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哇哦——”槐岳相当兴奋地嚎叫,方向盘又是一个猛打,四人身体一甩,正式开上了马路。

“往哪儿走?开导航吗?”她的车是越开越顺,不一会儿已经是正常车速。然而另外三个人还没从刚才的惊险刺激中回过味来,脑袋晕晕乎乎地躺在椅背上,满脸身体被掏空的疲惫。

“嗯?开导航吗?”没得到回应,她又问了一遍,侧头看了眼钱溢。对方摆摆手,示意等她缓缓再开。

马路上正常行驶的车不多,她也开得顺畅。旁边停在路边、高架下的车倒是不少,也不知道那些车主是躲回家了还是已经牺牲。

前面是一个路口,钱溢无精打采地打开导航,甜美愉悦的机械女声响起:“导航开始咯!正在为您规划路线……前方路口右转,请靠最右侧车道行驶……”

槐岳打了转向灯,正准备往右变道,然而另一侧车道上一辆出租车突然失控,猛然转向向她冲来。

槐岳瞬间倒抽一口气,往左猛打方向盘。

“呲——”

她们一下冲上对面车道,然后又是一个急刹,车里另三人先被甩向一边,然后身子往前一冲,又被安全带拉回来。她们瞬间清醒过来。

两车擦过,车头相差不过十几厘米。

“哐!”出租车撞弯了路边的路灯杆,然后持续向前,撞上墙壁,“哐啷”一声巨响,车子瞬间报废。

槐岳吓出一身冷汗,茫然又震惊地转头看向那辆撞毁的出租车。

墙上一个明显的凹洞,出租车车头已经完全撞扁,引擎盖里冒出火光和黑烟。

司机满头鲜血,扭曲折叠的车门刺穿了他的胸膛,而车后座,一个被撞断了胳膊的血人,还在扭动身体,尽力把头往前排探去,似乎想要撕咬司机的身体。

火越烧越大,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心悸过后,槐岳连忙启动车辆,直接在反向车道上逆行往前,然后拐个大弯向右。

恰在她拐弯的时候,“砰!”,身后一声巨响,出租车瞬间爆炸,冲天的火光在白天也十分刺眼,立马就把旁边的白墙熏黑。

砖墙和汽车零件炸得满天飞,爆炸的余波冲击过来,四人都被吓得一哆嗦。好在炸飞的墙砖铁皮没有砸到她们的车。槐岳踩下油门,加速离开。

跟着导航一路往前,除了路上又看见一辆摩托车失控撞上马路牙、一些丧尸总是站在路中央晃荡之外,其他还算正常。

大约二十分钟后,导航提示“前方即将到达目的地”,后排的两人也缓回了神儿,伸长脖子探头往外看。

这里是高新科技区,楼高路宽,建筑崭新,颇具现代设计感,大路两侧的玻璃幕墙把下午的阳光反射得格外耀眼。

槐岳拐弯进入轻工业科技园,导航显示安全基地就在科技园的b栋大楼。科技园内并没有看见人影,她放慢车速,四个人都往外盯着大楼查看,想找到“b”的标识。

然而还没搞清楚哪栋楼是b栋,突然之间“砰”的一下,一个穿保安服的人影突然从旁边停车场里窜了出来,横冲直撞上主驾驶的车门。

槐岳吓得一个激灵,看见保安一下子把脸磕在窗户上,“唔啊”叫喊的嘴里,口水和血水不断流出来,把玻璃糊得一片血红,同时双手握拳“哐哐”砸窗。

“快走!甩开它!”钱溢叫道。

不用提醒槐岳也知道,她赶紧踩下油门,“呜”的一下,车猛然向前,保安直接被甩开来、跌倒在地。

看来这个安全基地外围也并不安全,这时候也来不及让她们慢慢看楼了,槐岳提高车速,决定去每栋楼面前逛一圈,挨个儿排查。

保安爬起来追在后面,槐岳瞥了眼后视镜,毫不犹豫地往右急拐。

“砰!”视线还没转到前方,车却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又快速碾压而过。

槐岳连忙一个急刹,四人一起扒着窗户往地上看,只见一个从腰部被碾过的人,正茫然地看向自己的下半身,又伸手去摸了摸。

“呼……幸好不是活人,快走!”秋明瞬间松了一口气,抚了抚胸口。

可就在此刻,又是“砰”的一声巨响,一个人从上方掉下来砸到引擎盖上,鲜血再度溅上挡风玻璃,眼前一片赤红。

四个人懵住。

车感应到了血珠,却以为是下雨了,自动打开了雨刷,刷刷两下,挡风玻璃血糊糊一片。

与此同时,绝望的哭喊从楼上传来,四人往上看去,只见接近顶层的一扇窗户被打开,一个女人靠在窗边大声尖叫:“别过来!滚开!都滚开!”

