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宝到账888万元 > 第121章 第 121 章

我的书架

第121章 第 12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塔顶, 四面的监控视频围得夏平安坐立不安,万分想要把腰后的扳手抽出来,给这一胖一瘦的后脑勺各来一下。

然而这两个人太久没有见到其他活人了, 大半夜的却精神无比,丝毫不见犯困。他们也不看监控显示屏,只兴致勃勃地盯着他, 跟他天南海北地胡吹乱侃。

夏平安知道自己是个自来熟,也知道自己这张嘴, 可以和任何人——上至八十岁老太、下至八个月婴孩——在几分钟内聊成朋友。

这是他家族遗传的天赋,也是让他引以为豪的技能,但是此刻,他只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长了这么张嘴、又这么招人喜欢。

“……诶,问你呢!你表妹长得怎么样啊?有没有照片能给我看看?”胖子还是一副憨笑,只是现在的憨笑里,还带了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

一句老话说得好,说了一个谎, 就要用无数的谎来圆。夏平安现在就是不断要圆谎。

他哪里来的什么表妹啊,他是他们整个家族同辈里年纪最小的。

刚才他说表妹,也只是随口一扯,毕竟总不能跟这俩人说, 他曾经在丧尸堆里亲自护送宋钦安回家吧。

“没有。”他干脆利落地回答。

胖子瞪大眼睛:“她朋友圈里也没有自拍吗?现在的女孩不都喜欢发自拍吗?”

“她不喜欢。”夏平安说,“追星女孩只喜欢发自己爱豆的照片, 她的朋友圈里只有宋钦安。”

“切……”胖子撇嘴,表示自己不相信,“我可不会上你的当!她的朋友圈里肯定有自拍,追星女孩不只喜欢发自己爱豆的照片,还喜欢把自己的照片和爱豆p在一起。”

他一副很懂的样子说。

夏平安无奈:“没骗你, 真没有。而且就算有你又能怎样?现在没有网,我也看不了她的朋友圈呀。”

“不是有内部网吗?内部网能看别人的朋友圈吗?”瘦子忽然抬头问。

他好像很喜欢吃甜食,从刚才到现在已经吃了四根棒棒糖了。可是他这竹竿一样的身材却明显对不起这样的饮食习惯。

胖子摇头:“我没上过,我也不知道。”

夏平安来回看看他们:“你们真没网啊?那你们这一天到晚呆在这儿干嘛呢?成天盯着监控视频多无聊啊。”

“也不能算完全没网,我们的手机只能联系那几个特定的人。”胖子说,“当然,平时也不怎么联系他们,确实够无聊的。”

“无聊又能怎样,谁让我们俩死脑筋,就是不肯随便选一队站呢?”瘦子又开始叹气,“我们就是牺牲品啊……”

“不对!”胖子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拍夏平安的大腿,疼得他差点跳起来,“他们上次谁来打扫卫生,我还看见他们在用内部网聊天的!”

夏平安感觉自己整条腿都快废了,坐都坐不住,整个人往地上趴,抱紧大腿打着滚,哀嚎:“你打我干嘛呀!别人想到什么东西都是拍自己的腿,就你还特地伸手过来拍我的!拍就算了,还这么大力气!”

他有理由怀疑这个胖子是在刻意报复。

胖子“嘿嘿嘿”憨笑:“这不是不小心打错了嘛,这么生气干什么。来,把手机给我,我给你连内部网。”

“你会联网?”瘦子都震惊了。

胖子解释:“就是上次那人,我看见他在玩手机,这才知道我们这儿也属于内部网的覆盖范围,就让他也帮我连个网。但是我们两个人的手机信号是被单列出来屏蔽的,所以他弄了半天也连不上去,但我倒是记住了流程。”

“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当时在睡觉。”胖子说着,又伸手拍拍地上的夏平安,“别嚎了,手机拿来,我要看你表妹。”

“连上你也看不了,我都说了她朋友圈没有自拍,而且设置的三天可见。”夏平安疼得眼泪汪汪的,从口袋里掏出吴东的手机交给胖子,然后继续打滚。

疼是真的很疼,但他这副苦瓜脸也不仅仅是因为疼。

瘦子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笑眯眯地看他,眼底有那么一丝说不清的探究:“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心神不宁呢?”

