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首页>网上创业>正文

从大众创业到个人天使,资本寒冬下的创投圈何去何从

2017年04月18日 ⁄ 共 3563字 暂无评论
从大众创业到个人天使,资本寒冬下的创投圈何去何从

“凛冬将至,我于今开始创业,永无休息。我将不娶妻,不买房,不生子。我将不计收入,不争荣辱,我将不惧挫败,上下求索。我将追逐自己的梦想,恪守客户的托付,背负团队的期盼,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代码,我是黎明前的航班,我是守护民生的坚盾,我是经济创新的利剑。从午夜的海淀,到破晓的南山,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我的事业,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 改编自《冰与火之歌》守夜人誓词

大众创业:冬去春来

许多创业者都听说过熊彼得的“创造性破坏”,知道企业家的价值就在于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但创业者们或许没听过伍迪·艾伦的一句名言:“如果一件事情没有遇到很大的阻力,那说明它还不够创新。”

创业是一个复杂而创新的事情。“复杂“意味着创始人需要具备多种复合能力。明茨伯格在《管理工作的本质》中总结了管理者的三类十一种角色,照猫画虎,我们观察和总结了创业者需要适应的五种不同角色:朋友、领袖、商人、项目经理、业务员,每种角色都对应着不同的工作情境。“创新“意味着创始人需要学会拥抱变化,应对不确定性,大胆猜测,小心求证,也就是通过行业研究、客户开发和精益创业的方法,逐步探索和验证事实。

创业是一个复杂而创新的事情。许多创业者在上路之前,并没有预料到这段旅程将会淋漓尽致的挑战他们的人性和能力;并没有预料到需要把创业这件事当作最亲密的敌人和伙伴,尊重它,研究它,热爱它,战胜它,相爱相杀,与狼共舞。而当准备不充分的创业者遭遇资本的先热后冷,“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八个字,就经历了一次过山车般的大喜大悲。起初,每个创业者都可以奢谈梦想,福兮祸所倚;现在,每个路人都可以肆意嘲笑和侮辱创业者,祸兮福所伏。

创业是一个复杂而创新的事情,这一点决定了,创业成功本身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如何提高创业成功率?寄希望于市场上出现一批全知全能的创业者,心性坚韧,智识过人,这是不现实的。复杂问题的解法需要think out of the box,跳出一点看全局,我们认为,也许问题的解法不在创业者身上,而在创投生态的另一侧。

资本寒冬:吃水人和挖井人

创业与投资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在大众创业的另一面,我们看到的是,资本寒冬。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寒冬这个词在创投圈成了口头禅。经纬创投的张颖先生预言冬季长达两年,随后,大量早期创投机构在2015年中先后停止了对项目的投资,市场交易量几乎是断崖式的下跌。在风险投资这片荒原上,从2014年开始被热钱推动入场的新狼群跑了两圈,觉察到不对,纷纷驻足观望,抱团取暖。

到了2016年年底,资本寒冬已经持续了一年半,今天的情况是什么呢?我们援引清科创投统计的募资和投资数据观察一下风险投资市场,如下图:

对比一下募资和投资的数据,也就是投资机构们口袋里有多少钱,又投出了多少钱。我们会看到,2015年是货真价实的资本寒冬,风险投资机构募到了7,849亿人民币,只投出了5,255亿人民币,口袋里还留下了2,594亿人民币;2016年,风险投资机构募资13712亿,投资7449亿。

我们发现,募投数据不但没有下降,而且跟2015年相比,募资额增长75%,投资额增长42%。既然募投数据这么活跃,为什么广大创业者感受到的依然是融资难,市场寒风凛冽呢?这就要拆开看看风险投资市场的结构,特别是看看帮助创业者完成从0到1的天使投资。

2015年,天使投资机构募资200亿人民币,投资100亿人民币;2016年,天使投资机构募资169亿人民币,投资122亿人民币,基本与2015年持平。换句话说,2015年天使投资出现了断崖式下跌,而2016年,天使投资市场依然惨淡的趴在谷底,除了老练的投资者如真格,英诺,老鹰等在大量投项目,绝大多数基金处于观望状态。

2016年的资本寒冬,是早期创业者的寒冬,机构放弃了风险更高的早期投资,抱团取暖投资后期项目,跑到行业冠军的项目反而可以借机获得更多融资,更大发展。2016年的明星项目共享单车系,就是典型的冬季受益者。

然而,所有人都能看出,这样的市场结构是无法持续的。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在资本的市场上,早期投资者是挖井人,后期投资者是吃水人。如果一个市场的结构出现了倒挂,有人吃水,无人挖井,市场上的资产端很难出现大规模增长。小基金没有项目可投,优秀人才远离创业,这样的逆向循环还将继续下去。

