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槐岳捂住口鼻,轻轻用包挡住小洞,只留下小小的一条缝隙,可以窥探外面的情况。

刘威也看见了窗外的胡茬丧尸,已经开始扩散的瞳孔里闪出兴奋的光芒。他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狠狠捏住许如梦的肩膀,让她面朝窗户。

“你看,不愿意被我吃掉,那就只能被它吃掉了……”他伏在她耳边幽幽说道,沙哑的嗓音粗砺得像砂纸。

许如梦的瞳孔都在颤抖,她呆呆地看着窗外的胡茬丧尸,张着嘴巴说不出话,几乎要被吓晕过去。

“说话啊,”刘威将她往前推了一步,“你想被谁吃掉?”

胡茬丧尸看着两人,歪了下脑袋,似乎并不明白他们在干什么。

而许如梦看见胡茬丧尸突然动作,身子猛的一个哆嗦,动了好几下嘴唇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不……我不想死……”

她突然激动起来,奋力挣扎,想要挣脱刘威的控制,尖声叫道:“我不想死!不想死!你放开我!”

两条胳膊胡乱挥舞,她脚下往后退去,转过头盯住道具室的门,大步朝门口跑去。

可刘威的手依然死死钳住她的肩膀,她才跑出去两步就又被拖了回来。

“放开我!刘威你放开我!”许如梦双手拼命往前伸去,妄图碰到门把。

刘威双手向下,改为从背后环抱住她,贴在她耳边柔声劝说:“外面也有丧尸,还有你舍友的尸体,反正都是死,陪我一起不好吗?我这么爱你,肯定舍不得折磨你,我会很温柔地给你个痛快,不让你疼……”

“不!不要!啊——”许如梦已经彻底崩溃了,疯了一样的尖叫。刘威还死死抱住她,把头埋在她肩上,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胡茬丧尸的脑袋歪得更厉害了,脸上的笑意都变得有些困惑。

“咚、咚、咚。”它敲了敲窗户,好像在十分礼貌的询问:我可以进来吗?

可屋子里的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它,一个声嘶力竭地哭喊,一个弓着背抱住对方小声絮叨。

两个疯子,都疯了!

昨晚还是腻腻歪歪的甜蜜小情侣,一晚上过去就反目成仇。嘴上说着“爱”的人,还没完全变成丧尸就开始想着拉对方一起死;为了和男朋友逃命,连舍友都不顾的人,最后却被男朋友拖入死亡的深渊。

尖叫声刺入耳膜,槐岳努力放平自己的呼吸,不发出任何动静。她要是这个时候被发现,就真的毫无生路了。

刘威的力气很大,外加上这个姿势可以把人十分稳固地钳制住,所以任由许如梦怎么挣扎,她都始终距离门口一米多,丝毫没有前进一分。

“咚、咚、咚。”胡茬丧尸还在敲窗户。

窗外突然又出现一个红影,是五楼丧尸,它的白大褂已经彻底被血染红,不剩几块白色。暗红的鲜红的碰撞在一起,昨晚它大概吃了一顿“美餐”。

它也歪了歪脑袋看向屋子里的两个人,同胡茬丧尸一起敲了敲窗户。

“咚咚咚。”他敲得很急切。

“咚咚咚。”没人理他。

它摆正脑袋,往里推了推玻璃。

明理楼的窗户是侧拉窗,而道具室的窗户则是平开窗,五楼丧尸推了几下,自然都没能推开。

“砰!”它直接一挥胳膊,重重锤上了玻璃。

玻璃立马开裂,裂缝有如一张庞大的蛛网。

屋里纠缠不休的两人被吓了一跳。刘威首先反应过来,眼里冒着诡异的精光,兴奋地叫道:“你看,他们要进来了,你现在还有选择的机会,再晚——”

话没说完,又是“砰”的一声巨响,昨晚就被踹坏的门再次被踹开。先前在楼梯上手拿两把手术刀的女生收回踹门的腿,恭恭敬敬地退到了夏老师身后。

许如梦彻底呆住了,双臂缓缓下垂,背靠着刘威往后退去。

完了完了完了……槐岳在心里念叨,头皮都快炸开,不忍直视现在这糟糕的状况。

“砰!”又是一声巨响,胡茬丧尸和五楼丧尸齐用力,一起砸碎了玻璃,从外面跳了进来。

许如梦后退的脚步停下,站在道具室中央,绝望写满了脸,她已经彻底没了生路。

刘威倒是越发兴奋,前看后看,声音扬了起来,沙哑的嗓音里莫名带了丝尖锐:“你选吧!选前面还是后面?或者是我?嗯?”

他还想着让许如梦做选择,但夏老师却一点都不想给他们选择的机会,大步朝前走去。

刘威只顾着说话,越说越兴奋,完全没注意夏老师的动作。许如梦则被钳制住,动弹不得。

夏老师一挥胳膊,擦的一下,鲜血四溅。

刘威一顿,脸色惊变,苍白的脸上溅满了温热的血液。他怀里的许如梦瞪大眼睛向后倒去,头往后仰,脖子上一道血痕刺眼醒目。

槐岳捂住嘴巴,差点儿惊叫出声。

这一击,干脆利落。

夏老师擦了擦指尖的血,身后几个学生向前,想要把许如梦拖出来。

它们脖子上的血痕,和许如梦的一般无二。

难道……这近二十个医学部的丧尸,都是被夏老师用这种方式杀死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只有它们自己知道。

两个学生已经抓住了许如梦的脚踝,刘威却在这时候突然开始反抗,他狠狠拍开两个学生的手,叫道:“放开她!她是我的!”

