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118章 第 118 章

我的书架

第118章 第 11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树林里, 树木庞大的阴影压向地面,一辆面包车跟在两辆电动四轮车后面,慢慢悠悠地晃荡。

他们已经晃悠了近两个小时了, 林子还是林子,除了树就是草, 看久了好像到处都是一样,完全看不出来区别。

槐岳打了个哈欠,转头看了眼面包车。

年轻保安单手握着方向盘, 另一只手肘架在窗沿上, 撑着脑袋,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睁开,只能看见他的脑袋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的。

老保安在副驾驶座位上, 姿势豪放,椅背大约已经被他放平, 脱了鞋双脚翘在挡风玻璃前面,感觉已经是睡着了。

她叹气:“话说的冠冕堂皇,实际上他们也不想找丧尸, 搁这儿耗时间呢。你离他们远一点, 至少不要在他们正前方。按照他们现在这个状态,说不定什么时候一脚油门踩下来,我们俩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祝宁的精神气也不好,可能也在犯困,“嗯”了一声, 把车往旁边挪远了些。

槐岳打开手机,发现依然没有信号,再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此时困意也压不住心底的急躁:“把车开这么慢也是一种本事, 这么久了,还没有到有信号的地方。”

“这地方他们熟,跟着他们就是一直在兜圈子,还是得想个办法把他们都给敲晕。”祝宁说,“这么晃悠也是一晚,倒不如让他们好好休息休息。”

最后四个字被他说的有些意味深长。他看向另外四个人的眼神阴冷,脸上没有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槐岳揉揉眼睛,又拍拍脸,想让自己清醒起来。

就在他们沉默着琢磨办法的时候,面包车却在他们身后,距离他们越来越远。

眯缝眼和鱼尾纹没有关窗户,夜晚的冷风对着他们吹,让他们格外的清醒。

树林里除了大自然的声响,和车辆发动机的声音,就只剩下他们时不时的说笑。

祝宁和槐岳通过后视镜发现了面包车的异样,但是两人都没有吭声。毕竟对他们而言,少两个人也更方便他们动手。

然而,面包车已经距离他们二三十米,忙着说笑的眯缝眼和鱼尾纹终于发现了不对。

“卧槽,他们怎么落后面去了?我们也没开多快呀。”鱼尾纹把头探出窗户往后看,招呼眯缝眼赶紧停车。

祝宁和槐岳本来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这会儿失望得齐声叹气,决定假装正在打瞌睡,继续往前走。

“卧槽,那俩衰货也搁这儿梦游呢?”鱼尾纹嗓门不小,然而他俩没听见一样,气得他大骂。

他赶紧下车,追到祝宁他们跟前,疯狂拍打窗户玻璃。

如果他们两个真的是在打瞌睡,肯定要被他吓一跳,但是这会儿,他们只能假装被他吓了一跳。

“操,你发什么疯呢!”祝宁佯装生气。

“操!你还敢骂我?开着车在这儿打瞌睡,我再也不叫你,你都要撞树上了!”鱼尾纹比他更生气。

“赶紧下来,后面那俩人像是被妖怪定在那地方了。”鱼尾纹打开车门,不顾祝宁反抗,直接把他拖下了车。

从后备箱里顺出来的小铲子还被祝宁拿在手里,夜黑风高,鱼尾纹一心盯着后面的面包车看,也没有多注意他。

“哪儿来的什么妖怪?这里只可能有丧尸吧!”祝宁问,眼睛不着痕迹的瞥向坐在车里的眯缝眼。

眯缝眼也没有看他,而是一直换着角度看面包车。

“喂,你俩要不小心点。他们两个一动不动的,肯定有问题。”眯缝眼坐在车里,丝毫不想要下来的样子。

“走过去吗?”祝宁问。

他不是很明白他们这是要怎么做:“不开车?”

鱼尾纹脚步一顿,猛地拍脑门:“操!一着急给忘了!”

“这么点距离开什么车呀,倒车又麻烦。”眯缝眼这时候却赶忙故作轻松地说。

眼看鱼尾纹刚松开祝宁,要回来拉开车门,他一脚踩油踩下去,方向盘打过一个弯,竟然立马把车头调转了一百八十度。

“去吧,我给你们打光。”他把车灯开到最亮。

这明摆着就是一副不想让鱼尾纹上车的样子。

鱼尾纹也被他这一番操作惊得愣在那里:“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刚刚说了呀,这么短的距离也没有必要再把车倒回去,我给你们打光,你们去看看。”

鱼尾纹张着嘴巴,静静看了他两三秒,忽地讽刺而心寒地笑了起来:“你怕那边有丧尸?”

电动四轮车最高档的强光照向面包车,只可惜范围有限,而距离不短,根本没有办法照到面包车所在的位置。

眯缝眼也装作惊讶的样子:“你在说什么鬼话呢?”