要不是腿都快疼麻了,夏平安肯定要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但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坐在地板上怒气冲冲:“你说我为什么心神不宁啊!这总部都快沦陷了,谁能安心啊?也就你们两个奇葩,不知道为什么还能坐在这里说说笑笑!”

“那你想干嘛?逃跑吗?”胖子一遍鼓弄手机,一边心不在焉地问。

“那肯定的啊!”夏平安从地上爬起来。

一胖一瘦瞬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你想怎么逃?想往哪里逃?四周都是树林,万一你就运气太‘好’碰见丧尸了呢?”瘦子问他。

夏平安“啧”的咂嘴,恨其不争:“那也得试一试呀!万一我就没碰见丧尸呢?总不能坐在这儿等死啊!”

两人听见“等死”这个词,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微妙,即刻又恢复了正常,但这还是被夏平安敏锐地捕捉到了。

即使只有一瞬,那表情之下潜藏着的意味不明,还是拉响了他的危险警报。

这其中必定有大问题,他们肯定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他。

他面上没有表露,正准备想办法再套套话,忽然,面前墙壁上的某台监控显示屏上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那是什么?”他惊异,伸手指过去。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那个影子已经穿过两三个监控的监控范围,然后不知怎么的,速度渐渐变慢了下来,直至彻底停下。

夏平安凑近过去,看了好几秒,才看出来那是一辆电动四轮小车。

他们三个像是看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全部紧紧盯着夜视模式的监控器。

车上的人走下来,姿势有些奇怪,车前车后绕着圈,到处看看、拍拍,随后,忽然愤怒地踢了一脚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夏平安不明所以,瘦子却捂嘴偷笑:“车没电了!真是个倒霉鬼!”

“他的姿势有点不太对呀,好像一直在捂着肩膀。”胖子眯着眼睛,笑得有些阴险,又有些幸灾乐祸,“怕是被丧尸抓到了!哈哈哈哈!”

手机内部网也不知道有没有联好,他忽然一把揪住夏平安的领子,将他提溜起来:“走!咱们出去看看!”

“手机呢!网联好没有?”夏平安直勾勾盯住被胖子随手丢在桌子上的手机,想要往后赖,但是脚下没站稳,还是被胖子拖出去好几米。

“诶呀,这着什么急,你表妹的朋友圈三天可见,还没有自拍,有什么好看的?待会儿再……”

“诶?吴东,跟你一起上来的那姑娘下去了!”瘦子忽然开口。

他们的眼神齐刷刷转移到另一面墙上,电梯的顶部视角里,秋明装备整齐,从一楼到达负二楼。

“这才没多久吧?”瘦子咕哝着,看看手机时间,“一楼那么大,她这么快就打扫完了?”

瘦子疑惑,看向夏平安,似乎想要从他这里得到答案。

他疑惑,夏平安也疑惑:“这还快?我本来只准备把你们房间里扫一下就走的,要不是跟你们在这儿瞎侃,我肯定十分钟就完事儿了……诶呦!你又打我!”

