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四章 丙子四少爷

我的书架

第四章 丙子四少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如夏虽然天生反应慢,许多人说她呆,说她傻,说她笨,但无一人说她丑,除非昧着良心。

  她的五官十分精致,脸型也很标准一头长发乌黑透亮,特别是那双眼睛,透明清澈,能倒出人影来,如果乔如夏并非智力受损,她将会是一颗极其璀璨的明珠,于京城中熠熠发光。

  这也是乔如曼总是找她茬的原因之一,整个静安府中,她不允许,还有人比她更美丽,夺走她的风光。

  于是,她处心积虑,要让乔如夏在众人面前暴露痴傻的样子,出尽洋相。

  却没想到,却给静安府带来了一桩丑闻。

  乔如曼骗乔如夏前去的地方正是京城最热闹的烟花地,醉仙琼羽。

  醉仙琼羽里歌舞升平,纸醉金迷,多的是权贵人家的公子哥在这一掷千金,风流潇洒。

  那年乔如曼刚刚过了及笄之礼成分年纪,她的小娘,也就是静安府的二夫人为了让她能攀上高枝,嫁得一个带爵位的人家,怂恿她频繁出入那些权贵们闲来无事,聚在一起举办的什么诗会,马术,踏青,赏月。

  由得这些个聚会,她认识了不少在京城里有头有面的少爷公子。

  有时候,这些个少爷公子聚会时也会邀请她,携美与会,总是锦上添花之美事。

  但他们玩归玩,闹归闹,一个个都是人精,知道乔如曼是静安府的三小姐,自然不会带她去什么不正经的地方。

  大多是规规矩矩的正经吟诗会,附庸风雅罢了。

  这次前往醉仙琼羽,还是乔如曼的主意,乔如曼说要带她那个妹妹出来见人,几个公子哥都是风月场上的常客,想着不会出什么事,也就应了。

  乔如夏在京城中的神秘程度想必都可与那号称倾国倾城的醉仙琼羽头牌冷三娘,相提并论了。

  静安府里有一位小姐不太正常,这是纸包不住火,近乎人人皆知的秘密,此事的确是茶余饭后的好谈资,可是,最神秘的还是乔如夏究竟长的什么样。

  有人说,这个静安府里呆傻的五小姐生的吓人,满脸麻子,一手脓包,看了就让人起了鸡皮疙瘩。

  有人说,上述说法权属放屁之言语,这个五小姐,人生得貌美,犹如仙女下凡,肤若凝脂气若幽兰,眸含春水清波流盼。

  还有人说,上面那两人说的都不对,乔如夏整日里痴痴傻傻,还是个扫把星,什么都不会,就会招惹祸事上门。

  ……

  无论这些流言是真还是假,不少人都十分好奇,这静安府五小姐,究竟是个什么样!

  “乔三小姐,这位就是你家的五妹妹?”燕元庆,燕家小少爷,上有一长兄燕元泽,年岁长他不少,搬出燕府,于外地自立门户已有多年,有传闻言,燕元泽同燕家家主,官居正四品的刑部侍郎燕濮,也就是他爹之间生有嫌隙,因而鲜少回京。

  大儿子不再身边,又与自己意见观念相左,燕濮无可奈何,只好把注意力都放在小儿子身上,所幸燕元庆与他哥不太一样,嘴甜又会来事,因而燕家上下从来都是对他言出即从,听之任之。

  也因为这,燕元庆素来无法无天,再结交了些狐朋狗友,更是目中无人,肆意妄为。

  “如曼见过燕小公子。”乔如曼端着笑脸,委身行礼,一一打招呼:“李公子,何公子…”然后略带羞怯的对坐在角落里,手中拿着折扇,不发一言,无动于衷,一眼就能看出贵气的公子道:“秦…秦公子。”

  燕、李、何、秦四人,年纪相仿,虽然风格有异,不过以意趣相交,倒成了稳固的四角关系,自名曰:京城四君子,百姓布衣则称其为:丙子四少。

  丙子乃是丙子年,取的是四人中最后一人行弱冠之礼的年份,也就是四人中年龄最小的燕元庆。

  这四人可谓是脾性相投,整日里声色犬马,骄奢淫逸,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纨绔子弟!

  作为醉仙琼羽的常客,其中二楼的雅间包房红缨阁就是专为他们而留。

  乔如曼连哄带骗的把乔如夏拐带来了此地,在红缨阁前,她见燕元庆一直看向往躲在身后的乔如夏,便一把她拉到跟前,暗暗的掐了她一把:“叫人啊,哑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乔家都像你这般,是没有礼数之人。”

  乔如夏眼睛都不眨,直愣愣的呆看着,视线一直保持固定的位置,嘴唇动了一动,还是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燕元庆就是个人精,乔如曼的小动作怎得逃过他的眼睛,他只用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弯绕。

  但他定是不会点破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若他要什么事都管的话,不是烦死,也能活活把自己给累死。

  燕元庆嘴角一勾:“久闻不如一见,原来这就是五妹妹。”他合手对着乔如夏一揖。

  乔如夏还是那般呆滞的模样。

  燕元庆大概明白了,也就不再勉强,对着乔如曼道:“如曼姑娘,别在外面站着了,进去吧,今日如曼姑娘可是赶巧了,醉仙琼羽正好新来了一对巧伶,听说是从锦州来的,正儿八经的伶人出身,一曲《相思意》弹的可是绝妙。”

  乔如曼收回看向乔如夏眼神中的嫌恶,重又端起笑脸来道:“是吗?今日如曼可算是得享耳福了。”说完,她抬腿踏入红缨阁。

  “五妹妹…”燕元庆道。

  乔如曼自顾自的走,根本没有注意乔如夏现在原地一步也为挪动,不过,燕元庆的视线打从一开始,就一直粘在乔如夏的身上。

  “五妹妹?”见对方没有反应,燕元庆又道。

  乔如夏一直低垂着头,若非她的手上似乎有动作,怕是要误以为她是个假人了。

  燕元庆看到乔如夏的手指甲一直在抠指腹和手心,就明白了,她兴许是紧张了。

  于是他放柔语气道:“五妹妹…还是你不喜欢我这样称呼,那便称你…如夏?”

  乔如夏微微抬头,睁着一双清澈但不灵动的眼睛看着她,还是不说话。

  “如夏,走,跟着燕哥哥进去听曲。”燕元庆极有耐心道。

  出来看热闹的李何二人,看到燕小少爷这幅模样,纷纷捧腹大笑,戏谑嘲讽。

  “去去去!”燕元庆面子上挂不住,挥手赶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