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十五章 重启的右处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重启的右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哼”韩元冷哼一声,道:“管从侍好大的架子,我可是兼济处的总侍,你一个小小的从侍,竟然敢问话不答!”

  “无意冒犯韩总侍,不过,你的问题我没法回答。”管时目光直视韩元,坦荡无惧。

  韩元本就是同左处的人不对付,没事找事,怎又会如此轻易的放过:“没法回答,好一个没法回答,来人,把他给我抓了,我倒是要看看,尝过我兼济处的刑具后,会不会回答,有没有法回答!”

  身后的人面面相觑,抓吧,这管时可是司左大人的手下,不抓,韩大人正在气头上,说不定到时候挨刑罚的就是自己,四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人呢?!都给我过来,你们几个是不是也想造反,若真如此,早早的从我兼济处给滚出去!”这个韩元的脾气那是出了名的暴躁。

  四五个手下闻言,赶忙上前围住管时,可真要动手抓人,又不敢了,于是都呆站在那里。

  “一群废物!”韩元抬腿对着最近的一名随侍踢了过去,踢中了随侍的腿,随侍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然后,韩元轻功移步,瞬间站在管时的跟前,右手抓扯住衣领:“姓管的,别以为你背后有靠山就可以目中无人,小心老子……”

  韩元威胁之语尚未出口,不知道从哪飞来了一枚石子,若他迟一些放下手,怕是那枚携带着内力的石子就会击中。

  韩元被人偷袭,刷的抽出不远处由手下拿着的佩剑,剑尖直指石子飞来的方向,这一切发生的非常之快,韩元是习武之人,习武之人面对危险,有着极强的下意识反应,往往招式会比眼睛更快。

  待他看清楚来人后,剑尖向下指地,闷闷道:“师兄。”

  来者依旧是一身玄衣,不过与韩元不同,腰间并无麒麟佩戴,连令牌玉坠也不见,更别提脚上那双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鞋子了,和韩元的战靴有些云泥之别。

  不过,韩元称他为师兄,而且十分恭敬,可以说,这个人,是能够压制住暴脾气韩元的几人之一,颜肃。

  “韩元,不可对管从侍无礼。”

  韩元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把手上利剑插回剑鞘:“师兄,先无礼的人可不是我!”

  颜肃看向始终站在原地不动的管时,道:“管从侍,多有冒犯,还望见谅。”

  管时抱拳:“颜大人。”

  颜肃嘴唇一勾:“在下可不是什么大人,方才见到司左大人在紫微堂,管从侍快去吧。”

  “那…晚辈先告辞了。”管时道,然后转身往紫微堂之地走去。

  管时离开后,韩元一脸愤愤不平:“师兄,你就这样把那家伙给放走了?”

  颜肃把目光从管时的背影上收回,淡淡道:“如若不然,师弟还真想把人家请到你兼济处的刑室去?”

  “哼,有何不可,也让那眼高于顶的小子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韩元忿然。

  “何为天高,何为地厚?”颜肃反问道,

  韩元被噎住:“这…师兄,你怎么向着外人说话。”

  颜肃转身看他:“好了,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现如今,万不能轻举妄动,否则……”

  “知道了。”颜肃一个眼神就能浇灭韩元那股愣头青的嚣张气焰,他乖乖答道,又问:“师兄,你怎得此刻回来了?”

  颜肃抬眼,看向天罗门所在地,最高处的星轨,这具星轨并不是初品,最先且最大的那具星轨在另一处地方,除那以外,天下没有一处,能与天罗门的星轨相提并论,这是天罗门的荣耀,也是天罗门人毕生追求的使命。

  “师弟,做好心理准备,不出三日,右处铁门重启。”颜肃道。

  “铁门……”韩元愣了一下,继而激动道:“师兄的意思是…大人回来了?!”

  颜肃没有点头,却也并未否认。

  “大人回来了!大人终于……回来了!”韩元激动不已,他口中的大人,可谓是他进入天罗门的目的,也是他一辈子崇敬追随的对象。“这下好了,大人回来重掌右处,我倒要看看左处那些人还敢不敢如此目中无人。”

  颜肃轻摇头:“师弟,这次大人回天罗,重启右处,乃是身负重任,特别交代了不许与左处之人争权夺利,最好避人眼目,如果有示弱的必要也未尝不可。”

  一番话直接打消了韩元试图夺回红门绿门的小九九,他疑惑:“为何如此?究竟是何任务,堂堂右处居然还要示弱避讳,师兄,莫不是你理解错了吧?”

  颜肃瞟了他一眼,韩元自己也知道话里的愚蠢,师兄是大人最为得力信赖之人,不可能会错意的,这下……他就真不明白了。

  “有些事情,不必清楚,不能好奇,不可多言,这是为大人做事的前提,师弟,你可莫要糊涂。”

  “是。”韩元乖乖低下了头,应道。

  知道不能好奇不能好奇,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什么叫身负重任,大人……

  管时径直往紫微堂走去,尽管那韩元同他们左处的人总是不对付,可是颜大人并非一般人,是万不会在这种事上丢了身份,所以他的话,自己是可以相信的。

  果然,苏青云此时正在紫微堂,背手站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千年榕树下,不知是在等谁,亦或,等的人就是他。

  “大人。”管时在距离五尺之处,单膝跪地。

  苏青云并未回头,依旧是眺望不知何地:“想见的人可是见了?”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可是让管时心跳加速:“大人,小的……一心只想为大人排忧解难,并无…什么想见之人。”

  苏青云转着大拇指上的金镶玉扳指:“这么说是不想见?不想见也见着了,如何…”

  “哦。”管时愣了一愣,又道:“当初银牌给了何尉后,何尉一直好生收藏,离世之前,又把这银牌交到了他唯一的女儿手里,这次正是他的女儿…”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犹豫了会,“何念芙,想要兑现这个银牌背后的承诺。”

  “好啊,君子一诺,驷马难追,既然我认了此银牌,她想要什么,你就去办吧。”

  “是。”

  苏青云一直背对着管时,管时并未看到,他嘴角的笑意。
sitemap