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明理楼在整个s大都是元老级的建筑,虽然修缮过很多次,墙漆也是刷了又刷,但依然遮不住饱经风霜的沧桑。红色的厚重木门就是这栋纯白色建筑最醒目的标志。

据说这木门还是当初建校时候的木门,厚重结实,门内有四个门闩,个个都有十岁孩子的胳膊粗。

槐岳一冲进门内就赶紧把门闩一个个插上。

她上次见到这种古老的物件,还是以前在老家的时候。那时她年纪小、个子矮、没力气,每次插门闩都要废半天的劲。

而现在长大了,在这种危急情况下,她居然再次体会到了小时候的那种滋味。

双手哆哆嗦嗦半天才把孔对准,好不容易插上两根,厚实的木门猛的一震,直接将她震倒在地。

这个女孩儿砸门的力道可比宿管阿姨强多了,近二十厘米厚的木门都能砸出这动静,要是换成宿舍的门,恐怕挨不过她两下。

槐岳爬起来,拼命抵住门,猛烈的震动震得她头晕。她把剩下两根门闩都插了上去,木门的震动才小了些。

她瞬间松了口气,无力地瘫坐到门后角落里,累得不想再动。

这种年代久远的教学楼尽管朝阳,但大门厚实,基本上一关门就是天黑。

教室里的光线倒是好,一间教室能有五六扇窗户,但都集中在朝阳的外侧,走廊一侧没有窗户。这就导致走廊里阴暗潮湿,教室里却阳光刺眼。有偷懒的学生想找个位置上课睡觉都找不到,无论坐哪儿都能被阳光晃到眼睛。

槐岳以前选过一个医学部的选修课,就是在这栋楼里上的。一个学期她把教室里的位置坐了个遍,却每次都还嫌阳光刺眼,黑板上的字也看不清,反光得厉害。

那时候她对这栋楼的印象极差,楼道里太阴冷,教室里又太晒,忍了一学期总算把课上完后,她就决定再也不踏进这栋楼半步,可没想到现在,这栋楼却成了她危急时刻的避难所。

尽管不知道这楼里是否也有危险,但至少这一刻她有了可以瘫坐着休息的地方。

断鼻丧尸的断臂被她扔在地上,断手则还挂在她袖子上。

半个小时前,她还害怕得不敢去碰这种丧尸身上的残肢,但是现在,她都能甩着断臂把另一个丧尸抓到毁容了,还会怕什么?

喘够了气,她小心翼翼地把断手掰下来扔到一边,在墙上蹭掉满手的血污,然后把外套脱下来检查身上有没有受伤。

虽然身上感觉哪哪儿都疼,但好在没有真的被丧尸抓伤,她把破了好几个洞的外套重新穿上、裹紧,这才放下背包开始掏手机。

木门还在猛烈地震动,可门闩和门轴依然坚固如初。槐岳打开手机,发现秋明她们已经给她打了十几个电话、发了几十条消息。她刚回复了一句,就立马得到了回信。

秋明问她在哪里、有没有受伤,又说她们已经到了物理实验楼,那里人多又有物资,十分安全。

物理实验楼在宿舍区南边,明理楼则在宿舍区北面,两栋楼中间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步程,看来她慌忙之下确实选错了方向。这会儿她又被丧尸堵在楼里,再想找她们汇合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槐岳把自己现在的情况详细跟她们说了一遍,这次等了三分钟才得到回复。

“我们现在去找你!”魏芣发来消息。

槐岳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的提议。这种时候可不是“三个臭皮匠”能“胜过诸葛亮”的,遇见的丧尸一个比一个厉害,谁也搞不清这些丧尸是个什么生理运行机制,义气之下贸然前来,只能是白送人头。

但她也知道她们三人肯定着急,便让她们先安心等消息,等她摆脱这个女丧尸就立即联系她们。

她心里没底,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却还开始担心起了秋明她们。

有的时候人比丧尸还要可怕,她们说她们那边人多又有物资,这样推算下来,可能她们那边暗地里的潮涌比她这里还要危险。

槐岳提醒了她们这点,便把手机塞进包侧,又抓着断臂站了起来。

人有三急,刚才过于害怕忘了急,现在放松下来就急得狠了。

木门还在震,只不过震的频率和幅度都小了许多,还时不时夹杂着女孩儿愤怒的吼声。槐岳耐下性子忍着膀胱无声的叫嚣,踩着又缓又轻的步子,慢慢向一楼厕所移动。

明理楼的楼层结构很简单,一条走廊贯穿整层,走廊两侧都是教室,一端是楼梯,另一端则是卫生间。大门就在一楼楼梯附近。

整栋楼安静得只剩下了大门口的砸门声,走廊昏暗,没有开廊灯,只有经过敞开的教室门时,才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

