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八章 回到出生前

我的书架

第八章 回到出生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漫长的时间过去,于乔如夏却犹如瞬息,她陷入了一个两难之地,无论她此时做出什么决定,势必会影响到....并非不可剑走偏锋,走出第三条路,那便是放弃重生,归于正常的轮回,可这并非她的所愿,此时,在她的心里,有着一份执念,一份怨念。

  乔如夏痴傻一世,被人欺辱一世,如此命运本就十分惨兮兮,现下还让她知晓了自己的命格,本事一生富贵顺遂,平安喜乐,却被人生生夺了福缘,毁了命格,她如何能忍,如何能咽下这口恶气,她要重生,她要找出害她命格的罪魁祸首,她要曾践踏、侮辱、欺凌她的所有人,为他们曾经的恶行付出代价。

  “我决定了!”乔如夏坚定道。“爱于恨从来不是对立面,绝爱也意味着绝恨。”

  “所以,你的决定是...”苍老的声音从天边传来,“可要想好了,乔如夏正逢二十二岁生辰之日葬身火海,也就意味着,你如果选择其二,那么....”

  “我想好了!”乔如夏打断,“二十二年的寿命,虽然短暂了些,可也无妨。”

  老者显然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乔如夏目光坚毅,炯炯有神,同前一世里的呆滞无光,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好!老夫摆渡数百年,最是佩服执念加身之人,人若无念,荒度日夜,心若无情,行尸走肉,甚好,甚好!”

  话音刚落,就见目光所及之处皆为暗色,罡风卷起地上落叶,乔如夏的耳边不断传来呜咽狂啸,她真实体会到了风声鹤唳,鬼哭狼嚎之感。

  “轮回之门开启,时空扭转,你将得到一次重生的机会。”声音越来越远。

  乔如夏紧紧捏住自己的衣襟,她感觉到自己的魂魄正在经历着撕裂,突然,就在这时候,有三朵花,三朵颜色赤红的花出现在她的面前。

  “此花,名曰:曼珠沙华,又叫彼岸花,左手边开的最旺的那一朵,是命格之花,它可以帮助你在新的一世,命格不被破坏和偷换,命格之花旁边的,是智慧之花,顾名思义,你的前一世痴痴傻傻,而这朵花能够帮助你,有着不凡的智慧,至于那最后一朵...”话说到这里停顿了下。

  “最后一朵如何?”乔如夏看着那朵小到不起眼的花,好奇道。

  “这最后一朵...乃是生命之花,别看它的个头小,不比其他两朵,它对你的而言,可弥足珍贵,此花由你自己收好,妥善保管,待大限...”老者没再继续说下去,毕竟,他拿出这朵生命之花来,就已经是违了因果之道。

  乔如夏明白了老者的言外之意,面露感激,虽未言,却是什么都说了。

  交代完三朵花后,天地骤变,乔如夏的魂魄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入。

  然后...

  待她再次睁开眼睛醒来,已非那虚无缥缈的孤魂,时间,回到了她出生的那年。

  也是....

  静安府二小姐,乔如欣。

  遭受意外的那一年,宁安二十八年。

  乔如欣,小名华欣,从取名就能看出,父母对她的宠爱和期望,她可谓是静安府大夫人,乔何氏,何念芙终其一生最疼爱的女儿,那年...她八岁,本是备受宠爱,花一样的年纪,却因为静安公乔景山在官场上与他人结下了怨,于宁安二十八年的上元节,绑架了正在逛花灯会的乔如欣,这个时候,乔如夏,尚在何念芙的肚子里,还未出生。

  “你们竟敢弄丢了我的欣儿,快去给我找,找不到人谁也不许回来!”何念芙知晓华欣走失的消息后,大为震怒。

  “夫人,您先别急,小心动了胎气。”

  果不其然,在一封由匕首插在柱子上的索命信出现后,何念芙当即晕了过去,本还有一月才出生的孩子,受此惊吓,早早的跑了出来。

  那一夜,静安府灯火通明,接生婆换了一波又一波,染着血的布触目惊心,血水换了一盆又一盆。

  夫人难产,二小姐被绑,整个静安府顿时陷入焦急与昏暗当中。

  好在老天保佑,折腾了整整七个时辰后,孩子算是顺利生了出来,因是提前了日子出来的,稳婆接过孩子后,检查的极为仔细,最后,除了个头小些,好在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而母亲,何念芙,因为身体虚弱而晕睡了过去。

  丫鬟去找乔景山报信:“老爷,夫人生了,还算顺利。”

  “男孩还是女孩?”乔景山头也不回,视线一直盯着挂在书房里的那副青城山水图。

  “女...女孩。”丫鬟吞吞吐吐,小心道。

  乔景山闻言,刷的一甩袖子,低沉着目光,一声不吭,抬腿便出了书房,正好遇上了前来送信的手下,靳卫。

  “大人。”

  “靳卫,华欣有消息了吗?”

  靳卫摇摇头:“我们的人赶到青城山,信上写的地址时,已经空无一人。”

  砰!乔景山一拳打在身旁的门柱上,发出好大的声响,惊得不远处的丫鬟一阵抖。

  “王荃这个天杀的,本已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圣旨不日会降下,可这王八蛋却在这个节骨眼上,绑架了我的女儿,想和我鱼死网破,没门,吩咐下去,发百花榜悬赏,谁要是找到了王荃,或是救下华欣,赏银一千两。”

  靳卫心里咯噔一下,百花榜,那可是江湖门派中的榜,乔大人这是要...“大人...请三思,若是让...知道了...”

  乔景山稍作冷静,沉吟片刻,的确,当今圣上最避讳的就是他们这些权臣牵扯江湖势力,可是虽有犹豫,也不及他救女的决心,他看了一眼靳卫:“速速去办!”

  “是。”

  不过两个时辰,何念芙就在剧痛中醒来。

  “莲雾,莲雾!”

  “夫人,莲雾在这,您别起身,小心伤了身子。”莲雾是何念芙从娘家带来的贴身丫鬟,她赶忙拿了一块鹅绒垫子,放在何念芙的腰后,“夫人,药也好了,您喝一口,疼痛能减轻些。”

  何念芙一把推开药碗,看起来就很是苦口的中药泼在了莲雾的身上,可她根本来不及去擦拭,只顾着扶住坚持要下地的夫人。

  “夫人,郎中说了,您最好静卧在床,否则会伤及身体。”

  何念芙不听,还是强撑着身体,试图下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