“你怕他们已经被丧尸咬死在了车里,又怕丧尸会躲在暗处,趁我们去查看的时候偷袭我们,对不对?”

“没有,我是真的觉得……”

鱼尾纹打断他:“你要真不是就让我上车!你这都掉头了,再踩个油门开过去能有多麻烦?”

“没有,我……”

“你什么你!就说开不开,你不开把车给我开!”

两人竟然这样剑拔弩张起来。

槐岳坐在车上探头看他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下去。

可就在他们争执的这会儿功夫,面包车里,年轻保安的胳膊肘忽然从窗沿滑落,他一个激灵,猛然惊醒。

“我的天,我居然开着车睡着了?!”他揉揉眼睛,看见前面似乎在吵架。

而老保安依然躺在副驾驶,呼噜声像是一头五百斤的猪。

“他们干什么呢?怎么我都离他们这么远了,他们也不等我的吗?”

年轻保安嘟囔着,右脚轻踩油门。车辆发动机的声音响了些,仪表盘在动,然而车却没有前进分毫,车轮好像只是刨土一般原地打转。

“怎么回事啊,这破车子又出问题了?”他低头看脚,甚至用手电筒打了光,想确认自己踩的是不是油门。

或许是还没有完全睡醒,打光中,他竟然一下将油门踩到底。

车辆引擎瞬间发出“唔”的加速声。面包车似乎在原地禁锢了半秒,随即便像是挣脱了什么桎梏一样,猝然飙到八十几迈,直冲冲往正在隔着车门吵架的人撞过去。

祝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也没有多少想去劝架的心思,所以没有去拉架,只是一直站在距离他们三五米的地方,时不时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面包车忽然冲过来,他反应灵敏,往旁边猛然一跃躲开。

可是正隔着车门吵架的两个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电动四轮车毕竟个面包车不是一个重量级。在年轻保安的惊声尖叫中,面包车碾过电动四轮车,撞断旁边一根粗壮的树。

“砰”的巨大声响回荡在树林上方,在树上歇脚的鸟惊飞一片。

车祸来得猝不及防,祝宁和槐岳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机械零件高速摩擦碰撞的烟味随着晚风飘散,面包车一侧的灯忽闪几下,然后熄灭。

槐岳赶紧下车,扶起摔倒在地的祝宁,一同上前查看。

一切都惨不忍睹。

眯缝眼连人带车被卷进面包车车底,四轮车差不多被压成了二维平面,四个轮子倒是龇到了外面,怕他也已经是成了肉饼。

鱼尾纹还在外面,但是卡在面包车车头和断了一半的树干中间。祝宁走到他旁边,这才发现他的腰部已经断了,内脏从侧腹挤压出来,血糊糊的,看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内脏。

他的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其中的恐惧让人只看一眼就心生胆寒。

槐岳没忍心多看他们这幅惨状,用手电筒照车里。

然而车里也没有好到哪里。

年轻保安系了安全带,但是车内安全气囊没有弹出来,他撞得满头鲜血,气息奄奄、不知死活。

老保安更惨,因为没系安全带,猛烈冲撞之下整个人从座椅上飞起来,脑袋撞破挡风玻璃,恰好脖子卡在不平整的碎玻璃上,尖锐的玻璃牢牢卡住脖颈。

而车里,他的躯干和四肢也已经扭曲成形容不来的诡异形状。

“全死了吗?”槐岳问。

“八成是。”祝宁回答。

刚想着要怎么解决,然后他们竟然不过几分钟就发生了这么大的意外。

槐岳一时间还有些茫然,折回到面包车失控的地方。手电筒的照射下,面包车来时的路线显露无疑。

荒芜草丛中,原本近乎半人高的草被拔掉了一片,形状恰好是一米宽、五六米长的类似长方形。

“好家伙,这是什么情况?他们那是面包车还是割草机啊?”

槐岳的低喃一字不落地进了跟随而来的祝宁耳朵里。

祝宁常跟车打交道,看见草地的模样立即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底盘太低,草又密又高,肯定是卷进车底,这才导致车停止不前。他也在打瞌睡,醒了之后发现车动不了,一脚油门踩下去,拔断了草,可是速度也没控制住。”祝宁很快分析出事件的起因经过。

槐岳看向他的眼神不由得带了些钦佩:“可以啊,看一眼就能猜出这么多!”

“见多了也就知道了。”

“嗯?这事儿多见吗?”