胖子再度偷袭他的脑袋,气得他跳到他背上掐他的脖子。

就像逗小孩子玩一样,胖子一点都不生气,笑呵呵的,把脖子一缩,下巴和肩颈的肉堆在一起,一点儿都不给夏平安的手指留任何进攻的缝隙。

以这幅姿势,他还能出言嘲讽夏平安:“得了吧,就你,光爬上楼都要花一刻钟。”

瘦子“扑哧”一笑,任由他俩打闹,手掌顶住桌沿轻轻一推,滑轮椅载着他轻飘飘的滑到屋子中间。

他们面朝两面墙的夹角,一边注意林子里受伤的人,一边注意秋明的动向。

一心二用,他靠在椅背上,表情十分轻松,甚至还又拆了根棒棒糖叼在嘴里。

夏平安还骑在胖子的背上,双手松松地搭住他的肩膀,也学着瘦子那样一心二用。但是瘦子两边看,是都记住了两人的动向,而他两边看,则是看完就忘。

胖子足够敦实,背起一个夏平安简直是轻轻松松。但是夏平安个头太高,再这么一叠,他们根本无法用这样的姿势走出阳台门。

胖子将脖子恢复正常,抬手在夏平安面前挥了挥。

“别看了,你没这个本事,我们都是练了多久才练出来的,一个人盯两面墙绰绰有余,就连一只苍蝇都不会错过。”他一点也不谦虚的夸赞自己。

夏平安也发现了他没法一心二用,尤其是这两面墙密密麻麻的监控来回切换,简直要把他的眼睛都看花了。

所以他改为只盯着秋明看,看她小心翼翼穿过走廊,站定在楚教授所在的实验室门口,凑着耳朵听,犹豫着不知该不该敲门。

然后另一面监控中,陈秀敏身着睡衣,一边急匆匆地跑出宿舍门,一边把手里揉成一团的实验服掸开,披在身上。

两人相逢之际,夏平安都忍不住为她捏了把汗。

胖子又抬手在他眼前挥了挥:“都这种时候了,小姑娘有什么好看的。总部都要沦陷了,大家估计在天亮之前都能成为死尸一具,你要是对她有意思,我可以把你跟她埋在一起,凑个冥婚也成。但是现在,我有更好玩的东西可以给你……啊!你偷袭!”

夏平安听他聒噪得嫌烦,趁他不备,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肥而粗的短脖子,他两只手都围不全,拼命掐都摸不到骨头,全都是肥肉。

胖子脸涨得通红,终于在快被掐死之前,夏平安主动先松了手。

“啊呸!你不要侮辱我们伟大的革命友情!我跟她从末世以来,就在同一个安全区做事儿。现在安全区没了,安全区的人也只剩下我和她了。”

胖子闻言肃然起敬:“这我懂,你们俩就跟我们俩一样,一直待在一起,再怎么不熟的人也能成为过命的交情。”

“但是,”他话锋一转,“我真的有很精彩的东西,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出去看看吗?他也快到了。”

“谁?”

胖子指向被夏平安忽略的另一面墙壁:“这个被丧尸咬了,车开了一半又没电了的倒霉鬼。”

胖子的表情高深莫测,夏平安说不好奇肯定是假的。

他又看看秋明所在的那一格监控显示屏,处教授坐着不动,陈秀敏站着不动,秋明老老实实地在打扫碎玻璃,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他还是犹豫了那么一下,从胖子背上跳下来:“行吧,我跟你出去看看。”

临出门之前,他还不忘再叮嘱瘦子:“她要是出什么事就赶紧告诉我!”

“告诉你你从下去救她?”瘦子挑眉问。

夏平安重重点头。

瘦子转眼看向胖子:“我要是出事儿了,你来救我吗?”

胖子笑:“绝对的!”

瘦子满意地点点头,挥手让他们快点出去。

“你俩是真兄弟啊!”夏平安顺口夸赞。

胖子的憨笑在走进阳台、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忽然变得比月光还要阴冷。

他不知是第几次摸上夏平安的脑袋:“你呀,是真傻呀。”

“啊?”

