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预想中的热搜并没有来,微博上一片风平浪静,连qq空间里的s大表白墙上都没出现半点水花。

四个人各自刷着手机,眉头紧皱。先前的场景有多血腥,此时的表象就有多平静。而这平静,宛如风暴来临的前奏,毫无异常,又让人心慌不安。

吃了一半的饭冰凉地晾在桌子上,她们此时谁也没有胃口。

“你们有同学住在对面的楼里吗?要不去问问看到底什么情况?”槐岳说道,刚才那个“海贼王”的话让她心里发毛,可现在群被封禁,她们也没了消息来源。

“我已经问了,他们还没回我。”魏芣低着头回答,手上的动作一刻不停,正在接连给她几个还算熟悉的男同学挨个儿发消息。

钱溢则整个人窝在懒人椅里,眼睛盯着微博的界面,手指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微博上半点消息都没有,像是所有消息都被压下去了一样。搜索s大然后点击实时,出来的最新一条还是今天早上的微博!”

“这就明晃晃地告诉人这事儿不正常啊!”她有些暴躁地喊道。

“是不是热搜榜有延迟啊?还是说热搜是隔一段时间才会刷新的?我点进去好几趟了热搜都没有半点变化。”秋明还算冷静,但声音里也藏着一丝不安。

“没吧?刚才我还看见一个明星发自拍的词条上升了好几位呢,而且搜索其他关键词出来的实时消息都是几分钟前,甚至是几秒钟前。”

这边还在谈微博,另一边的魏芣却突然猛地一摔手机:“我靠!他们一个都不在宿舍!谁都不知道什么情况!而且还问我发生了什么!”

“要不再多问几个?总不至于一个都不在宿舍吧?”槐岳探过头去,紧张地开口。

“真的一个都不在。”魏芣又气又委屈,脸颊微微发红,“几个考研的在自习室,保了研的几个出去浪了,剩下的几个组团去企业面试了。”

“卧槽……”槐岳低低骂出了声儿,收回了头,另外两人也突然沉默。

宿舍四个老咸鱼,秋招找工作到现在,一个复试的通知都还没接到,考研复习也进度缓慢。

今天下午学校里有一场招聘会,四人原本还准备再去试试,然而经此一事,她们竟然都把招聘会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了。

沉默持续了半分钟,槐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走!找工作去!前途的事儿还没解决呢,管他什么情杀啊丧尸的,又不是拍电影!”

语调情绪十分昂扬,然而心底的不安也在持续发酵。尤其是在被宿管阿姨盘问了好一番才被放出宿舍楼时,四个人远远地从正在清理血迹的几个环卫工人旁边绕过,汗毛都竖了起来。

血迹被清水冲刷得越来越淡,面积却越来越大。淡红色的水毫无规律地四处流淌,宛如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

“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钱溢小声说道。

不知道是因为各学院年级的通知都十分到位,还是只因为同学们都被吓得不敢出门,偌大的宿舍区现在安静得只剩下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她们身后泼水洗刷血迹的声音。偶尔几个走在路上的学生,也都是低着头,和其他人保持距离,然后快速走过。

压抑,静默,似乎危机就隐藏在寂静的背后。青面獠牙睁开了眼,窥伺着它的猎物。

秋明还在边走边刷微博,魏芣安静牵着她的胳膊为她引路。

出了宿舍区,一切就正常了许多。路上行人不多不少,结伴同行的也多,不似宿舍区内刻意远离他人的模样。

气氛温暖了许多,道路一侧有连排的巨树,空气也变得纯净了些。

槐岳正要深吸一口气放松一下心情,就听见秋明一声惊叫:“b市医科大上热搜了!”