“我修车的,当然多见。”

槐岳这是第一次听祝宁说他以前的事情,愣怔了片刻,突然回想起那次他们完成合作任务后,搭伙儿走的路上,祝宁也顺手帮她们修了下发动机。

只是那时候没人有心思聊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她们也只以为,是末世让人不得不学会这些技能,毕竟她们自己也已经锻炼的什么会一些了。

话题就此打住,他们回到自己的四轮车上,随便选了个方向开出去几百米,让茂密的树林和草丛遮挡住车祸惨烈的现场,同时也避免有人循声找到他们。

没有碍事儿的人跟着,槐岳和祝宁也敞开了胆子,用手电筒朝四周的树杈上照,但也花了有十几分钟才找到一台信号屏蔽器。

用同样的手法破坏掉它,手机立即有了信号,而此时秋明也已经把她所知道的事情全数发到了群里。

钱溢和魏芣刚发现货车附近有人影晃动,正要发消息给办事处大姐,便同时手机震动,两人被拉进了同一个群里。

紧接着秋明发来大片大片的文字,她们越看越心惊。

办事处大姐似乎一直守在手机面前等她们的消息,回复得最及时。

随后槐岳和祝宁也出现在群里,她们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大半,只剩夏平安还没有消息。

“你们先不要着急,我把这边再处理一下,马上就去找他。”秋明说。

“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能因为自己有伪装身份就放松警惕。”

童大姐提醒她道,然后接着部署:“祝宁和槐岳尽快与钱溢魏芣汇合,货车附近的人只要不发现你们,你们就按兵不动,在暗处观察就行了。我们已经集结到了一队人,正在派他们往你们那里赶。”

国家和政府总是能给人以安全感,疲乏的困倦因为心里点燃的希望消散了大半。槐岳找好方向,下载好离线地图,用最快的速度奔赴钱溢她们的定位点。

“所以现在只剩我们最闲了?”魏芣开玩笑道。

钱溢也难得心情好些,跟她一起盯着远处光影中,像是小黑点一样的人,手指百无聊赖地轻轻敲击着方向盘。

这会儿,货车附近显然不只有货车的两个大车灯照亮,发散流动的光束逐渐散近周边的草丛和树林中。

“他们有手电筒哎,看样子照射范围还挺远的。”钱溢说,“ 要是他们凑近,远远的就发现了我们,该怎么办?”

她们俩只有两柄锤子,是近战攻击的冷兵器,距离一远,还真没办法。

魏芣愣了一秒:“是哦!要是我们抢来的枪还在就好了……嗯?不对!”

两人同时跳了起来:“我们上次忘记把枪上交给国家了!”

异口同声,两人都是又懵又喜。

钱溢立即转头,从正副驾驶中间的空隙爬到后座,想把后座椅背放下来,去到后备箱里翻找她们的枪。

魏芣怕她摸黑看不清,小心翼翼打了个手电筒给她照明,然而光线恍然流过车后窗,两道新鲜的血迹红得让人心脏骤停。

手电筒当即熄灭,魏芣按下车锁,让车门无法从外面打开,盯着那两道血迹不敢动。

钱溢刚把椅背放下来,此时也保持着跪坐在后排座椅上的姿势,一动不动。

两个人的锤子都放在脚边,魏芣首先拿到自己的锤子,递给钱溢,没有发出丝毫声音,然后才趴到主驾驶上,在脚垫子上摸索到钱溢的锤子,紧紧握在自己手里。

然而,她们经过这一番动作,又停顿了许久,车子周围都没有什么其他动静。

“会是她吗?”钱溢小声问,喉头都紧张得发紧。

魏芣额头开始冒汗:“如果就是丧尸留下的痕迹,那十之八九就只能是她了。”

“那你觉得,这个痕迹,是她从车顶爬下去,还是从地上爬到车顶?”

“就算是从车顶爬下去,那他也得首先爬上来才能下去啊,然后我们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钱溢的心沉到谷底。

与此同时,他们两个手机同时震动,槐岳发来消息:“我快到了,还有一公里!”

“别来!”魏芣赶紧回复。

她不相信他们的四轮车有她们的宝马车结实,也不相信四轮车跑得比宝马车快。

林子里草木横生,地形复杂,如果女丧尸真的在她们车顶,他们来了,可能连逃都逃不走。

“怎么了?你们出什么事儿了?”槐岳都还没有回复,童大姐却立即发了消息。

“那个丧尸,可能在我们车顶。”

一公里外,槐岳瞳孔震颤,“为什么”三个字还在文字框里没有发出去。

忽然间,被他们随手扔在后面的对讲机里传来焦急的声音:“请求支援!请求支援!林间路上出现变异丧尸!快来!数量太多!我们要控制不住了!快、啊——!快来帮我拉开它……滋滋滋滋滋……”

对讲机被那人扔掉,狠狠摔在地上,一切说话声都被滋滋的杂音替代。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5 23:36:39~2021-09-21 20:59: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仇栾离叶 20瓶;卞夫人、北宫简洛 10瓶;阿陈陈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