只是想我爸妈了呜呜呜呜……”

她哭得凄惨,这样悲伤的情绪迅速蔓延,让其他五个人也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秋明差点儿也被感染了,可是身上的责任让她硬把理智拉了回来,十分狠心地继续旁敲侧击:“你……诶……你一哭,我也想哭了……要不我跟你再去找找张主任,我们找他哭一哭,说不定他愿意先借我们用一下手机了呢?”

夏平安接收到她的信号,附和道:“或者去找陈博士?我刚刚看她……感觉她还挺温柔的,我问了那么一句傻话,她也没生气……另外,还有其他博士呢?他们那么多人,我们挨个儿问一问起,说不定就有好心的……”

秃头大哥苦笑着连连摇头:“你们俩啊,刚来,什么都不知道!跟你之前那句话比起来,你们现在说的话才叫傻话哦!”

秋明和夏平安看向他,他低着头继续说:“张主任……呵,你们把所有形容人的负面词汇全部放到他身上,都会发现惊人的符合!他就是个小人、畜生!还有那些博士,无论是陈博士还是其他人,没有一个好人!他们高高在上,把我们都当成蚂蚁来看!之前的老江,不知道哪里惹了他们,早上出去还好好的,等过两天,就成了一具尸体,被杨亮李杰他们埋到林子里了!”

他们六个都认识老江,如今听闻旧事,又是不约而同的开始抹眼泪。

话题已经偏离丧尸很远,床上被上铺大哥戳了一针的丧尸似乎察觉自己被冷落,忽地剧烈挣扎起来。病床的响动立即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上铺大哥跳起来要逃,却被夏平安抱住,动弹不得。

“它醒了!它活了!我们快逃!”他失控大叫。

夏平安拼命抱住他的双腿,用自己的体重牵制住他:“不!你看锥子还插在它脑袋上呢!你去把锥子插深一点它就死了!要是我们完不成任务,说不定就是跟老江一样的下场!”

最后这句话把上铺大哥点醒了。

他不再想要后退,夏平安也缓缓松开了他的腿。

他急促的呼吸着,一把抓住夏平安:“你跟我一起去!你帮我稳住它的脑袋……”

也不等夏平安答应,他直接就把夏平安给拖到了病床前面。

原本宛如在沉睡的丧尸此时怒目圆睁,红血丝遍布眼白,有一种要吞噬眼黑的磅礴趋势。

好在束缚带足够结实,任由丧尸再怎么挣扎,它也依然被牢牢禁锢在病床上。

夏平安其实并不想牵扯多久,故意颤抖着手按住丧尸两边的脸颊:“哥,你快点!我怕!”

上铺大哥深呼吸一口,低吼一声,用锥子刺穿了丧尸的脑袋。

也许是他的刺穿角度不对,从洞口涌出来的血液里有那么一丝的白色,好像真的是脑浆。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经验,剩余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上铺大哥像是打了鸡血,跟夏平安合作,很快将剩余的二十几个丧尸都送去见了上帝。

其余的六个人则把两个大推车拖过来,将这些死透的丧尸装车。

推车够大,他们一趟能装八个,只是货梯一次只能装一个推车,所以总共还是需要装三趟。

只不过一辆推车在运货的时候,另一辆推车还能装货,两车轮班,总的来看还是能节省不少时间。

第一趟是秃头大哥和老大哥两人运上去的,两人卸货废了些时间。可是由于之前做心理建设的时间太久,此时已经距离陈秀敏规定的一个半小时的时限没有多久了。

于是第二趟,卷发大姐也跟着他们一起上去了。

此时的负三层,除了秋明和夏平安,就只剩下上铺大哥、直发大姐和小姐妹三个人了。

他们把剩余的八个丧尸堆到另一辆推车上,纷纷累得瘫在地上。

小姐妹喘着粗气:“为、为什么、死人、都这么重啊!”

直发大姐苦笑着说:“我们老家有一种迷信的说法去,是说……诶,等我歇会儿……歇口气再说……”

上铺大哥四肢和脑袋都耷拉着:“我劝你还是别说了,这地儿已经够吓人的了,你就别再增添不必要的惊吓了……”

他们在这儿说着话,秋明和夏平安却已经绕到他们背后,掏出别在裤腰上的锤子和扳手,狠戾的神色浮上眼眸。

昏暗灯光下,沾了黑红色血迹的银光闪过,“唔!”的两声闷哼,上铺大哥和小姐妹率先倒下。

直发大姐茫然抬头,眼前一花,瞬间也失去了意识。

秋明和夏平安二话不说,立即把三人拖到门口的墙角,然后从病床上拆下两根束缚带,将三人捆绑在一起,顺便又撕了几根布条堵住了他们的嘴,最后再用几张床单将人盖住。

一套流程做完,他们估摸着另外三人也要下来了,丝毫不敢耽搁,推着装有尸体的推车往电梯口走。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两人刚好距离电梯门还有十几米,完美卡点。

“最后一车啦!”夏平安故作轻松地对他们说。

而对方三人也没有察觉到不对,秃头大哥甚至还热情地迎上来,从他们手里接过推车:“小姑娘一边儿去,这种力气活儿是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儿干的!”

“那你还让我跟你们上去!”卷发大姐听着话不乐意了。

“切!人家说的是小姑娘,你这个老娘儿们,能算小姑娘吗?”老大哥笑着说。

这种烂俗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但是秋明这时候只能陪笑。

秃头大哥背对秋明,跟夏平安一同推车,卷发大姐和老大哥面对秋明,还在往里走。

就在他们三个人走到同一条线上的时候,她忽然开口:“诶,对了!他们三个说血喷得太多了,要把这里稍微打扫一下,打扫工具在哪儿啊?你们顺便带我去拿呗。”

老大哥和卷发大姐闻言齐齐转身,正要再说什么,可话还没出口,只听“砰砰”几下,三人都满头是血地倒在了地上。

如法炮制,这三个人也被绑好堆在了角落,无数丧尸嘶吼着,口水直流地盯着他们。

夏平安捡起秃头大哥手里的电梯卡,秋明则去到楚教授的实验室,在墙边找到了两套清洁工具——这是她一进来就发现了的——带着一起进了电梯。

“待会儿我去塔顶,你去保安亭。”夏平安小声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8 22:58:04~2021-09-12 23:40: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性感毒哥在线煮火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吾乃正派中人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