后面的五楼丧尸看着他,咽了口口水。但它并不急着向前,而是看向夏老师,后者点了点头,它这才两步跑过去,张大血口咬住了刘威的胳膊。

“啊——”

“呲啦——”

胳膊上的肉被撕扯下来,刘威一声惨叫。

“别咬我!我和你们是同类!”

哪里来的同类?还没完全变成丧尸呢,算什么同类?

五楼丧尸咬得开心,一口又一口,没有丝毫停顿。

槐岳不敢再看,把最后一丝缝隙挡住,闭上了眼睛。

黑暗中,视觉的敏锐转移到听觉上。刘威的叫声,五楼丧尸的吞咽声,夏老师“唔啊唔啊”的指挥声,许如梦被拖走的摩擦声……一切都在刺激着她的神经。

这……就是末世吗……

过了很久很久,一些声音逐渐远去,一些声音慢慢熄灭。在感觉夏老师已经带着它的学生们走远之后,槐岳才又悄悄露出一道缝隙,查看外面的情况。

鲜血染红了地面,肆意横流,像是张牙舞爪的怪物。刘威躺在血泊中央,已经成了血人,四肢的肌肉都被咬掉,没剩几块皮肤,腹部的内脏则被掏了个干净。

门大开着,门锁已经彻底坏掉。另一边的窗户破了一个大洞,玻璃碎了满地,也沾了点点血迹。

这幅场景过于惨烈,槐岳的胃又开始痉挛,但是她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吐了。

从昨天到现在,她已经在人偶服里蹲了接近一天,嘴里口干舌燥,胃里空空如也,蜷缩的双腿也麻得没了知觉。

逃吧,总不能在这里缩一辈子,况且她的舍友们还在等她。

正当她的手碰到人偶服内壁,准备掀开人偶出来时,躺在地上的刘威动了动。

槐岳瞬间身体僵住。

刘威抬起一只胳膊。他的大臂被啃了个干净,白骨森森,小臂好一些,但也没有多少肌肉覆盖,只有手和肘部还有皮肤残留。

他动了动手指,然后双手按地,把上半身撑了起来。

槐岳听见自己的心脏框框跳动,在耳边轰响。

差一点……如果她早起来一秒,就完蛋了……

刘威坐了一会儿,摇了摇脖子,“唔啊”一声,站了起来。他这会儿才是真的变成了丧尸。

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看看窗户又看看门,然后才摇摇晃晃地向门外走去,双脚在地上拖出两条血痕。

槐岳收回手,心还没有平静下来。她继续蹲在人偶服里,一动不动。

阳光变得刺眼起来,已经到了中午。s市气候多雨,秋天也常常连续下几个礼拜的雨,连绵不断,让人叫苦不迭。而今天能有这么好的太阳,可以说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以往这个时候,秋明都会催着她们一起把衣架抬到五楼大阳台上,然后再把被子抱出来晒上一下午,这样晚上睡觉时就会暖烘烘的。

可现在,宿舍楼、学校、乃至整个世界,都成了地狱一般的地方。再好的天气也照不暖人的身子。

槐岳打开手机,又是几十条消息,依然是问她在哪里,有没有逃出来,需不需要去接她。她注意听着外面的动静,慢慢吞吞地回复消息。

鸟儿叫得欢快,就是没有丝毫人类的声音。

“我现在就去找你们。”她回复魏芣,然后深吸一口气,再次伸手触碰上人偶服内壁,轻轻抬起人偶,扶着墙壁慢慢、慢慢站了起来。

双腿麻得可怕,她要是不扶着墙,肯定会直接一头栽到地上。

她活动开双腿,尽量不去碰到任何东西,然后小心绕过地上的血迹,准备去拿她的木棍,然而无意一瞥,却看见铁架中间有一根一指粗的铁棍。

她转而拿出铁棍。铁棍只有一臂长,已经有些生锈,但里面是实心的,还能看见表面一圈一圈的螺纹,就像是建筑工地上用的钢筋一样。

槐岳随手挥舞几下,发现它还算趁手,便干脆抛弃了木棍,带上它就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医学部的丧尸大概带着许如梦回去解剖了,平房区很是空荡。槐岳小心翼翼地避开有血迹的地方,朝物理实验楼的方向跑去。

从这里到物理实验楼,只需要沿着大路一直往前走就行。路两边都是教学楼,还有一排排粗壮的大树,要躲要逃都去处。

槐岳这次学乖了,并不急匆匆地乱跑,而是矮着身子、轻手轻脚地沿着教学楼墙壁往前摸,时刻注意周围的情况。

一路上她看见了三个正在进食的丧尸,和六七个四处晃荡的丧尸,都踮着脚从教学楼后面绕了过去,或是躲在角落等它们离开之后再走,并没有惊动它们。

这一路有惊无险,还算顺利。只不过原本只要走十几分钟的路,她硬是走了两个小时。

等进到物理实验楼,天色已经有些晚了。

魏芣说物理实验楼还没有丧尸出没,她们在十二楼的1232号教室里,如果槐岳不需要她们去接,可以直接去十二楼找她们。

也正因为魏芣这番话,槐岳一进物理实验楼便放松了下来,直接进到电梯,按下了十二楼的按钮。

电梯缓缓上升,什么声音越来越清晰。槐岳听见嘈杂的奔跑声和尖叫声在楼道里响起,就好像昨晚艺术团办公室门前的一样。

她脑中瞬间警铃大作,可电梯不停,很快就到了十二楼。

正在奔逃的秋明魏芣和钱溢看见电梯打开,里面的槐岳正好对上她们的目光。她们先是一惊,然后立即冲她大喊:“快跑!”

只见她们身后,一个男生张牙舞爪,嘴上一圈血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