她几乎喊破了音,转头看看楼下又看看面前,然后爬上了窗户。

魏芣倒吸一口冷气:“别冲——”动字还没说得出口,女人已经纵身一跃,一个眨眼就掉在了她们面前不远处。

“砰!”鲜血染红了地面,她身形扭曲,长发散落、遮住了脸。

槐岳动了动嘴,久久说不出话。

然而这还不算完,女人跳下来的窗户里,立即就涌出了好几个丧尸,它们看着摔到楼下的猎物,还想伸手向下抓,一起跟着跳了下来。

“砰!砰!砰!”连着几下,下雨一样,它们陆续掉落在前面,摔烂在女人的尸体周围。

有的脑浆被摔了出来,有的则还能挣扎着动起来,往女人身边爬去。

“卧槽……卧槽……”槐岳嘴唇发白,喃喃道,眼睛盯着前面的数个尸体移不开来,直到钱溢乱抓几下拍到了她的胳膊,她才回过神来。

手颤颤巍巍地扒拉上方向盘边上的雨刮器按钮,挡风玻璃下面喷出清洗剂,雨刮器又刮蹭几下,眼前干净了起来,只余下雨刮器刮不到的地方还是血糊一片。

前面不远处是正门,正门上方写着一个大大的“a”。

安保“唔啊”地叫着,已经追了上来,槐岳踩下油门,从两个还能动的丧尸身上碾了过去。

“这……”秋明声音有些哑,她清了下嗓子,声音才正常起来,却还带着微微的颤抖:“这里的情况这么糟糕,很可能b栋也不能独善其身……”

就像学校里物理实验楼也不能独善其身一样。

钱溢闻言再次打开末世论坛,发现这里的小红点已经变成了灰色,点上去没了具体地址,而是变成了一句:s市轻工业科技园b栋,已陷落。

天色已经开始晚了,秋天的s市太阳落得很早,现在不过四点多钟,太阳已经染上了一丝微黄,四面都是玻璃幕墙的建筑也不再通体发亮,只剩下上半部分还在反光。

无力的感觉突然袭来,身心仿佛被掏空。钱溢望向前面的楼,“b”字已经隐约可见,但她已经对它没了期待。

“看出来陷落了。”槐岳看着前方说道。

b栋楼前和楼侧停满了车辆,汽车电动车摩托车,全都杂乱无章地摆放,其中很多甚至可以看得出来是直接被扔在地上的。

那些车辆上面,有大片的血迹和残肢。

“啊——”

又是一阵尖叫从楼上传来,她们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回到了几分钟前。槐岳停车往楼上看去。

同样是一个长发女人跑到了窗前,从窗户里探出头。她看到车里的槐岳等人,绝望的眼中微微闪光。

“救我!”她撕心裂肺地喊道,伸手朝她们的方向够,然后在她们瞪大的眼睛中坠落下来。

她身后的丧尸抓到了她的一片衣角,而她如同一个破布娃娃坠落在地。

她在绝望之中看到了希望,然后与死亡相拥。

这么多车、这么多人,还有楼里原本就有的人,可能都如同这个坠落的女人一样。

承载了如此多的人们生存希望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了“已陷落”三个字。

她们几乎可以想到里面会是一副怎样的景象,比物理实验楼可怕十倍不止。

车里一片安静,槐岳沉默了一会儿,微微发颤的手握紧方向盘,已经准备掉头原路返回。保安还跟在她们后面,槐岳面无表情,踩下油门直接把它撞飞了出去。

几个人沉默了很久,她们又开上了来时的大路,槐岳看着大如盘的夕阳,问:“下面去哪儿?附近还有安全基地吗?”

钱溢的眼睛还盯着前面发呆,愣怔了片刻,才后知后觉地打开手机,看了半天的地图,道:“有,s市本来有三个,现在两个灰了,还有一个是红的。”

“在哪儿?”

“s市体育馆。”

“导航开始咯!正在为您规划路线……”现在还能语气愉悦的,也就只剩下了导航软件的语音了。

槐岳瞥了眼钱溢的手机,惊道:“这么远?开车还要一个多小时?”

“因为我们在西边,体育馆在东边。”魏芣也在看地图,闷着声音解释道。

“诶……”秋明叹了口气,刚在的景象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觉得吧,对下一个安全基地也不要抱太大期待,时刻做好以车为家的准备。”

听她这么一说,槐岳瞥了眼油量,道:“那我们先找个加油站加个油。”

“对了,”她又问,“你说三个安全基地灰了两个,那另一个灰了的是哪里?”

钱溢眼皮都不抬:“物理实验楼啊。”

意料之中的回答,槐岳缄口不言,安心开车。

时间已经接近五点,夕阳圆成一个大气球,过会儿就要从城市边缘下沉进地平线。

魏芣靠着椅背盯着车窗外,突然惊叫出声。专心开车的和两个昏昏欲睡的都被惊了起来,茫然地看向她。

“还囤粮吗?抢商店吗?”魏芣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家便利店,“里面还没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