在这样的市场结构下,早期创业者就像沙漠长征,死亡行军,只能依靠自身、家人和朋友的力量苦苦支撑,一旦走出沙漠,成为了行业冠军,那么就会广受资本追捧;如果走不出沙漠,那只有死路一条。

大家都在做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这样的市场结构合理吗?早期创业者们一睁眼就处在贫瘠的沙漠,而不是绿洲,这样的生态能够支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目标吗?众创空间本来应该承担创业绿洲的角色,本来应该成为创业创新公共平台的核心节点,但众创空间从业者们发现自己都无法在沙漠中生存下来,更不要说如何帮助创业者。

然而,在这个生态中,我不会选择谴责风险投资机构,商有商道,机构存活的目的就是保证自身的生存,并为股东赚取价值。风险投资是一个高智力门槛的服务型行业,服务业卖的是人的时间,因此风投和咨询公司一样,在供给端受限的情况下,都会选择走向高客单价的市场,也就是走向后期市场。

依然是跳出一点看全局,我们认为,问题的解法也不在投资机构或者融资顾问(FA)身上,问题的核心是创投生态中缺失了挖井人,也就是天使投资人。

创业绿洲:时代呼唤个人天使

中国的创投市场缺少天使投资人吗?也许有人会说,我们不是有徐小平、李开复、蔡文胜、王利杰等等许多明星天使吗?

当我们讨论天使投资人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明确的是,天使投资在创业生态中提供什么价值?起到什么作用?如果仅仅是投钱,天使投资人和机构之间有什么区别?天使投资和其他的融资方式,比如朋友借钱,卖套房子,几个合伙人凑点积蓄有什么区别?

拆开看创业从0到1的过程,哪些是天使投资人能提供的核心价值?我们列出了如下的可选项:

战略:制定战略、战略转型(Pivot)、关键决策(资源分配)

执行:绩效改进、产品设计开发、营销策划、运营

专业服务:财务、法务、猎头、人力资源管理、软件外包、设计外包

资源整合:供应链、渠道、媒体、金融

情感:帮助创业者克服孤独与焦虑

资金:钱

我们认为,战略(包括战略制定、转型和决策),以及执行中的绩效改进,是天使投资人的核心价值,换句话说,对于创业者来说,天使投资人需要作为一个冷静的旁观者,扮演顾问和教练的角色。顾问的核心价值是协助创业者“定战略”,教练的核心价值是督促创业者执行。战略与执行一脉相承,在这个过程中,对于创业项目商业价值和商业模式的判断,是天使投资人的核心技能。而这一点,也恰恰是投资者的硬技能(Hard Skill)之一。

当我们把天使投资人不仅仅看作一个投资人,而是一个“战略顾问”或者“联席CEO”的时候,市场上需要的就不是几个明星天使,而是大量懂行业,懂创业,扎扎实实的能够帮助创业者,共建创业绿洲的个体天使投资人。“创投国十条”明确将天使投资定义为非亲属个人,用自有资金直接开展的投资行为,这批有情怀,有方法,能够帮助创业者的人,就是创业生态缺失的另一半,我们称之为“个人天使”。

中国需要多少天使?精一天使公社的创始人李汉生先生曾经在一篇文章中预测,中国需要10万名天使投资人。这个数字看起来不可思议,但我们看一组对比数据:

美国有30万个人天使,每年投出7万个项目,远远超过中国的天使轮次项目数,可以看到,中国的天使投资生态还远远不能支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对比个人天使与机构投资数量能够看到,在美国,个人天使投资案例数占94%,个人天使才是大众创业时代最广泛的投资主体,是创投生态最基层的参与者;个人天使的投资金额达到了惊人的241亿美元(折合1665亿人民币),一算可知,人均投资额约在8万美元(折合55万人民币)。

参考美国,我们可以勾勒出中国个人天使的画像,这些天使绝大多数是中小企业主,职业经理人,以及其他高净值人群。他们熟悉某一特定行业,依靠自身的行业经验和管理知识,帮助创业者打磨商业模式,督促绩效改进。他们通常通过合投的方式参与天使投资,平均每年投2个项目,绝大多数项目单笔投资在10-30万元之间。如果中国能够拥有10万名个人天使,这些天使每年会投出5万个项目,构成大众创业的基础生态。

从大众创业,到全民天使,创投生态的两个半圆才能拼在一起,形成完整的创业绿洲。今天的大众创业之所以会陷入困境,是因为我们不能奢望创业者自身全知全能,自己卖房创业,是因为机构远离了早期投资,更是因为市场上缺少了陪伴创业者,帮助创业者,投资创业者的早期天使。

作者:赵鑫
来源:创业最前线

本文固定链接:https://www.mfbuluo.com/31795.html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