四个人的脸立马围在了秋明的手机屏幕上方。

热搜词条只有简简单单一句“b市医科大”,旁边小字写着“沸”,然而点进去却是一片空白,显示没有任何相关内容,连着刷新几次都是如此。

四个人脸色都有些不好,槐岳的神色最为紧张。

“我有同学就在b市医科大……”她从包里翻出手机,手上的薄汗让她几次指纹解锁失败,输入密码才打开手机。

打完字还没等她发送,她的同学就先一步发来了消息。

麦冬:woc我们学校有人杀人了!

麦冬:上病理课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抱着他同桌的脖子开始咬,其他人反应过来立马上去拉开他,然后也都被他咬了!

麦冬:听人说他那样子就跟丧尸一样,不知道咬了多少人,据说那个教室最后几排桌子全都被血染红了!

麦冬:妈耶,刚被顶上去的热搜居然就被撤了?中部新闻都发了消息,微博却还撤热搜,要不要这么狗?

四个人停在路上,开招聘会的楼就在前面,但是谁也没再往前迈步,全都盯着槐岳的手机屏幕,一动不动。

槐岳手指颤抖着回复消息。

槐岳:我们学校刚刚也出了一样的事情,但是年级群里发公告说是因为那两个人有精神类疾病。

麦冬:隔了几千公里的两个学校同时有人发疯?这么巧?

槐岳:其实我不太相信,他们的样子不像发疯,简直就跟电影里的丧尸一样。

麦冬:啊?我还以为是真的巧……

麦冬:那估计说“精神疾病”也就是个权宜之计吧,只是想先把大家安抚下来。这么大事儿,调查起来肯定要精细,我还是等之后官方通报吧。热搜都上了,官方通报肯定要安排上的。

槐岳:我有点怕电影里的丧尸情节要成真了,宿舍区的氛围都不太对劲。

然而这句话发送之后却没有立即得到回复,约莫两分钟后,麦冬才再次发来了消息。

麦冬:woc!事儿可能真的大了!我们学校要封宿舍区!我午饭还没吃呢,我得赶紧去买点吃的回宿舍了,不跟你说了,拜拜。

四个人面面相觑。

魏芣踌躇了会儿,试探着问:“要不……咱们也去买点吃的囤着?万一咱们也要封呢?”

槐岳点点头:“我的危机意识告诉我确实应该囤点儿粮。”

她一边说一边给麦冬发消息:多囤点!

秋明也赞成:“就算最后没事儿,以我们这种几乎每天都宅在宿舍的德行,囤再多估计也能吃完。”

三个人都这么说了,钱溢直接小手一挥:“走!囤粮去!”。

校门口又是一道坎,保安大叔问了几句,听她们说是大四学生要出去找工作面试,这才放行。后面几个说出去玩的同学,则都被保安大叔“亲切和蔼”地劝了回去。

校外一切正常,四个人扫荡似的迅速在超市里走了一圈,结账的时候推了两辆堆满的购物车。

然而如往常一样的正常也就到此为止了。四人推着购物车往外走去,却看见越来越多的人急匆匆地往超市内走。

还没到超市门口,人流就已如瀑布一样把四人往回冲刷。越来越多的人从疾走改成了小跑,行色匆匆,透着丝紧张和暗暗的较劲,似乎生怕别人抢在了自己前头,又唯恐泄露了自己的焦躁不安。

四个人再怎么努力的见缝插针式地避让行人、逆流而上,也还是被堵在了超市门口。

此时人群已经不再克制,饿鬼扑食一样拥挤争抢着进入超市,偌大的超市大门被挤得水泄不通,几乎就要爆开,没有半丝缝隙。

四个人护着两辆购物车,努力地缩在大门旁边的角落里,惶恐不安。

“这什么情况啊……”魏芣躲在最角落里,尽可能把自己丰满的身子缩到最小,“也没到什么节日,也没有促销活动,人怎么这么多?而且一个个眼神都跟要杀人似的……”

秋明身材纤瘦,低头站在两辆购物车形成的夹角缝隙里,惊声叫道:“你们快来看热搜!”