他并不准备为夏平安解惑,走到角落,单手提起一根铁架子,三下五除二安装好,然后从旁边的箱子里小心谨慎地取出一个长筒的望远镜,轻轻放在架子上。

“让我来看看,是谁回来了……”他喃喃,一边看一边用双手精细地调节望远镜。

塔很高,站在塔顶的阳台,几乎可以俯视整片林子。

夏平安眯着眼睛在林子里搜寻,忽然看到一个小人跌跌撞撞奔向大门。

“来了!”胖子激动,一把将夏平安拉到望远镜面前,摆正他的脑袋,让他的左眼正对望远镜。

蚂蚁一样的小人瞬间变得巨大无比,甚至连他狰狞的眼神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胖子笑得异常猥琐又阴险,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随手按了几个键,第一声忙音响起,夏平安清楚地看到望远镜里的人身形一顿。

那人掏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冷了一秒,然后忽然转身跟夏平安来了个对视。

“卧槽!”夏平安吓了一跳,眼睛离开望远镜,但又立即被胖子按了回去。

“喂……”胖子忍住笑,“小峰,你在哪儿呢?麦教授他们全都出去了,这大半夜的,是怎么回事儿呀?”

他确实是没笑出声,但是语气的笑意却也是藏不住。

望远镜里的那张脸阴冷狰狞得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小峰唇动:“我在哪儿,你能不知道?”

“你在哪儿?我怎么可能知道?”胖子装傻充楞。

小峰咬牙切齿,目光像是无数把寒冰制成的利刃,刺得夏平安打心底的害怕。

“死胖子,别得寸进尺!”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对了,你跟麦教授一起出去没?我看出去的人挺多的,你虽然只是个副助理,平时也闲着没什么事儿干,但是现在连清洁工都出去了,你总不能还闲着了吧?”

“胖子!我看着你呢!”小峰警告。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估摸着我说的也是华国话呀,怎么跟你聊了两句都不在一个频道上呢?你是不是因为一直被方林压一头,所以精神错乱了呀。”

听见方林这个名字,小峰周身阴冷的气息瞬间达到顶峰。

这次不等他回答,胖子继续说:“不是我说你,人家方林是有真才华所以才能是正助理,你要想取代他,每天这么瞎琢磨走极端可不行,还是得多学习,要不然你只有等他死了才能取代他了。”

“他已经死了!”小峰大喊,眼里有终于扳回一城的骄傲。

“那你呢?”胖子用一种鬼魅的语调问,“你现在,是死是活?”

小峰默住,夏平安能看见他的手指已经快要把手机给捏变形了。

“我活不了,你们一个也别想活!”他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话,然后用力把手机扔在草坪里。

胖子乍然疯笑不止,笑声如风,吹得周围的树木枝叶摇摆不定。

“他急了!他急了!”胖子跳起来拍手,活像一个三百斤的孩子。

“你激他干嘛呀?万一他马上就跑上来跟你干架呢!到时候我可不会帮你,谁让你自己作死的!”

胖子笑得眼泪都飚出来了,坐在地上疯狂捶地,然而夏平安根本不懂他的笑点。

胖子就这么笑了有十分钟,才总算平息下来。

夏平安开始后悔,为什么不早早把他们俩都解决掉,被憋久了的人果然精神都不太正常。

“诶呦……”胖子给自己顺气,“走吧,进去,好戏还在后头呢。”

“哪里来的什么好戏啊,我都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那个方林是谁呀?”

胖子笑得嗓子发干,带他回到屋里,靠在椅子上喝了两大口水,然后才开始向他解释。

“我觉得我说的还挺明白的呀,你怎么会不懂呢?方林是麦教授的助理,今晚……不,是昨晚了,他跟着麦教授出去,却没有再回来。你刚才也听到了,他已经死了。”

“被丧尸咬死的吧。”瘦子斩钉截铁地说。

胖子点头:“铁定是了。”

他的眼睛在整片墙壁上来回扫,问:“他人呢,去哪儿了?”

“监控里找不到的地方还能是哪儿?”瘦子笑,“负三层啊!”

