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十章天罗门银牌

我的书架

第十章天罗门银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夫人醒了,快去把桃胶羹端上来。”一直守在床边的莲雾感觉到帘内的动静,立马吩咐身后的丫鬟,然后带着两个机灵的丫鬟踮着脚尖迎了上去。

  过了一会,也不听帘子内有什么吩咐,莲雾小心道:“夫人,小厨房送来了荷叶凝露和桃胶羹。”

  “不吃。”略带虚弱的声音从帘内传来。

  莲雾斟酌一番,还是道:“夫人,还是……吃一些吧。”何念芙已经整整一日未曾进食,她们特意备了大夫人最喜的,并且是郎中吩咐过的清淡流食。

  过了一会,从帘内伸出一只瘦弱,惨白无色的手。

  莲雾一看,正要把帘子拉开,挂到帘勾上。

  “别动!”何念芙厉声道。

  莲雾赶忙放下手中的帘子,从扭身从丫鬟手中拿过荷叶凝露,小心的放至夫人手中:“夫人,您身体虚弱,让莲雾来吧?”

  何念芙不发一言,但莲雾十分明白夫人的意思。

  帘子再次合上,一丝缝隙也不曾露出,何念芙端着白瓷碗,有一下没一下的舀捣着,头发凌乱,面色苍白,可是她的眼神,却从清明变至呆滞,又从呆滞转为深沉。

  “莲雾……”过了许久,何念芙开了口。

  “夫人,奴婢在。”莲雾应答。

  “……”何念芙又沉默。

  莲雾想了想,把身后伺候着的丫鬟都差使下去,屋内只余她们主仆二人。

  莲雾跪在帘前,双手抬高于头顶。

  何念芙掀开帘子,把盛着荷叶凝露的瓷碗放于莲雾手里,莲雾是她的陪嫁丫鬟,也是她在府里最为信赖的人。

  莲雾接过瓷碗,轻放至矮桌,拿过一块温热的白帕子,递到夫人的面前,何念芙接过,细细的擦着手,行为举动之中尽显多年默契。

  “莲雾。”何念芙淡淡开口,声音飘浮,如同那摸不着的云烟。

  “夫人,奴婢在。”莲雾应答。

  “莫己……还好吗?”何念芙抬眼看过去,“许久未听你提起,也没得了空问你。”

  听到莫己这个名字,莲雾手动了动:“夫人,姐姐一心行走江湖,天涯漂泊,无好也无不好。”

  何念芙把白帕子递过去,刚要说什么,就听莲雾道:“奴婢和姐姐的命都是夫人的,夫人尽管吩咐。”

  莫己是莲雾的亲生姐姐,姐妹二人皆受了何家的恩情,还是生死之大恩。

  “好了,我不要谁的命,上次听你说,莫己可是与天罗门的人认识?”何念芙拖着柔弱病体,汲着鞋,披着裘,走到妆台旁。

  莲雾点头:“是的,夫人。”

  何念芙啪的一声打开妆台上放置的首饰盒,伸出两根手指随意扒拉着,不断发出珍珠宝石碰撞的噼啪声:“可靠吗?”

  “莲雾这就问询姐姐。”莲雾答道,准备飞鸽传信。

  何念芙扒拉首饰盒的手一停:“不急。”深吸一口气问:“老爷那可有消息?”

  莲雾自然知道夫人是在问二小姐的事,可……“夫人,老爷他……或许青城山那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

  何念芙捏指成拳,紧咬着牙:“乔景山无能,却要搭上我的女儿!凭什么!”隐约之中,有红色的血迹自指缝中流出。

  “夫人!”莲雾见了血,心中大急,噗通跪下抓着何念芙的手,泣血道:“夫人,您别这样,二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定会逢凶化吉。”

  “不会了……”何念芙松开手,手心里染着血的七宝珍梳随之掉落于桌面,“没有吉,哪来的吉,乔景山毁了我的欣儿,对,就是他,乔景山害了欣儿…”

  “夫人…”莲雾试图安抚何念芙,但并无多大的作用,“老爷他,老爷他是疼爱二小姐的,都是那王大人…不,王荃!都是他王家的错,他们狗急跳墙,临死也要……”莲雾住口,没说下去。

  何念芙虽然情绪激动,可是眼神却愈发的深沉,愈发的清明:“不!不…你不明白,你不明白,就是乔景山,就是他!他的眼里只有儿子,他怪我生不出儿子,他生不出儿子,就要让我的欣儿…我的欣儿…”她越说越发的哽咽,还是把最后几个字咽了下去。

  都说为女则弱,为母则刚,何念芙纵然生来不爱权利阴诡之事,可当祸灾降临之时,危及爱女之际,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做的,没有!

  “夫人,你要找什么,莲雾来…”

  何念芙突然在各种放置收纳物件的地方翻箱倒柜,不知在找些什么。

  “莲雾。”

  “奴婢在。”

  “有一个沉木箱子,上面有四颗蓝色琉璃石,这么大。”何念芙比划着。“蓝色琉璃石中央还有一粒黄色的…”

  话音未落,就见莲雾从一个不起眼又隐蔽的柜子里取出了这个沉木箱子。

  “对,就是它。”何念芙接过,可当她准备要打开时,犹豫了一瞬,她清楚,打开这个盒子,她要面临的是什么。

  可犹豫的时间毕竟只有一瞬,纵然是要与魔鬼交易,也无法阻拦她想要救回欣儿的决心,大不了以命相抵。

  何念芙一把拽下挂在脖间的玉石,再狠狠往妆台上一砸,可惜玉石质量太佳,除了刮痕,别无所动。

  见此,她从妆台拿起玉石,直接摔到地上,这回,磕了一个小缺口。

  何念芙十分坚决,猛然举起木椅,拼尽全力砸向玉石。

  兴许是因为产后不到一日,气力不足,看似很脆弱的玉石此时极其之坚固。

  莲雾怕夫人伤害到自己,抱住情绪激动的何念芙,道:“夫人,夫人!我来,让我来。”

  从何念芙手里劝下圆凳椅后,莲雾手起凳落,猛的对着玉石一砸,然后,在玉石残块之中,出现了一把铜制钥匙。

  何念芙抓起钥匙,打开了沉木箱子的锁。

  偌大个箱子里,只放着一块四方的银牌。

  银牌无字,上面刻着不知含义的图腾花纹。

  何念芙一把抓起银牌,又拿锦囊好生包裹住,转身交到莲雾的手里。

  “莲雾,立刻去找莫己,把这个锦囊拿给她,让她把锦囊交予天罗门之人,无论是谁。”

  莲雾小心接过锦囊:“夫人放心,可是…”她离开的话夫人谁伺候?

  “无事,府中多的是人伺候,你只需…”何念芙深深看了她一眼,“把事情办好,记住!切不可遗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