三人探头过去,瞥了几眼便骤然瞳孔震颤。

什么明星自拍的词条早就没了踪影,热搜上几乎都是一些简单明了又毫无关系的地名。

h市中心广场

b市医科大

j省跨江大桥

s大

k市五洋中学

……

每个词条点进去,都是血腥的凶案现场图片,和满目“杀人”、“丧尸”、“发疯”、“精神病”等等关键词。

往下继续翻,“m国首都疑似爆发丧尸病毒”、“世界各地同时爆发数千起咬人案件”、“电影成真?咬人者均形似丧尸”等词条也是触目惊心。

槐岳人在外围,不断挤入超市的人群把她撞得龇牙咧嘴,她死死抓住购物车,指节泛白,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冲进人群不见踪影。

“走!事情肯定大了,不管是不是丧尸,我们都得先回宿舍,待在安全的地方!”

她挣扎着奋尽全力逆冲向庞大的人群,其他三人交换一个眼神,心照不宣地列成一对,一个推着一个,硬是在钢铁一样无缝的人流中开出了一条道。

出了超市还没完,乌泱泱的人群早就围住了整个超市大门,并且外围还有人潮持续赶来。前来维护秩序的保安全部如同激流中的浮萍,在人潮中漂流起伏,自身都难保,更别提什么维护秩序了。

槐岳冲在最前面,伸着胳膊,两臂交叠,在近乎粘在一起的人潮里,撕开一条缝隙。她把两侧的人往旁边挤,自己闷头向前冲。旁人乱舞的胳膊一次又一次打在她脸上,眼镜几乎要被打掉,只堪堪挂住一只耳朵。

身后的秋明一手死拽住她的卫衣帽子,一手拉住后面钱溢推着的购物车前端,也在闷头往前挤。

她们在汹涌的激流中逆行,人潮如同石头一样坚硬。

呲的一声,槐岳的卫衣帽子在强大的拉力下不堪重负,直接脱线。

如此细小的声音在拥挤的人潮中着实过于细微,然而承载着四个人力量的锁链突然断开了半截,这样的变故足够让整条人链脱力。

槐岳身后的力量失了一半,猛得向前栽倒,然后又被拥挤的人群托着往后移动。

秋明则整个人都没了向前的拉力,连着身后的钱溢和魏芣一齐被人潮挤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如果不是人潮密得让她们没有可以摔倒的地方,那么她们大概早就被人群当成垫脚的踩过去了。

四个人这会儿真的成了一条直挺挺的直线。

槐岳的帽子裂开了一半,秋明两条胳膊平举着,只剩一根手指勾住槐岳的帽子,另一只手死死拽住身后的购物车。钱溢也是一样,胳膊平举,两手各拉住一辆购物车,宛如一条绷直的系绳。最后面的魏芣紧咬牙关,两手伸直抓住购物车,身体似乎随时会被人群挤走淹没。

接连往后退去,槐岳扑棱了十几秒才重新找到着力点。她赶紧伸手拉住秋明,身体尽量前倾,再次爆发着往前挤。

“抓紧了!已经快出去了!”她咬着牙大喊,尽管前方还看不到人群的边界。

四个人又被人潮冲刷着往后退了几次,又几次奋起往前冲,费了半个小时才逃出人群。

满头满身的汗,四个人湿淋淋的模样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脸色惨白得像刚刚经历过九死一生,每个人的胳膊都在不受控制地颤抖。

“打车吗?”魏芣气喘吁吁地问。

钱溢摇了摇头,又缓了会儿才有力气开口:“打不到车,我出来的时候就叫了车,到现在都没人接单。”

情况的危急程度似乎已经远远超出了四人的预想,也来不及多休息几分钟,她们就赶着往公交站台跑去。

等到达学校,时间已经临近傍晚,昏黄的晚霞没了往常的美丽,隐隐透着的红,宛如鲜血横流。

s大校门口,警车和救护车疾驰而入,门内不远处的水泥地上,几具破碎的人体身下,赫然印着鲜红的颜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