夏平安闻言忽然紧张。

其他人都被他们打晕堆在墙角,用白布盖住,小峰要是以前经常在负三层工作,肯定可以立即发现不对。

正当他担忧之时,监控里,三辆电梯的门接连打开,无数丧尸蜂拥而入!

“哦呼!”胖子惊喜拍手,就像是因为剧情过于精彩,而为台上的演员献上欢呼和掌声,“太棒了!他比我想象得还要猛!”

夏平安看呆了,木讷得张着嘴巴,看见一只手从电梯外伸进去,按亮所有层的按钮。

与此同时,另外一台监控显示屏里,楚教授正在崩溃,陈秀敏正把他拉起来。

监控只有画面没有声音,他们两人似乎达成了一致,转身准备出门,而秋明又在这个时候抱住了他们的腿。

夏平安急得满脑门的汗:“他们在做什么呀!赶紧跑啊,丧尸要来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晚了,电梯停在负二层,丧尸又蜂拥而出。电梯面前的走廊正好是博士门的宿舍,里面的人听到了响动,有胆子大的打开一条门缝,向外探看。

然而瞬间房门就被丧尸撞开,鲜血从门里炸出来。

“开门干嘛啊!傻啊!”夏平安此时都已经不辨敌友了,好像一个沉浸式观影的观众,情绪起伏完全跟着屏幕里的情节走。

胖子呵呵地憨笑:“别激动,好戏这才开始。”

夏平安崩溃:“开始什么呀开始!我朋友还在里面呢!”

瘦子一脸无所谓:“实验室的门都是特制的,隔音效果比一些保密单位都要好,只要他们不开门,丧尸就不会发现他们。”

可是他这话音刚落,秋明正好从地上站起来,陈秀敏带头,打开了房门。

夏平安捂住脸,浑身颤抖,好像被人进了冰窟窿,完全不敢再看监控里的景象。

“傻。”胖子乐呵呵地评价。

“但是反应够快,有点儿可惜了。”瘦子叹气。

夏平安悄悄把手指打开一条缝,眼睛透过缝隙寻找秋明所在的监控显示屏。

只见他们三个都已经瘫软坐在地上,另一面显示屏里,走廊上的丧尸们闻讯赶来,拥挤在门口拼命拍打房门。

夏平安的心才放下来一点,看到这里整个人又快晕过去了。

胖子呵呵的笑,无比的愉悦开心。

“想开点儿,小伙子,反正大家等不到天亮都得完蛋,到时候我们把你跟她埋在一起,也不辜负你们伟大的革命友情。”

夏平安抓狂,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埋在一起”这件事。

“别说风凉话了,谁埋谁还说不定呢!万一你们俩死得比我早,我就把你们俩埋在一起!”

胖子和瘦子哈哈大笑。

“你刚才不是说,你会去救她的吗?怎么现在光坐着不动呀?”瘦子笑眯眯看他。

“这怎么救!你告诉我这怎么救!”夏平安吼他,顺手举起他的扫把,“我就只有这玩意儿,你告诉我我怎么凭这个,一个人去把那么多丧尸都干掉!”

他只恨自己太蠢,没有发现胖子的企图,如果刚才没有让他打了一通电话,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胖子依然笑呵呵:“你看,说归说,谁都喜欢说漂亮话,谁也都喜欢听漂亮话,但是一旦事情发展到曾经许诺时设想的地步,诺言却很少成为现实。”

夏平安气得发抖,抓起桌子上吴东的手机:“快帮我联网!”