槐岳从教室门往里看去,里面桌椅杂乱,桌子上、地上,全都是乱七八糟的书,可以看得出里面的学生逃跑时是多么着急。

一连几个教室,都是这种模样,甚至有一间里投影仪都没关,深蓝的屏保颜色印在白幕上,给这栋破旧的教学楼平添了一分现代科技感。

槐岳脚步轻得几乎没有声音,挨个儿把每间教室都看了一边,遇上关着门的,还会透过教室门上的玻璃小窗往里探看几眼。

确定这一层都没有人、也没有任何血迹之后,她才松了口气。

卫生间五个水龙头坏了三个,槐岳把水开到最小,一边小心洗漱一边注意听外面的动静。洗完之后顺手拿上断臂正准备出去,才发现刚洗干净的手上又被断臂沾满了血污。

她犹豫了一下,转头又打开了水龙头,把断臂放在水流下清洗。

断臂上半截被啃得只剩了骨头,下半截的皮肤倒是完好。然而,那种柔软滑腻的手感,让她想起暑假在家学做骨头汤的时候,她妈妈让她把生的猪骨放在热水里清洗时的手感。

她现在还能想起那股熏人的生肉腥味,从那天开始,她有两个星期都吃不下任何肉类。

可现在这居然是她的“武器”。她把断臂洗干净,又甩了甩水,出卫生间时,大门口已经没有了动静。

这下楼里是真的完完全全的安静了。也不知道那女孩儿是走了,还是跟宿管阿姨一样绕着楼晃荡。

正这么想着,“砰!”,玻璃碎裂的巨大声响从某间教室里传来。

槐岳来不及思考,一个箭步跨进旁边的教室里。

“唔啊!”女孩儿愤怒的吼声伴着桌椅被推开的声音,让刺眼的阳光都染上了几分惧色。

槐岳吓得匆忙躲进讲台的桌洞,听见女孩儿走出了教室,在走廊上不停嘶吼,像是在喊她出来。

她又把颤抖的身子缩了缩,抱着断臂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声音离得不远,应该在走廊中部,离她还有一段距离。但她这一头的走廊是死路,留在这里只能是等着被抓。

她探头看向这间教室的窗户。

明理楼的窗户还是五六十年前的样式,生锈的铁框形状高瘦狭长,五扇窗户都紧紧关着。槐岳知道这种窗户无论是开关都很费劲,而且弄出的动静极大。

但现在,这应该是她唯一的逃生路径。

槐岳在目光所及之处搜寻。直接砸开玻璃是最方便快捷的,但是单凭她的双手和这一个断臂,肯定无法做到,她得找个尖利的工具才行。

然而这只是一间普通的教室,黑板、粉笔、铅笔、双人桌、双人椅、课本,便再无其他。

所以还是只能硬开。她听着外面的吼声,看向生锈的窗锁,深吸一口气,眼神带了丝壮士断腕的决绝。

管他呢!拼了!

女孩儿还在走廊里怒吼,把一间间教室里的东西砸得哐哐响。槐岳屏气凝神,悄声走到最近的窗户边,站上桌子,然后深吸一口气,用力扳动窗锁。

“滋——”窗锁锈得厉害,发出金属摩擦的刺耳声音。

门廊的砸门声一顿,女孩儿暴怒的吼声立即震颤了整栋楼,沉重的脚步声直往这里跑来。

槐岳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手上更是用力,但窗锁就是缓缓、缓缓、缓缓的转动。

脚步声和吼声越来越近,槐岳头皮都要炸开,脑门手心急得冒汗。

不急不急不急、淡定淡定淡定……她依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哐当!”

教室后门被踢开,女孩儿看见槐岳,一声怒吼,瞳孔涣散的眼睛里似有火焰燃烧。

不急个毛线!

槐岳松开不争气的窗锁,哐哐砸窗,然而玻璃坚实得宛如钢铁。

女孩儿张大猩红的嘴巴,推开桌椅大步走向槐岳,直线逼近!

“去他大爷的!”槐岳大骂一声,窜起来就跑。

女孩儿怒吼着伸手抓向她,被她一把用断臂拍开。

她跳下桌子,女孩儿却一把猛地推开身前的桌椅。

槐岳腰腹被撞到,一个不稳栽倒下去,手上胡乱一抓,指尖用力扶住黑板槽,摸到一把木尺。

不等她起身转头,女孩儿的拳风就几乎要呼上她的后脑勺。

槐岳来不及思考,抓起木尺往后一砸。“咔”的一声木尺断裂,而她也失去支撑摔倒在地。

身后一声痛苦的嘶吼,槐岳立即爬着向前窜起身子。转头一看,只见木尺断裂,木刺直将女孩儿脸上的肉剜去了小半。

槐岳握紧剩下的半把尺子拔腿就跑,女孩儿的怒吼紧追其后。

“唔啊!!!”女孩儿紧紧追在槐岳身后,不断伸手往前。

槐岳龇牙咧嘴,拼命向前冲刺,几乎就要跑到楼梯口时,后领口一紧,她的心停跳一拍。

下一秒,女孩儿的声音几乎贴在耳边响起。

“唔啊!”

槐岳握紧手掌,一把将断裂的木尺狠狠插进对方的眼睛。

“啊!!!!!”近乎哭号的声音刺向耳膜。

女孩儿手一松,槐岳直直往前冲向楼上。

哀嚎声还在一楼,而她已经冲到了二楼。

二楼走廊尽头,一个人影缓缓抬起了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