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个人背抵门板、捂住口鼻,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丧尸嚎叫着从拐角处追了上来,却发现自己的猎物突然没了踪影。它停下步子,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最后那声轻响的来源。

躲在门里的四人一动不动,静静听着外面的声响。丧尸就在她们门前来回踱步,嘴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吼声,时近时远,随时都有可能发现她们。

心扑通扑通地狂跳,带着全身一起微微颤抖。

“唔啊——哐!”突然,猛的一声巨响,丧尸砸上了对面的门。地都被带得震了一下,四人吓得一个激灵,大气不敢喘。

“哐哐哐!”丧尸接连狠砸几下,她们甚至听到了门锁松动的声音。

丧尸咆哮着,又用自己尖利的指甲划上门板,发出刺耳的划拉声。

“呲啦——”

秋明最受不了这样的声音,头皮都要炸开来,躲在宿舍桌洞里时的记忆又翻涌上心头,加倍的恐惧刺激着她的神经。

丧尸趴在门上,划拉了好几下才停了下来。这里面没有它想要的动静,它嘴里发出失望的咕噜声,又转头朝另一边走去。

四个人听见朝她们走来的脚步声,心提上了嗓子眼儿。秋明下意识抱住魏芣,钱溢则整个人贴在门板上,做好了抵挡的准备。

“哐!”门板猛然一震,钱溢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带着震出来了。

“哐哐哐!”又是狠砸几下,四个人拼命抵住门,咬紧嘴唇不敢出声,生怕门锁支撑不住。

两边的门里都没有什么动静,丧尸有点疑惑,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咕噜声,又来回晃荡了会儿,才继续往前面一扇开着的门里走去。

四个人听见脚步声离开,瞬间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她们瘫坐在地上,尽量压低喘气的声音,这才抬头打量起这间屋子。

这是一间无障碍卫生间,马桶、护栏、洗手池、干手器等设备一应俱全,瓷砖也十分干净,白得发亮,平时大概没有人用,几年了这里面还跟新的一样。

只是墙壁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旁边男厕里传来的动静一清二楚地落入她们耳朵里。

丧尸趿拉着步子走在里面,一间一间地推开隔间的门,寻找它丢失的猎物。

不知推到哪一间时,它的手刚碰上门,突然“砰”的一声巨响,门从里面被踹坏,砸到它身上。里面的人立马跳到门板上,“哐哐”狠踩几下。

“唔啊!”丧尸咆哮的吼声几乎震透了墙壁,那人“卧槽”了几声,又补了几脚,骂骂咧咧地从厕所里跑了出来。

“砰!”被激怒的丧尸一把掀开门板,咆哮着追了出去。

四人吓得一口气吸进去差点儿吐不出来。

奔跑声渐渐远去,门外安静了下来,秋明魏芣依然抱着对方的胳膊,缩成一团,心有余悸。直到很长时间里都没有传来其他声音,她们这才慢慢放松下来。

隔音效果不好,槐岳也不敢出声说话,便掏出手机在她们的小群里发消息:这里什么情况?不是说没有丧尸的吗?

魏芣望着手机沉吟了会儿:说来话长,我慢慢讲。然后便闷头打字。

她们三个从宿舍区跑出来后,本准备等槐岳跟上来之后再一起跑,但一个鼻子被咬掉的丧尸突然从旁边窜了出来,她们便被吓得一路跑到了物理实验楼。在这里她们恰巧碰上了几个同学,于是就跟着他们一起躲了进来。

据她们的同学讲,物理实验楼现在由几个研究生和博士生管理,他们安排人把所有自动售货机里的食物和水取了出来,又集中储藏。每有人逃进来,他们就把来人分成小批安置在不同的教室,再分发一些食物和水,保证人员分散的同时,还能减少冲突、避免资源分配不均。

他们想把这里建成s大的临时安全基地,来救助更多活着的同学。

想法是好的,这样的管理方式也看似还算有秩序,但随着逃过来的人越来越多,管理就逐渐混乱了起来。

外面的丧尸越来越多,逃过来的很多人都身有负伤。现在流传的说法是,被丧尸抓到或咬到都会在一段时间后变成丧尸,所以这些负伤的人必然不能接收。

伤势明显的还好辨认,但是有些伤势轻微且便于隐藏的人为了活命,还是隐瞒真相混了进来,而他们的同伴也极可能顾及情分、或出于其他原因而选择帮忙隐瞒。

方杰就是其中一个。

“但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种人肯定不少,否则物理实验楼也不至于在半天之内就变成这副样子。”钱溢补充说道。