“内部网,你联系不到外界的。”瘦子好像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

“你管我!”夏平安已经病急乱投医了。

就算他联系不到别人,但他也总得联系到秋明。

胖子接过手机,十分迅速地帮他联好网,然后点开一个新下载的app:“你朋友叫什么!可以在上面搜。搜得到的都是登上内部网的,搜不到的,那就是真的搜不到了。”

夏平安浑身都在发抖,接过手机试了几次,手指不受控制,打字都屡次输错,而且脑袋也急糊涂了,好不容易把“秋”字打好,他才想起来秋明现在的身份是孙茉莉。

胖子和瘦子一手撑着脑袋静静看着他,我完全没有想要上来帮忙的意思,好像监控显示屏里的是一场戏,而夏平安本人又是另外一场戏。

双手哆哆嗦嗦,总算把“孙茉莉”三个字都打好,可是点击查找,却显示空白。

她也没有联网。

夏平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两三秒,删掉孙茉莉,然后输入一个“张”字,搜索出来五个人,其中两个明显是女性的名字。

他挨个儿点开其他三个人的头像,最终选择了一个头像是整容脸网红美女的账号,发送消息:“秋明!保持安静!不要出门!我现在想办法救你!”

他抬头,看见显示屏里的秋明掏出手机,似乎愣了一下,然后他收到三个字:“夏平安?你能看到我?”

秋明抬头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胖子和瘦子见状,正要说什么,忽然电梯监控里又传来异样。

小峰放出来的都是麦教授研制的丧尸,武力值颇高、性格残暴凶恶,但是智商不是特别高。所以即使小峰按亮了每一层的电梯按钮,但由于第一次是停在负二层,所以丧尸全都立即跑光了,根本没有上到地上一层的。

夏平安本以为,把这么多残暴的丧尸放出来,小峰应该也已经成碎片了,没想到,一个鲜红色的人在此刻走进了电梯。

他浑身上下、从头到脚全部都是鲜红色,根本看不出来血是从哪里流出来的,也不知到他身上的究竟是不是全部都是他自己的血。

他就像个幽灵一样,十分缓慢地伸出手指,按下一楼的按钮,然后抬头,准确找到摄像头的位置,将血脸完全暴露在镜头之下,动嘴:“我、来、了!”

夏平安读出了他的唇语,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我们逃吧……他要来了……”

他提议,可是瘦子只是递给他一根棒棒糖。

“吃,我最喜欢吃甜食了,甜食会让人开心。”

夏平安木木地接过:“还吃啊?一个浑身是血的丧尸来找你们了!”

瘦子抢回他手里的棒棒糖,撕掉包装纸,塞进他嘴里。

“吃,我们特地留到现在的零食,就是为了死前能吃顿好的。”

“门又没锁住你们!你们干嘛不逃啊!”夏平安崩溃大喊,看见血人小峰已经走出了电梯。

“完了!来不及了!我现在下去肯定要正面碰上他了!我还说想办法去救人,结果自己都快玩完了了!”

他们三个人此时谁也没有去看树林里的监控,两辆越野车飞速行驶,很快就到达总部。

血人小峰听见声音,下意识蹲下身子躲到荒草里。

他熟悉的车排在前面驶进厂房,夜晚的光线无法让他看清里面坐着的是谁,但是他笃定,里面的就是麦克里斯。

他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嘴角物理意义上地咧至耳后根。

麦克里斯,这就当是我为你准备的惊喜吧!

他鬼魅一样起身,走向高塔。

负二层的实验室里,楚辽和陈秀敏面无血色地躲在墙角,秋明在他们旁边不到一米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直在看手机。

她给槐岳和祝宁都发了消息,可是两个人谁都没有回复。

张主任的手机是特制的,能在总部接受到信号,但是槐岳和祝宁一旦进入信号屏蔽区域,那可就真的是接受不到消息了。

迟迟收不到回信,她心里的担忧越来越深。

而槐岳和祝宁也确实没有收到消息。

他们下到负一楼,正在焦急寻找更下一层的楼梯。

而塔顶的监控里,夏平安目睹这一切,心中焦急万分。

另一侧的监控里,血人在蜗牛壳一样的楼梯里,稳步盘旋而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29 00:05:05~2021-09-29 23:51: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呜呜呜呜呜呜呜 20瓶;卞夫人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