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三章 我是乔如夏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我是乔如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如夏,因为生于盛夏六月,于是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乔家,百年基业,名门望族,自古以来,徽阳乔家出了多少光宗耀祖之人,男儿有国师,女儿有皇后,再往下就更不用说了,不惭愧的说,每到科举放榜之时,必有乔家儿郎上榜,无一例外。

  再说当今的静安公,一品太尉,乔景山,徽阳乔家正宗出身,十岁就承袭了父亲的伯爵之位,富贵荣耀加身,却并不沉迷于虚华,而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本来依着他的伯爵之位,科举四试可免去其二,但他却不受这份礼制,从童生开始考,不仅一路顺利,还次次榜首,就连最后的殿试,都有不俗的表现,最后一举拿下那一届科举的状元头筹。

  至此,乔景山由伯爵升至侯爵,位居太尉一职,手管军事,皇帝让一个科举考上来的状元来管军事,自是有他的一番道理,乔家数百年基业,其根基之深,犹如参天大树,不可撼动,不仅可文,尚也能武,出过几个将军,不少武将,更重要的是,乔家和几地藩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让乔家人来掌管军事,是把双刃剑,就看皇帝是个什么心思要怎么来舞这把剑了。

  总之,乔家上下人才辈出,济济一堂。

  可是,静安公乔景山的孩子中就出了一个例外。

  乔如夏,就是那个例外。

  她自打出生,就没有来自父母的半分期待和爱,主要原因还是她是个女儿,次要原因,则是当时无论是乔景山,还是他的发妻,静安府的诰命夫人,何念芙,在那段时期里,都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个家里。

  把乔如夏生下来后,她的母亲何念芙没有抱过她一次,一直是由乳母照顾着。

  乔景山和何念芙第一次把关注放在乔如夏身上的时候,真是她悲剧的开始。

  乔如夏快要满周岁的时候,不知怎么的,突然发起了高烧,郎中来看了好多次,都是一样的口径:

  “吃过药,热度退下来便好了。”

  “小儿体温一向偏高,平日里让乳母多吃一些下火的食材,盖在身上的被子不宜太厚,要散热才行,对了,注意保证室内的正常通风……”

  乳母和照顾乔如夏的丫鬟都照郎中吩咐的做了,可是热度还是一直不降,她们没有了主意,每次上报夫人和老爷,都让找郎中来看,多的一句话也没有,正所谓病急乱投医,一个丫鬟不知从哪里晓得了个偏方,说是用泥塘里的泥把小儿全身都涂上,待泥干了之后,热度也就随之退了。

  那个江湖郎中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丫鬟乳母也就照做了,一开始,热度的确退了下来,还以为病就这样好了。

  大家对此惊呼神奇,都说那是个神医,偏方土方子就是有效。

  但是,没好三日,一岁不到的乔如夏又烧了起来,这一次,热度更高,来势凶猛。

  等到宫里的太医前来时,乔如夏的病情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稍有不慎就会危及生命。

  这是何念芙和乔景山第一次前来看望他们的第五个女儿。

  乔如夏的生命被救回来了,可是脑子也因此烧坏了,这就是她这一世悲剧的开始。

  成了痴儿,本来就不讨人喜欢的她,成了乔家近乎眼中钉肉中刺的存在。

  乔景山多次很直接的表达他对这个痴笨女儿的嫌弃与不耐,而何念芙则是静静的看着她,不笑,也不说话,慢慢的,他们二人前来乔如夏院里的次数越来越少,颇有眼不见心不烦之势。

  毕竟这也是他们的女儿,无论是为了维系乔家的名声,还是出自人道主义,他们都不能把这个女儿扔掉,或是掐死,一了百了。

  只能是任她自生自灭。

  于是,乔如夏见到爹娘的次数越来越少,而其他人踏足启知阁的次数则越发的频繁。

  乔如夏的痴傻和疯癫不同,她不会控制不住情绪,歇斯底里的发狂,但她反应很慢,她会呆呆的看着你,然后不说话。

  聪明一点的孩子,三岁能背诵三字经,声律启蒙,厉害一些的,就开始读论语,读孟子……

  而乔如夏,能从头到尾读完一遍千字文,都花费了她多年的时间,这在乔家,是近乎耻辱一般的存在。

  好在她对知识反应比较慢,对这个社会的反应…也比较慢,耻辱不耻辱的她不懂,也不明白。

  给她带来最大的伤害,是来自有心人的欺凌,忽视,白眼,贬低还有陷害。

  自打乔如夏病了以后,五小姐这一房的下人连带主子,都吃尽了苦头。

  吃穿用度皆是最差,夏日捱着热,冬天忍着冻,吃的没有下人好,一身衣服可以穿到破旧,用的都是淘汰下来的,启知阁出去的丫鬟下人都会被人欺负。

  最后,只有乳娘和一个丫鬟一直守在乔如夏身边。

  这些也不过是身外物,乔如夏最惨的是来自同胞姐姐还有弟弟的欺负。

  在最小的弟弟乔弘辰还未出生的时候,除了大姐姐乔如熙会偶尔照顾她一下,其余的四姐姐乔如白一向视她做空气,不过倒也相安无事,三姐姐,乔如曼就不一样了。

  她因得乔如夏反应慢,不识事,处处欺凌,字里行间的冷嘲热讽,辱骂唾弃已属于轻的,除了语言暴力,那就是想方设法的害她。

  乔如夏被推进池塘,差点淹死,说是她自己失足,不知从哪弄来会让身上起无数个小包子的药,说她染了病,只要谁犯了错,多推到乔如夏头上。

  乔如夏俨然成为替她们背黑锅的对象,和挨打的沙包。

  那年,乔如曼结识了几个京城的公子哥,把乔如夏骗到烟柳之地,面对这样一个呆呆的侯爵家小姐,所有人围着她,用尽了嬉笑嘲讽之语,极尽恶毒,无比下流。

  乔如夏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无能为力,只能呆呆的现在原地,她就像被禁锢住灵魂一般,静静的默默的,感受这个世界……

  对她的满满恶意。

  乔如曼很是满意这个效果,但她却低估了烟花巷柳之地的鱼龙混杂。

  差一点酿成大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