“昨晚逃过来的人尤其的多,有人在物理学院和体育学院的群里发了消息,所以这两个学院很多人组团跑了过来,有的还叫上了自己的男女朋友。本来他们是从十四楼开始往下安排教室,但是这些人都‘很有主见’,根本不听话,都是自己抱团挑的教室,所以现在大概每一层楼都有人。”她继续说道。

外面又传来几声尖叫,辨不出方向,有可能是从楼上或是楼下传来的。整栋楼的情况都已经变得越来越糟糕,如果一直躲在这里,也只能是等着粮水耗尽之后迎接死亡。

槐岳只感觉脑壳儿突突的疼,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明理楼楼层不算高、结构也简单,她能逃出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归结于此。

但是物理实验楼不一样,她刚来就直接到了十二楼,每一层的结构都十分复杂,而且人又多,从楼梯走下去可能还是会被半路赶上来,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坐电梯到一楼。

“话是这么说,但是坐电梯很可能会中途停在其他楼层,我们想坐电梯,肯定也有其他人想坐电梯。”魏芣说道,“而且,就刚才那间电梯里的模样……也不知道里面那个被啃掉脸的人,是死透了还是也会变成丧尸……”

大家又都噤声了,一个个握着手机、眉头紧皱。

钱溢思考了会儿,道:“这楼应该不止一个地方有电梯,我记得大一哪一次下课之后我们还走错过。或许我们可以去找找另一侧的电梯,再赌一把,实在不行,就硬着头皮走楼梯吧。”

暂且定了这么个主意,三人都累了,决定先休整一晚再继续逃命。

她们躲在卫生间里,小心翼翼地吃着饼干、喝着水。

槐岳早早把包放了下来,当作枕头枕着睡着了,脑袋上磕出的包还让她有些头晕,睡觉是最好的良药。

钱溢反锁上门,窗外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她透过窗户看见一方狭窄的夜空,这是她第一次在s市看见这样明亮的星空,如果现在不是在逃命的路上,她肯定会拍个照片发到家庭群里分享给她的父母看。

然而,两天了,到现在她的父母都没有回她的消息。

她看着闪烁的星星,慢慢睡了过去。

暗成一片的无障碍卫生间内,只剩下了她们轻微的呼吸声。

四个人睡得都不安稳,门外各种声音时刻响起,尖叫声、奔跑声、丧尸的吼声,屡次惊醒她们,让她们在睡觉时都不得不绷紧神经。

但好在这块儿地方属于楼层的边缘区域,逃跑的人一般都不会跑到这里来。

后半夜,就在几人都睡得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时候,外面响起杂乱沉重的脚步声,直朝她们的方向而来。四人立马被惊醒,警惕地抬起了头。

“快快快!它们要追上来了!”一个嗓音低沉的女生喊道。

四个人直接吓得坐了起来。

这不是之前那间教室里领头的女生吗?

钱溢立马挪动身体抵住了门。

“这哪儿啊?电梯呢!”一个嗓音尖细的男生叫道。

“往前!就在前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并且没有转弯,直直地朝她们这里跑来。

槐岳一阵心慌,也挪到了门口,跟钱溢一起抵住门。

“什么电梯!这里是厕所!再往前是死路!”一个娃娃音的女生跑得最快,急停在厕所门口,尖声说道,“快往回走!”

然而这时已经晚了,后面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早就一起冲到了她身边。

“唔啊!!!”数个丧尸的吼声紧跟在后面。

“快往前跑!丧尸追上来了!”最后面的几个人甚至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被身后追逐的丧尸吓破了胆儿,还在闷头往前跑来。

他们慌成一团,不知所措、进退不得。

“卧槽!去他妈的!”一个嗓音浑厚的男声骂道,直接冲进了旁边的厕所,将门反锁。

“砰!”跟在他后面的人撞到门上,哐哐拍门:“开门!让我们也进去!”

然而那男生这时却一声不吭了,完全不准备开门。

那几人狠踢一下门,咒骂了一句,立即跑进了另一边的厕所,同样把门反锁。

“卧槽!开门!”低音女生大声叫道,她也被人拒在了门外。

“快跑、啊——!”有人被咬了。

门里四个人立马慌了起来,下一秒就听见门锁转动的的声音。

“卧槽怎么打不开!”嗓音尖细的男生骂道,他哐哐撞门,秋明魏芣赶紧爬了起来一起抵住门。

“闪开让我来!”低音女生叫道,然后一脚踹上门。

“哐!”

门框都在都在震,四人简直要疯。

“啊——”

“唔啊!”

“丧尸来了!快开门让我进去!”还有人在拍两旁厕所的门,乱成一团。

“踹开门啊!我来!”

“哐!”门框又是一震,四个人几乎要抵挡不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